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女生小说 > 寒门亦锦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各有目的
    ,寒门亦锦绣

    陆鸣蝉很紧张的发了一阵呆。

    赵显玉低声道:“你在想什么?”

    陆鸣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我在想皇孙殿下这颗脑袋价值几何?是不是有危险?”

    赵显玉打开他的手:“不会有危险,五皇叔不敢随随便便要了我的命,我们就在这里藏着。”

    陆鸣蝉显然没有他这样乐观,不能把心放到肚子里去。

    他察觉出不妙:“我去撒尿,你藏好了等我。”

    说完不等赵显玉答应,他就强行按着赵显玉的脑袋,将其按倒在枯草从里,自己蛇行离开。

    等到了赵显玉看不到的地方,他东张西望,不知是该吹个口哨还是该叫个什么暗号,只能一挠头,压低了嗓子喊:“有没有人跟着我?”

    暗沉沉的光线中,一道更暗沉的人影落在了树杈上,悄无声息地将他吓了一跳。

    陆鸣蝉捂着心口往后一退:“神出鬼没的。”

    巨门巷的死士全是这个德行,他平复下心情,低声道:“从现在起,你护好皇孙殿下,别让他死了。”

    来人一动不动,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仿佛是个木头人,对陆鸣蝉的发号施令无动于衷。

    陆鸣蝉急道:“我知道你是保护我的,但是皇孙出了事,我还能活?

    再说皇孙要是出了事,我在他身上花的这些功夫岂不是都白费了?

    大姐既然让你跟着我,必定是让你听我的调配,你再不听我安排,我和赵显玉就都得没了!”

    黑衣人依旧没说话,但是人却动了,攀着树枝一晃,就不见了踪影。

    陆鸣蝉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地回去找赵显玉。

    赵显玉毕竟还年幼,陆鸣蝉一离开他的身边,他立刻就察觉出了黑暗的可怕。

    人声隐隐约约,人影影影绰绰,风吹草动,人惊鸟飞,就连树枝藤蔓都像是鬼鬼祟祟的鬼影,全都让他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陆鸣蝉一来,他才松了口气,强撑着没有表露自己的害怕。

    陆鸣蝉低声道:“我上去看看。”

    赵显玉连忙拉住他:“别,我们就在这里藏着。”

    () ()  陆鸣蝉仰着头,往上看了一眼,他眼力好,心眼活,一看就知道有人在从上往下包抄。

    瓮中捉鳖,他们就是两只倒霉的鳖。

    “你别怕,”他将自己搁置已久的大哥哥面孔摆了出来,“我们分开往我大姐那里走。”

    他想起解时雨,便伸出手摸了摸赵显玉的头发:“别磨蹭。”

    说完,他猫着腰,顺着草蜿蜒着往上走,上面还是火光不断,救火的和放火的恐怕都混成了一堆,乱糟糟的。

    另外那一群搜索的人,正在细致的查找,偶尔有几个声音低低的传出来。

    “不是说在外面?”

    “啰嗦什么,赶紧找,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找不到两个小子。”

    陆鸣蝉听着最后呵斥的人,立刻听出来是谭峰!

    这一大群是北梁人!

    成王在这里?

    他正想着,就听到有人低声道:“下面,我看到草在动了!”

    谭峰领着人往下奔去。

    陆鸣蝉心眼一动,往反方向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发出些动静来,随手还往脸上抹了两圈。

    这边一发出动静来,也立刻有人注意到了,然而没有立刻跟过来。

    陆鸣蝉一看这些人起了疑心,二话不说就往火光处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快来人……”

    话音未落,他就被人扑倒,捂住了嘴。

    “抓着一个!”

    “哪一个?”

    “个子不高,”扑倒他的人将他拎起来,松开手,厉声问他,“你是谁!”

    “放肆!”陆鸣蝉确实心眼太多,个子不高,因此特别讨厌别人说他不长个,“你们是哪里……”

    抓着他的人又将他的嘴捂住了:“应该是皇孙,走,总算逮着一个了。”

    陆鸣蝉看到自己身边立刻聚拢的数十个人,心中暗暗觉得不妙。

    就为了他跟赵显玉,北梁居然出动这么多人,这很显然是早就知道他身边跟着死士,也做出了会付出代价的准备。

    不过敌人既然这么强大,那他就走一步看一步好了,完全没有必要硬碰硬。

    他故意的挣扎一二,被人一敲脑袋,干脆撕心裂肺的嚎了一嗓子,半死不活的往地上一躺,做个金贵的样子。

    () ()  果不其然,见他躺下,立刻就有人将他扛了起来:“下手这么重做啥!要活口你不知道?京城里来的小娃娃,经得起我们这些粗人一巴掌?”

    一旁的人不敢还嘴,默默跟在了旁边。

    陆鸣蝉闭着眼睛,得知要的是活口,安心不少,至少自己这一时半会,性命是没危险了。

    不过等见了成王,要是成王最后还是要他的命......

    “反正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在他的胡思乱想中,他被人轻车熟路的捆住了手脚,丢在马背上,一骑绝尘的跑了。

    山中这一场混乱,已经被庄子里的人知晓。

    解时雨起先看着,只发现了烧粮的人,吴影派人出去打探,很快就带回来了一根箭。

    箭长约两尺,箭镞是铁制,头锐底丰,刃薄而锋利,完全是打仗时候的弓箭标准。

    一般的毛贼,没有这么大的手笔用铁箭。

    解时雨捏着冷冰冰的箭头,便知道这一场火,是出京前王知微去了徐府的结果。

    徐家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能乱则乱,太子这回押对了。

    “我们出去看看,”解时雨将箭扔在书桌上,“天干物燥,别让火烧到我们这里来。”

    吴影应了一声,拿起箭和她一起往外走。

    院子里只剩一个守着门户的秦娘子,以及不知藏在哪里的死士,她添上炉子,壶里的水还没滚,屋子里的茶水又已经凉透了,等解时雨回来,正好可以换上去。

    刚将炭塞进去,忽然就听到门“砰”的一声重响,她拎着火钳看过去,就见外面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小身影。

    小身影是赵显玉。

    在赵显玉身后,有黑影一晃而过,秦娘子未看清他的面目,他就已经消失不见,没了踪影。

    这些人神出鬼没,秦娘子已经习惯,可赵显玉这个模样却将她吓得不轻。

    赵显玉这一路,是硬撑着两条腿跑回来的。

    他不知道自己身后跟着死士,在看到陆鸣蝉被人扑倒后,就头也不回,一口气挣扎到了解时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