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145 没得选
    “玄青门真虚观第九九代弟子送芝娘轮回,请阴差引路,这是引路钱。”韩行矜捧着三个金元宝。

    “可。”话音落下,韩行矜手里的金元宝就凭空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黑影和伏在地上的女鬼。

    供电也在瞬间恢复了正常,除了惊魂未定的几个人,一切如常。

    何衍刚坐起来,人还没从床上起来,就被何老教授夫妻两拉住。

    韩行矜看着靳屿朝自己走来,放任自己瘫软下去,靳屿果然不负期望,在韩行矜与大地亲密接触之前接住了韩行矜。

    韩行矜只来得及说一声,“别叫医生,带我回去。”

    靳屿抱起韩行矜,眼神都没给何衍一个就疾步离开了病房,带韩行矜回到酒店,韩行矜还是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靳屿把韩行矜安置在床上,要不是还有脉搏和微弱的呼吸,靳屿是绝对不会带她回来的。

    靳屿没有再保持自己的绅士风度,在韩行矜房间来回踱步,想起韩行矜说的她是跟着韩老太太庄园附近的老道士学的。

    这个时候打扰两个老太太当然不合适,但韩行矜这个样子,靳屿很慌。

    他不顾已经快凌晨三点,连环call把助理叫起来,让助理现在立刻马上去找道观的老道士,买好第一趟飞京市的航班。

    助理虽然不懂自己boss什么时候开始改信玄学了,但是老板交代的事,还是得照做。

    在等司机过来的时候,他收到了靳屿发过来的庄园位置,附近的道观就一个。

    助理连夜把道观的门敲开,找到主持,问他认不认识韩行矜,主持点头。

    刚点了两下,手里就被塞了一个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主持凑近手机,靳屿喂了一声,听到有人应,就把事情的过程说了,问道士现在怎么办。

    “女鬼有没有近小矜贵的身?”

    靳屿想了想,“有接触,但看起来是女鬼比较痛苦。”

    “给引路钱带走了?”老道士又问。

    “嗯。”

    “那应该没事,可以啊,小时候画符都不好好画的,现在可以捉鬼了。”

    () ()  “可她昏迷了,叫不醒。”

    “别叫,让她睡。”

    “等等,你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伤痕,尤其是像灼伤烫伤一样的伤疤,尤其是暗红色,甚至深褐色的。”老道士突然想起来。

    靳屿顾不得合不合适,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就掀开韩行矜盖着的被子。

    上身好说,韩行矜本来就穿着t恤,两条藕白的手臂一目了然,并没有明显的疤痕,衣服下摆卷起,肚子和后背也没有。

    腿,靳屿就有点不知所措了,就算韩行经穿的是宽松的牛仔裤,裤腿也仅仅能卷到膝盖处。

    靳屿以为韩行矜的小腿也会和手臂一样光洁,没想到,韩行矜的小腿上不少淤青,只是这些淤青都有些时间了,有的已经快要散去了边缘还有一点点黄,有的还正在发紫。

    小腿骨和膝盖周边的淤青尤其多,这些都是她为了选秀公演舞台一遍遍练习留下的吧,靳屿想。

    靳屿猛地拉过被子把韩行矜捂严实,才对手机那头的老道士说:“没有灼伤、烫伤一类的伤。”

    “那就行,可能是元气大伤,先让她睡会。”

    靳屿不放心,还是让老道士来京市。

    老道士拒绝了,“我去了也没用,我只会看风水,我自己都请不来阴差,更别说好好地把阴差和鬼送走了。”

    “你不是她师父吗?”靳屿不结。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说的情况,可能是消耗太多了,让她睡一觉看看。”

    靳屿挂上电话,觉得老道士非常不靠谱。

    可他除了看着韩行矜,时刻关注她的呼吸和脉搏以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靳屿看着韩行矜彻夜未眠,韩行矜却在梦里和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进行了不太友好的交流。

    “该,亏损过了吧。”老道士幸灾乐祸。

    韩行矜委屈,“我怎么知道请阴差那么费事。”

    “啥?难不成你以为阴差是说请就请的?你家的?”

    韩行矜累的完全不想说话。

    “自不量力,信号只是个想求姻缘的女鬼,是个恶鬼我看你怎么办?”

    () ()  “我准备了爆炸符,走为上计。”

    老道士呵了一声,“靠两条腿跑过恶鬼?”

    其实韩行矜才到了有女鬼,也没打算今天能把鬼送走,她今天就想探探虚实,以说服为主,回来再从长计议。

    谁知道收服女鬼的过程实在太过顺利,顺利得让她想一起搞定,就直接请了阴差。

    老道士想了想,“来,我教你,结印不对,下次请个厉害的天将来帮你。”

    韩行矜连连摆手,“别了别了,不会有下次了,不想和鬼打交道了。”

    “既然你能见到鬼,那就不是你找不找鬼的事了,而是鬼来找你的事。”

    韩行矜惊恐地看着老道士,“别啊,我不想和鬼交朋友啊,周围有趣的人那么多。”

    老道士呵了一声,“我上次和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有恶祟作怪,这是命,你逃不过的孩子。”

    “对不起,我不该多管闲事,我以后不管闲事了。”

    “从玉璜认主开始,从你能进入这个芥子空间开始,就没得选了孩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韩行矜抬手止住老道士,“我会被,但我不愿意,好好地给我大任也行,不必……”

    “孩子,你以为你来到这个世界真的是意外吗?你不是也曾抱怨过命运不公,觉得自己孑然一身,天道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孩子,吃得每一点苦,走得每一步,都是算数的。”

    韩行矜竟无言以对,她是抱怨过不公,可韩美谊霍晋东霍骁还有靳屿都是她想要珍藏的温暖,还有那些朋友。

    要说不公,她是经历了大部分人没有经历过的苦楚,可她拥有的也不少。

    韩行矜没有再说话,老道士也没有再劝,只是双手结印,一个带着紫色光芒的印记飞快飞向了她,融入了她的身体。

    再之后,韩行矜只觉得热,有种心跳加快,能感受到热流快速通过四肢百骸。

    靳屿一直看着韩行经,手一直搭在韩行矜手肘内侧,感受韩行矜的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