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三章 牛头山
    看来,这世界还是不断有变化的。快中午时,燕涛正准备招呼大家安营扎寨,搭炉灶生火做饭,竟发现前方路边有一处简易棚房。看挂在门前的晃子,显然是个路边食肆。

    燕涛心中一喜,午饭省事了。传令到前面,大队人马在食肆前停下。

    人多,棚子底下容纳不下,店家又在路边用木板和木方支起简陋的饭桌和坐凳。

    反正路上一般也没有什么车马和行人,小二在招呼大家坐下喝水。

    走到事主随从跟前时,随从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山头,问小二:“小哥,那是不是就是这里人说的牛头山?”

    “是的客官,您看那山头多像牛头呀?”小二回答。

    “真的很像,这山上没强人吧?”他随口又问。

    小二停顿了一下,问:“听口音客官不是本地人,也不常走这里吧?”

    “在下来自京城,几年之前到是路过一次这里。”事主随从回答。

    “怪不得,这太平盛世的,朗朗乾坤那会有强人呀?客官放心赶路就是了。再说了,就你们这些人,人强马壮的,有强人也会躲你们远远的。”小二显然是个能说会道之人。

    “小哥说的是,我也就是随口一问。”随行答应着。

    过了一会儿,事主随行对燕涛使了个眼色,率先往棚外走。燕涛跟了出来,走到无人处,随行停下。

    等燕涛走到近前,他小声地说:“燕老镖头,把人分二班吃饭,特别是主要人员。”

    老.江.湖的燕涛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有马脚露出吗?”

    “我在先前经过的村庄问过了,牛头山上近年来聚集了一伙强人,食肆就在山脚下,小二怎会不知?只能是一种可能,这个路边食肆,应该是他们的窝点。他们人不多,我们分二班吃饭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知道他们大约多少人吗?”燕涛问。

    “十余人的样子。”随从答。

    “要是这样,是不是可以引蛇出洞。”燕涛又问。

    随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事主一路上一直深居浅出,这会在自己乘坐的车里没有露头,车停在食肆棚子旁边的大树荫下。随从过去把头伸进门帘内,叮嘱了几句。

    燕涛随后也和雷子震、燕来顺及几个镖师耳语了一番。

    燕涛也越来越觉得上次失镖,傅生地怀疑不无道理。这里离自己的地盘不算很远,黑白两道已派人打过招呼,如果敢对镖局下手,说不定和上次失镖有关系。因为如果这一次再失镖,镖局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即是要搞垮镖局,应该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虽然这个时候镖局已经受不起风雨,但燕涛还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自己师徒几个,对付十几个毛贼,应该是万无一失。

    人多店小,接待能力有限,菜不是很丰盛,但菜量还是很大的。菜上齐后,小二想得很周到,说他注意到了车里有人,端了个方盘想要送饭菜。事主随从很客气地接过,自己送了过去。

    送饭回来,他看了一眼燕涛,燕涛点头会意。

    这一路上,除了晚上可以喝点酒外,其它时间里所有人是滴酒不能沾的。

    走镖的人,还有一个本事,就是吃饭极快。就如军队,行军打仗饭没吃几口对方就打过来了,吃饭不快就只能饿着肚子行军。

    () ()  功夫不大,镖局的人开始东倒西歪了。有人俯在桌子上,有人摔倒在地上,燕涛等人也作状趴在了桌子上。

    只听一声哨响,很快地从食肆的后门冲进一伙人,手里都拿着兵器。

    为首的一人高喊着:“兄弟们,我们发财了,赶快,把人都捆了。注意不要伤人性命,我们是只图财,不害命。”

    强人首领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冷笑声:“好个只图财,不害命,孺子可教看来你还有救。”说话的是燕涛。

    强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被团团围住。

    “这是怎么回事?贺三,你tama怎么搞得,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老大,我明明看到他们都吃了,都倒下了呀?”贺三,也就是那个殷勤的店小二,哭丧着脸说。

    “我们着了道了,弟兄们动手,……”

    “还不束手就擒。”燕涛说着,还没等强人首领有动作,已经把他的胳膊扭住。强人首领手中的砍刀脱手,人也因扭着的胳膊跪在了地上。

    燕涛用脚尖勾起强人首领落在地上的砍刀,空着的手利落地接住,刀随即按在了强人首领的脖子上。

    擒賊先擒王,“想活命就叫你的人把手里的家伙放下。”燕涛沉声地说。

    强人头前后左右看了看,无奈地喊:“放下家伙!放下家伙!”说着转向燕涛:“英雄饶命!英雄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听了首领的话,强人们纷纷丢下武器,放弃了抵抗。

    燕涛下令,把这些人都捆起来,强人们自己带来的绳子派上了用场。

    把强人们用绳子连在了一起,捆到了一处,指派几个人看着。雷子震用刀尖对着被强人首领叫做贺三的人,也就是那个曾经的店小二。

    “wangbadan,你下的什么药?老实说!”雷子震厉声地问

    “大爷,就是普通的蒙汗药。”贺三吓得裤子湿了。

    “有解药吗?”刀尖已进肉中,只是还没刺破皮肉。

    “没,没有,不妨事的,一会儿就都醒了。”说着话,有人已经醒了,正愣愣地看着这个场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雷子震看到后方才放心,他招呼人把倒在地上的人扶起,又组织人到后边的伙房自己做饭,把桌子上烂七八糟的饭菜和碗筷都收拾干净。

    看后厨还有很多的馒头,雷子震问贺三下毒了没有?贺三使劲地摇头否定。雷子震不放心,拿过一个馒头用手放在贺三的嘴边,让他吃。贺三不敢不吃,狼吞虎咽地把一个馒头吞下去了。过了一会,见贺三什么事没有,雷子震自己拿起一个,吃了下去,忙活到现在,雷子震还一口饭未吃;燕来顺等人也拿起了馒头吃了起来。

    燕涛把强人首领提到了一边,不知问了什么。问了好长时间,把强人首领又提了回来,扔在了人堆里。燕涛又把贺三拎到一边,又问了好长时间,最后也扔了回来。接着又提出去几个,这次问的功夫都不大。

    而后,燕涛把事主随从叫到了一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见燕涛走过来,雷子震迎到师父身边,小声地问:“师傅,有发现吗?”见师父摇头,接着问道:“跟上次失镖有关系吧?”雷子震也联想到了上次失镖。

    “没关系,就是一伙小毛贼。”燕涛口气平淡。

    () ()  “小毛贼有这么大的胆?不会吧?”雷子震问道。

    “我也是这样想,但没办法不信。连咱们的镖局都没怎么听说,在外地犯案流串到这儿时间不长,看我们这么大排场,以为押的多少金银财宝,见财起意。”

    听了师傅的话,雷子震点了点头。

    很快,镖局人自己炒的菜端上了桌,燕涛招呼没吃饭的人过来吃饭。事主随从送到事主的车上一份,回来被燕涛拉到了自己身边。

    燕涛对大家说,这次我们所以能有惊无险,全赖客官的火眼金睛明察秋毫。随从却异常低调,连忙说,他知道燕老镖头也早就有所察觉,不过是欲擒故纵。

    吃完饭准备起程时,雷子震请示燕涛,那些被擒的强人是不是送官府?这害人黑店是不是毁掉?

    燕涛想了一下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走镖的,在这条路上常来常往,还是少结些仇怨为好。他们毕竟是只图财不害命,不算是大奸大恶。我们不是官府,奖善惩恶不是我们的事。我们虽然在刀头上讨生活,但毕竟还是生意人,讲求和气生财。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放了吧。”

    听了师傅的话,雷子震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临行前,把一众强人都松了绑。

    燕涛对强人首领说,善恶终有报,这里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带着几个兄弟,正正经经地经营个客栈,客户不多也可以再经营一些山货来弥补。即是生存之道,也能给来往的人们提供便利,何乐而不为?强人首领千恩万谢,对天发誓自己一定带着众兄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燕涛知道这样的话多半是不可信的,但自己所能做的也只能是把话说到,所谓尽人事。

    劝人走正道,总是件善事。虽然遭了暗算,燕涛还是吩咐雷子震把饭费結算了。强人首领闹了个满脸通红,死活不收,燕涛也就没再勉强。

    分手的时候,强人首领在路边为镖队送行,对燕涛说:“老镖主,诚信镖局义薄云天,我记下了,但凡有事尽管吩咐,我和我的兄弟们一定尽供驱使。”

    燕涛感受到了他的诚意,说驱使谈不上,镖局的人再路过这里,但求多行方便。

    强人首领表示,那是肯定的,路过这里可放心吃住。只要他和他的弟兄们在,这里永远是诚信镖局的落脚之地。

    经历了这一次凶险,燕涛和众人对接下来的行程更加小心谨慎。也更加印证了燕涛一开始确定的有大路不走小路,日行夜宿尽量在大的集镇停留的大局观的稳妥。

    燕涛对旅途的凶险是有充足的思想准备的,但接下来的行程却出人意料的顺利。一个多月后,行程二千多里,镖局的队伍已出终南山子午峪进入子午古道,此行已接近尾声,竟一路平安无事。

    不但没出过大事,就连小事也没发生。长途跋涉,有人生病总是在所难免,可他们这一路上,竟无一人生病。

    路上大多数时候,燕涛都是和事主的随从策马同行,燕涛也越来越信赖甚至依靠这位随从。像对待自己的智囊傅生一样,遇到什么事,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位随从,征求他的意见。

    而他能明显地感觉到,随从对他也是实心实意、知无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