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二十二章 少林功夫
    秦月收拾好了东西,又把马牵到昨天那片草场,让马饱餐一顿。接着,又到泉水处给马饮足了了水。

    整个的过程,狼群都跟着,马好像也不像昨天晚上那样怕狼了。

    离开的时候,这群狼一直跟着秦月,好像有些恋恋不舍。

    到了山下的路边,大概是已经出了这群狼的领地,狼停下了。但还是远远望着秦月,像在似在为秦月送行。秦月长啸了几声,狼也回了几声,很像在互道再见。

    秦月又回到了子午古道,她想了一下,觉得第一站还是要到商州府找义父好些。

    在这个世上,秦月只有爹爹、师公、五爷,义父几个亲人。

    自己有十年没见义父了,秦月清楚记得,自己小的时候,义父对自己有多好;真的很想义父。

    五爷打听过,爹爹离去的头一天,爹爹和义父在一起了很长时间,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呢?义父也肯定会知道很多别的情况。再说,虽然十年了,秦月也还很惦记着自己的那匹可爱小马——小白。

    策马走进了商州,秦月依稀记得去军营的路。

    找到军营后,军营里还驻扎着官军,但一打听,已经不是义父的那支队伍了。详细打听,才知道义父现在驻扎在邯郸。

    秦月没忘了打听自己的小马,但军营里的人都不知道。

    到商州找义父扑了个空,接下来去哪儿呢?秦月觉得应该回山阳的老宅看看。已经到了午饭时,秦月找了个车马店先把马喂饱,她多给了店家些店钱,请人家给马多喂些精食。而后自己随便找了个小店简单的吃了午饭。

    饭后,秦月没急着动身,而是信步在商州府城的街上转了转。

    想到自己小的时候,爹爹和义父经常到这条街上玩,自己看上了什么玩物,两个人会争着给自己买。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是爹爹捡来养的。虽然从小就没有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爹爹给自己的爱就是亲生父母也未必可以相比,还有五爷,义父。师公虽然见得晚些,但他似乎总把对爹爹地思念注入在自己身上。

    但这所有的人中,她最亲的还是爹爹。十年了,她对爹爹的怀念没有丝毫地减弱。

    爹爹送自己和五爷从暗道走的时候,爹爹说他会很快和自己及五爷会合。自己从不怀疑爹爹的话,在很长时间里,一直在等一直在盼,总觉得有一天爹爹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直到有一天,师公和五爷说了实情。她懵了,觉得天塌下来了。二天没吃东西,一直在大哭,以泪洗面,师公和五爷怎么劝都没用。

    她最后把自己关到自己屋子里,师公和五爷怎么叫都不开门。

    后来,秦月自己从屋子里走出,像变了个人。不在整天像个小鸟一样在师公和五爷面前叽叽喳喳,而是变得沉默少语。

    有人说人有时会一天内长大,或许说的就是这时候的秦月。

    过去师公教她武功,她打心眼里不愿学,有时甚至很厌烦。只是不想惹师公生气,她才捏着鼻子习练。

    记得师公有一次曾经伤心的说,如果不是自己的爹爹留下有话,他才不教自己武功。一个女孩子家,应该学女红。师公有时候还因此对爹爹有怨气,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学什么武功呀?

    () ()  她到是求之不得,因为她更愿意到山野里跑,到山野里玩。

    可师公说是一会事,做又是一会事,无论自己如何地不情愿,师公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但是,经历了这次变故,情况大变。她好像走火入魔一样醉心于武学,把所有的精力和心思都用在习练武功上。

    她没和师公和五爷说什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她要为自己最爱的爹爹报仇,她要为爹爹讨回公道。用师公和五爷的话说,他们从没见过有谁这样的拼命习练武功。

    功夫总是不负苦心人的,更何况师公的倾囊相授。师公倒是说过,自己的天赋异禀,加之有野狼哺乳等的奇特经历,说她是个十分罕见的武学奇葩。师公也说了,她能有今天的成就,爹爹也功不可没,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爹爹就给自己打下了深厚的根底。

    她自己虽然对师公的话没有异议,但她更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是更加下功夫花气力地苦练。

    终于有一天,师公说自己江郎才尽了,再没什么可以教她的了。

    师公说,剩下的事就是自己勤学苦练了,因为武功武功,说到家是功夫,归根结底是时间的积累。让师公想不到的是,她提出的要求竟是下山,到江湖上去历练。

    师公没答应,也没反对,沉着脸什么也不没说。这一次轮到师公不吃不喝,把他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三天。

    秦月吓坏了,她跪在师公门前,说自己错了,痛哭流涕请师公谅解;可师公在里边却不理不采。

    正当她和五爷一筹莫展的时候,师公自己走出来了。

    什么也没说,只是吩咐五爷为他和秦月收拾东西,他要带秦月出趟远门。五爷和秦月问去哪儿,师父不回答。

    后来,秦月知道了,师公是带她到了少林寺。

    到了少林寺她才知道,原来少林方丈慧云大师和师公是最亲的师兄弟。

    能看出慧云师公特别的特别的喜欢自己,每每看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总是充满着慈爱。

    她也很喜欢慧云师公,因为慧云师公每一次提起自己的爹爹,都对爹爹的人品赞不绝口。

    师公和慧云师公,两个人在密室里谈了很久、很久。

    后来,师公把秦月留在少林寺,一个人离开了。

    送师公走的时候他只是嘱咐秦月,一定、一定要下苦功,一定、一定。

    下苦功干什么?师公没说,秦月也没问。因为她知道,在这个世上,爹爹也好,师公也好,五爷也好,无论他们干什么,都一定是百分之百的为自己好。当然,她很快知道,这样待她的人又增加了一个,就是慧云师公。

    接下来的事是:慧云师公把自己带进了少林寺的一处特别机密的场所,传了自己一套武功。

    这套武功有心法也有招式,到自己已心领神会后,慧云师公叮嘱了一些事后,就留下自己习练。

    每天有专人人送水送饭,除此外不准任何人搅扰,所有所需之物一应俱全。

    说来也怪,慧云师公传自己的这套武功,看起来并不怎么复杂。可是,习练起来却特别特别的难。

    () ()  师公教了自己那么多武功和心法,习练的时侯从没有过这样的难。

    几个月过去了,她自己觉得根本没什么长进。她甚至有些灰心丧气了,但想到师公临走嘱托,她还是苦苦坚持。

    照样是有专人定时送水送饭,她再没见过别的人。

    慧云师公走后也再没露面,他在忙些什么?是不是忘了自己还在这里?

    有一天,慧云师公总算来了。他要检查一下秦月的进展。秦月很不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把新学到的东西演练了一遍。

    她以为慧云师公一定会大失所望,没想到慧云师公却两眼放光,说是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世上竟有这样的奇迹。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慧云师公只是为了鼓励她。

    慧云师公又让她演练了一次,又纠正指导了一番。走的时候,留下的话是再接再厉。

    秦月没得选择,只有继续地苦练。一年,整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

    她自己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好像是脱胎换骨了。比如,她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轻如燕。

    有一次,秦月在外边散步,看到一只麻雀从自己头上飞过。童心未泯的她,竟一纵身将麻雀抓到手中。

    她刚把麻雀放生,却听到有人在拍手,转头一看,原来是慧云师公。

    秦月马上口称师公拜俯在地,衷心感恩慧云师公授业之恩。

    慧云走上前来,没有推辞。他慈爱的抚摸着秦月的头,哈哈笑着:“师公教你这套武功可不是让你抓麻雀的。”说完扶起秦月,自言自语地叨念:“总算是不负师弟之托,也算为已故小友做点事情。”秦月知道慧云师公指的是师公和爹爹,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之后接连几日,慧云又传了秦云几套少**功。这几套武功秦月到是觉得很为简单,学得也很快。

    这一次,慧云反到并没觉得奇怪。

    又过了几日,五爷来到了少林寺,他说和慧云方丈说好了,要带秦月回师公那里。

    秦月已一年多没见师公了,也甚是想念,就和五爷一起和慧云师公辞行。慧云亲自下山,把他们送出好远。

    临分手时,慧云对秦月说:“学武之人,武功成就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武德。月儿,师公对你有信心,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但师公还是想说几句多余的话,一定要用尔之所学,多行善事,造福武林,造福天下苍生。”

    秦月跪倒在地,含泪说,自己一定谨记慧云师公教诲,一定不令慧云师公失望。

    回到家后,秦月和师公说起此事,师公非常感动。他说师兄做为少林方丈,给予秦月的算是最高的礼遇了。

    师公详细问了秦月学武过程,秦月说了自己学慧云师公教自己第一套功夫之难。没想到师公和慧云师公的表现一模一样,摇着头说秦月真的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