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学霸成神 > 第五章 孤独狂野的表演者
    【魅惑人类】加【心灵感染】!

    伴随着克拉克的话语,那些挡在他面前的围观群众,竟然真的如同温顺的羔羊一样,乖乖挪到一旁,给他让出了一条路来。

    “你完了!竟然敢在校外使用魔法!”

    那疑似是芙蓉的姑娘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在克拉克二人的身后,压低着声音吼道:

    “难道你们霍格沃茨的老师就没有告诉你们吗?未成年的小巫师不许在校外使用魔法,无论是在英国,还是在法国!

    一会儿就会有法国魔法部的傲罗过来抓你,就算你们是外国人,也不例外。”

    克拉克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窃喜,于是摇摇头,根本不打算搭理她,而赫敏可受不了这个气,略有些得意的回头反怼道: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克拉克这可是天赋,天赋你懂吗?算了,谅你也不懂。”

    说完,她就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两姐妹,跟着克拉克一起走到了那面橱窗前。

    “天赋!”

    长发姑娘想起克拉克刚才确实是没有使用魔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领口的伪装徽章,嘴里轻声呢喃着,看向克拉克的眼神都变了。

    不过这一切克拉克可没看见,他只是站在橱窗的面前,为里面的内容而惊叹。

    也只有站在这里,才能知道,为什么这周围会聚集那么多的人,而刚才那个小丫头,为何又会在看上一眼后惊声尖叫?

    只见在他们面前的这扇橱窗里,原本应该是摆放假人模特,用来展现精美服饰的地方,如今却是变的一团糟。

    雪白的墙面和玻璃上,都被黑色的炭笔和口红涂抹了大量抽象的文字与图案,隐约间可以分辨出,那是吊灯、藤蔓,以及跳舞的年轻男女。

    很明显,这是涂鸦出了一场舞会派对的景象,然而最吸引观众眼球的,却还是那位于舞会中央,斜靠在一张长椅上,偏头看向橱窗外的假人模特。

    她的身上原本穿着一件橘黄色的碎花长裙,贴身的线条原本应该是给人一种复古的大家闺秀之感。

    然而此时此刻,她的长裙却是被人从中裁开,随意的拖在地上,露出内里用报纸折叠而成的蓬松内衬。

    () ()  如此稀奇古怪的打扮,加上那假人模特杂乱的金发,以及她搭在椅子上的双脚,给人一种慵懒中透露着少许狂野,在正式的舞会上散漫不羁的大胆感觉。

    也难怪会吸引这么多崇尚自由散漫的法国人驻足观看了。

    当然,这也只是那些麻瓜们欣赏过后的感觉。

    但在克拉克他们这些巫师的眼里,橱窗中却又是另一番瑰丽的景象。

    那用口红写在橱窗玻璃上的“ifshouldbefun”仿佛是带有某种神奇的魔力,就和它所代表的“应该会很有趣”的意思一样,瞬间就将橱窗前的观众拉进了一个神秘的梦幻世界里。

    这是一场发生在新古典时代的盛大舞会,原本画在橱窗一角的水晶吊灯,如今却是高高的挂在他们头顶上方。

    投射而下的明亮烛光将整个舞会现场照得亮如白昼,水晶的灯罩在烛光的照耀下绽放出美丽的七彩光芒。

    原本画在墙上的抽象人物们,此刻尽皆活了过来,他们纷纷走下墙壁,穿着隆重的正装走到舞池中央,男男女女伴随着欢快的音乐,尽情起舞。

    恍惚之间,克拉克仿佛也变成了其中的一员,他怀里搂着身穿粉红色长裙的赫敏,在舞池的边缘翩翩起舞。

    这是?幻境!

    克拉克的【心灵术士】职业可不是普通的地摊货色,还算不错的心灵抗性让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发现了面前这副场景的诡异之处。

    那些在舞池中跳舞的男男女女们,各个都戴着虚假的笑容,动作也是僵硬的如同木偶,而且整个房间初看上去很大,但仔细观察,却又会发现,只有舞池所在的这一块地方才是真实的。

    克拉克看着面前的赫敏,她脸上的笑容倒是真心实意,看来这丫头也是和自己一样,被拉进了这场幻境中。

    他下意识的喊了赫敏两声,这丫头还是毫无反应的样子,然而克拉克却是敏锐的察觉到,她的舞步乱了。

    于是他又喊了一声,这次用上了一点心灵异能。

    “醒醒,赫敏,醒醒!嘶~”

    被惊醒的赫敏舞步一乱,直接踩在了克拉克的脚背上,尖底的高跟鞋竟然带来了真实不虚的痛感。

    () ()  这幻境也太真实了!

    “诶,克拉克,这是哪儿?我们刚刚不是还在逛街吗?”赫敏故作疑惑的说道。

    可是克拉克却直接拆穿了她,“你这么聪明还能不知道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刚才踩我踩得挺好玩是吧。”

    赫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直接略过了这段,“我们这是进到橱窗里了吗?这会不会是刚才那家商店的幻境广告啊。”

    克拉克环顾了一下四周,点点头,“嗯,还真有可能,你看那。”

    说着他脑袋冲舞池中央一仰,赫敏顺着他指示的方向看去,就见到在那舞池正中央,坐着一位特立独行的丽人。

    她穿着和刚才橱窗里的模特一模一样的服饰,摆着一模一样的造型,只是换成了真人,但给克拉克的感觉,却是和刚才在橱窗中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

    就在这热闹的舞会中,四周灯火辉煌,舞池里,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们欢声笑语,尽情舞蹈旋转。

    而她却是穿着一身张扬的奇装异服,慵懒的斜靠在长椅上,似躺非躺的隐藏在人群中,一双漠然的眼睛看向面前的虚空。

    热闹与冷漠,正装与奇服,动与静,这一切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如果说刚才橱窗里,麻瓜们看见的是一位颠覆传统的狂野女王。

    那么此时此刻,克拉克他们看见的,却是一个孤独的蜷缩在人群中,却又绝对没有人会去看上一眼的小姑娘,即便是,她故意穿上了奇装异服。

    是啊,又有什么,比得上无视更令人绝望的呢?

    都说孤独是有等级的,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涮火锅,一个人去购物逛街,一个人去医院动手术……

    或许现在,克拉克认为,这些事情的前面应该还要加上一个,那就是热闹的交际晚会中,没有一个人会来到你身边,将你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