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三十八章 莲儿
    秦月又到了常永生家,她是来表示感谢的。常永生也正在家等她回来。

    听了秦月说了感谢的话,他则说:更要感谢秦月和这伙儿大军。说这伙神秘人虽然不算做恶多端,可是,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也总没见他们做什么好事?打着为国、为民、为民族的旗号干坏事,有时更让人可恨。因为强盗干坏事,人家明目张胆,就是在干坏事。至少人家没那么多废话,不精心的装扮自己。把他们赶得远远的,对这当地的百姓总是件好事。特别是在乡亲们最难、最需要粮食的时候,给大家送来这么多粮食。可是雪中送炭,可是救命粮呀!

    秦月本来是想和常永生见一面马上就走,但常永生和他的妻妹莲儿说什么也不答应,无论如何要留秦月在他家吃顿饭。

    莲儿还说:她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请秦月帮忙。秦月看他们是真心实意,想着莲儿昨天为了给自己找野味付出的辛劳,秦月也觉得自己不能再推脱了。

    常永生的家总是比普通农家日子要好过一些的,搞了一大桌子好菜。征求了常永生的同意,秦月把李如刚和他的几个副手也请了过来。

    李如刚听秦月介绍常永生的绝学后,也为自己能结识常永生这样一个朋友而高兴。

    席間,秦月想着常永生的妻妹莲儿说有重要的事要自己帮忙。见她一直没说,怕她不好意思开口,就把莲儿叫到另一间屋子,问是什么事?

    莲儿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踌躇犹豫了半山,才吞吞吐吐说出:家里老人的意思,想让她接替死去的姐姐,照顾姐夫常永生的生活。

    秦月问她自己怎么想?

    莲儿脸憋得通红说:“姐夫是个好人。”

    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秦月问莲儿找自己意思是什么?莲儿说,家里的老人已当常永生面明确表达出心意,说常永生就是不吐口,“不说长也不说短,也不知姐夫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乐意还是不乐意?”莲儿说话已经没那么多顾及了。

    “您找我是?……”秦月不解的问。

    “姐夫最敬佩您这位大侠了,想请您和他说说,他肯定能听您的。能知道他的心意也行,他肯定能和您说实话。”

    莲儿虽然勇敢的把想说的话都说了,但还是已满脸通红。

    “我听常大哥叫您莲妹,我就叫您莲姐好不好?您也别把我大侠大侠的叫了,我比您小,也别叫我尊称,就叫我月儿妹吧!”秦月对这个朴实厚道的莲儿印象极佳。

    “那怎么使得?”莲儿直摇头。

    “为什么使不得?您要是想让我帮您,您就听我的。”秦月故作生气状。

    莲儿想了一下,“那好吧!以后我就叫你月儿妹,这样到是显得更亲热。”

    “这就对了。”秦月本来想说,自己一个姑娘家,出面和人家男人家说这样的事,是不是不大合适?但看莲儿热切期待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拒绝。就点头答应了。

    但秦月还是留言在先:“我爹爹说过,人的感情的事是很不好办的,也是强迫不来的,我只能找机会和常大哥说说。至于结果如何?可不能保证。”

    “那就有劳月儿妹妹了。你只要把话说过去就成。成与不成要看姐夫,这我知道的。”莲姑娘一再表示感谢。

    () ()  军营的人一般都行事爽快、无拘无束,到什么地方也不怎么拿自己当外人。常永生不知从什么地方搞来了一大坛米酒,李如刚和几个人喝着喝着还划起了拳。李如刚不怎么能喝酒,不能喝酒的人你在酒场老实点呀!可是他不,还特别喜欢凑热闹。喝酒划拳又是臭手,开始出数的手指还能有个变化,喊着喊着就总出一个数了,那还不被抓住?总是输又不能喝,就只能耍赖。平常日子你是将军,大家都听你的。可到了酒场不一样了,谁能喝谁说了算。于是就吵闹,就争执,甚至脸红脖子粗的急眼。叫这些人一闹腾,屋子里还能不乱。秦月看着他们直邹眉头,但又不好说什么?觉得很对不起主人,但看常永生不但根本不介意,还跟着瞎起哄。

    秦月看大家酒饭吃得差不多了,再不和常永生说这次就没机会了。她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和常永生说,也一直没想好怎么说。想到常永生也是多半个江湖人,不如就有话直说。秦月打定了主意,就把常永生叫到刚才和莲儿去的那个房间。

    常永生开始不知秦月单独把自己叫过来何意,听了秦月的话后沉吟了良久:“秦大侠,……”

    “我刚才已经和莲儿姐说定了,我们已经姐妹相称。常大哥,您也别叫我什么大侠了,听着别扭。我就叫你常大哥,你也像莲儿姐一样叫我月儿妹吧?”秦月打断了常永生的话。

    “那怎么行?那多不敬呀?”常永生一个劲的摇头。

    “常大哥,我到是觉得这样最好,您就听我的吧!真的。”秦月坚持说。

    常永生还在犹豫,但看秦月诚恳坚决的样子,“好吧。就按月儿妹说的做。”

    “那常大哥您就接着说。”秦月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我和我家你大嫂一往情深。她刚过世不久,我真的没有心情想这种事。”说着,常永生眼中已流出眼泪,足见他和亡妻感情之深,“再说,我也觉得这样做对不起你大嫂。让你为常大哥的事操心,大哥真的过意不去。”

    “常大哥,我觉得莲儿姐人很不错?”秦月觉得事情不是很难办。

    “是的,莲妹是个特别好的人。”常永生当即表示赞同。

    “我想,大嫂的在天之灵看到常大哥有莲儿姐照顾,应该是很欣慰的。”秦月趁热打铁。

    常永生沉默了好久说,总得给他些时间,秦月点了点头。

    最后,常永生説出了自己的顾虑。说自己常年在外边跑,怕留莲儿一个人在家糟人欺辱。这地偏人稀的,有了上一次,他真的是怕了。

    秦月说,这到是好办。有时间让常永生把莲儿带到自己家,自己教她些功夫,至少可以自保。常永生一听大喜,说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干脆这次就让莲儿跟着秦月走,秦月满口答应。

    说完后,常永生找莲儿商量,征求莲儿意愿。莲儿求之不得,马上就收拾东西,准备和秦月一起走。

    秦月把这事说给义父,李如刚对这一家人印象极好,也满口答应。

    回程,秦月想让莲儿和自己骑一匹马,李如刚说还是别把月儿的宝马累着,安排让莲儿带上东西坐到马车上。

    回到家后,秦月把莲儿安排在自己房间。把手头的所有事都放下,集中精力教莲儿武功。

    () ()  莲儿虽已过了习武的好年纪,身体的柔塑性要差很多。学武虽然是早学比晚学好,但晚学总比不学好。人们常说勤能补拙,莲儿由于聪明好学,又吃得了辛苦,很快就有了起色。

    莲儿本就是农家女,家务和院子里的农活什么的都会做,人也特别勤快。总是抢着和赵爷爷、赵奶奶这对儿老夫妻干家务和院子里的农活,很快成了这个家受欢迎的人。

    因为莲儿在这里,常永生也常过来。他也是个懂事理的人,也很讲究,每次来都不空手。有一次,他还给赵爷爷和赵奶奶这对老夫妻每人画了张像,画得惟妙惟肖。

    老夫妻两想不到这辈子,自己这样的人还能有画像,经常捧着自己的画像看不够,别提多喜欢了。这份情当然要记到莲儿的身上,对莲儿的照顾也就更加周到。

    谭五也很喜欢朴实的莲儿,莲儿常说,自己在这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让秦月不安的是,为爹爹报仇的事没有任何进展。

    她想到的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有二条重要线索:一个是神秘组织,一个是方大志说的从后窗出去的那伙人。

    后者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这次和义父出去,本来想找到神秘组织的人,没想到连他们的影子都没见到。

    回来后谭五问起了这次行动的情况,听了整个行动的经过和结果,谭五好像很庆幸有这样的结果。

    谭五说,大凡这样的组织,报复心都极强。李如刚这一次虽未伤他们的人,但是缴了他们的粮草,端了他们的老窝,他们肯定会寻机报复的。

    秦月担心起义父,专门去了趟军营,把五爷的话转达给义父,提醒义父一定要小心谨慎。

    李如刚到满不在乎,说他正愁找不到他们,他们如果能找上门来,再好不过。

    秦月知道,义父不知道江湖的凶险,义父越是这样的满不在乎,她就越发为义父担心。

    想到莲儿这段时间主要是自己习练,指导她的事可委托给五爷;秦月决定自己到军营住一段时间。

    李如刚知道月儿来军营原因,虽然觉得月儿这么做大可不必,但女儿的这份孝心是不能辜负的,何况她也希望女儿能常在眼前晃。

    李如刚让士兵在自己隔壁给秦月单独收拾出一个房间,这样秦月就住进了军营。

    秦月已经见到自己心爱的小白的埋骨之地,这军营的一个角落里。墓前立了块木牌,上书“小白埋骨之地”。

    秦月想把小白的遗骨迁回到爹爹的墓旁,说是可以和爹爹做个伴儿。没想到李如刚坚决不同意,秦月也没再勉强。

    李如刚外出,秦月一定不离左右。在军营里,秦月觉得神秘组织再胆大包天,也不太敢大白天攻击军营,主要把注意力放在晚上。

    睡觉的时候,秦月也要竖起耳朵。白天李如刚在军营,秦月就有些无所事事了。

    除了到小白的墓地看看,大部分时间是看士兵操练。看了几天士兵训练后,秦月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反正自己也闲来无事,不如给义父训练出几个貼身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