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四十九章 协议
    “秦姑娘,我的想法是,即便是我们不能成为自己人,至少双方可以不成为敌人,你说,可以吗?”二当家的显然在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不能对您承诺什么,但至少现在,我不想和您们为敌。”

    秦月也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对方是一个庞大的组织,自己只是一个人。

    “只要秦姑娘不针对我们,我们决不和你为敌。”二当家的松了口气。

    “刺杀李如刚是您们吧?”秦月问道。

    “不错,是我们。李如刚名为汉人,实为满清的忠实走狗。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他毁了我们的一个重要基地,我们当然饶不了他。”二当家的不想隐瞒。

    “他是朝廷命官,拿着朝廷的俸禄,当然要为朝廷办事。您们是反请,剿您们自然是他的责任,这不是他的个人行为。”

    “秦姑娘,你的意思是?”

    “您们在站场上厮杀,刀枪无眼,生死不论。但是,专门针对他搞刺杀,是不能允许的,我的要求是您们必须停止针对他个人的刺杀活动。”

    “如果我们不停止呢?”

    “我将对您们这些当家展开刺杀,我会让您们不得安宁。”

    “与我们为敌,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说过了,我不想与您们为敌,只是要求您们停止针对他个人的刺杀活动。您是二当家的,如果您没权决定,请把我的要求转达给您们的大当家的。如果您有权决定,希望能给我个明确的答复。”

    二当家的很纠结,这不是个大问题,决定这个问题也不复杂。但是,他太窝囊。来这里费了千辛万苦的努力,一无所获,还要在李如刚的事上做出让步。

    看到这位二当家的在犹豫不决,秦月说:“其实,您们针对李如刚个人的刺杀,没有什么意义。您们已经干了几次,都失败了,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退一万步说,就算您们刺杀成功了,又能怎么样?

    “朝廷马上会再派一个参将,接替李如刚继续围剿您们。除了这参将的名字,不叫李如刚,没有任何的改变。而您们却多了一个死敌,就是我。我向您们保证,如果因您们地暗杀,我义父遭不测,我一定让您们这些当家的每天都生活在恶梦中。”秦月晓之以理,辅之厉害。

    二当家的终于冷静下来,他不能不承认秦月的话有道理。为了一个小小李如刚,和秦月这个人见人怕的人成为死敌,确实不值得。但是,他总不能一无所获。

    考虑了再三后,二当家的对秦月说:关于李如刚的事,他可以满足秦月的要求,停止针对李如刚个人地刺杀。但是,有一个必须的前提:秦月也必须做出一个承诺,在他们和李如刚发生正面冲突的时候,秦月必须保持中立。

    任何一个协议地达成,总是意味着协议的相关方做出一定的程度地让步。秦月想了一下,答应了二当家地要求。这样,二当家的离开的时候,总算是不虚此行。

    送走了二当家的,秦月回顾和二当家的见面的全部过程。

    参考先前了解的情况,她首先觉得这位二当家的话,总体上应该是可信的。

    () ()  但是,这样一来,爹爹被害的事却更加扑朔迷离了。秦月把思路整理了一下,有一点是可以确定了,在方大志之前蒙面人的先行进入。而且从当时的情况看,这伙人应该不是二当家所在组织的人。如果还原当时的情况,二当家关于蒙面人很难有做案时间的说法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谋害爹爹的另有其人,他们应当是先蒙面人之前进入的。到目前为止,对此,除了猜想和推测,没有任何线索。不但如此,就是蒙面人,除了可以确定有其人外,也没有任何其它线索可寻。

    爹爹和二当家的对话,看来那位二当家的也没刻意隐瞒什么。有些事不但那二当家的想不通,她自己也想不通。

    自己和五爷已经走了,连小马都送到了军营,爹爹为什么还不走?爹爹还在等什么?是在为自己和五爷地逃离争取更多的时间吗?

    对此,秦月当然是不赞同那位二当家的分析的。以自己对爹爹了解,肯定的说,爹爹是不会加入神秘组织的。爹爹要给他时间考虑,只是给自己争取一个晚上的时间,爹爹用这一个晚上的时间想做什么呢?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秦月很发愁。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想了好长时间也想不出一点眉目。

    抬头看见爹爹的留下的那幅画,爹爹既然一再嘱咐自己要记住这幅画,还让义父提醒自己,肯定是有深意的。爹爹要告诉自己什么呢?也同样想不明白。

    五爷走了进来,秦月把自己的困惑说给了五爷。谭五没说话,坐在刚才二当家坐过的椅子上想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

    秦月随后走出家门,习惯的来到爹爹的墓前,对爹爹述说起自己的烦恼。

    下午,秦月来到军营。有些天没见义父了,还是有些想念的。李如刚见秦月,也特别的高兴。他告诉秦月,最近方方面面对他都很满意,秦月也很为义父高兴。

    秦月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对义父说的,比如和那个二当家的见面的事,再如自己和二当家的协议了的事。二当家的既然答应了自己,他也没有必要不践行诺言。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义父的安全是马虎不得的。秦月决定,岭南三杰在军营再值守一段时间。

    今天,轮到了贺光宗贺大哥的班,秦月也去看了贺光宗。跟不跟贺大哥说郝谦和娇娇的事呢?秦月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说为好。

    有些话不能和义父说,但是可以说给贺大哥的。秦月和贺光宗在一起讨论了她和二当家的达成的协议,贺光宗也认为是可信的,他也同样主张他们在军营的值守再维持一段时间。

    两个人商定,有贺光宗自行掌握,什么时候撤离。至于撤离的理由,就由贺光宗随便找一个。总之协议的事,还是不让李如刚知道为好。

    秦毅喜欢看书,秦月受爹爹地影响也喜欢看书,她读了很多书。秦月刚刚读完一本描写古代男女爱情故事的书,书的名字是《高机与吴三春》。

    男主人公叫高机,女主人公叫吴三春。男的家里很穷,但聪明好学,是个刺绣高手。女的是个富家小姐,貌美聪惠。高机受雇在吴三春家刺绣,两个人日久生情。

    () ()  因为两个门不当户不对,他们的相爱遭到了重重障碍。但是,两个人矢志不渝,终于冲破艰难险阻走到了一起。

    这是个比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悲切动人的故事,男女主人公经历虽然特别凄惨,但结局很完美。

    秦月是流着泪读完的这个故事,这故事也引起了她地深思。

    由高机与吴三春秦月想到了郝谦与娇娇,对于有情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二个人的真心相爱,其它都不重要。所以,秦月觉得自己错了,她不应该试图阻止他们,而应全心全意地成全他们。

    秦月的武馆已经走上了正轨,武馆主要是郝谦、莲儿和娇娇在管理。

    这三个人除了当武术教练外,还管理着武馆的全部事务。

    郝谦是全管,相当于大总管。莲儿主要是负责物资采购和管理。

    娇娇则管理着武馆的钱财,管理着武馆的钱财的收支。

    秦月除了重大的事项,一般的事务秦月是不管的。她大部分时间,还是指导学员习武。

    进入秦月武馆,家境贫困人家的学员是免费的。不但免学费,还免费吃住;但这样的人是很少的。

    因为特别穷困的人家,孩子稍大一点就得干家务,做农活,照顾弟弟妹妹,当个劳力使用;就是免费也是学不起武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家,不愿意让孩子学武。如果你说让他的孩子学武,他会说,学武能当饭吃吗?办武馆是需要付出和投入的,没有收益是无法长久维持的。何况付出也是应该有所得的,这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绝大多数的学员还是要收费的。

    说到收费,办武馆不是买东西并不是越便宜越好。因为有的时侯,你钱收得少,人家会说你不肯投入,会怀疑你做事湊乎。学费高一些,反而家长心里更踏实,更觉得物有所值。

    这个道理,是谭五告诉秦月的,在办武馆的过程中,秦月也有深切地体会。也就是说,为了办好武馆,有时候还不得不收高一些的费用。当然,武馆也是要有支出的,主要是人员的薪酬。比如郝谦、莲儿及其父母、娇娇等,都要定期支付薪酬的。还有维持绞车正常运转,确保吊兰上下的安全,也是需要支出的。绞车也是要有专人管理和操作,这一块也要发生人工费。

    秦月回到武馆后,娇娇乐颠颠的来找她,她告诉秦月,说秦月要发财了。

    秦月问怎么回事,娇娇说她把武馆的全部账目都拢了一下,去掉所有支出,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武馆能赚钱,秦月当然很高兴。过去她花的钱都是师公给的,师公告诉她,那些钱是她爹爹给她留下来的。

    现在,自己能赚钱了,至少不用再吃老本了,不用坐吃山空了。

    娇娇说,武馆的收入好,有个重要原因。就是房子这一块,既不是花费用现盖的,也不是租的,是免费使用,这会减少一大笔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