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四十二章 不怕死的碰上了更不怕死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伙人从一众人群中冲杀过来。

    这边的人已经有人从地上捡起刀剑棍棒,秦月带头迎了上去。

    一阵厮杀、一场混战,对方又有一片尸首倒地,秦月身上已经是血迹斑斑。

    “快都住手!快都住手!”

    听到喊声,两方人都退开。

    只见一瘦高个儿,身穿青衫之人,一手举火把,一手拿着一个细绳一样的东西,嘴里高叫着:“这下边都埋了.炸.药,只要我把药绳点着,大家就同归于尽。”

    一看装束就知是师爷智囊类的人。

    看到大家都已停手,这人对秦月展开了三寸不烂之舌:“我们都是亡命之一,是死过一百次的人,本来就是活一天赚一天。你们不一样,又不是官军,何必多管闲事?你们舍得陪我们一起死吗?你们已经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我们不想和你们计较。现在你们原路返回,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我们大家就在这里一起下地狱。”

    说着,他举起手中的药绳,作点火状。

    秦月想不到这些亡命之徒还有这么一手,“你真的不怕死吗?”秦月厉声地问。言毕往前走了一步,“不怕死,你就把药绳点着,我们这几个人,有你们这么多人陪着一起死,我们很值。”说着,秦月又往前走了一步,她在计算着自己与青衫衣人之间的距离。

    不怕死的,碰上了更不怕死的。青衫人手拿药绳和火把,不知怎么办好。

    “你再往前,我真的点了。”青衫人已声嘶力竭。

    但是,他的话音刚落,人已被秦月踩在脚下,火把和药绳已到秦月手中。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了、来得太匪夷所思,火把映照下的秦月像天神下界,离她稍近一些的人纷纷后撤。

    这时,岭南三杰的老大贺光宗大喊一声:“杀!”带着众人杀入敌群。

    喊杀声和哀嚎声混在一起,这些乌合之众怎么会是一众武林高手的对手,一交手就成送死的角儿,一个个地倒下,一排排地倒下,地上已经快布满了尸体。

    秦月保护着药绳,也不敢大动,怕引出意外,一直在一旁观战。

    她看杀得差不多了,大喊一声:“想活命的放下武器,蹲到一边!”

    有一人听了秦月的话,把手中的刀丟下,刚要蹲到一边。只见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的大个头上去,一刀将这人砍死。

    大个头已经从人群中闪出,秦越看得真切。扔掉了手中的火把,用上了师公绝学,隔空一掌将大个头打倒在地。

    首领已倒下,剩下的人已丧失斗志。不断的有人丟下武器蹲到一边。

    又杀死了几个顽抗的亡命徒,场上已无站立的敌人。

    秦月喊来郝谦,将药绳交给他,嘱咐他看好。郝谦知道责任重大,郑重地点着头。

    秦月又叫人用自己带来的绳子,把还处于昏迷中的强人首领和那个师爷模样的人捆住。秦月所以未取他们的性命,是因为留着他们另有用处。

    把俘虏圈到一起,交由贺光宗带二个人看守。

    秦月随手从地下抓起一把刀,从俘虏中提出一人,刀逼到脖子,“知道抓来的妇女关到哪儿吗?说!”秦月喝问。

    () ()  “知……知道。”对方吓得混身发抖。

    “走!带我们去。”

    秦月揪着那人的衣领,带着余下的人赶去救人。

    走到一排房子后院一间独立的小房,房门在外边插着。有人拉出门插,把门打开。有人举着火把把屋內照亮。只见三个年轻妇女正缩在一起,见有人闯入,张着惊恐的眼睛。其中有一人,胆子稍大些,挡在另两人身前,睁大双眼看着这边。

    “不用怕,我们是官军,是来救你们的,没事了。”秦月安抚说。

    三个人好像不敢相信,没有表示。

    秦月问:“你们中谁姓佟?”

    见几个人都点头,秦月想起,这是佟家寨,可能全寨的人都是佟姓。

    秦月想了一下,“你们中谁是娇娇?”

    中间的那个胆子稍大者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秦月上前将她扶起,叮嘱说:“你就跟在我身边,不用怕,我也是女人。”

    “你是女人?”娇娇痛快的答应着,站到秦月身边。

    秦月看曲永福和蔡贵临在自己身边,让他们把另外两个妇女带出,叮嘱他们几句,让他俩把人看住。

    来之前,五爷曾提醒秦月,把人救下后要把人看好。在这恶人堆里,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要防止救出的女人轻生。

    接着,秦月又要求她手中的俘虏,带她去放绞车的地方,俘虏很听话。

    手动绞车安放在一隐蔽处,上下人的吊兰挂在伸出的几根圆木上,圆木头上装有滑轮。停在空中的吊兰有上下的平台。

    吊兰不算小,能装五、六个人。

    秦月让曲永福和蔡贵临把救出的妇女先带下去,叮嘱他们把人照顾好,亲手交给她们的家人。同时让他们向李如刚报告情况,并通知下边让懂**的人赶紧上来,处置埋着的.炸.药。

    绞车要由两个人来转动,考虑到山上可能还有残匪,绞车这里是个重要部位,秦月请于二哥于兴阳带个人值守。于兴阳当然知道责任重大,和秦月说有二哥在这里尽可放心。

    山上可能还有躲藏的残匪,但大获全胜已成定局,秦月一阵轻松。

    吊兰下行后,秦月才发现,佟娇娇还在自己身边。就问她怎么不坐吊兰下去。

    佟娇娇说:“你不是让我跟在你身边吗?”佟娇娇傻傻的话把秦月逗乐了。

    月光下,秦月仔细打量了一下佟娇娇,看得出这是个聪慧、机灵、爽快,有胆识的女孩儿,人也很漂亮;秦月打心里喜欢这个女孩儿。

    “好吧,你就跟着我吧。”

    佟娇娇也在不停的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好像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孩,看着她在比她年纪大很多的男人面前发号司令、从容的主持大局,不由得在心底把秦月当成神一样来崇拜。

    没多久,李如刚带着几个人上来,看到这么快就把匪巢攻破喜不自胜。

    听秦月说自己这边没损一兵一卒,更是大喜过望。

    李如刚和秦月打过招呼,先带人去处置**。

    又上来几吊兰人后,天已大亮。

    李如刚带人把山头彻底搜查了一遍,又抓住了几个藏起来的匪徒。

    在一间小仓库,发现了这伙强人抢劫来的各种财物。在一间大库房里,发现了大量的粮食等物资。

    () ()  李如刚命人把各种财物登记造册,准备上缴州府处理。至于粮食,没用秦月开口,李如刚已经做出决定,分给当地百姓;这当然又是件功德无量的事。

    这无疑使得李如刚在这一片又获好名声,当然,这里后话。

    把所有的物资都运下山,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对于这山寨的房屋和绞车等,李如刚的意见是全部毁掉,以绝后患。

    秦月和贺光宗觉得把这么多房屋一把火烧了,未免可惜。主张暂时留一小队士兵看守,看能不能留做它用。

    李如刚虽然不太愿意,但想到能拿下山寨,主要是靠秦月和岭南三杰,也就接受了他们的意见。

    秦月下山的时候差不多是最后,佟娇娇一直跟在她身边。

    佟老丈已经得知女儿已救出,正在山下高兴地等待。

    佟娇娇一见到老爹好像才想起害怕,扑到老爹怀里大哭。佟老丈疼爱的拍着女儿的后背,也是喜极而泣。

    秦月见已经把佟娇娇完整的交给家人,转身想离开,被佟老伯一把拉住。

    说人已救出,他要兑现承诺,从怀里拿出地契非要秦月收下。

    秦月当时本来是一句敷衍之词,没想到佟老丈如此当真,当然是百般谢绝。但佟老丈还真是个犟脾气,秦月不收就是不行。

    秦月被纠缠得实在没办法,看到佟娇娇有了主意,“老伯您看这样行不行?地契我肯定是不要的,如果您实在是过意不去,就让娇娇到我家做半年劳役如何?”

    佟老丈已经感觉到秦月确不想要自家的地契,但如果不为秦月做点什么,他也实在受不了。听秦月这样说,也就只能同意了。

    秦月说自己的家佟老丈知道,娇娇先回家和家人团聚,什么时候方便,佟老丈把女儿送过去就好了。佟老丈满口答应,欢天喜地带着女儿回家了。

    让秦月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这个随意的安排,日后竟引出一段美好姻缘。

    李如刚把所有的事处理停当,留下一小队人守山。押着俘虏和缴获的财物返回了军营。岭南三杰和秦月等人也一路随行。

    回到军营后,李如刚少不了大摆宴席庆贺,当然也有答谢岭南三杰和他们带来的五个朋友之意。

    李如刚也对抓来的笔筒山贼的首领和那貌似师爷的人分头开进行了审讯;那个人还真是这伙山贼的师爷。

    这两个人对自己犯下的罪恶到都供认不违。但不管怎样的利诱和逼供,就是不承认和那个神秘组织有联系。

    秦月也参加了审讯,李如刚和秦月也搞不清他们说的是实情?还是慑于神秘组织制裁。看他们死不承认?核对二个人口供也找不到漏洞,李如刚只能将这一众人犯,交给州府。

    交付之前,秦月觉得那个给带路的俘虏人还算老实,又有立功表现。和义父说,最好能和州府说一下,如无太大的罪恶不是罪大恶极,是不是可以从轻发落?

    李如刚满口答应。

    对李如刚的保护还是一切如故,秦月虽因没能找到破获害自己爹爹案的线索,也只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