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五行修仙记 > 第0422章:偷袭
    天辰明显感觉到,对方在召唤天道本源力量的同时,还从封印的符篆中释放了大量的仙灵之气,这些仙灵之气,被对方和天道本源融合在一起,随后,大道之力便开始出现了。

    天道本源之力,天辰其实不怕;对于仙灵之气,天辰也不感到太难对付,他的幽冥法则,效果可非常不一般。

    这也给他充足的自信。

    但幽冥法则再厉害,效果再好,也无法跟大道规则相提并论,在大道规则出现后,天辰的幽冥法则,终于全面败退了。

    这也让天辰大敢吃不消,幽冥法则,威力是强,但要是被对方给压制住,那遭到的反噬,却也是很可怕的。

    而这一点,也被大护法、二长老、三长老三人发现了,他们立刻拿出了一套渡劫期的空间阵法,立刻便将天辰给困住。

    随即,空间阵法内,立刻出现了无数加持了毁灭法则的空间波纹,其中还蕴含着很多死气。

    没错,修真一脉就是要趁机一举消灭掉天辰。

    而天辰呢,也的确感到了死亡的危机。

    他察觉得到,困住自己的空间阵法,等级,居然已经达到了渡劫后期。

    渡劫后期啊,这只是比仙家阵法稍稍低了一级而已。

    这种阵法,修真一脉都拿出来了。

    而阵法之上,渡劫期的毁灭法则符篆就多达四张之多。

    这四张符篆,各自都在释放着毁灭法则,不知道修真一脉用了什么法子,总之,目前修真一脉只需要往符篆内不断输入能量,符篆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对外释放毁灭法则,永不枯竭。

    这,修真一脉还嫌不够,还将大量的死气,也融合了进去。

    这些死气,也是当年一位先祖留下来的。

    那位先祖,当年,正是在混沌虚空之中得到这些死气的,

    虽然他有真仙传承在,可以抵御高阶死气的侵蚀,但他自身实力到底还是不够,在拿到死气之后,还是很快就死了。

    但他所取得的死气,却已经被他所炼化,可以被修士所驱动、操控。

    然而,这些年来,修真一脉一直都没舍得动用。

    而这一回,为了能够保证把天辰这个强敌给拿下,修真一脉,终于把那些死气给拿出来了。

    这,即便是大护法,心中也真的是十分肉痛。

    那可是经过炼化处理过的死气,已经可以很容易驱使炼化了,并且,在可以供修士炼化使用的同时,攻击力还并不会减少。

    这,珍贵程度自然不必说。

    不过,为了对付天辰,大护法再心疼,还是给用上了。

    而那些死气,的确也没有辜负大护法的期望,那股阴邪的劲力,哪怕是渡劫期修士,只怕也是完全吃不消的。

    而在结合了毁灭法则之力后,攻击力,更是达到了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地步。

    大护法相信,这样一来,如果天辰没有从那位仙人身上得到什么宝物,那他此次,就必死无疑,绝不可能还有什么活路。

    但,大护法还是失望了。

    那位仙人,还真就给天辰留下了底牌。

    虽然这底牌并不足以令天辰扭转局势,但抱住他的性命,暂时抵御住修真者一方的进攻,那还是不成问题的。

    靠着真仙留下的空间秘术符篆,天辰成功的启动了一种空间秘术,这样,才算是从那个空间阵法中成功脱身,算是逃得一命。

    不过,这个空间秘术到底还是不能帮他摆脱身上纠缠着的毁灭法则力量,所以,他不得不马上从此地离开。,

    () ()  靠着他的逃遁之术,他迅速从现场逃离。

    三位修真者倒也想追击,但天辰本身就擅长速度,这一回呢,还有着真仙的秘术加持,那速度就更加了得了。

    他们怎么可能追得上?

    别说追击了,甚至都根本无法确定天辰到底逃到哪了,根本不知道天辰往哪里去了。

    无奈之下,他们三个只好回去。

    而那一回,天辰似乎也真的是受了重伤,很长时间之内,都没有出现在修仙界。

    直到明玄师祖在完全恢复过来,并在大乘后期顶峰积累了许多年,多次尝试冲击渡劫期的时候,天辰,才再一次在修仙界中现身。

    自然,天辰再一次现身,其目的,就是为了找明玄师祖的麻烦。

    那一次,明玄师祖正在一个秘境中,和秘境内部的狂暴灵气团相战斗。

    明玄师祖自身实力当然是没得说,自身的手段也不少。

    但狂暴灵气团,也丝毫不差,那个秘境本身就是渡劫期的秘境,又和域外虚空相连,长期吸收着域外虚空混沌的力量,其力量等级,早就已经达到了渡劫期的级别。

    只是,因为天道限制域外的力量,所以,所能发挥的威力,才被限定在了大乘期。

    也正是因为这样,明玄师祖,才可以有机会和其一较高下。

    但即便如此,明玄师祖也感觉这狂暴灵气团的确非常了不得,哪怕力量被限定了,但能量等级,依然要比自己强得多。

    凌厉的劲力,也让他受了不轻的伤,神识也遭受到了很大损伤。

    而见到明玄师祖力不从心,明显有些扛不住,其他的修真者们,赶忙也上来帮衬,阵法,也开始拿上来使用。

    这样才算是分担了很大一部分压力。

    但主要的压力,依然还是得明玄师祖承受。

    明玄师祖呢,也不敢有所分心,。

    而天辰,也正是挑在这个机会对明玄师祖出手的。

    之所以是在这个时候出手,自然也是有自己的一番考量的。

    刚才,在明玄师祖和狂暴灵气酣战之时,他也不是没有立刻出手袭击的想法。

    但仔细看了看,他还是放下了这个想法。

    他发现,刚才那个时候,明玄师祖所要承受的压力虽然很大,但他的神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力量分在外面的。

    也就是说,他一直在监视着四周的情况。

    而天辰也可以看得出来,明玄师祖的确还保留了很大一部分力量,没有用出来。

    这一点,真的是很隐秘,很难看的出来,他天辰,当年和明玄师祖也曾经一起执行过无数次任务,彼此之间非常熟悉,但也是过了一会之后才看出来的。

    这,也符合天辰对于明玄师祖的了解。

    这也是必然的,如果不这样谨慎,如果不时刻对四周保持高度防备,那么,明玄师祖,可能早就死掉了。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天辰于是只好把立刻出手偷袭他的想法给打消掉了。

    他敢说,他如果敢在这个时候出手,那么,迎接他的,一定是对方的全力一击,说不定还能感受到对方的底牌呢。

    到了那个时候,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虽然他已经得到了真仙的指点,实力大增,战力在同阶之中也极其靠前,各种手段更是不少。

    但跟明玄师祖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这个差距,可以说是全方位的,修为上不如他,战力上不如他,底牌上不如他,总之,各方面,就没有比得上他的。

    () ()  天辰固然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平常也比较狂妄,但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这他还是分得清的,他也明白自己的本事,绝不会胡乱装大。

    但他也不会就此放弃,报复,是必然的,报复的计划,他同样也不会放弃。

    他在等,等明玄师祖逐渐把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耗光。

    根据他的观察,对面的狂暴灵气团,和域外混沌的灵脉,可是紧密相连的,也就是说,它可以从域外得到源源不断的能量补给。

    域外虚空,能量何其庞大?哪怕只能抽取到很小的一部分,也不是明玄师祖这个大乘后期修士所能受得了的。

    渡劫期修士也根本不行,没那本事。

    尽管明玄师祖也不是没有各种资源积累,他积累的资源的确也是十分的丰富,但再丰富,还能丰富得过域外虚空的灵脉?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嘿嘿,明玄师祖的力量必然要逐渐消耗光,时间越长,消耗的就越严重。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偷袭他的机会就来了。

    想到了这里,天辰的心中,又开始兴奋起来。

    只是,他没有料到,时间一长,修真一脉的大队人马,居然也来到了这里,虽然来的人里面没有什么太强的人,但数量却多啊,那么多修士,所能提供的能量,自然也是十分恐怖的。

    而且,他们也的确带了不少重量级的法宝,像阵法,他们居然拿出来了一座渡劫期的阵法;其他的符篆法宝,也纷纷拿出来,用来对抗这狂暴灵气。

    这样,才算是帮助明玄师祖把不断向他侵袭而来的狂暴灵气给再次压制了下去。

    一看到这样,天辰的眉头再次又皱了起来,这可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局面,他可是要找机会偷袭明玄师祖的。

    可现在呢?修真一脉的大队人马都来了,还带了这么多底牌,自己还偷袭什么?

    在这个时候如果还上的话,那就不是偷袭了,那是送命。

    这么多修真者,虽然没有能和自己比肩的人,但光是凭借人数优势,他就得避退一二,不敢硬接。

    更不要说,他们还带了那么多的底牌法宝了。

    天辰想,这一回,自己的运气可真背,看来,老天爷,这一次都不站在自己这一方。

    那怎么办?难道自己这回要回去不成?

    可不是么,如果真的完不成目的,那他还真就得回去了,从哪里来,就得回哪里去,这里是别想待下去了。

    再待下去,等对方把狂暴灵气给完全压制住之后,此处的天地规则必然会恢复如常,到时候,自己想要继续隐藏,难度可就高了。

    一个不小心,只要法力运转出了一丁点问题,可能就要立刻被发现。

    那可就危险了。

    但随即,天辰被发现,貌似,他这一回,还真就有可能看到可以让他偷袭的机会,因为,狂暴灵气团,居然再一次爆发了。

    爆发的原因也很简单,这种级别的狂暴灵气团,等级高,自然也就逐步诞生了灵性,虽然这个灵性还是不能和真正的活物相提并论,但最基本的灵智和判断力,自然还是有的。

    对于这些想要压制自己,甚至是要把自己给消灭掉的敌人,狂暴灵气的意志,对其态度自然不会好……

    而很多时候,新加入的修士,反而会导致被压制住的狂暴灵气反弹,从而爆发出更强大,也更难以控制的力量。

    这一回的结果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