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灵异小说 > 失语者的呐喊 > 第七卷第四章
    群体由个体组成,但是个体的意志并不能代表群体的意愿。每一个个体只见既有合作的需求,也有竞争的矛盾。发号施令的人由此产生,除了居中调和,这个人还有一个最大的作用,要为整个群体灌输一种具有凝聚力的信念。

    何警官看着外面的目露凶光的人群,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到了凝聚力这种东西。这些人,不,或许他们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因为那种眼神,何警官只在荒原之狼的眼睛里看到过。打量一个冷颤,何警官回头对张小满问道,“捅了马蜂窝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张小满这时反倒放松下来,换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坐姿靠在后排座椅上,镇定自若道,“无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指了指车子的挡风玻璃,“喏,能做主的马上就要出来了。”

    何警官顺着张小满的手指看过去,果然,原本围着的圆圈在车辆挡风玻璃的方向散开一个缺口,一个身着黑色中山装,发须皆白的老者拄着一根老榆木拐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直到走到驾驶舱的车窗位置,老者才停下脚步,大婶凑在老者的耳边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等大婶说完,老者向后摆了摆手,示意大婶先退下去,自己拿起拐棍轻轻地敲了敲车窗玻璃。何警官这次再也不敢擅自轻举妄动,扭头看向张小满,露出询问的眼神。

    张小满双手抱臂,眯着眼低声道,“不会有什么事,先把车窗摇下来,权且先听听他想说什么。”

    何警官长出一口气,缓缓地摇下车窗,努力地挤出一张笑脸,对着老者问道,“大爷,有何贵干?”

    老者轻咳两声,朝车内扫了一眼,看到后排还坐着一个人,眼神深邃起来,“我是这个村的村长,你们是什么人?”

    何警官干笑一声,从兜里摸出证件,“我是警察,”指了指后排的张小满,“他是我朋友,我们都不是什么坏人,别误会。”

    村长并不查看何警官的证件,甚至眼睛都不曾往证件上偏移一下,摇摇头,“职业不能说明一个人的好坏,”叹了一口气,“罢了,你们走吧,这里没有你们想要找的人。”

    何警官正想要再说什么,坐在后排的张小满直起身子,抢先说道,“职业当然不能说明什么,就像你们,一般人谈到农民,都会不自觉地浮现出‘老实纯朴’四个字,但你们却与这四个字背道而驰。我们当然知道他不在这里,事实上,那孩子现在正由我们的人看管。”

    村长的瞳孔一缩,冷冷地盯着张小满说道,“那孩子在你们手中?”

    村长的话音刚落,围着越野车的村民脸色不善地向前更进一步,包围圈骤然缩紧。何警官也被张小满充满挑衅的话语惊了一跳,注意到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盯着车内的张小满,何警官只觉得一时间更加地口干舌燥。

    张小满却毫不在意众人刺向自己的目光,砸吧一下嘴巴,呵呵笑道,“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脸上又没有写着那孩子现在在哪里,”摸了摸鼻子,张小满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这么说,那孩子确实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逃’这个字并不恰当,孩子都是爹妈的心头肉,谁会舍得自己的孩子受苦,村里的每一个孩子都过得很好,所以谈不上什么逃出村子的混账话。”村长针锋相对地说道。

    张小满歪着脖子说道,“哦?所以说,那孩子的父母也在村子里。”

    “当然,”村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都是些故土难离的农民,只会没出息地守着村子,还能到哪里去。”

    () ()  “那可不一定,”张小满指着远处荒草丛生的农田说道,“我就没见过不下地的农民,把田地荒着,不种一粒粮食,你们却还活得好好的,这样的农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听张小满这么说,何警官抬眼望去,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张小满从进入村庄就一直靠在车窗盯着外面,自己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禁有些佩服张小满细致入微的观察力。

    村长打了个哈哈,阴恻恻地说道,“年轻人还是不要好奇心太重,小心折寿。”

    “你刚刚说孩子都是爹妈的心头肉,这心头肉丢了,怎么不见他爹妈出来寻寻?咱们在这闲扯了这么久,想必孩子的父母也该收到消息,怎么也不出来见见?”张小满嘴角挂着一丝讥笑说道。

    “他们家的情况有些特殊,爹妈不方便出来,”村长面色一暗,“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出孩子的下落了?”

    “说与不说,有何区别?”张小满眉毛一挑说道。

    “说出来,我们自然会将孩子接回来,而你们会得到一笔丰厚的酬谢,我们虽然是农民,却也不是那些不谙世事的人,”村长语气转冷,“不说出来,那就是村子的仇人,如果是你,你会对你的仇人做什么?”

    “那肯定是不得善了了,”张小满指着何警官说道,“可你别忘了,他是一个警察呐。”

    村长摇摇头,“我们都是一群不识字的苦哈哈,并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警察。”

    何警官眉头一皱,右手悄悄地摸向藏在后腰的枪套。张小满对着何警官使了一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继续对着村长说道,“果然是山高皇帝远啊。”

    村长仰头长吁短叹,眼神复杂地说道,“确实是山高皇帝远,”盯着张小满正色道,“怎么样,你待如何?”

    “先问一下,”张小满装作兴致勃勃地搓搓手,“你说的丰厚报酬,到底有多少?”

    村长冷哼一声,似乎觉得张小满和以往他见过的那些人也都是一个样,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根手指在空中来回翻转一下。

    “五千?”张小满问道。

    村长闭着眼摇摇头。

    “五万?”张小满瞪大眼睛问道。

    村长还是闭着眼摇摇头。

    “五十万?”张小满呼吸急促地问道。

    村长点点头,“先前都说了,孩子都是爹妈的心头肉,也是村子的未来。即便是孩子的父母凑不出来,大家伙也会帮忙给凑齐,你们也看见了,我们村子的人是很团结的。五十万,对你们来说,也是相当可观的收入。既帮父母寻回了孩子,又能拿到一笔不菲的报酬,何乐而不为呢?”

    张小满拍拍手,“好一个何乐而不为,五十万,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承诺下来,我就怕有命拿钱没命花啊。”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村长捋了一下胡须,“你只要告诉我们那孩子在哪,我们立刻派人去接,只要我们的人看到那孩子,我就把钱给你。你可以告诉你那边看管孩子的朋友,等你们离开村子后再将孩子交给我们的人。如何,我已经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你就不怕我们离开之后,带更多的人来找你们的麻烦?”张小满眯着眼问道。

    “我们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村,没什么稀奇的,”村长瞟了一眼何警官,对张小满说道,“更何况,我们并没有对你们做什么,你们又要拿什么理由找我们的麻烦呢。”

    “您之前可是说,要如对待仇人一般对付我们,怎么,果然是人老了,记性不好?”张小满嘟着嘴道。

    () ()  “先前说的不过是玩笑话,既然大家能心平气和地商量,就不必非要撕破脸。”

    “我怎么知道你刚刚说的五十万会不会也是玩笑话?”

    “你在耍我?”村长皱眉道。

    “不,我在等,”张小满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一条讯息,扭了扭脖子说道。

    村长皱眉道,“等什么?”

    何警官也好奇地看向张小满,就在此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响彻天地的警报声。

    张小满嘴角微微上扬说道,“我等的人来了。”

    村长面皮一抖,神色复杂地问道,“你刚刚是在拖延时间?”

    “是,也不是,从你的话里我还是得到不少信息,多谢,”张小满深吸一口气,“接下来,该你做选择,是要放我们离开,还是咱们兵戎相见?你可以猜猜看,我叫来多少双眼睛在后面盯着。”

    村长沉下脸,片刻之后,紧皱的眉头又松展开来,对着周围气势汹汹的村民摆了摆手,围着越野车的人群渐渐散开,对着张小满说道,“你们可以走,那孩子也可以继续由你们照看,但是从今往后,你们不得再次踏足清水村,否则,哪怕你叫来千军万马,想要脱身也没有今日这般简单。”

    张小满对着村长拱拱手,“既如此,就此别过,”低声对着何警官说道,“快,发动汽车,赶紧离开这里。”

    何警官心头一震,不敢有丝毫犹豫,即刻将车子退出人群,调转车头,猛踩油门,向着来时的方向飞驰而去。警报声戛然而止,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紧紧地跟在越野车后面。

    何警官从后视镜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庄,纳闷道,“后面车子里是谁?我好像在警局没见过这辆车。”

    张小满取下眼镜,对着镜片哈了一口气,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当然没有见过,那辆车是魏雪的,坐在里面的自然是魏雪。”伸了一个懒腰,重新戴上眼镜,张小满补充道,“本来让她跟在后面,是为了逮另一个人的尾巴,没想到用在这上面了。”

    何警官从后视镜瞅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张小满,情不自禁地竖起一个大拇指,赞叹道,“牛掰!”

    另一方面,就在全村人与张小满和何警官剑拔弩张地对峙着的时候,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悄悄地开进村子一块偏僻的田地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从车里走了下来,猫着腰在齐人高的荒草里穿行而过,在一户人家的院墙外站定,左右打望一眼,纵身一跃,翻上两米多高的围墙。

    轻手轻脚地来到院内房屋的窗下,老头朝里面扫视一番,从地上捡起半截砖头,哐地一声砸碎窗户,从窗户爬进屋内。扭开一间卧室的房门,老头矮着身子走了进去。一个身穿红色碎花图案衣服的女人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闯进来的老头。

    老头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轻声说道,“嘘,别声张,”慢慢凑过去,“你是李红霞?”

    女人木然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出声答话。

    老头瞟了一眼放在李红霞脚下脏兮兮的搪瓷碗,拉着李红霞的手道,“走吧,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李红霞挣脱老头的手,一脸惊恐地摇了摇头。

    老头正欲再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院子铁门开锁的声音。李红霞浑身一颤,立即拉着老头,走到一旁的衣柜前,打开柜门,将老头藏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