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六十二章 赵天宏
    像神秘组织的二当家的这样地深藏不露、处世不惊的人,何以不加掩饰地用那样地眼神死盯着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呢?何以对赵天宏表现出如此地热心呢?秦月注意到了:自打看到了赵天宏,二当家好像忘掉了一切,似乎把全部心思都转移到赵天宏身上;甚至包括他匆匆离去。秦月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她很清楚,至少当前也没办法弄明白。但是,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这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也肯定是不正常的。秦月能想到的是:赵天宏很有可能和这个神秘组织或者和二当家的本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

    而且,秦月的第一感觉是凶多吉少。

    虽然有五爷在,秦月对赵天宏的事还是有些不放心。

    是因为自己和赵天宏一样都是孤儿吗?秦月似乎对这个十一岁的孩子,有一种特殊的心結。

    秦月又特意地交待赵爷爷和赵奶奶,让他们注意看护赵天宏。

    赵爷爷和赵奶奶虽不是江湖人。但和秦毅、秦月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知道秦月地担忧肯定不是空穴来风,马上紧张起来:

    “小天宏会有什么事吗?怎么了?这可怎么好?”赵奶奶一个劲儿地叨念。

    赵爷爷虽然没说什么,但那一份担心已经写在脸上。

    看来,他们已经把这个孩子当成了亲孙子。看样子,他们真的很怕,很怕赵天宏出什么事?很怕失去这个刚刚得到的孙子。

    秦月连忙安慰两个老人:“没事的,有五爷在,不会有事的。只是无事怕有事,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对老人对秦月是完全信赖的,秦月说没事,应该就是没事。但是,事关宝贝孙子,他们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们提出,要不就把小天宏带到武馆去?和秦月在一起,他们放心。

    秦月想了一下,说她今天就不走了,带不带到武馆去?明天再说。

    知道秦月能在家待一天,至少暂时两位老人可以放心了。因为他们认定:只要有秦月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秦月在院内仔细搜寻了一遍,没发现任何异常。

    看到小天宏在院子里无忧无虑地玩,秦月陪他玩了一会儿。

    秦月问赵天宏:“小天宏,姐姐问你,在这里住得习惯不?”

    赵天宏说这个家特别特别好。

    “你觉得这个家,都有什么能让你感到特别的好?”秦月好奇地问。

    赵天宏想了想说:“家里的人特别特别的好,爷爷、奶奶,谭爷爷,还有秦姐姐,都对我好。还有,家里有大院子,有很多很多的房子,有两匹大马,什么都不缺。对了,还有小敏姐姐,小敏姐姐好吗?他爹爹没打她吗?”

    “你小敏姐姐很好的,她特别掂心你,有秦姐姐在,他爹爹不会打她的,这一点,我们的天宏尽可放心。”

    “秦姐姐,小敏姐姐偷着和我说,秦姐姐武功天下无敌,是真的吗?”

    “不是的,秦姐姐不是天下无敌,这个世上没有天下无敌的人,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秦姐姐告诉你,有秦姐姐在,这个世上,没人敢欺负你,没有人能欺负得了你。”

    () ()  “我知道,我知道的,其实我和秦姐姐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秦姐姐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人。”

    “你怎么知道?能告诉我吗?”秦月很好奇。

    “小敏姐姐那么厉害,好几个人欺负我,被小敏姐姐打的鬼哭狼嚎。可是,小敏姐说她比你差远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秦姐姐,以后,你不会不要我吧?不会赶我走吧?”

    “怎么会?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不为什么?就是怕。”

    或许,一切来的这么突然,赵天宏怕很快失去,秦月能理解赵天宏的担忧。

    “天宏,你放心,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永远。”

    赵天宏信任地点头,“秦姐姐,我想和你学武功?”

    “好的,秦姐姐会教你的,用不了多久,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也可以把他打得鬼哭狼嚎的。”

    “秦姐姐,我一定好好学。”

    “秦姐姐知道,我们的天宏一定会是个有出息的孩子。”

    “秦姐姐,天宏不会让你失望的。”赵天宏举起右手。

    看到赵天宏一本正经的样子,秦月觉得很好笑,“对了,秦姐姐和你说,这几天你自己不要出咱家大院,如果一定要出去就让爷爷、奶奶或谭爷爷带着你,要记住吆!”

    “秦姐姐,我一定,我很少出门的,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

    “过段时间,秦姐姐带你去武馆,那里有很多小朋友,你会有很多朋友的。”

    “爷爷奶奶也说,过段时间让我去武馆。我很想去武馆,又不想去。”

    “为什么?”

    “我不想离开爷爷奶奶,我舍不得这个大院。”

    秦月点了点头。她很欣慰。看来不光是赵爷爷、赵奶奶对赵天宏,赵天宏对两位老人也有了很深的感情。

    人心对人心,八两换半斤,人和人总是相互的。有付出就会有收获,这感情是处出来的。

    秦月又陪赵天宏玩了一会儿,便独自走出院门。她好像是在轻松散步,其实是不动声色地把院子周围巡视了一遍。

    同样没发现异常,她习惯地往爹爹的墓地走去

    又有几天没和爹爹说话了,秦月又积攒了很多话,很多事。把最近发生的,爹爹还不知道的事说完后,秦月和爹爹说起了自己地烦恼,特别是方小敏的事。

    秦月真的不想和方大志闹得很僵,她还是想尽力说和。从内心深处,她对方大志印象是很好的。她不知道方大志是不是把自己看成朋友,但她已经把方大志看成是自己的朋友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方大志是自己的生死之交岭南三杰的朋友,当然,这很重要。

    但从自己的接触中,秦月已经感觉到,方大志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至于方小敏,虽然在一起只待几天,但却不亚于交往很久。人和人有时候很怪的。比如说一见钟情,如果可以用在朋友之间,秦月和方小敏应该就是这样。反正在心底,秦月早已把方小敏当成自己的好姐妹。

    () ()  一方是不想伤害和得罪的朋友,一方是自己的小姐妹,当他们水火不能相容时,自己夹在中间,怎么办?

    是不是干脆对方大志封锁消息?这样不就哪方都不得罪了?

    可是,想起郝三哥说,方大志到处在找方小敏,快急疯了,这样做无论如何不可以?

    秦月突然想到,如果爹爹还活着,自己和爹爹之间,能不能发生方大志和方小敏这样的事呢?

    想到自己从很小开始,爹爹就把自己当成大人对待,什么事都和自己商量,从来没强迫自己做任何事。就算这件事是对自己好,而自己没认识到,不愿意去做,爹爹也不肯强迫自己。而是耐心地说服,直到自己愿意为止,而爹爹好像总能想出办法说服自己。

    爹爹和自己之间,怎么可能发生方大志和方小敏父女之间发生地冲突呢?

    如果这世上的所有父亲,都和自己的爹爹一样,那该多好啊!但这个世上,像爹爹那样的明事理的人能有几人呢?是的,自己的爹爹不但是最明事理的人,也是这个世上最了不起的人,同样也是这个世上最有办法的人。

    如果爹爹遇到方大志和方小敏的事,爹爹肯定能想出办法。

    秦月不由得想,面对方大志和方小敏地冲突,爹爹会怎么做呢?

    想来想去,也只能有二种选择:一个是站在方大志一边。让方大志把方小敏带走吗?那对方小敏将是件多残酷的事呀?如果方小敏出了什么事?自己这一生良心能安吗?再说,自己已经答应过方小敏,能言而无信吗?

    那就只能是另一个了,站在方小敏一边,不惜和方大志闹翻。

    这对方大志难道就不残酷吗?还有另外的路可走吗?

    “爹爹,我该怎么办呀?”秦月一遍一遍地问爹爹,但是秦月知道,爹爹是不能回答的。

    想到自己和爹爹,方大志和方小敏,同样是父女俩,为什么会这样的不同呢?秦月真地很感慨。

    但一想到都是父女俩,秦月眼前一亮。方大志和方小敏毕竟是父女俩,方大志是爱女儿的,找不到女儿他都快急疯了,他最终还是为女儿好的。

    如果他知道前面是火坑,他是决不会把女儿往里推的。

    如果方小敏出什么事,不是最终也害了方大志吗?秦月知道怎么做了。

    秦月第二天一早,本来是想带着赵天宏去武馆的。

    但在准备出门前,看到赵爷爷、赵奶奶很不舍的样子,她又犹豫了。

    仔细想来,有五爷在,赵天宏应该是安全的。

    而神秘组织的那个二当家的,虽然不算是可以放心信任的人,但总不至于对一个小孩子下黒手吧?对自己他们应该是有所忌惮的,如果他们敢对自己家里的小孩子做手脚,无疑是等于和自己公开宣战。因为一个小孩子和自己闹翻值得吗?这样地想来,秦月心安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