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其他小说 >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 163 宝贝骑兵连(求月票)
    次日。

    第二次听写测试的成绩单发下来了。

    李副团长进步不小,和上次相比,足足进步了十五分,也就是三十五分。

    名次记不清楚了,反正在倒数第一和倒数第十的范围之内。

    用事后老师赵刚的话说,“老李,你也别捂着个脸觉得丢人了,你觉得丢人,我这个当老师的还觉得丢人呢!”

    “你说那些字我也教了你那么多遍,你也写了那么多遍了,平时都写的好好的,这次我刻意照顾你,还多挑了一些我觉得你会写的字,结果怎么样呢?就写对了七个,你到底是怎么学的?”

    李云龙也觉得很丢脸,哭丧着脸道:“老赵,你就别骂了,我心里也不好受,搁你这儿挨骂,比旅长骂老子还难受呢!我老李也是要脸的。”

    赵刚克制着自己平静下来,“好,老李,进步慢一点儿没关系,只要你肯学,咱们慢慢来。”

    李云龙点了点头,这回也不好意思再闹腾了。

    老李唯一疑惑的是,“老赵,我总觉得有点儿不太相信,他老孔又拿了第一名了?”

    赵刚道:“是的,二十个字,老孔全部写对了。”

    “我不信,我看看。”

    李云龙接过孔捷答题的纸张,从头看到尾,不说话了,这些字有些他可能想不起来怎么写,但认识是肯定认识的。

    孔捷正确的书写,立马勾起了李云龙的回忆,果然,半个错字没有。

    “他娘的,老孔这小子没比老子有文化多少,当年扁担倒了,老子不知道是个一字儿,他老孔照样不知道,他咋就进步这么快呢?”

    李云龙十分郁闷。

    搞得咱老李都有点儿怀疑自己学习的天分了。

    赵刚其实也有些惊讶,孔捷也会经常写错字,可孔捷写的错字看起来怪怪的,倒也像是个字,他稍微提醒之后,孔捷很快就能改正过来,下次还不会写错。

    如果说,教李云龙要用十遍甚至二十遍三十遍的工夫,教孔捷,只需要一两遍就成。

    孔捷是赵刚带过的最优秀的学生。

    这话可能真不是说笑。

    赵刚发誓,自己从没有见过如此聪慧的学生,他甚至有些怀疑,孔捷以前是不是上过学,可一切的履历都表示,孔捷和李云龙一样,压根儿没读过什么书。

    () ()  也难怪李云龙备受打击了。

    至于这次听写测试,进步最大的当属九连长朱武。

    上次听写测试,九连长排在八十四名,名次很靠后。

    可这一次,朱武的名次居然足足提升了五十多名,得了七十五分的好成绩。

    赵刚发测试成绩的时候,可是把朱武好好地表扬了一番。

    而朱武呢,回到九连驻地,二话不说,提着酒瓶子就去找指导员李文杰了。

    结果找了一圈没找到人,“指导员呢?你们谁看见指导员了?”

    有战士回答道,“连长,指导员找战士们听故事去了。”

    “听故事?”

    “是啊,这些日子指导员没事儿的就换通铺,晚上还和战士们聊天,听战士们讲故事,讲大家以前经历的事儿,发生的事儿啥的。”

    朱武点了点头,有些纳闷儿,这些故事有什么好听的?

    “行了,回头见了指导员,你帮我说一声,就说老子请他喝酒。”

    “是!”

    ……测试成绩发完,有人欢喜有人愁,这次最后几名并列倒数第一,倒是多了一个孙德胜。

    “孙连长,你这成绩可不行呀!咱们独立团现在人人学文化,这没文化的可要被笑话,要不你把你骑兵连的战马借我几匹用一段日子,我给你辅导辅导?”八连长开口道,他可是眼红骑兵连的战马好久了。

    孙德胜哼了声,问道:“你借战马做什么?”

    “拉装备,拉物资呀!有了战马,那可省工夫多了。”八连长说道。

    “不借!”孙德胜一口回绝。

    “你……”八连长噎了下,有些恼道:“你们骑兵连那么多战马,借我个七匹八匹的又不碍事,平日里你们骑兵连的那些战马,好多时候吃的青草,还是我们连帮着给割的呢!”

    “你们骑兵连倒好,团长当宝贝似的捂着,伙食上还给特别的供应,装备上也比其他的连多,就连子弹,每人都多发十颗,就这还不算,整日里除了训练和休息,别的什么都不干,这喂养战马的青草还得其他连帮着动手去弄,你们骑兵连就比我们宝贝些?”

    孙德胜脾气火爆,懒得多做解释,“命令是团长下的,有能耐你问团长去。”

    八连长道:“我不敢问团长,但我就是不服,不错,咱们独立团有特殊待遇的不止你们骑兵连,突击队那块儿比你们骑兵连的待遇还好呢!什么装备都是优先配备,可战士们没有不服气的,为什么?那是人家突击队真刀真枪地打出来的。”

    () ()  “从长坡据点开始,到这一路打过来,人家突击队立了多少战功啊!”

    “在咱们独立团,能加入突击队,那可是最大的荣耀。”

    “可你们骑兵连凭什么?我就想不明白了,现在是机枪大炮的年代,难道还靠着你们骑兵连朝着鬼子冲锋不成?”

    “浪费了这么多的装备和物资,结果一个冲锋就打没了,还不如早点儿把马借给我用来拉货呢!”

    要说八连长这嘴的确够损的,其实这段时间关于骑兵连的风言风语真不少。

    战士们都说了,骑兵连个个都是宝贝,人是宝贝,马是宝贝,据说连一支枪,一把马刀,那都是宝贝。

    训练的时候一日三餐供应上。

    战马的喂养团长都专门安排了别的连负责,只要求骑兵连能够最快训练出来。

    装备上更是格外加强,步兵连的战士们没有不眼红的。

    另外,团长还亲自下了命令,骑兵连暂时不参与独立团任何形式的军事作战。

    只管搞训练就是了,伏击作战什么的都不用参加。

    这份待遇简直了。

    干部们的想法大多和八连长一样,都认为团长这么宝贝着骑兵连,骑兵连将来也未必能对得起团长的这份信任和付出。

    所以,这段时间,孙德胜肩膀上的压力是很大的。

    对此孙德胜虽然郁闷,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骑兵连的训练之中,练的骑兵连的战士们是叫苦不迭。

    “老子再说一遍,我骑兵连的骑兵是用来冲锋陷阵,杀鬼子的,不是用来给你拉货的,你要是借我的战马去杀敌,老子二话不说,可你要是借老子的战马来拉货,那想都别想!”

    火气冲天的孙德胜甩下一句,直接丢下了八连长大步离开。

    八连长也是恼火,冲着孙德胜喊道:“孙德胜,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带着你的骑兵连打一场大胜仗,老子才算服你!”

    “和我发脾气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冲着小鬼子撒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