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七十二章 我爹爹想请您去喝喜酒
    第二天一早,秦月到自己家的周遭走了走,发觉可疑的人还真的不见了。

    回家和五爷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放松警惕,秦月又在家待了几天。

    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

    虽然有小姨他们在管,武馆那边也不能总不去?秦月想到武馆看看。

    于是又和五爷商量,谭五说:“事情看来没有我们想得那样的糟。反复地琢磨琢磨,觉得这个神秘组织,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也真没有必要在咱们这里下很大很大的功夫。我们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

    听了谭五的话,秦月想了一下,“应该是?事情明摆着,现在,只要小天宏出事,肯定是他们干的。又不是找不到他们?”

    “月儿,家里有我,有什么事你就去忙吧!”谭五知道秦月的心思。

    “五爷,您看,是不是把赵天宏带到武馆去?”秦月还是担忧赵天宏的安危。

    谭五想了一下,说这里有密道,还是这边安全些,有他在也不用过于担心。武馆那边人来人往的,混进什么人,做手脚也防不胜防。

    秦月觉得还是五爷想得周到,就把赵天宏留在了家里。临出门时嘱咐赵天宏,还是不要一个人出去,赵天宏一口答应。

    秦月和五爷说,小天宏想出去骑马,就陪陪他,五爷也满口应承。

    回到武馆,李如玉见到秦月就是一顿大喊大叫:“你这是想当甩手掌柜的吗?这么多天不露面?也真能放心?”

    秦月嘿嘿笑着,说有小姨在,自己在这里本来就是个多余的人。

    两个人正开着玩笑,郝谦来找秦月,一见面拿出一大锭银子。

    秦月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知道了,为了我们的事,你给了秦双杰家这么一大锭银子,这银子不应该由小妹出。”郝谦说。

    “我不是和您说过了吗?我不是为您们,是为了武馆。离了您和娇娇姐,我这武馆还怎么办下去?这银子不是我出的,是武馆出的。您们的事就是武馆的事,该由武馆出。”

    秦月心想:这事到底还是让他们知道了。

    “武馆出还不是你出吗?不是一回事吗?”郝谦问。

    “可不是一回事,武馆是武馆,我是我。”秦月答。

    郝谦还要说什么,李如玉把银子抢了过去,“这么一大锭银子,可是好东西,你们不要我要。”

    “您们谁也不能要,应该给我。您们都是有钱人,我可是个穷人,不名一文。”

    方小敏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又从李如玉手里把银子夺到了自己的手里。

    “算了,这银子还是我拿走吧,我哪有这么多银子呀?是和贺大哥那里借的,小妹不要,我还是还贺大哥。

    “我和大哥借银子时,大哥就说了,这银子拿来也多半白拿。小妹恐怕是不会要的。”

    说着,郝谦又从方小敏手里把银子夺了过去。把大家逗得哈哈哈大笑,郝谦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方小敏说原来贺大叔是个大财主。

    () ()  郝谦说大哥也不怎么富裕,弄不好是跟别人借的,还是快还给他吧!

    “我们的这个大哥为他的这两个弟弟,把命拿出来也不会有片刻的犹豫,甚至不会皱一下眉头。”

    每次说到贺光宗这个大哥,郝谦总是充满敬意。

    郝谦和方小敏走后,秦月关心地问这小姨习练隔空掌地进展。

    李如玉马上变得愁容满面,“基本上是原地踏步,怎么发不出力呢?看来我根本就不是习练隔空掌的材料,我是不是太笨了?”

    看小姨沮丧得样子,秦月想起自己习练易真经时的情景,就安慰小姨说:“如果能一搓而就,隔空掌就不是隔空掌了。”

    “你习练的时候也是这样吗?”李如玉问秦月。

    “可能还不如您,想要爬上险要的山峰,总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其实,秦月在习练隔空掌真没费这大的劲。但为了给小姨加油打气,聪明的秦月不得不如此说。

    李如玉听了秦月的话,禁闭嘴唇想了一下,赞同地点了点头。

    秦月送小姨出门,看到秦双杰在门口站着,“找我有事吧?怎么不进来?”

    “看小姨在这儿,怕打搅您们谈事。”

    “我们哪儿有什么怕打搅的事?你们快进屋吧!我走了。”

    李如玉总是快言快语,和秦月摆了摆手。

    秦双杰跟着秦月进屋后,站在那里好半天没说话。

    “双杰哥有事坐下说。”秦月没注意秦双杰脸上的表情。秦双杰坐下后还是沉默不语。看秦双杰难于开口的样子,秦月没做催促。静静的看着秦双杰,等着他开口说话。

    “这几天我家里有事,想告几天假。”秦双杰终于说话了。

    秦月以为秦双杰遇到了什么大难事,听了他的话不由得笑了,“没问题的,这事您和莲儿姐打个招呼就行了,她会安排人替您的。”

    事说完了,秦双杰还不走,秦月觉得他还有事,“双杰哥,我们已经很熟了,有什么事您说就是了。”

    秦双杰想了想,“是这样的,过几天家里要给我大哥办喜事。”

    “好哇!这是大好事,可喜可贺!”

    看到这个家庭终于可以摘掉“光棍之家”的帽子了,秦月由衷地为他们高兴。

    “主要是,……”

    见秦双杰迟疑着,秦月问:“是不是手头不宽裕?”

    “不是不是,真不是的。”秦双杰连连摆手。

    “那是什么事吗?双杰哥很痛快的人今天怎么了?”秦月不解地问。

    “是这样的,我爹爹想请您去喝喜酒。”虽然难以启口,秦双杰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秦月想不到是这么个简单事,“这是必须的,您就是不说,我只要知道了也会不请自到的。”

    “真的吗?”秦双杰大喜过望。

    “这能有假吗?不但我去,小姨也要去。如果怕冷清,我就从武馆多带些人过去。”秦月点着头。

    她说的是真心话,她真是这样想的。

    () ()  “不用不用,您和小姨能去就挺好挺好的了。我爹爹早就说了,您这些天没过来,我回去他天天催问。想着您身上事多,这样的小事,……”

    “这可不是小事,是您们家的大事,也是咱们武馆的大事。”

    “这下好了,我回去总算可以交差了。”秦双杰如释重负。

    “对了,需要如花姐不?”秦月突然想起。

    “需要当然需要,就是,……”秦双杰没敢往这上头想。

    “那您就一起和莲儿姐说一下,不行这边让她找几个临时帮工。”秦月想都没想。

    “太好了!太好了!”

    如果不是在屋子里,秦双杰恐怕要高兴的跳起来。

    秦月问明了具体日子和时辰,嘱咐秦双杰提前提醒她。秦双杰答应了一声,高高兴兴地走了。

    秦月接着又到各处练功的地方转了转,高兴地看到,一切井然有序,所有运转正常。

    秦月今天坐吊兰上山的时候,想到了一件事。这会儿想起,就去找郝三哥,让他平时注意检查绞车的各部分,注意保持完好,可别出什么事?

    郝谦说他早就想到了,每天都要仔细查一遍。有郝三哥这样细心和有心的人,秦月觉得很欣慰。

    对赵天宏还是放心不下,下午回了老宅。进家门之前四周转了转,感觉一切正常。回到家后,谭五正在教练赵天宏武功,秦月也过去关照了一番。

    看到武馆和家里现在都没有自己太烦心的事了,秦月心里反到更不平静,她想到了自己离开师公下山身负的重任。

    爹爹被害之事和天甲奇门的下落,这么长时间了,不但没有丝毫的进展,而且手头也没有任何的线索。苦于束手无策,秦月一筹莫展。

    她想和五爷说说,转念想来事情明摆着,五爷能有什么办法呢?

    又来到了爹爹墓前,和爹爹诉说自己的苦恼,虽然得不到什么帮助,心情还是舒坦了许多。

    想到有些日子没有师公的消息了,晚饭后,秦月和五爷说起。谭五说他也正想着这件事。

    两人商定:谭五明早就出发。

    考虑到赵天宏的安危,两人商量的意见是:在谭五不在期间,秦月将其带在身边,赵爷爷赵奶奶当然无异议。

    骑着自己的枣红马,和姐姐骑马并行去笔筒山,赵天宏亢奋得不得了。

    从坐着吊兰上山,到看到武馆的各处,赵天宏大开眼界。是事事都觉得新鲜,就是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

    上山后,秦月带赵天宏各处看了看后,把他交给了方小敏,让方小敏督促赵天宏练功。这两个人有日子没见面了,到一起别提多亲热了?

    去喝秦双杰大哥的喜酒了,总要有随礼的,到哪儿都是这规矩,这事秦月知道。

    和小姨商量拿多少好?李如玉说,到时候看看别人拿多少,随行就市比别人稍多点就行了。少了拿不出手,多了主人未必承受得了。

    人多的场合,赵天宏还是少露面为好,有方小敏管着也没什么放心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