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玄幻小说 > 拳之霸者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神(上)
    “你应该是能听懂我说的话吧?能懂就给我动一下!”江横笑呵呵的朝金色饰品发出一缕意识。

    果不其然,金色饰品愣了愣但还是不情愿的动了动。

    有戏!

    看到这里江横顿时放下心来。

    虽然大概率觉得这玩意是有意识的,可就怕这玩意只是凭借身体本能的害怕罗盘,那就没法沟通了。

    至于现在一切就妥当了。

    “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

    江横继续发出一缕意识,金色饰品没有反应似乎在聆听着。

    对此江横也不在意继续道:“你为我效力,那我就不让你靠近这家伙。怎么样?同意动一下,不同意动两下!”

    说着江横也是静静看着对方的反应,罗盘是大爷,他是没法驱使了。倒是这金色饰品还能威胁一下。

    只是随着这缕意识传入金色饰品,饰品竟然迟疑着动了两下,又过了会动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江横皱眉,不同意,同意?这是闹哪样?

    想了想江横觉得还是得仔细确认一下,略作沉吟道:“你是无法为我效命还是什么原因,如果是有别的原因或者无法与我认主你动一下!”

    这下金色饰品倒是老实的动了一下。

    “你是无法与我认主?”

    金色饰品又动了一下。

    “因为我实力还不够?”

    金色饰品这次更快的动了一下,仿佛在说你总算理解我的意思了。

    额.....好吧!

    不知道为什么江横觉得有些心塞,这是被嫌弃了啊。

    可仔细想想又觉得还挺正常,毕竟老头子曾经低位半神的境界都无法与这货构建联系,显然这玩意阶位不低。

    也没有继续尝试,江横操作着这玩意离开丹田之内,他还真怕继续让这玩意试探罗盘的底线会不会在体内引发什么不可预测的后果。

    吐出金色饰品,这回让江横心喜的是,意念感知下,这玩意总算是能被感知到了。

    一颗血色眼瞳的虚影在里面看着江横,那眼睛有些不可直视,江横稍稍感知了一下就连忙避开,体内哪怕有恒星压制依旧有差点畸变的迹象,让他有些心惊。

    “既然你能够与我沟通,那能不能稍微给我开放点权限,额...我的意思就是能不能让我稍微动用一下你的力量?”

    江横尝试着与这眼瞳沟通着,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虽然这玩意阶位没有罗盘高,但胜在它能够沟通,而不是罗盘那高贵逼!

    就在江横静静等候饰品颤动回应之际,这回在脑海中竟是浮现出一抹讯息。

    这股讯息并不是什么一段话,更像是一股很晦涩的意识,只能隐约感觉到对方在说。

    “血!血!”

    对,就是这个意思,很简单的讯息,似乎它只能传达这么简单的意思。

    江横回想着这家伙刚刚传达的讯息,有种十分晦涩的感觉,仿佛是一种更高维度的表达方式,起码不是他现在可以理解的。

    “似乎是一种更高级更古老的语言,它真正表达的意思可能更多,但他只能勉强让我感受到一小部分?”

    江横嘀咕着,这是通过饰品传达的那种情绪察觉出来的。

    想了想江横一手握着饰品,一手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

    这个滴血认主的尝试之前他也尝试过,只可惜当时滴血在上面并没有产生任何反应,血液也根本没被对方吸收,就像是血液滴在光滑的镜面直接滑落。

    而这次,随着血液滴在上面,金色饰品在不断颤抖,呃......就好像,特么在忍受恶心和嫌弃,在十分勉强的进行吸收。

    擦!又被嫌弃了。

    江横那个气啊,心说自己的精血又这么差么?好歹也是堪比域主级中期的精血,一滴血可斩杀星河之主的存在啊!

    仔细观察着,血液被勉强吸收了五分之一,剩余的饰品似乎实在恶心的不行,竟是不断颤抖着身子将血液给抖落掉了。

    擦,这嫌弃的也太过了,我特么.....

    江横无语,自己这一滴精血如若被星河之主得到那可是大补之物。然而被对方如恶心的废水一样给嫌弃了。

    () ()  但很快江横就平静下来,因为他感觉意识与这玩意总算有了个初步联系。

    “这个联系也太特么不稳固了。”江横能清楚的感觉到这道联系微弱无比,仿佛随时都可能断裂。

    这与自己和光阴刀那亲如父子的联系完全不可相比。

    关键是随着构建联系,江横勉强又能多感知对方的情绪,额,那是一种仿佛家里进了一坨屎的感觉。

    忍!我忍!

    江横这辈子从未受到这样的羞辱,好吧,为了变强我特么忍了,以后再好好清算。

    接下来,江横就更加沉入其中,开始细细的感知起来。

    分出大半心神遁入饰品之内,能够感觉到这整个饰品内部似乎就是这东西的身体,对方似乎不断在传达着讯息给江横。可惜江横不明白什么意思。

    那是一种十分古怪的表达方式,明明是以如一段段语言传达出来的,可却蕴含着无比庞杂而搞不明白的讯息。

    似乎对方随便说出的意思都需要江横想数百万年才能理解一星半点。

    “这就是所谓的神和普通人算力上的巨大鸿沟?”

    江横想到先前老头子打的比方,就好比半神和神灵,每一瞬间脑子都能计算数万亿的计算量甚至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而域主级的脑子算力连对方零头都比不了。

    “估计当达到半神后,与人交流的表达方式也会发生实质的变化,毕竟他们一瞬间可以将我们需要好几个时辰才能表达清楚的意思给说清楚。

    或许达到半神后想要与寻常人正常交流,还需要他们在语言上进行放慢才行?”

    江横对此有些想明白了,既然听不懂那就算了,估摸着这货也没什么好话。

    自然的接下来江横只能自行摸索,不得不说这个联系是真的很薄弱,江横感觉自己只能在饰品空间内一小块区域活动。

    “只能动用很小一部分能力。”江横皱眉,但很快就摇摇头,或许自己该知足了。

    饰品的阶位太高了,如若真能全部动用,他还不一定能用得了。

    这就好比巨型航天火箭引擎,总不可能用普通汽车燃料来驱动吧。且不说没那么大的量,就算量足够质量也不够。

    航天火箭的燃料那可都是特制的航天级的。

    “或许可以先试试?”

    江横倒是想问问对方,以自己眼下的实力能不能背负的起,可对方说的和自己完全就不是同一种语言,听多了还特么头疼。

    稍稍犹豫了片刻,江横还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如果这玩意真能施展恐怖手段,或许自己就有一种能对付半神级强者的底牌了。

    这样一来眼下的困境也就迎刃而解。

    江横也没瞎弄,开始准备起来,一众化身也迅速行动起来。

    大概一个时辰后,之前银流盈利积攒下来的一些高级大补之物就被堆积在一旁。

    挑选的都是对域主级都有补充效果的药材和丹药。至于一些中低级货色则没动。

    做完这些江横还不放心,开始布置阵法。

    “对亏了之前分配了化身专研阵法一道,不然还得叫上长春老哥。”江横有些庆幸。

    随着修炼一清化三气后,他的知识储备几乎是寻常域主数十倍的增长增幅着。

    前不久更是将阵法领悟上完成了从普通阵法至星河之主层次阵法的积蓄,至于域主级阵法还得多找找这一层次的阵法秘籍。

    阵法一道也是十分博大,能够短短数百年靠着数具化身的共同推演达到星河之主层次已经很不错了。

    布置一些勉强适用于域主级层次的聚能大阵倒是足够,至于真正的域主级困阵杀阵和组合大阵则需要更多的知识储备。

    这就涉及更加多的珍贵阵法秘籍,而这是江横眼下所欠缺的,阵法一道的秘籍可不便宜。

    吩咐一众化身开始布置阵法,江横又将放在斩神葫芦蕴养许久的憾天旗给祭了出来。

    这玩意很早以前就对江横无用了,眼下在葫芦里勉强蕴养至星河之主武具层次,其实对眼下江横也有些杯水车薪。但多多益善,接下来运转饰品鬼知道会抽取多少能量?

    做好一切,江横这才郑重的看着金色饰品。

    () ()  “开始!”

    随着一声低喝,江横双手紧握饰品,磅礴的能量至体内疯狂涌入其中。

    随着第一波能量涌入其中,仿佛刺激了饰品的部分功能机制,让饰品有些许功能有苏醒的迹象,而饰品又察觉能量似乎远远不够,竟是开始主动吸收起能量来。

    卧槽!

    几乎是瞬间江横就骂娘了,只觉得体内能量几乎是瞬间抽空,紧接着就开始以他肉身为基点开始疯狂的吸收周围的能量。

    好在为了安全起见,江横此时并未在洞天秘境之中,否则不用多久整个秘境能量就得被抽空。

    饶是如此,在这颗存在于银河系边缘地带的荒芜行星表面开始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型漩涡。

    大型聚能阵开始全功率运转,周围的各种药材和丹药纷纷碎裂化为一缕缕精纯的能量顺着江横肉身涌入饰品之内。

    江横双目瞪圆,有种全身如筛子一样的感觉。

    轰!

    随着整个聚能大阵轰然坍塌,巨型能量漩涡逐渐消散,饰品总算是停了下来。

    倒不是饰品饱了,而是江横怕了,他不断朝饰品发出意识让它可以了就立即停下来。

    毕竟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彻底喂饱这玩意,而是勉强驱动一丝力量罢了。

    似乎是畏惧江横体内的罗盘,这家伙倒也听话很快就停了下来。

    随着一切平息,江横这才重重的喘了口气。

    “肉身亏空的力量,好在还没伤及根本。”感受到空荡荡的肉身,江横有些欲哭无泪。

    不过当江横再次看向饰品时却是愣住了。

    这一刻眼前的金色眼球不再是饰品模样,而更像是一种视野,一种无比恐怖的视野。

    就这一眼,江横就只觉得透过这金色眼珠,自己从宇宙这一端看到了宇宙另一端。

    这种对心灵上的刺激和震撼是无法想象的。

    跨越无数星河,也跨越无数势力直达宇宙尽头。

    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紧接着视野迅速回缩,仿佛那一眼消耗了饰品极大的能量。

    视野迅速收缩,最终定格在某个区域,不!应该说某一件金属舱室之内。

    ......

    库克米尔西星系——

    奥尔托有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自己有些红肿的双眼,透过舱室内能够看到舷窗外那满是金属的行星。

    那是他曾经的家园,一颗翠绿生机茂密而美丽的行星,而如今却是一颗满是死寂冰冷的金属圆球。

    而这却都是他们这些尼安德特人自己做的,一点点将曾经的家园尼安德特星被迫改造成冰冷的兵工厂。

    ‘eut2353545号员工奥尔托,今天又是新的一天,我代表第78重工集团将为您发布今天的任务。

    任务一:完成第104号星门技术检测,进行五个小时的维修检测。

    任务二:完成第104号星门的主控部件的替换。

    任务三:与e型管理型经理进行工作汇报和数据总结......’

    听着舱内一条条主脑发布的每日任务,奥尔托一脸麻木的进行日常洗漱和清理。

    冷水冲刷着面庞将金色碎发也沾湿了不少,让他这张年轻稚嫩的面容稍稍有了些精神气。

    奥尔托,尼安德特人曾经的王子,如今的78重工集团下的一名c级员工,在普通员工中属于中上,但在任何一位最低级f级管理型机器生命眼中,他们都只是下等工具,对,就是工具。

    “谁能拯救我?拯救我的子民?”

    奥尔托用仅有自己可听见的细微声音呢喃着,他不敢大声说话,因为这很可能会被舱内的员工忠诚检测系统所检测。

    到时候他可能会被缉押前往心理部进行为期一年的心理重建。

    他知道,那绝不是表面说说那般简单,而是从内改变一个人!

    思维篡改!

    揉了揉眉心,瞥了眼舱内的某个角落,那是他经常习惯性的动作,因为那里有父皇临死前交给他的一件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