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女生小说 > 神迹石 > 第八十四章 分离与再会
    一行人翻山越岭,不觉东方的天空蒙上鱼肚白,漆黑的颜色也转为深蓝,时间正迈向黎明。

    跋涉期间,杨阳连一个逃跑的法子也没想到,反而雪上加霜,累得脸青唇白,气喘吁吁,全仗着毅力才没有倒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传来巨响,似乎是河水的奔流声。杨阳略略振作精神,两个人贩子脸露喜色,尖脸男道:“到波雷亚那桥了,老大他们应该在河对岸等着了。”

    “总算可以休息一下,看不出这小子还真重!”

    不一会儿,山路两旁的树木豁然消失,露出前方不远处一座陡峭的断崖,两岸架着吊桥,宽度不足两人宽,所以胡渣男先扛着黑发青年走上吊桥。

    杨阳战战兢兢地朝桥下张望,顿时感到一阵晕旋。银色的水面宛如一条长龙蜿蜒流过,浪头卷起上涌,拍打着悬崖,激射出无数水花和巨大的声响,相比之下,这座吊桥简直细如发丝,景象惊心动魄。

    “发什么呆!快走!”尖脸男推了她一把,猝不及防的杨阳踉跄前冲,栽倒在地。

    由于双手被缚,又疲劳过度,她一时爬不起来。尖脸男骂了句难听的粗话,揪住她的领子准备拉她起来,顿觉手下的触感有点不对。

    “你……”

    杨阳只觉一盆冰水兜头浇下,用力挣开对方的钳制转身想逃。尖脸男却已回过神,一把按住她。

    “嘿嘿,差点就被你骗了,小美人,你可真会装啊。”

    “放开我!”

    “喂喂,你在搞什么?”远远望见这幕的胡渣男不解地喊。尖脸男大笑道:“老六,你一定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是个女的!”胡渣男错愕至极:“啊!?”

    杨阳趁两人说话的机会,想要施展魔法,无奈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尖脸男将她的双手举高过顶,狞笑道:“竟敢骗我,看我怎么处罚你。”

    “不要!”杨阳紧紧闭上眼,绝望地感到一股恶心的气息越靠越近,一瞬间,她内心的惊惧陡然爆发,下意识地喊道:“神官——”

    砰!一记异响闯进她的听觉,杨阳惊喜地睁开眼,却见眼前伫立的不是银发青年,而是个身披灰袍的陌生女子,容貌冷艳夺目,兜帽下露出几缕紫色的秀发,冰绿色的眸子俯视她:“你是索莱顿的弟子,怎么在这种地方?”

    “哎!?”杨阳看看倒在一边死活不知的尖脸男,再看看她,从“索莱顿”三字猜出来:“你…莫非是雪露特小姐?”

    紫发少女尚未回答,对面的胡渣男吼道:“你这妖女!对我兄弟做了什么!?”说着放下布袋,拔出匕首冲过来。

    雪露特只动了动手指,胡渣男的胸膛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撕开,标出大蓬血雾。他惨叫着倒向一边,不小心翻出栏杆,跌落谷底,留下一串凄厉的余响,久久不绝。

    好…好厉害,不愧是神官的朋友。杨阳看得又是心惊又是佩服,突然感到视野闪过一道微芒,割断了她手上的绳索,仔细一瞧,原来是一根细若发丝的钢线,正缩进雪露特佩带在右手拇指上的戒指,想来也是杀死胡渣男的武器了。

    收回钢丝后,雪露特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啊!等一下!”杨阳爬起,感激地道,“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我只是顺便。”雪露特冷淡地道,犹豫片刻,回过头,“索莱顿的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杨阳不太习惯“索莱顿”这个称呼,隔了一会儿才道:“他还不能下床,不过耶拉姆说只要他乖乖静养,很快就能康复。”

    “要那家伙乖乖静养可不容易。”紫发少女绝美的冰颜绽出一丝柔和的笑意,顿时艳光四射,看得杨阳也一阵脸红:“那个,雪露特小姐……”

    “什么事?”雪露特又恢复冷漠的表情。

    “你上次…为什么要打伤神官?”

    雪露特冷冷瞥了她一眼:“这件事,你问你师父不是更好?”杨阳听出她话里的讽刺,自觉没趣。毕竟,连被打伤的当事人都没抱怨,还为青梅竹马再次掩饰,她一个局外人是没有资格在这里问东问西。

    而且看雪露特的样子,显然很介意上次的事,自己的问题一定刺伤了她。

    “对不起。”杨阳讪讪地道,习惯性地抠抠脸颊。

    雪露特的眼神软化些许,默然半晌,低声道:“上次的事……完全是个误会,代我向你师父道声歉。”

    杨阳点头:“好!我一定带到,你放心吧。”雪露特颔首,转身离去,不一会就消失在茂密的树丛里。

    目送她的背影,杨阳由衷感叹:“真是个冰山美人,气质容貌和冰宿有得一拼,为什么会看上神官那种既邋遢又懒散的男人?无法理解……啊!史列兰!”

    想起晕倒的同伴,她急忙朝对岸奔去,半途想起解药还没拿,又跑回尖脸男旁边,一边祈祷药是放在他身上一边摸索,不想触手冰凉,她闪电般缩回手,踌躇片刻,才鼓起勇气按住他的胸口,没有起伏,他已经死了。

    ……真辣手啊,一出手就杀了两个人。杨阳朝雪露特离去的方向看去,叹了口气。她不是为尖脸男的死难过,她才没那么好心对企图染指自己的人慈悲,何况还是作恶无数的人贩子,只是对雪露特习惯杀人的态度感到有点异样,因为她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 ()  算了,这里不是我的世界,不能拿地球的法制去要求他们。

    杨阳调整心态,开始大肆搜刮死人的口袋,终于在他的裤袋里摸到一只小瓷瓶。

    她不确定地看了又看,还是不敢冒险,于是拿小狼龙来“试毒”。这种时候人类的劣根性表露无遗,总认为人权比狗权重要,但杨阳已管不了这么多。

    见雷奇成功地苏醒过来,活蹦乱跳地围着自己打转,杨阳喜出望外,跑到河对岸拉开袋子,扶起黑发青年,将剩下的液体全部倒进他嘴里。

    “嗯……”史列兰悠悠醒转,眨眨眼,一眼看到的就是黑发少女忧喜参半的面容,“杨阳?”

    “你醒了?觉得怎样?”

    “有点头晕,我怎么了?”

    “你中了人贩子的暗算啦!我也是!”杨阳气咻咻地将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史列兰听罢,十分歉然:“对…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睡着了。”

    “没关系,中了毒怎么忍得住,我不怪你。”虽然同伴的致歉不是针对自己受辱一节,杨阳的心情还是舒畅很多,而且以史列兰的纯洁,恐怕根本就不懂那尖脸男的行为。

    史列兰突觉头部剧痛,不禁按住头,呻吟了一声。杨阳吓了一大跳,扶住他的肩膀:“你怎么了?”难道是药不对?可是雷奇分明没事!

    “我头好痛……”

    “怎么会…那两个人明明说没后遗症的!”杨阳急得六神无主。

    感觉出她的焦虑,史列兰刚想开口安慰,全身剧震,一股熟悉的波动从他身体深处涌现,缓慢,却真实。

    这是……诺因的灵魂波动!他无意识地抱住自己,脸色刹时变得刷白。

    为什么!?天星锁魂阵的效力不是一年?现在应该还没到……等等,难道是那时候?史列兰脑中浮现被死灵王的龙之吐息打中的情景。当时,他的确感到很大的魔力冲击,莫非、就是那个冲击使得封印受损,进而破裂的!?

    怎么办?史列兰心里乱成一团:我当然不能跟诺因抢身体,何况这个身体本来就是他的,抢也抢不过,可是杨阳……杨阳……

    “喂,史列兰!”杨阳摇晃他,“你振作点!不要吓我!”

    青年回过神,凝视少女黑曜石般的双眸,眼中流露出极为不舍的情感。

    见他不再喊痛,杨阳稍稍安心,柔声道:“好些没?我去找些水给你喝,好不好?”说着,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探了探:“……好像没有发烧。”

    舍不得啊……这温柔的言语,还有这温暖的体温。史列兰握住她的手腕,换来她的怔忡:“史列兰?”

    魔封微一苦笑:可是,又不能不放手。诺因啊,再给我点时间吧!一点就好!

    “杨阳。”他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神情,“如果我们分开了,你答应我,一定会来找我,好吗?”

    杨阳满怀困惑:“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会分开呢?我还要带你回神殿……”

    “答应我!”

    “……”杨阳震了震,青年的眼神是那么专注而痛楚,不舍又无奈,令她不由自主地点头,“我答应你。”

    史列兰这才如释重负,绽开由衷的喜悦笑容,随即又痛苦地抱住头。杨阳见状,满腔问号全给卡在肚子里,只能掏出手帕给他擦汗,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别的。

    这时,左近响起一个粗厚的嗓音:“喂,你们俩是干什么的?”

    杨阳抬起头,看见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群面目狰狞的男子,一色短衣打扮,带着武器。

    想起两个人贩子曾说会有同伴来接应,杨阳脸色大变。

    糟糕!现在史列兰这个样子,还是走为上策!

    然而事与愿违,一个男子指着史列兰脚边的布袋,叫道:“看!那是老六的东西!”

    “啊!那不是老八吗?”另一人指着吊桥上的尸体,“他怎么躺在那里?”一刹那,人贩子们怀疑的目光统统落在两人身上。先前一人对人贩头子耳语道:“老大,他们俩肯定是老六和老八的猎物,为了逃跑杀了他们。”

    “嗯。”人贩头子颔首,举手一挥,“把他们抓起来!注意别伤了脸!老六和老八还挺有眼光的。”盯着黑发青年清秀的脸庞,他垂涎地舔舔嘴唇。

    余人一拥而上。

    “快跑!史列兰!”杨阳用力拉起同伴,拼命往桥对岸奔去,小狼龙紧跟其后。

    “我可以把他们解决。”史列兰提议——他的心情正好十分恶劣。

    “不行!我不想再看到你杀人!”杨阳一口否决,“等到了对岸,你把桥毁掉就行了。”

    “会让你这么顺利吗?”一个跑得快的人贩子狞笑着把手伸向她。史列兰眼底寒芒一闪,不假思索地把手抵住他的前额,黑色的气柱从白皙的手心射出,将他和身后几人打得血肉飞散,骨骼爆碎,情状之惨酷令剩下的人贩子惊骇欲绝。

    “怪、怪物啊!!!”

    人贩子们纷纷大呼小叫,连滚带爬地逃走,与此同时,黑色的能量波将桥身炸出一个大洞,吃不住重量的吊桥从中折断。

    人贩子们哀嚎着落下,青年和少女也连同几具尸体一起被抛飞出去。

    “啊——”

    千钧一发之际,杨阳非常幸运地抓住一根吊绳,没有掉下去。因为她的右手一直牢牢握着同伴的手,意外地保住了两人的性命,但这也意味着她无法用双手爬上去。

    () ()  “史列兰,快用浮空术!我撑不住了!”

    杨阳一边用吃奶的力气紧抓住绳子一边低头大喊,对上一张爬满冷汗的清秀容颜,不知为何,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

    “……史列兰?”

    “杨阳,不要忘了你的誓言。”

    黑发青年微微一笑,笑容无比哀伤,无比遗憾,令少女心弦颤抖。他一手握住对方的手腕,另一只手拔下右耳的红宝石耳坠,塞进她的掌心,喘息道,“我在里面……施了个感应的魔法,日后……”

    一波剧烈至极的痛楚在脑部炸开,阻止了他未完的话。

    不行!已经到极限了!

    “等一下…你要干什么?史列兰!”

    看到对方慢慢松开手指,杨阳骇然变色,尖叫出声。史列兰没有理会,深深看了她一眼,整个人坠落下去。

    “史列兰——”

    杨阳眼睁睁看着黑发青年的身影离自己愈来愈远……最后完全被谷底的水雾吞没,脑中一片空白,久久无法回神,翻来覆去只道:“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放开我的手?为什么要自己掉下去?为什么一定要我去找他?为什么眼神那样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啊!?你这个笨蛋!!”杨阳大吼,愤怒和不解同时充斥她的心灵,令她方寸大乱。俯视已看不见半个人影的山谷,她一咬牙,松开抓着吊绳的手……

    “阳!”

    熟悉的清越声音鼓荡耳膜,杨阳如遭雷殛,慢慢抬头,一只白皙优美的手掌抓住她的手腕,及时拉住她下坠的身子。

    再抬眼,一张苍白秀丽的面容映入眼帘,她的双唇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神官……”他终于来了。

    “等一下,我马上把你拉上来。”银发青年鼓足劲往上拉,但是他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

    另两只手从旁伸出:“阳!快拉住我!”“你得了吧!别帮倒忙就行。”“你才给我闪边去!”(……)

    “昭霆,耶拉姆……”这两个活宝还是老样子。

    “你们两个别吵了!”艾瑞克打断两人的争执,“把手给我。”

    “哦。”杨阳反射性地举起手,想起掌心捏着黑发青年送的耳坠,连忙握得紧紧的。艾瑞克不疑有他,抓住她的手腕,轻轻松松提了上来。

    杨阳惊魂未定地跪在崖边,不及喘口气,就被一双臂膀牢牢抱住。

    “太好了,你没事……”神官吐出如释重负的低语,紧紧拥住她,内心的愧疚终于释然。杨阳先是一愣,接着,泪水涌上她的双眼。

    “神官……”她情不自禁地回抱住师父,感受温暖的怀抱带来的安全感,略带血腥气的男性气息却像个坚定的港湾,刚才的委屈恐惧,至今遭遇的惊惧后怕涌上心头,泪珠大颗落下。

    “抱歉。”听到哭泣声,神官心疼地拍拍她的后脑勺。

    耶拉姆和艾瑞克同情地看着显然饱受折磨的黑发少女,昭霆的脸色却有点古怪,阳从小早熟,父母不在身边,只对叔叔杨唯撒娇,依恋他,这还是第一次,对另一个男子敞开心扉。

    过了一会儿,杨阳停住哭声,抽咽着擦眼泪。神官松开手,温柔地抚摸她的黑发,再次歉意地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杨阳摇头:“没关系,我也没事,是我自己太夸张。”

    “这不叫夸张,叫真情流露。”神官用指关节轻扣她的前额。杨阳吐吐舌,扫视神官身后的三人,她露出感激的神色:“连艾瑞克队长也来了,谢谢,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哪的话,你没事就好。”艾瑞克笑道,指着神官,“你不在时,这家伙的样子……真是有够可怜,活像女儿被拐跑的老爸,幸好你没看到。”

    “艾里你闭嘴!”

    “呵呵。”杨阳才绽开一点笑容,马上被惊慌取代,“啊!不对!现在可不是闲扯的时候,我有个新认识的同伴掉到谷里去了,得赶快救他上来!”

    “同伴?”余人一愕,神官和艾瑞克交换了一个眼色,前者问道:“他是不是个魔法师?”

    “没错!”情急之下,杨阳没注意他是怎么知道的,手忙脚乱地形容,“他叫史列兰!黑发紫眸,五官像女孩子一样清秀,个子很高,外形很好认……你们怎么了?”她奇怪地看着三个男士瞬间变成0字形的眼睛和嘴巴。

    耶拉姆和艾瑞克没有反应,昭霆是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沉默,只有神经承受力最强的神官回过神,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你说…他是黑发、‘紫眸’?”

    “对啊,怎么了?”

    神官一时说不出话来,第二个回复神智的耶拉姆接口:“杨阳,在这个大陆,不,全世界,只有一个人有黑色的头发同时又有紫色的眼眸。”杨阳一呆:“啊?”

    艾瑞克点点头:“他就是当今魔导国王储,诺因·史列兰·德修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