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六十六章 不能包办代替
    秦月一直想知道赵天宏的身世,她也问过小天宏几次,但赵天宏不知道。他只记得,不断的被人收养,收养的人对他也还都可以;但收养他的人却总出意外。最后一个收养他的人是对中年人,有一天这对养父母一起外出,没再回来。养父母人很好,对他也很不错,可以说比所有收养他的人都好。他一边讨饭,一边在家等养父母。但房子是租的,租期到期后他没能力交租费,就被赶了出来。

    于是他就到处流浪,于是他就以讨饭为生。直到遇到方小敏,直到有了这个家。

    “先生能告诉我他的身世吗?”

    秦月觉得,二当家的应该知道,即使不是全部,也至少知道一些。

    “对不住,事关重大,恕我不能直言,如果你加入我们,或可考虑,否则,决不可以。”见秦月没说话,二当家怕自己的话惹恼了秦月,他不想因此事和秦月闹僵,连忙把话拉回,“如果秦姑娘一定要知道,那也要容我请示我们大当家的。因为不在老夫权限之内,请不要难为老夫。”

    “我不会让先生为难的。”

    虽然,秦月很想知道赵天宏的身世,但不知道身世又当如何呢?自己不是直到现在也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吗?爹爹不是照样给了自己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吗?

    “那就谢谢秦姑娘了,老夫不胜感激。”

    秦月说:“我更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对他这样的关注?”

    “我想我已经说过了。”二当家的回答。

    “您是说他的身份?对您们很重要吗?”秦月问道。

    “是的。”二当家的肯定的点头。

    “能否告诉我他为什么对您们如此重要吗?”秦月还是想多知道一些。

    “我只能再加一句,他对我们的组织,对我们的反清复明的大业,生命攸关。”

    秦月还是没得到明确的答案,但她知道,这位二当家的只能透漏这么多了,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所以,请秦姑娘答应老夫一个要求,老夫和组织将会无限的感激。”二当家的态度诚恳。

    “什么要求?”秦月问。

    “请允许我们把他带走。”这位二当家的,终于说出了真正的来意。

    “能告诉我您的理由吗?”秦月声音很冷。

    “我说出的理由还不够充分吗?”二当家的不解。

    秦月摇摇头,“他在到处流浪,在沿街乞讨的时候,您们干什么了?”

    “我说了,我们一直在寻找。”二当家的举了下手。

    “他虽居无定所,但我想他从未刻意躲避过任何人,那里虽然偏僻,但毕竟是个县城。要找到一个沿街乞讨的流浪儿,这很难吗?”秦月不相信。

    “请相信我,我们确实在努力找他,只是想不到他能出现在那里。”二当家的不厌其烦。

    “您在那县城附近布那么大局,能没到过县城吗?他就在街面上,让我怎么相信您们?”秦月断然的揮了下手。

    “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是很难解释的,如果我们能在街面上轻松找到,我们愿意大费周折来找秦姑娘吗?但是,让我很奇怪,也不能理解的是:他到你们这里不过是区区十几天,我们了解过了,此前你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现在对你们没有任何价值,而你们要把他养育成人,需要的是付出。我把他带走,你们有损失吗?”二当家的不解的问。

    () ()  “是的,他到我们这里只有区区十几天,但是他已经融入我们这个家庭,已经是我们这个家庭的重要成员。难道在您们的眼睛里,只有利益,没有家庭?没有亲情吗?没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吗?”秦月很激动,也很愤怒。

    二当家的很不理解秦月的激动和愤怒,“如果你要求给予补偿,我们会在可能的范围内给予考虑。”

    “还是利益,您以为我是想获得补偿吗?”秦月不屑的问。

    “无论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只是有一点,人我必须带走。”二当家的口气坚决。

    “恰恰相反,我没有任何条件,只是一点,人不能带走。”秦月寸步不让。

    “秦姑娘,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我告诉你,你的这个行为我们会认为是对我们宣战。”二当家的终于有些按奈不住了。

    “您是在威胁我吗?”秦月声调提高。

    “可以这样认为,为了一个十几天前还素不相识的小孩子,你值得吗?”二当家的声调也不低。

    “我要说值得呢?”秦月站起身来。

    “你真的认为我们是怕你吗?”二当家的仍然坐着。

    “我从没想过,也不想谁会怕我。”秦月已经准备开门送客了。

    “你大概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你应该能想到我们会作最坏的打算。我也实话告诉你,你要走,没人能拦住你,但是带着一个孩子,绝无可能。”二当家的仍然没打算走。

    “那就请放马过来。”秦月针锋相对。

    二当家的没再说话,他站起身来。秦月以为他要告辞,准备送客。

    但是,二当家的不是要走,而是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又坐下了,好像是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秦姑娘,我看出来了,你是在保护这个孩子,你怕这个孩子受到伤害。老夫以人格担保,我们决不会对这个小孩有任何的伤害。恰恰相反,到我们那里,他的生活,他的方方面面,比在你们这里,即使不是好上一千倍、一万倍,但总要好得多!请相信。”

    “我相信,但是,您知道吗?在这个世上,您说的生活,您说的方方面面,固然很重要。因为人要活着,总要生活。但是,我要告诉您,这世上,还有比您说的这些更重要、更可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我说过了的,人和人之间的情感。”秦月也在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在我看来,比起民族大义,人和人之间的情感算什么?但我们还是不要进行这无谓的争论。说老实话,我们真的不想和秦姑娘发生冲突,不是不敢,是不想。特别是因为一个小孩,从你那方面看,老夫觉得因为这个小孩更不值得?”二当家的显然还是想和平解决。

    秦月心里在盘算,虽然在气势上不能示弱,但是冲突起来,自己这边真的不便宜?自己倒没什么,赵天宏也能和五爷从密道走。但是被这个无孔不入的神秘组织盯上,赵天宏就只能亡命天涯。若能和平解决,当然最好。对方已经在把话往回拉,自己也不能不知趣。

    秦月想了想说:“先生,我们可不可以这样?”

    “秦姑娘请讲。”

    “您也别说一定要把人带走,我也不说一定要把人留下。我们定个君子协议,尊重这个孩子本人意见,走还是留下,由他自己决定。”

    () ()  二当家的想了想,“可以,我赞成。但是有一个条件,在征求他本人的意见前,我要先和他单独谈谈。”

    二当家的对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总是充满自信。

    “好的,我同意。”秦月答应的也很爽快。

    “那就请秦姑娘把人带来,老夫就在这个屋子里现在和他谈。到时烦请秦姑娘回避。”二当家的显然怕夜长梦多。

    “好的,我这就去把他领过来。”秦月一口答应。

    谭五、赵爷爷老夫妻和赵天宏,正躲在一间屋子里。

    秦月走进去,对赵天宏说:“他们想把你带走。”

    “我哪儿也不去,秦姐姐,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这里永远是我的家。”赵天宏有些急。

    “是的,小天宏,如果你自己不想离开,这里一定是你永远的家。他想和你谈谈,你不妨听他怎么说?如果听完他说的话,你如果想和他走,你尽可以和他走;你走后,这个家的大门也永远对你开着。”

    “秦姐姐,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他走的。”赵天宏态度坚定。

    “姐姐接下来的话你也一定记住。只要你不想走,没人能逼你走,无论有人怎样的威胁和恐吓,你都不用怕。只管说你想说的话,只管表达你的真实意愿,好不好?”秦月爱抚地摸着赵天宏的头。

    赵天宏郑重地点头。

    “那好,现在姐姐就带你见他。”

    “秦姐姐,我怕!”

    “天宏不怕,有姐姐在,没人敢伤害你!”

    秦月拉过赵天宏的手,临出门时对谭五说:“五爷,您到屋后看着,那厅里有后窗。我在前面,有事喊我一声。”

    秦月虽然估计,二当家的不会做太出格的事,但她不能不防。

    谭五答应了一声,先出去了。

    把赵天宏送进厅堂,秦月出来,把门关上。秦月没有偷听他们的谈话。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让一个十一岁的还没有独立行为能力的孩子,自己来决定这么重大的事?是不是强人所难?但是,秦月对小天宏有信心,知道他有自我判断的能力。只要是小天宏表达的是真实、独立的意愿,无论是走是留,秦月觉得还是应当给予充分尊重的。无论如何,这是他自己的事,别人不能包办代替。

    小天宏进去了好一会儿,谁也不知道二当家的和他说了什么?只是当厅堂门打开的时候,二当家的脸特别难看。

    赵天宏则一下子钻到秦月的怀里,结果不问自明。

    二当家的没有理由在这里再待下去了,往出走时气急败坏的说:这事不算完,因为不是他能决定了的。

    秦月也不示弱,无论来文的还是来武的,她都随时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