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七章 天甲奇门
    “说得对,为师一直在想,这即是前人留给后人的遗物,又传得那么神,世间的事总是无风不起浪,肯定有其奥妙之处。也肯定不是为了害人而留传下来的。这本秘籍,这些年里,师父天天研读,认识的部分已经差不多快背下来了,就是参不透这其中有何玄机。

    “后来师父突然想起少林的易真经,这门少林绝学,为什么只有掌门人可以习学呢?这其中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于是我又想到,这天下武功,最主要是为世人强身健体,武林各派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独门绝技呢?我想也不能只用自私自利和保守狭隘来解释,说不定还有其它缘由。为师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每个人的体质、血脉、资质、禀性不同,成长的环境、甚至经常吃的食物不同,会造成人和人的差异。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习练所有的武功或某种武功。比如,这本武功,为师不能学,你五叔不能学,你未必不可以学,若你不能学,别人不见得不可以学。

    “世上诸事都是缘,这本秘籍能到我手里,也说不定是缘分。不把事情搞明白,为师很不甘心,想让你试一试。你一定记住,如果在习练时,胸中一旦闷热,有一股气流乱串,你必须马上停止,就一定不要再习练了。你记下了吧”

    “师父,我记下了。”

    “我们这样的东躲西藏,不是师父想独占这本秘籍,只是没搞清楚这里的玄机,师父怕害了世人。原本师父想等自己搞明白了,再决定让不让你学。现在看师父恐难搞明白了,只能你自己去试、去摸索了。为师也想指导你学,但想到我自己都没学成,如何指导你呀?所谓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还有就是,我们自从得到这本书后,就没安定过。我就是想你这次出去,能够静下心来好好习练和研究这本秘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我这边,没有人能想到你。记住我的话,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要暴露这本书在你身上,否则你就永无宁日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秦毅郑重的点了点头。

    “毅儿,你学武虽然起步晚些,但因你天资聪慧,又格外努力勤奋,凭你现在的功夫,放眼天下武林,也是要有一席之地的。你只是缺少经验和历练。你这次出去,我让你五叔陪你一段时间,你有不懂的,一定要请教你五叔。”

    “好的师父。您准备让我们去哪儿?”

    “大隐隐于世,小隐隐于野,你们就去京城。到那里先置办一处房产,我们在京城就有了落脚之地。”说着,慧雨拍了拍他身旁的一个包袱,银票和碎银子,我已经给你装到包里了。”

    “师父,这里肯定不能待了,你准备去哪儿,我有事怎么找您?”

    “我们先一起走,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没在一起。我的去处现在还没确定,你五叔随时能找到我。需要时,他也会告诉你怎么找我。我现在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安不下心。动不动就跑回来,暴露我们的行踪。”

    分手的时候,慧雨交给秦毅一个古旧的佛珠手串,告诉他如果有难或有特殊需要,可以拿这付手串去找少林方丈慧云大师。

    () ()  他们搬家的时候简直大张旗鼓。

    走了一天后,在一处密林深处的叉道口,秦毅和谭五秘密离开,和慧雨走了相反方向。

    秦毅尽管是一百个不愿意,但他不能不听师父的话。这样,他和谭五辗转来到了京城,在一处僻静的角落,购下了一处大院。

    谭五雇了一对老夫妻,负责看门买菜做饭等家务。然后带着秦毅熟悉环境后,就匆匆离开了。这也是秦毅的心意,他实在放心不下自己的师父。

    一切就绪后,秦毅按照师父地嘱托开始习练起天甲奇门上的武功。他先把天甲奇门能看懂的部分通读了几遍,对秘籍上的武功先有个总体的了解,然后由浅至深一步步地修练心法和招式。

    开始的感觉和师父一样,武功的进步和提高十分显著。浑身经络通畅、轻松,不时的都有想飞起来地感觉。但是,有师父的前车之鉴,秦毅没有任何的欣喜和满足,他深知道真正的难关还在后头。

    正如师父所说,此秘籍的功法确与惯常习武功法不同。比如惯常气功功法,都是口吸天地灵气,进入气海,然后一分为二由双腿至两脚底涌泉穴。后从涌泉返回到气海合成一股,从口中呼出,完成一个周天。然后周而复始,吐故纳新。但此秘籍却不然,是不停的从两个掌心穴和脚底涌泉穴吸入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汇集于气海。只纳不吐。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秦毅到京城已几月过去。来时端午刚过,草木刚刚返青。现已临仲秋,落叶如雨。

    谭五此间曾几次往返于师父和秦毅间,传递消息。师父最关心的还是爱徒的习练。知道秦毅一直以来一帆风顺,自然欣喜万分,但也总是叮嘱万不可大意。

    每逢佳节倍思亲,仲秋又是个团圆佳节,几个月没见师父了,秦毅特别思念师父。前些日子,让五爷稍信给师父,想中秋月圆之日去拜望师父,但师父坚决不允。师命难违,秦毅不敢不从。但师父传回话,说秦毅捎过去的京城特产——五仁月饼特别好吃,他很喜欢,对秦毅还是有些许安慰。

    秦毅听师父说过,师父习练此秘籍月余没练成第三重身体就感不适,而他习练已几个月,已练成了第四重,还没现异常。每每想到此,秦毅也都会想到,自己会不会真如师父所说,是习练此秘籍的有缘之一?会有那么幸运的事吗秦毅不敢相信,他还是处处小心,不敢有一丝大意。

    中秋临近,秦毅想起师父嘱咐过,混迹于京城繁华锦绣,不可自我密封,要有适当的人情交往。

    想到昨天,隔壁曾来人到家里探望,还带了中秋礼物。人情交往讲的是礼尚往来,秦毅今天也备了份差不多的礼物回访。

    邻居李姓,官宦人家,家主是员武将,在外戍边。膝下一对儿女,名唤如刚、如玉。公子如刚和秦毅年纪相仿,乐于交际,喜欢交朋好友,和秦毅一见如故。昨日就是他主动拜访的秦毅。

    秦毅到他家时刚好外出了,而当秦毅正要起身离开时,他又正好赶回。

    一见秦毅特别亲热,说什么也不放秦毅离开,拉着秦毅来到他家的后花园。

    () ()  没想到他还是个喜欢舞刀弄枪之人,后花园中有一处校场,看来是他地练武之地。

    到校场后,李如刚随手拿起兵器架上的一把长枪,顾自先舞了一场。见秦毅击掌捧场,问秦毅是否喜欢玩兵器,见秦毅摇头他表示很遗憾。

    自从这一次见面后,李如刚就成了秦毅府上常来常往之人。因李如刚小秦毅三个月,便一口一个秦兄叫着。

    看门管家的姓赵,是从很远的地方逃荒来到京城。秦毅听五叔谭五说:他们不但无儿无女,好像也没什么亲人。

    这对老夫妻他们很满意有这个衣食无忧的落脚之地,平日里寡言少语又特别的勤快。

    他们和谭五一样,称秦毅为少主人,虽然他们从没见过老主人。秦毅和他们相处的极好,习惯叫两个老人赵叔赵婶。

    自从和师父在一起后,秦毅很少回想自己的过去。而和这对老夫妻在一起,秦毅不知为什么会常常想起自己已故的父母。

    快过节了,秦毅给了两个老人一些散银子,让他们换件新衣。两个老人感动得差点掉泪。

    秦毅是个习惯劳作的人,他经常抢着做一些家务,反到使这对老夫妻很过意不去。

    中秋节的晚上,隔壁的李如刚前来约秦毅,到节日夜晚的大街上转转,秦毅不便回绝。

    毕竟是皇城,灯红酒绿,秦毅久在穷乡僻壤,很少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到格外地新鲜。

    走到一宽敞处,聚集了许多街头卖艺者。不少的人正围观一个耍杂耍的小姑娘。

    小姑娘头上顶着碗,还做着高难度的动作,博得了阵阵喝彩声。

    一轮表演完成,小姑娘爷爷模样的老人倒捧着草帽,嘴里喊着:“各位爷,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在内圈游走,很多人都往帽子里放铜钱。

    这时有几个街头无赖挤了进去,抓过老人就打,嘴里喊着:“这是你赚钱的地方吗你tam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吓得看热闹的人四散而走。

    老人一再讨饶,说祖孙两是外地逃荒,初到此地,不知道规矩。混混们还是不依不饶,把这两个逃难人的随身衣物摔得满地。

    李如刚看不下去了,冲上去讲理。结果两条胳膊被二个混混拿住。

    无赖头儿上来就是几拳,“打抱不平是吧京城打听打听,梁二爷的闲事是你管得了的吗”

    秦毅遵从师父地嘱托,不想惹事,陪着笑脸,上前为李公子说情。结果不但不被理会,还不由紛说也挨了几拳。

    看李如刚已被打得口鼻出血,秦毅再也隐忍不住了,上前把无懒的头拿住。

    几个混混冲了上来,秦毅手抓着他们的头儿不放,飞身一个连环脚把这些人踢倒在地,疼得这些人满地乱滚。

    自称梁二爷的一看风向不对,惹了惹不起的人,赶紧跪地求饶。

    说自己有眼不视泰山,求大侠饶他们一命。李如刚正气不打一处来,手脚并用,上来就是一顿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