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网游小说 > 神话三国领主 > 第七百五十章 战神皇甫嵩
    河东郡,朱儁被西凉四天王打败,被迫扼守营寨。

    西凉四天王像是疯狗,穷追猛打,围攻朱儁,想要杀死汉末三杰之一的朱儁。

    “西凉军自诩天下第一强兵,董卓称雄一时,并非没有道理……”

    朱儁带兵守住城寨,万箭齐发,压制住西凉四天王的军团。

    朱儁亲自与李傕、郭汜等人交手,试探他们的实力,发现自己竟然不如西凉四天王联手。

    如果单独领兵,朱儁或许不虚任何一人,但四人联手,还有羁绊特性,朱儁还真不是西凉四天王的对手。

    朱儁借助地利,勉强稳住形势。

    “皇甫嵩还没有出现,多半在亲自对付牛辅,不知道牛辅、华雄是否可以顺利脱身。”

    朱儁按剑,俯视下方蚁附攻城的西凉军。

    西凉四天王,每一个人的兵力不下于十万,漫山遍野,像是黑色汪洋。

    这还是西凉四天王带到河东郡的兵力而已,实际上每一个人在关中都有自己的封地和兵马,不只十万兵力。

    “野蛮冲撞!”

    许褚魁梧的身躯在城墙横冲直撞,将几十个登城的西凉军士撞下城墙,惨叫连连。

    “滚!”

    许定一只手抓住西凉长枪兵刺来的长枪,稍一用力,将西凉长枪兵扔下城墙。

    许定、许褚兄弟矗立在城墙上,像是两大门神,以一敌万,成百上千西凉军死于许定、许褚手下。

    “朱儁不过如此,看来天下已经很久没有流传我们四人的威名了。”

    “朱儁守城倒还有点本事,我们攻打了半天,竟然没能攻下此地。”

    “张济,你的从子张绣号称枪王,不如由他带兵攻下此城,将来说不定可以当个征东将军。”

    “李傕,你的从子李利也是一员骁将,为何不由他先登立功?”

    张济与李傕不怎么对付,互相怂恿对方攻城。

    主动攻城的一方,毫无疑问会损失惨重。

    朱儁身边有猛将许定、许褚,任何一个西凉武将上去都有可能被斩杀。

    李傕忌惮武勇的张绣,而张济忌惮李傕的飞熊军。

    不算张绣、胡车儿两个武将的战力,张济势力在西凉西天王之中最弱。

    如果计算张绣、胡车儿两人的战力,张济已经对李傕有威胁。

    李傕也有不少部将,从子李利、李暹,以及外甥胡封。

    李傕最大的倚仗还是飞熊军,飞熊军可敌猛将。

    郭汜插话:“既然我们都打不下朱儁坚守的城池,那就按兵不动,等到皇甫嵩到来,再一起攻城。”

    “好。”

    西凉四天王谁也不愿意折损自己的嫡系兵马,于是达成默契。

    河东郡,皇甫嵩与牛辅交战的战场,横尸遍野,到处是卷刃的环首刀、破裂的盾牌。

    皇甫嵩战靴踩踏牛辅的将旗,率兵清扫战场。

    牛辅、李蒙、王方在皇甫嵩、徐荣、庞德的围攻下,溃不成军。

    皇甫嵩在牛辅面前,像是高大的战神,屠戮牛辅军团的将士,血流成河。

    庞德提着重伤的华雄,扔在皇甫嵩面前:“华雄虽然不是关西第一猛将,但仍然不失为一员猛将。”

    皇甫嵩冷漠地扫视奄奄一息的华雄。

    华雄在被徐天活捉以后,再次被西凉军活捉回来。

    “华雄,加入我的军团,重组西凉军。”

    皇甫嵩亲自招降华雄。

    华雄是西凉猛将,因此,皇甫嵩认为是先锋大将人选。

    如果可以让庞德、华雄担任左右先锋,那么皇甫嵩的西凉军将会更加可怕。

    华雄气喘吁吁:“你们不是冀州牧的对手,我不能为你效力,不然我再被抓回去,会被杀掉……”

    “那你现在就要死!”

    庞德反手高举大刀,只要华雄不同意归降,就一刀结果了华雄。

    “不可,暂且关押华雄,待拿下河东,我相信他会改变想法。”

    皇甫嵩制止了庞德。

    皇甫嵩还是想要收服华雄这一员西凉猛将,壮大西凉军的军势。

    华雄所担心的不过是皇甫嵩不能取胜罢了。

    要是皇甫嵩取下河东,或许华雄会归降。

    () ()  徐荣抱着铁兜鍪过来:“将军,牛辅、李蒙、王方三人不见踪迹,看来混在溃兵里逃走了。”

    “此次先后斩获十二万,牛辅、李蒙、王方三人能力不足,是否活捉他们,并不重要。拿下华雄,牛辅败北,河东只剩太守杜畿和朱儁,此二人有才能,却不是我的对手。”

    皇甫嵩生擒华雄,又移兵攻打朱儁的城寨。

    皇甫嵩与西凉四天王汇合,统筹徐荣、西凉四天王攻打朱儁。

    皇甫嵩打造攻城器械,强攻城寨。

    在皇甫嵩亲自接手攻城以后,朱儁的处境更加艰难。

    皇甫嵩有攻城的军团特性,强化攻城、强化器械,再加上西凉四天王出兵,朱儁也有些难顶。

    西凉四天王轮流攻城,昼夜不停,西凉军黑云压城城欲摧。

    轰!

    许褚一拳砸中一个西凉武将,将其轰杀!

    皇甫嵩连续攻打三日,许褚持续守城,体力不足50,健硕的肌肉在颤抖。

    许定、许褚不是铁人,体力也有耗尽的时候。

    “朱儁,我奉天子诏书,收复河东、河内、冀州,你不如为朝廷效力,我们二人合力,平定天下,结束乱世!”

    皇甫嵩声音回荡在朱儁营寨上方,动摇朱儁军心。

    皇甫嵩以天子名义招揽朱儁。

    皇甫嵩有大义,又战无不胜,朱儁众多部将尽皆动摇。

    只有许定、许褚两大虎卫,无所畏惧,只知道杀敌,完全无视皇甫嵩的声望。

    “皇甫嵩,如今天下大乱,各个州牧相互辗轧,争斗不休,汉室难以中兴。天子诏书,出自凉州牧和世家大族之手,并非天子本意,你也只是在为诸侯效力罢了,恕我不能听从。”

    朱儁被徐天打击,对匡扶汉室最后的幻想破灭,知道朝廷背后是北地枪王在操纵。皇甫嵩效力朝廷,与朱儁效力徐天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诸侯逐鹿中原的棋子罢了。

    “无论如何,天子是天子,朝廷是朝廷,只要保持现状,平定天下,一切将会恢复至黄巾之乱以前。”

    皇甫嵩在城下,与朱儁辩驳,对恢复汉室依然深信不疑。

    “皇甫嵩顽固不化,只听天子命令,只能正面击败他了。可是凭借以我的能力和兵力,完全不是皇甫嵩的对手……”

    朱儁对战汉末三杰之首皇甫嵩,深感绝望。

    皇甫嵩还有徐荣、西凉四天王,高阶兵种北军五校、西凉铁骑、飞熊军,朱儁的嫡系精锐只有江东子弟兵。

    江东子弟兵在平地,主将能力差不多的情况下,不是西凉铁骑、飞熊军这种骑兵的对手。

    更别说,皇甫嵩、李傕能力不弱于朱儁,乃至更高。

    皇甫嵩劝降朱儁失败,于是决定全力攻破朱儁的城寨:“李傕、郭汜、樊稠、张济,你们四人各出五万兵力,拿下此城。”

    皇甫嵩眼神闪过一抹火光,大手一张:“天火焚·火龙灭世!”

    李傕、郭汜、樊稠、张济四员西凉武将,敬畏地看向皇甫嵩。

    皇甫嵩是汉末三杰唯一一个拥有专属武将技的名将,这一招焚毁颍川黄巾军波才的营地,火烧连营!

    朱儁的营寨上空,火龙咆哮,在乌云间,熊熊燃烧的火龙出现。

    几十万守军惊恐地仰望被烧塌的苍穹,人心惶惶。

    大火焚天,火龙翻腾,火流星陨落!

    “术士准备灭火!”

    朱儁知道皇甫嵩擅长火攻,于是让谋士使用水系法术,减少皇甫嵩的武将技带来的伤亡。

    “我操纵火龙,破坏箭塔和大营,你们攻下城墙。”

    皇甫嵩亲自出手,西凉四天王更是胜券在握,四人亲自上阵,带兵配合皇甫嵩攻城。

    轰!

    轰!

    火龙在营寨倒腾,制造火海,苍穹不时有火流星陨落,以至于朱儁营地黑烟滚滚,火海蔓延。

    朱儁营地的一边是火海,另外一边是黑压压一片蚁附在城墙上的西凉军。

    李傕、郭汜提刀,带领众多西凉武将攻城。

    西凉武将在各个派系的武将之中,都算是骁勇善战,而且凶悍好斗,不会躲在后面,而是亲自带兵,冲锋陷阵。

    “绣儿,保存实力,情况不对,时刻退下来,不能让李傕、郭汜有机会吞并我们。你的枪法虽然厉害,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勿夜郎自大。”

    () ()  张济提醒张绣。

    张绣凭借百鸟朝凤枪法,不时立威,但三国猛将太多,张绣还排不到前面,张济找庞德单挑,就被庞德教训了一顿。

    “叔父,孩儿知道了。”

    张绣抖擞长枪,带着胡车儿攻打城墙。

    几百员西凉武将登城,这下连许定、许褚也处理不过来。

    西凉四天王的武力不低,至少也有80,张绣、胡车儿武力可能超过90,一群武将加在一起,让许定、许褚感到棘手。

    李傕骑着飞熊,率领三千飞熊军,无需云梯,直接扑上城墙,杀死一批江东义军。

    飞熊军坐骑利爪一拍,有万斤之力,将江东义军活生生拍死!

    李傕的飞熊军比西凉铁骑还要精锐,还是东汉文明罕见的飞行兵种,在李傕的统帅下,轻易攻下城墙一角。

    “许褚,夺回西南角!”

    朱儁让许褚带领虎卫军去夺回李傕攻下的城墙。

    只有许褚和虎卫军,才能斩杀飞熊军。

    许褚二话不说,带兵来攻西南角,与飞熊军肉搏,一拳砸中飞熊的腹部。

    飞熊坐骑发出一声闷响,五脏六腑被许褚的拳劲震碎!

    许褚一拳秒杀飞熊军!

    虎卫军与飞熊军大战,互有胜负,全靠许褚轰杀飞熊军,弥补数量差距。

    许褚被李傕吸引注意,郭汜、樊稠、张济从其他方向攻上城墙,城内还有火龙翻腾,朱儁的营地随时可能失守。

    长安城,北地枪王在训练兵马,有条不紊。

    “主公,皇甫嵩在河东击败牛辅、华雄17万人,斩获12万,活捉华雄。现在皇甫嵩进攻朱儁,只要击败朱儁,那么河东将为主公所有。”

    “皇甫嵩统帅之才有余,政治之才不足,还真容易利用。令皇甫嵩尽快攻下邺城,官渡无论是何方取胜,最终的胜利者是我。”

    北地枪王的主力一直在长安城,没有动用。

    进攻河东郡的西凉军,只是皇甫嵩和董卓旧部而已。

    河东郡,牛辅、李蒙、王方兵败逃亡,侥幸杀出重围,聚拢沿途的残兵败将,得兵不到2万。

    “不到两万人,我们该怎么为朱儁解围?”

    “主公镇守官渡,分身无术,杜畿也只能堪堪守城而已。”

    “我们战败,损失兵马超过10万,这下要被主公责罚了,弄不好会丢了脑袋!”

    牛辅、李蒙、王方灰头土面,极其狼狈。

    牛辅军团被皇甫嵩军团击败,几乎全军覆没,猛将华雄也被活捉,可以说是徐天势力少有之大败。

    而且,牛辅、李蒙、王方三员负责镇守河东的武将想不到该怎么反败为胜。

    徐天和一众文臣武将需要进攻官渡,无法分身,现在河东郡,徐天势力的文臣武将有杜畿、王凌、朱儁、许定、许褚、牛辅、李蒙、王方、华雄。

    西凉军阵营有皇甫嵩、徐荣、庞德、李傕、郭汜、樊稠、张济、张绣、胡车儿。

    因为牛辅战败,牛辅军团溃散,华雄被活捉,而朱儁又被皇甫嵩压制,河东局势岌岌可危。

    作为后军的马腾、韩遂还没有进入河东,到时候,形势更加危急。

    “都怪我出城,要是据城而守,或许不会有此大败。”

    牛辅自责。

    一次战斗损失12万兵力,虽然也换了皇甫嵩和庞德4-5万人,但算是大败了。

    另外,牛辅无力为朱儁解围。

    如果牛辅是兵圣孙武、兵仙韩信之流,或许还能凭借不到2万残兵,再加上附近的郡国兵和乡勇,力挽狂澜。

    而牛辅,即使拥有兵书,也无能为力。

    孙武、韩信之流,百万无一。

    哒哒哒……

    密集的马蹄声响起,不时传来狼啸。

    一支骑兵从北方长驱直入,军旗猎猎,金戈铁马。

    “这是……!”

    牛辅看清楚这支骑兵的军旗,瞪大眼睛,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一支骑兵进入河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