虎溪小说 > 网游小说 >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 717.好人总是擅长一面,而坏蛋就要样样精通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驺吾车里,莫蝉衣似乎也被老江这个无礼的要求震惊了,好几息后,他说:

    “你是墨九留下三策中的上策,这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但恕我直言,江夏,你在做一件你自己都无法确认能赢的事。

    你知道那有多困难,你拿什么来说服我们?

    你们这些年轻人做事果断,但却不怎么去想如果自己输了的下场,最后还是要我们来兜底。阴符公可恨,铁山该死。

    但他们用好了,一样能再换五百年...”

    “嘁,老存在主义了,我就知道。一切为了存在,存在就是一切。”

    老江摇了摇头,他有些意兴阑珊的说:

    “看来我家钜子五百年前的‘成功’,给了你们一些不该有的侥幸心理,觉得五百年前能压住荒主魔念,五百年后再复制一次,应该还能做到。

    通天山上两位,对我托胖厨子昴星送去的信一直没有回应,估计也存着这样的打算。

    稳妥确实稳妥。

    对于老头子们来说,稳妥才是第一位的,苦木境亿万生灵在这里,总不能舍下一切去冒险嘛。”

    江夏语气讥讽的说了一通。

    他摆着手说:

    “行了,我知道你们的态度了,就这样吧,咱们各走各的路,让结果来决定谁是正确的吧。另外说一句,等我之后处理阴符公那边时,你们最好别插手。

    到时候误伤了义士,我可要再背因果了。”

    “小小修士,口气大。”

    蝉衣仙尊笑了笑,说:

    “万兽宗在这域外铁魔践踏下毁灭已是定局,事情糜烂的如此快,就算仙盟想救也难救了,但本尊倒要看看,你今晚怎么拿下铁山。”

    “那仙尊就在这等着看吧。”

    老江活动了一下身体,把手中兽牙丢给被仙尊“附体”的冷面监察,他取出玄天剑器,又装模作样的给脸上带了个邪修鬼面。

    说:

    “我去去就回,仙尊看好我的车,别给我刮花了。这可是限量版灵宝车,整个苦木境就这一辆,有钱都买不到的。”

    “江夏!”

    在老江起身,要往战场介入时,在他身后,蝉衣仙尊沉声说:

    “你乃三策上策,确实有特权在,但今夜你可想好了,只要这一步踏出去了,就是自绝于苦木境修士之中。

    本尊能理解你的做法,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理解。

    在他们眼中,你会成一个破宗灭门的恶人,连带你墨霜山都要受牵连。”

    “哈?”

    老江回过头,面具下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挠着头说:

    “仙尊是活得太久,脑子糊涂了吗?我自打入修行开始,做的桩桩件件事,可曾考虑过旁人想法?

    他们爱说就说去吧,嘴长在他们身上的。

    只要我大业做成,他们再恨我,也得老老实实的跪下歌颂我。至于我家墨霜山...在西海返回时,他们没有一鼓作气,顺势灭掉我们,就已失去最后的机会了。

    还是你觉得,我姐姐在我,和宗门名声之间会怎么选?

    把我逐出宗门?

    别开玩笑了。

    我可是她的道心啊!我才是她最喜爱的宝贝蛋,莫说是一点宗门名望,让她在我和苦木境存亡之中选。

    她也不会犹豫的。

    今晚这事,拍板决定的可不是我...仙尊,在我离开宗门前,我姐姐已经说了,万兽宗倒行逆施,铁山自寻死路,乃是大恶人中的大恶人。

    他们必须死!

    你看,我也是奉命行事。”

    说完,老江的身影化作雷光,消失在驺吾车上,老仙尊用这附身之躯,靠在车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态,靠在车辕边,看着远方熊熊燃烧的黑夜。

    他轻声说:

    “唔,心有猛虎,咆哮伤人。本尊当初对你的评价还真是一点错都没有,看来这双老眼还没瞎,甚好甚好。

    () ()  把我家小乖托付于你们,果然是做对了。这样一来,老夫心中再无牵挂。”

    下一瞬,有数道神念从各处融入仙尊元神中,都是附近桃符院监察传出关于万兽宗遇袭的消息,还有询问是否支援的神念。

    面对这些,莫蝉衣打了个哈欠,语气慵懒的回答到:

    “事关域外铁魔入侵,与五百年前西海之事极为相似,不可轻举妄动。本尊已亲身来此,尔等不必忧心。

    时候不早了,都去睡吧。”

    ---

    “轰”

    万兽宗磅礴大气的山门大殿前,几发高能热熔炮的炮击将那殿外法阵轰的粉碎,战事还未蔓延到主峰周遭。

    但前线局势已经糜烂至极。

    尤其是在源源不断的精锐铁军加入战场之后,万兽宗各处的防御一溃千里,宗门十三长老带宗门精锐外出支援,这一去就没了生息。

    现在能确认战死的长老已达到了七个...

    他们没有后退,在战死前也拼死了十几个将军,但阿尔法世界有多少个将军?人家光领袖就有十八个!

    每个领袖最少下辖几十个将军。

    而且今夜死在战场上的将军机体,其所有数据信息都已被送回阿尔法世界了。

    相当于七个万兽宗长老拼尽一切,毁掉的也不过是十几具衣服,当然,长老们也有元神遁逃,所以,双方的战损看着严重,不过也就是互换罢了。

    “西边有铁魔打上山啦!”

    一名万兽宗内门弟子骑在自己的飞鹰上,踉跄落地,他高喊着危急之事,要把这消息传回大殿,警告掌门。

    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掌门怎么还不出面?他难道要坐视万兽宗在今夜覆灭吗?

    这弟子心中如此想着,心态有些爆炸。

    但落地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个穿血衣,戴面具的怪异人,正手持一把寒光闪闪的古朴长剑,另一手提着剑鞘,慢悠悠的从另一边被炮击毁掉的山上走过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条土黄色的大蛇。

    在看到那蛇背后的翅膀时,这万兽宗弟子心中一惊,这不是鸣蛇吗?身为驭兽者,对于这些上古异种是烂熟于心的。

    但再仔细一看,这弟子就撇了撇嘴,原来只是傀儡啊。

    “你是谁!”

    精锐弟子大声呵斥道:

    “为何在此时偷溜入我万兽宗山门?意欲何为?”

    “哈?偷溜?”

    老江疑惑的说:

    “怎么能是偷溜呢?我光明正大走进来的,根本没人阻拦本邪修,你门下弟子都忙着给铁魔送人头呢。

    啧啧,都这样了还不跑,还要在这头铁的和铁军打消耗战,亏你们想得出来。

    你赶紧去汇报高层吧。

    别管我了。

    我在这里等人的,一会就走。”

    “邪修?”

    这精锐弟子修为不错,看气息就知道是修神境了。

    在听到老江自称为邪修后,立刻双眼眯起,握紧拳头,其身后黑鹰妖兽嘶鸣,又见他放出几头饿狼妖物。

    竟是朝着老江挥拳打来。

    显然是在域外铁魔们那里吃了亏,心头不爽利,要把这怒火发泄在大胆邪修身上。

    “都让你走了,怎么这么没眼色。”

    老江叹了口气。

    也不用手中斩天剑,甚至将利剑归鞘,看着眼前扑过来的兽修和他的宠物们,他轻轻打了个响指,便有随身傀儡武卫激活。

    只是个悬浮的上半身就有近五十米高,被老江命名为“霸主”的将军级傀儡浮现在他身后夜色之中,那巨大的阴影投射下来。

    在墨符闪耀的光中,那兽修和他的宠物齐刷刷的做了个刹车的动作,但晚了。

    “砰”

    霸主傀儡的左手张开,在半空中以变形模块飞速变形化作黑色大铁锤,以碎山之威猛砸下来,轰的一声,修神境兽修的宠物们就变成了一团马赛克被压扁在地上。

    () ()  兽修本人硬抗了这一拳,喷了口血,转身就跑。

    但霸主傀儡的右臂举起,那个粗壮的热熔炮炮筒内部涡轮加速,在如太阳般炙热的光中,朝着眼前来了一发。

    “噗通”

    全身上下都被烧焦,散发着黑烟和烤肉烤焦的味道的兽修从天际坠落,斜斜的摔在地面上,不愧是万兽宗弟子,以妖修之法锤炼躯体。

    被灵力驱动的热熔炮正面打了一发,还能不死,烧焦的人体在地面上艰难爬动,在痛苦的呻吟,和已经彻底模糊的视界中,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双战靴。

    烧焦的人体艰难的仰头,迎面就是一把煞气环绕的龙骨巨斧砍下来。

    爆头一击!

    “噗”

    恶心的,热腾腾的玩意洒的到处都是,那弟子的元神嚎叫着遁逃。在憨憨身后的三宝面无表情的托起手中的紫红葫芦。

    法宝生效时,便有邪异牵引,把那遁逃的元神又抓回了专门制作的炼魂法宝里。

    这玩意是明明白白的邪物,墨霜山制器师们不该做的,但之前不做,不代表他们不会,如今这一队人身上,各个都有类似的炼魂邪物。

    “喂,你们来的太慢了吧?”

    远方燃烧的山火映衬下,江老板举起右手,五指张开,指向身侧的万兽宗宗门大殿。

    在他身后那霸主傀儡还在散发着硝烟的巨大热熔炮,也随着老江的动作,抬起右臂,在重新充能的热量聚集中,一团小太阳在傀儡的热熔炮筒里跳动起来。

    炙热的光中,老江对眼前一路杀过来的憨憨和赎罪者们说:

    “再晚点过来,我就要考虑扣你们薪水了。”

    “轰”

    热熔炮最大功率,如此近距离的射击下,大门紧闭的万兽宗主殿被轰出了一个巨型孔洞。

    “他们放灵界星阵的地方在哪?带我去。”

    江夏挥手拨了拨眼前带着焦灼的硝烟,对憨憨说了句,后者沉默着点头,双手紧握龙骨战斧,带着自己的人冲入大殿中,随后就有核爆拳的灼热流光在大殿中轰鸣。

    江老板施施然的取消自己的傀儡武卫,提着玄天剑器走入万兽宗大殿,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被核爆轰成骸骨的弟子们。

    但却没有万兽宗宗主,苦海大能铁山的身影。

    “不会吧,真跑了?”

    江老板眨了眨眼睛,心说这铁山的决断力不错嘛,但很快,顺着密殿一路向下,越是靠近万兽宗存放灵界星阵的地下,江老板心中的感觉就越发沉重。

    他手中的玄天剑器也在嗡鸣示警。

    下面有可怕的气息。

    还不止一个。

    铁山就在下面,但另一个是谁?

    很快,答案揭晓。

    在老江一众人冲入地下高耸的大殿时,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头被九根石柱,和十几根粗大锁链锁死在地下宫中的黑色魔龙。

    就是那头在西海被避水王从罪渊里放出来的三条魔龙之一。

    这家伙被缩小了千丈躯体,被禁锢在万兽宗地下,它的魔化已经非常严重,在四根龙爪之外,墨黑色的躯体之下,还长着密密麻麻的小爪子。

    如果不是龙头依然威严,这家伙看起来就和一只丑陋怪异的百足虫一样。

    而在这被禁锢的,低垂着脑袋,像是已经死去的魔龙之下,披着黑狼皮大氅的铁山,正站在一个怪异的血池之前。

    头顶那魔龙下巴被割开口子,腥臭的血液一点一点的滴入下方血池。

    在那血池之中,还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躺在里面。

    看样子像是个女人。

    这...

    怎么看怎么像仙术版的疯狂科学家实验室。

    所以铁山仙尊,你除了是驭兽师、福瑞控、夫前目犯的牛头人爱好者和鬼父大变态之外,还是个“生物学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