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五十三章 无媒不成婚姻
    秦月,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路,已经快到佟家寨了。看到后生还在送,秦月站住了。

    她感觉到了,后生好像不光是为送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说?”见后生用手摸着头犹豫不决的样子,秦月笑了,“我很可怕吗?”

    “不是,不,您怎么会可怕?”后生不住地摇头。

    “如果我真的不可怕,那您就有什么事只管说。我呢?能办的话我会办的,不能办也会告诉您,这样还不行吗?”

    后生又犹豫了好半天,“我家劳力多,地很少,地里一共就那么点活,都让两个哥哥抢着干了。整日里无所事事的,浑身的力气没处使,这滋味也挺难受的。”后生终于说话了。

    “一个大小伙子当然不能在家吃闲饭了,没想出去找点事做?”秦月关心地问。

    “怎么会不想呢?很不好找的,去年在州府找了份差事,活也不累,薪酬给的也不少。可没干多长时间,就干不下去了。”

    “为什么干不下去了,是嫌您干得不好吗?把您辞退了?还是东家不好?你不愿意干了?”秦月很好奇。

    “不是,不是的。我很努力做事的,东家可喜欢我了,怎么会舍得把我辞掉?东家可好了,一家人都特别好。从不把我当下人,感觉就像是在自己家,怎么会不愿意干呢?”后生赶紧辩白。

    “那为什么干不下去呢?”秦月更感奇怪了。

    “东家当家的得了重病,为了筹钱看病,把店铺卖了。新来的一家干得不是原来的生意,我就只能离开了。”说着,后生的眼睛低垂了,他看起来很难过。

    “那您和我说这些是?”秦月很同情,但她不知道自己能为这个后生做什么?

    “我是想问问您?我能不能到您们武馆找点事做?”终于把自己地想法说了,后生一阵轻松。

    秦月也终于弄明白了怎么会事,“您会武功吗?”秦月想到了武馆武术教练还是需要的。

    “不会,我怎么能会武功?”

    “那您到我们武馆?”能干什么的话,秦月没说出口。

    后生想了一下,说可以帮厨,他曾在一个酒肆做过。

    秦月突然想起,莲儿姐说几次了,武馆做饭的人手不够。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人,最好是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秦月又打量了一下这个后生,觉得人还机灵,就一口答应下来。

    没想到这个后生,人还很活波,乐的直跳脚。

    秦月对他说,他自己去找武馆一个叫莲儿的就行了,就说是自己让他去的。

    秦月问后生叫什么名字,后生说叫秦双杰,秦月记下了。

    回到山上,郝谦和娇娇正焦急的等消息,虽然觉得有秦月出马,能差不多,听到结果这样的圆满,还是有些喜出望外。

    秦月没有提给银子的事,她是怕郝谦和娇娇有负担。特别是佟老丈,是最怕踏人情的,传到他的耳朵里,说不定会引出什么事?

    郝谦和娇娇都特别的感动,也特别的感谢。

    秦月说她不是在帮他们,而是在帮自己。他们问为什么这么说?

    秦月说,这个事如果办不好,郝谦和娇娇都得离开武馆,离了他们,这武馆还能办下去吗?

    () ()  他们两个人说,现在,秦月就是撵他们走,他们也不会离开武馆。

    秦月和娇娇说,既然我们的武馆赚到钱了,就给大家定期发点奖银。

    娇娇说,和别的地方比,武馆给的薪俸不算少了。

    秦月想起爹爹常说的话:有钱大家赚,大家都赚到钱了,才有钱买你的东西,你也就能赚更多的钱。

    于是和娇娇说,既然赚到钱了,就一定要分一些给大家。大家也就会更努力,我们的武馆也就会办得更好,也就能赚更多的钱。

    娇娇觉得秦月说得有道理。给别人发奖银,也少不了自己的一份,乐颠颠地去办了。

    过了一天,莲儿来问秦月,说有个叫秦双杰地找她,说是秦月让的,问有无此事?

    秦月说有这事。莲儿问怎么安排?

    秦月问莲儿姐,帮厨行不行?

    莲儿说和她想到一块了。

    又一天,郝谦和娇娇来找秦月,说他们的事已经公开了,是不是应该见见双方的父母?秦月说这是理所应该的,肯定不能空手,如果他们的手头不宽裕,可以从武馆拿些钱。

    他们说,钱到不是问题,刚刚发了奖银,他们两个都有一份。就是有个大难题,需要秦月帮忙。

    秦月问什么事。原来是他们还没有媒人。所谓,无媒不成婚姻。

    秦月笑了,心里说:你们没有媒人,不是也好上了?可见,无媒也是可以成婚姻的。但是,转念一想,有些形式可能是必须的,那就把这形式走了就是。

    “这有什么难的,找一个就是了。实在找不到,就找贺大哥或于二哥。”秦月说。

    郝谦支支吾吾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还是爽直的娇娇快言快语。说他们就想秦月当这个大媒人。

    秦月一开始觉得有些为难,自己一个姑娘家的,当媒婆好吗?

    娇娇说秦月,为他们的事东跑西颠的,早就在干媒人的事了。说这个媒人还非秦月莫属。

    郝谦这时也来利索的了,说他也是这个意思。

    秦月一想,算了,都是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说道,当就当吧!这样,秦月就平生第一次当上了媒人。

    让她想不到的是,她这个媒人还当起没完了。

    秦双杰到武馆帮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人很勤快,特别是菜炒得相当好。

    过去武馆吃的都是家常菜,大多出自莲儿父母的手。一个乡下农民能做出什么花样?酒肆的菜谁会炒呀?

    秦双杰来了后,不一样了,人家在酒肆干过。

    秦月每天和大家在一起吃饭,当然感同身受。在武馆里,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秦月也常和秦双杰见面,秦月能感觉到,秦双杰越来越开朗,越来越有自信。

    生活条件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呢?秦月脑子里不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娇娇偷着问秦月,做饭那个厨师看着有点面熟,是不是小秦庄的那个人?

    秦月说不错,“怎么了,看着人家一表人才后悔了?”秦月和这个二姐开起了玩笑。

    “死丫头,说什么呢?什么一表人才?能赶上郝三哥吗?”

    秦月想到,郝三哥又瘦又小的,在娇娇的眼睛里怎么就那样好呢?或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 ()  秦月的武馆越办名气越大,学员也越来越多。这一天,莲儿又来找秦月,说吃饭的人太多了,做饭的人手还是捉襟见肘。

    秦月说那就再加人,以后这样的事就不要和她说了,大姐自己作主就是了。

    莲儿看了看自己的小妹,会意的点了点头。

    莲儿刚走,秦双杰又来找秦月,问如花能不能也过来帮厨?

    秦月问如花是谁呀?秦双杰现在可是一点不腼腆了,说如花就是他喜欢的姑娘,人很勤快。

    秦月一想,莲儿姐刚才还找自己要人,用谁还不是用呢?熟人推荐的可能更可靠?就让秦双杰快些把人带过来,让莲儿看看,叫莲儿看着办?

    过了几天,秦月发现了一个新面孔,一个很漂亮,很干练的姑娘。

    每次一见秦月,老远就给秦月行礼。

    看年龄应该比自己大,秦月每一次也都马上还礼。

    过后一打听,名字叫秦如花。秦月马上知道,这姑娘是谁了?

    看来,这姑娘被莲儿看中了。

    没过几天,秦双杰又来找秦月。说如花也想和别的姑娘一样的学武,说是利用空余时间,保证不耽误干活。

    秦月说当然没问题,这武馆开始就是为这些人办的。耽误干活也没关系,干活的人手不够可以再找人。

    秦双杰千恩万谢的走了。

    秦月正想去练武场看看,军营又有人过来,说李将军有事让她去一趟。

    秦月寻思,可能义父又有为民除害的大动作,不敢怠慢。和郝谦交待了一下,就匆匆赶往军营。

    一进义父的营帐,义父果然在等她。她正想走到义父近前,冷不防有人从身后蒙住了她的双眼。

    “小姨,肯定是您。”秦月一阵欢喜,脱口而出。

    “死丫头,你能掐会算吗?怎么就知道是我?”

    果然是李如玉,两个人亲热地抱在一起。

    “小姨您什么时候来的?”

    “丫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军营,没人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在别处也没有,除了您。”秦月笑着回答。

    “鬼丫头,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刚到不久,要是到得早,能不找你吗?”

    “说得也是,要是到这里不找我,我会不高兴的。”

    “行了,闹够了吧?这两个人到一起就疯,就不能坐下好好说会儿话。”李如刚爱抚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和义女。

    坐下说了会儿话后,李如玉把从京城带给秦月的礼物拿了出来。

    秦月看里边有自己喜欢吃的,京城特产果脯,先拿出来一个开吃。

    李如刚也伸手去拿,手被李如玉打了一下,缩了回去。

    “这是给月儿带的,没带哥哥那份。”从小到大,李如刚一直去受妹妹欺负的角色,呵呵笑着一副可怜相。

    秦月拿起一个,递给义父,“小姨给了我,就是我的了,我给义父没毛病吧?”

    “你们父女俩合起来欺负人。”李如玉假装生气,营帐里飘逸着快乐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