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躲在冷宫苟成大佬 > 第六百二十一章长明离开
    说着,几个长老恸哭起来。

    “再艰难也比羽化门强。更何况现在整个仙域中,能活下来的不朽不过就那么十来个。而且这几人中有人受伤,还有两个寿元没有几千年。他们死后,整个势力还不如我们阴阳宗。”

    有长老安慰道。

    ”别说人家羽化门了。人家羽化门内还藏着什么高手也说不清楚。“唐三话里有话道。

    一句话,其他长老当下止住哭声。

    羽化门~

    几个长老眼神中充满了愤恨。

    “羽化门精啊!郭欢活着的消息都不放出来。如果不是这次葬天棺的出现,恐怕所有人都被瞒住了。不,应该包括妖族都想不到。”

    提起葬天棺,阴阳宗一众高手更是恨的牙痒痒。

    “羽化门挖了好大一个坑。如果不是这次妖族进攻,爆出了郭欢。等到我们某天真的进入羽化门面对葬天棺中的郭欢,恐怕也是我们阴阳宗被灭的时候。”

    “别庆幸了。如今我们阴阳宗没了老祖。羽化门的郭欢还活着,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现在很想知道葬天棺在哪?“

    “不动山上的罡风历来没有方向,如果再我们人族这一方还好,如果吹到了妖域那就麻烦了!听说好多势力也在寻找,如今已经半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同时其他宗门内也在关注葬天棺的消息。

    一场莫名其妙的胜利,众多势力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被葬天棺的消息砸晕了。

    放下庆祝的事情,甚至都不去追究怎么赢的。

    许多得到消息的势力,眼睛都盯着葬天棺的消息。

    之前妖族来袭的绝望早已经消失不见,换而满脸的野心勃勃。

    ”如果葬天棺飞向妖族一方,我们该怎么做?“

    “怕什么?妖族如今剩下的高手也没多少,过去看看没事。”

    ”现在是他们怕我们人族。向我们人族发动兽潮,呵呵!这下子全都玩完了。妖族现在空虚,靠近蛮荒的妖族早都迁徙了。“

    得到消息的各大势力,也都派出高手前往妖域。

    蛮荒之地。

    苏菲带着一批弟子再次出现在那座山脚下。

    “苏长老,山上那个隐居中好像不见了。”

    山脚下,众人盯着云雾朦胧的大山。

    山上再也没有道韵吞吐。

    “妖族没有从蛮荒之地进入咱们人族地盘,恐怕是这位出手了。”

    () ()  “如此大战,这位肯定也出手了。只是不知道这位是否还活着?”

    苏菲盯着山头看了许久,转身离开。

    “苏长老不上去看看?”

    其他两个长老回头询问。

    苏菲停下脚步,看着两个长老。

    明显,这两人是想趁着那位前辈上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

    毕竟一个超级高手生活的过的地方,就算没有宝贝,留下来的道韵也是一笔修炼财富。

    ”这等高人的地盘,就算人家不在家真死了,咱们这等小喽啰也别想。“

    “万一这位前辈出事了呢?如果我们得到他的传承,那也是为他传道。对他而言是他有了传承,对我们而言也是一番机缘。”

    两人继续劝着。

    “你们去吧!我如今已经是阴阳宗的内门长老。而今从阴阳宗面临的情况上看,我未来机缘无数。”

    苏菲依旧拒绝。

    没有得到人家前辈的同意,贸然进入人家地盘就是不礼貌的事情。

    可见过两个好友那眼神中的野心,她只有摇头。

    两人已经被野心蒙蔽了双眼。

    要说野心她也是有的。

    她更希望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来的踏实。

    比如她在阴阳宗内成为内门长老。

    如今阴阳宗动荡,是她成长的好机会。再有两千年的时光,那阴阳宗长老的位置也能争取一下。

    看着两人朝那座大山奔去,苏菲带着弟子离开。

    暴乱海,那一处旋涡前。

    长明盯着旋涡看了许久,然后回头扫了一眼暴乱海。

    “是该离开了!月月,希望你过的很好。”

    长明呢喃道。

    如今,长明不知道自己的元神到底多强大。

    反正能增长的可能他都试过了。

    在两百年前,他发现吸收香火中的意念已经难以增强元神。

    这两百年来,默默守在玄天宗外看着月月一步步成长。

    能活这么多年对他来说够了。

    “我该为自己追寻一条路。”

    长明闪身进入旋涡中。

    魔域某处,长明的身影闪现。

    “这方天地怎么没有人族?玄天宗那位老祖在哪?”

    扫了一下周围,长明小心前进。

    “什么东西?”

    几道云状影子出现在长明面前。

    () ()  “问个路!”

    “原来的是个雏~吞了他。”

    半天后,长明总算弄清楚了这是哪。

    “原来我的实力已经这么强了。”

    同时,玄天宗内。

    陈月月似有感应从修炼中醒来。

    “为什么这么难受呢?”

    只感觉心底好似什么东西离开了一样。

    神识扫了一圈,师兄师弟都还在。

    没有什么人离开。

    也没有谁敢对玄天宗出手?

    “长明,是你么?你离开这个世界了么?”

    陈月月轻声呼唤。

    想到长明,陈月月的心更痛了。

    接下来几日,陈月月无法进入修炼,更无法让自己安宁下来。

    嗖~

    飞出玄天宗,漫无目的在大陆上寻找着。

    直到一年后出现在某城池中,见到一座废弃的小庙。

    小庙内的人像又七分神似长明。

    盯着神像看了许久,陈月月打听有关庙中祭祀的对象。

    了解清楚后,陈月月又在其他地方发现类似的小庙。

    小庙中的神像或者五分六分类似长明。

    不管这神像形态怎么变化,总能找到那么一丝与长明相似的地方。

    陈月也不厌其烦的打听。

    总感觉这庙中供奉的人与长明有关。

    “我这里这神像已经三十年都没有显灵了,所以荒废了。”

    某城池中,陈月面前的老人道。

    递给老人一锭金子,陈月身影出现在另外一处小庙前。

    “以前很灵的,就是这几年突然间不灵了。”

    “哦!”

    陈月月失望道。

    随着见到的庙宇越来越多。

    许多庙中的神像有九成长明的样子。

    陈月已经肯定这不是巧合。

    大部分庙宇不显灵也就是在前一两年。

    真的要算时间的话,正好就在自己莫名心痛的前一两个月。

    “难道他真的不在了么?”

    眼泪不自觉落下。

    ”我魔怔了么?”

    概念中,长明早已经不在人世。

    “不,不可能。我元神已经勾连天地,不可能魔怔。长明这次才是真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