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也是江湖 > 第八十一章 燕涛来访
    路上少夫人有些不满,问秦月为什么不给佛像下跪?

    秦月说:“人家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们女人膝下也不能一钱不值。我只给自己的爹爹、师公、义父、义爷爷、五爷和您等至亲长辈下跪,别人一律都免。跪也罢,不跪也罢,不过是个人的自我安慰,一种心理上的满足,佛保佑过您吗?给谁下跪也没有用?人还得靠自己。远地不说,就说刚才,坏人就在寺门外做恶,在佛像的眼皮底下,管了吗?”

    少夫人听了后本来想说:不是有人管了吗?有人管不就是佛在管吗?转念一想,信则灵,和不信的人说什么也没有用。终于,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她在内心深处不能认同这小丫头的话,但好像也讲不出什么道理说服人家。不过,和这个百无禁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在一起,挺有意思。

    到了大门外,被定身的三人当然动不了,那个跪着的也老老实实地没敢动。

    旁边围着不少的人,在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跪着的那个,在这一带也是个人物。从来都是不可一世,这一次一个跟头栽进了十八层地狱。紧闭双眼不敢看人,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月走到几人跟前,解开了站立三人的穴道,又在跪着人的后背拍了一下。教训他们几句,放他们走了。

    回去的路上,少夫人问秦月:“你真点了他的命穴吗?”见秦月神秘地摇摇头,少夫人不解地问:“那他?”

    “您记住,这样的人比谁都怕死。”

    少夫人恍然大悟,“叫个什么名字不好?为什么叫我闺女江湖女煞?我闺女是凶神恶煞吗?”少夫人很为自己的女儿不平。

    “你的闺女不是凶神恶煞吗?”秦月呵呵笑着。

    “不是,就是不是。”少夫人用粉拳捶打着秦月的后背,马车轿厢里洋溢着娘俩的欢乐和笑声。

    和这个义女在一起真得很美好,怪不得自己的丈夫那么喜欢这个丫头,少夫人心里充满柔情。

    “我今天算开了眼了,人有功夫真好。今天要不是你,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我要是年轻,非跟你学点本事。”

    “母亲大人,您老吗?没听有人说,我们是姊妹吗?”

    “你这张嘴呀?有时候尖酸刻薄的要命,有时候比蜜都甜。”

    少夫人亲昵地刮着秦月的鼻子,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义女了。

    潭柘寺大门前这一幕,很快在京城和京城附近传开。江湖女煞来到京城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传言和流言总是这样,流转的过程中不断的被人加工杜撰,传着传着也就失去了本来面貌。

    最后演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版本。

    比如一种版本曰:江湖女煞这次来京城,是专门来惩治地皮无赖、流氓歹徒的。特别是欺辱妇女之徒,更是有一个收拾一个,决不手软,决不留情。

    一种版本日:江湖女煞经常假扮成柔弱的女子,孤身到偏僻之处行走,引好色之徒上钩。

    () ()  还有一种版本说得更玄乎:江湖女煞,来无影,去无踪,无处不在。只要有人干坏事立刻现身。

    一时间,为非作歹者闻江湖女煞色变。

    如果有人欲想做坏事,常听到的一句话是:“现在还敢干坏事,你不怕江湖女煞呀?你知道江湖女煞没盯着你吗?”

    一个不争的现象是,秦月在京城这段时间,形形**的坏人都有很大程度的收敛。一个公认的事实是:秦月在京城的这段时间,也是京城社会秩序最好的时期。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到家后,秦月要回自己的家,少夫人不允,看样子她还没和这个义女亲热够。感情是相互的,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秦月也恋恋不舍,当夜就住到了义母家。

    晚上,娘俩儿住到了一个床上,舍不得合眼,唠到了大半夜。

    大多是秦月在说,少夫人听。秦月虽然小小年纪,但她的经历本身就是传奇故事,少夫人听入迷了。

    特别是秦月讲到自己的爹爹,动情地述说爹爹的爱和自己对爹爹的思念,少夫人感动地掉泪了。

    她把秦月抱在怀里,越发体会到了这个义女是个重感情的孩子?怪不得甘愿用她自己的命,去换取她义父的平安?

    一大早,谭五来李家找秦月,说燕老镖头带一个人来访,那个人非要面见秦月。

    秦月赶紧告别义母,和五爷回家。

    见到了燕涛,少不了客气一番。秦月对武馆能安置自家石姓夫妇的儿子和儿媳,再次表示了感谢。

    燕涛说,他听子震说了,小事一桩,举手之劳。武馆不会养闲人,人家去劳做,武馆也需要。用谁还不是一样?何谈感谢?燕涛又重复起了秦月说过的话,如果真能帮上秦月什么忙?那是秦月给武馆的恩惠。

    燕涛很会说话,话里又充满真诚,秦月听了很是感动。

    最后,说到了正题。原来,燕涛这次主要是受和他一起过来的人所托,有大事请秦月出手帮忙。

    来人姓陈名佩骏,是京城最大武馆的馆主。

    陈佩骏的武馆三天前接到了一个挑战书,挑战者是东瀛武士。

    他这次来华夏,用他的话说就是要挑战华夏所有武馆。东北几省,稍有些名气的武馆,已经都被他挑了,至今未遇敌手。

    接到挑战书,事关华夏武馆的名声,陈家武馆不能不应战。

    但陈佩骏有自知之明。东北几省的武馆高手,他大多都认识,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已经都败下阵了,自己怎么会是这东瀛武士的对手?

    事关国家民族,个人荣辱不算什么?可我泱泱华夏丢不起这个人呀?

    无奈之下,只能找自己的好朋友燕涛。因为他知道,燕涛的武功在自己之上。

    燕涛也是个热血男儿,事关国家民族,当然不能置身事外。

    但燕涛思来想去,自己也无必胜的把握。同样是个人荣辱如粪土,但国家民族的荣誉高于一切。

    但燕涛没有一筹莫展,他想到了秦月。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自己的老友。

    () ()  陈佩骏当然也听说过江湖女煞的威名,但一个小姑娘而已,多半是名不符其实。但是,既然做为京城泰斗级的人物燕涛,都没有必胜把握?也就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民族也好,国家也罢,自己只能是做自己能做的事。

    得知他们的来意,秦月沉吟了一下,她对胜败看得很淡,也对这种事不感兴趣。一次武功比拼,能对国家和民族有这样大影响吗?比武总要有胜败。一个华夏人和一个东瀛人比武,有一方的一人胜了,就能证明胜的那方比败的那一方强吗?就算是通过某种形式,二方在武功上决出个高低,就能证明胜方的民族和国家比另一方强吗。一场比武而已?秦月觉得这种认识本来就很可笑。

    但是,这样话秦月只能在心里说,他能嘲笑面前这两个受人尊敬忠勇之人吗?

    当然,秦月最终还是答应了,因为她要给燕涛面子。再说了,自己也有武馆,不能置身事外。

    秦月问了约定的比武日期,陈佩骏说是后天一早,到时他会派人来接。

    从秦月家出来,见过了秦月本人,陈佩骏心里更没底了。

    “这小姑娘也就是十六、七岁,老伙计,她真的行吗?”

    燕涛却信心满满,“她要是不行,这京城恐怕就没有行的了?”

    “此话当真?”陈佩骏还是不敢相信。

    “子午古道那次事您听说过吧?”燕涛问道。

    “当然听说过,但江湖传言,可信吗?”陈佩骏一直不太相信。

    “可信,绝对可信,因为是我亲眼所见。岭南三杰的老大贺光宗,我与他交过手,没有把握胜他。但在在这个小姑娘面前,一个照面就败下阵来。”

    燕涛说着,子午古道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是吗?”陈佩骏想了一下,“老伙计,后天的比武您觉得有几分胜算?”

    “百分之百。”燕涛想都没想,因为他知道,秦月已经练成了天甲奇门。但事关重大,他不能泄露。

    看到陈佩骏还是半信百疑,燕涛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我担心的不是能不能取胜,而是怕秦姑娘不肯出手,还好,她一口答应了。老伙计,记着提前找个好酒肆定几桌酒席,后天大家好好庆贺一下。”燕涛哈哈笑着。

    “只要能胜,别说是几桌?几十桌也没问题?”

    陈佩骏虽没有燕涛那么乐观,但受燕涛感染,信心还是有一些了。

    谈事的时候,慧云和谭五也在场,他们一点也不为秦月担心。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秦月没练成天甲奇门,胜败真不好断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秦月每天照样还是为师公行一遍功,晚上,是不能住在家里了。因为天还没黒,李府的家人就要来接秦月。少夫人说了,秦月是个忙人,白天不能耽误,但晚上必须睡在她哪儿。现在,这娘俩儿是越来越分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