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三十四章 出手
    正在这时,谭五进来给李如刚换茶。听到了秦月和李如刚这番对话,他故意咳了一声。秦月看五爷一眼,谭五背着李如刚给秦月使眼色,秦月不知其意。秦月知道,每每这种时候,五爷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而且,不方便说。是什么事呢?秦月没把五爷欲说的事,和自己与义父正商量着的事相联系。

    李如刚并没查觉,“月儿即是要帮爹爹,那就赶早别赶晚,可以吗?”

    “完全可以。”秦月一口答应。

    “那你明天一早就到军营,你一到,我们就出发。”李如刚想趁热打铁。

    ”没问题。”秦月想都没想。

    “那义父就马上赶回去。”李如刚站起身。

    “干嘛这么急,您好不容易来一次,总得吃顿饭吧?”秦月想挽留。

    “吃饭的时间有得是,义父回去得抓紧准备。”李如刚说。

    “五爷,要是这样,我们是不是就不留我义父了?”

    秦月争求谭五的意见。谭五没做声,只是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义父既然公务繁忙,女儿就不留您了”

    “好的,等我们剿灭了叛匪,义父有得是时间陪女儿,义父这就告辞。”说着,李如刚起身往外走。

    秦月把义父送出大门,见义父的坐骑很一般。想起当年义父千辛万苦的为自己找来小马,秦月让义父等她一下。李如刚不知何意?但还是在外边等。

    很快秦月牵出了自己的马,“义父,这匹马世间少有,您是大将军,这马就送您吧。”

    李如刚看了看秦月的马,不住的赞叹,“是诚信镖局燕老镖头送你的那匹宝马吧?”

    秦月点了点头,“有人对我说,这马有汗血宝马的血脉,别的不说,奔跑得不管多快,骑在它身上都特别的平稳。就是胆子有些小,对狼怕得好像更厉害。”

    秦月爱抚地摸着马头,马好像很享受,微闭起马眼。

    “燕老镖头送你的,我怎么敢要,还是您自己留着吧。再说了,除了我的女儿,谁能配骑这样的宝马?”李如刚摇摇头。

    秦月坚持要送,李如刚拒不接受,秦月只好作罢。

    李如刚上马,秦月也骑马送了义父一段路。义父这样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秦月有些恋恋不舍。送李如刚的路上,秦月想起了自己好朋友小姨李如玉。打听小姨的情况。

    李如刚也想起,妹妹千叮咛万嘱咐的让自己给秦月代好。说她还有礼物带给秦月,这次来忘记带了。她告诉秦月,如玉很好的,只是成了武痴,特别迷恋武功。

    都出了县城很长一段路了,秦月还想往前送,终于被李如刚拦下了。

    秦月立马目送了义父一程,才策马回返。

    秦月回到厅堂,谭五在等她。“五爷,您刚才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秦月没忘五爷的那声咳嗽,和他给自己使的眼色。

    “月儿,…”有外人的时候,谭五总是称秦月为小主人,但私底下他还是称秦月名字。

    他好像在琢磨着话怎么说,想了好一会儿说:“江湖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江湖人之间,有很多恩恩怨怨,要有很多争斗,但对江湖人的争斗,官府一般是不介入。

    () ()  “如果有哪儿一派借助官府的力量对付对手,那是被江湖人很不耻的。而如果官府对付江湖的哪个门派,其它的江湖门派即便是不能够对这个门派给予帮助,但是决不可帮官府的。

    “因为江湖人一般不敢与官府为敌,就把帐都算在帮忙的身上,会群起而攻之。你尽管武功傲世江湖,可如果成了武林公敌,在江湖也会很难行走的。”

    听了五爷的话,秦月想了一下,“那个组织能算是江湖人吗?行事神神秘秘、鬼鬼祟祟,残害百姓,那个二当家还说他们是什么仁义之师?”秦月问。

    谭五想了一下,“其实,每个人群,都难免会混有一个甚至几个坏人,那个疤脸地所为,未必就能说明那个组织很坏。不过看他们行事,和江湖人到是大相径庭。”

    “五爷,根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在害我爹爹的事件中,他们的人最多,下地功夫、花地气力也最大。他们上一次逃得很快,应该是做贼心虚,无论如何,他们的嫌疑很大。

    “还有,他们的二当家的,事前进过咱家,和我爹爹见过面。好像他们两个谈了很长时间,我想知道都谈了什么?我这次出面,也不只是为了帮我义父,我也想通过找到他们,查出害我爹爹的真凶。就算他们不是真凶,也总可以多获得一些线索。”

    秦月知道五爷的江湖阅历丰富,也知道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是,她想说服五爷。

    “我知道,反正你已经答应你义父了,再说了,你义父和你爹爹,亲如手足。你爹爹这一生,还真没什么朋友,你义父差不多是唯一一个。你义父待你,虽不是亲生,也视为掌上明珠。义父有难,女儿不出手相助也说不过去。”谭五无奈地说。

    “五爷,我对江湖并无好感,江湖人这些年如此的对待我师公、我爹爹令人生厌。我爹爹的事了之后,我想我会远离江湖的。”秦月细眯起双眼。

    “世上的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你爹爹就和我说过,他讨厌江湖,他不想做江湖人,可他还是逃不开江湖。有很多时候,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很多时侯是身不由己呀!”谭五说着,长叹一声。“月儿,一切多加小心,出手把握好度吧。”

    “五爷,您不和我一起去吗?”秦月问。

    谭五想了一下,“这样的事,我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给你填累赘,我就不去了吧?”

    秦月也想了一下,也就没再说什么。

    翌日,秦月起了个早,用过早饭就骑马赶往军营。

    本来她觉得她已经来的够早了,没想到军营后大队人马已整好了队,就等她到来。

    秦月本来想看一眼自己的小白的埋骨之处,看到现在的情况,哪儿还好意思提出。

    秦月一到队伍就即刻出发。队伍里,有一部分骑兵,但多数是步兵。队伍中还有几辆马车,拉的粮食、草料和行军必备的一些物资。

    一路上,秦月一直和义父并马同行。

    这样地行军是枯燥无味的,一路上父女两个说着这些年各自的经历。

    虽然,关于秦月的近来的事迹,李如刚也听说了不少,但听秦月自己道来,李如刚在心里还是暗暗地称奇。看着自己身边这个乳臭未干小姑娘,李如刚怎么也无法和那个叱咤风云江湖女煞合成一个。

    () ()  路上,李如刚告诉秦月,朝廷提供的情报,只说是秦岭深处。既然是基地,总不会太小,人也少不了。李如刚说他仔细研究了秦岭深处的地图,有几个可能隐藏的地方,他已经带大队人马,拉网似的搜过了,一无所获。和当地村民打听,都说没看到常有什么陌生人活动。今天去这个地方,地形最为复杂,也是最后一个叛匪可能地藏身之地。如果再找不到,只有挖地三尺了。李如刚说,他甚至怀疑朝廷的情报有误,说不定是有人受不了酷刑,就随便乱说。到最后,倒霉受害的是他,和谁说理去?李如刚发起了牢骚。

    秦月对义父说:“如果朝廷说的叛匪和害自己爹爹的是一伙人,这伙人还真不是凭空捏造,因为前些日子还亲眼见过。”

    李如刚问起这些人的情况,秦月讲了疤脸的罪行,讲了这些人租用自家附近租房的情况。“听方大志说,这伙人领头的他们的人叫他二当家的,上次害我爹爹,也是他带头,他还和我爹爹长谈过。”

    李如刚对秦月提供的情况很感兴趣,仔细问了那个二当家的情况。秦月说她认识个画像的人,她可以请他把这个二当家的画出来。

    李如刚说,这样最好了,可以发海捕文书通缉。但李如刚随即又叹了口气:“就怕远水解不了近渴,这朝廷限期太紧了,不容空呀?”

    看到义父愁容满面,秦月很是心痛。她想岔开话题,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突然想起自己在郑县邯郸经历的事,就说给了义父。

    李如刚听说她进入邯郸城,武林人纷纷躲避,不由得哈哈哈大笑。

    秦月说起那个四海大车店,李如刚说知道那个店,还说和那个店的老板,关系很不错。秦月说起自己易容去吃饭那个厚德福酒肆,李如刚说他也知道,说那是个江湖人常去的地方。

    李如刚说,邯郸附近有许多好玩的地方,有很名胜古迹。他说很后悔,如果他在,他一定带秦月好好玩玩。

    秦月问起邯郸有哪些著名的名胜古迹?

    李如刚于是为秦月介绍了邯郸著名的古迹:“最有名的是武灵丛台,相传始建于战国武灵王时期,是赵王检阅军队与观赏歌舞的地方。其二是三忠和四贤词,始建于明万历年间,为战国时期的赵国七贤而建。三忠就是救赵氏孤儿的韩厥、程婴、公孙杵;四贤就是廉颇、蔺相如、赵奢和李牧。其三是赵都宫城,建于赵国迁都邯郸前后,由东城、西城、北城三个小城组成,成品字形。其四是铜雀台遗址,离邯郸城不远,是三国曹操击败袁绍后营建邺都,修建了铜雀、金虎、冰井三台,也称邺三台。.其五是邺城遗址,古邺是春秋时齐桓公始建,战国时期西门豹治理邺城留下很多佳话。东汉末期,一代奸雄曹操霸踞邺城达十六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