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想有套房 > 第五百四十六章:大罗发威
    因为被削了庙号而跌落境界,这本身就说明他的境界并非真正的达到了大罗金仙的层次,如果只是他一个可能是特例,可连他儿子也这样…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皇室也很虚!

    “看来皇室中也有可操作的空间。”

    孟有房悄悄的扫了一眼刘奭,随即是笑着问道:“你想再次恢复大罗金仙的修为吗?”

    “大罗金仙?”

    刘奭的瞳孔一收。

    要是以前他没有当过帝皇,他没有达到过大罗金仙的层次,他可能还有些犹豫,毕竟人的资质有限,也贵有自知之明。

    可现在,谁不想再成为大罗金仙!

    可话又说回来…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想要从这位公子的手中得到好处,尤其是这种恢复大罗金仙修为的好处,怕是要付出天大的代价。

    刘奭看着正在问话的孟公子,他的心脏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他不敢应承,怕自己叫不起价。

    毕竟没有皇室身份的加成,他这个被削了庙号的金仙一文不值,他手上也没有可拿的出手的东西来交换。

    “还有什么能给的呢?”

    刘奭想了想,好像除了人没有别的了…

    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也为了以后可以从头再来,刘奭向着孟有房一躬身:“有句话说的好,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什么事您说了算,我无条件服从。”

    刘奭的姿态很低,让孟有房很满意。

    别管以前是不是皇室的天之骄子,只要下野了那就是普通人,如果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帝皇派头,孟有房可就要宰羊了。

    现在看来,这只羊还可以养一养。

    孟有房指了指药红妆:“先听药宗主的安排,你先把你的那些可靠的手下稳住了再说。”

    刘奭心中顿时了然。

    他也明白,想要靠皇家这个身份是不行的,把儿子拉进来也不行,只有拿出百分百的诚意,把那些北军一起拉过来这才是正途。

    “是!”

    很是干脆的应答,不等药红妆再吩咐,刘奭果断采取了行动。

    一条条密语不停的发出。

    “喂喂,是我,刘奭,这边有一个项目…”

    …

    刘奭去主动拉人了,孟有房和药红妆也是相视一笑。

    这个世上能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人才是可以成功的那一类人,刘奭的主观能动性很强,是一个合格的小弟。

    药红妆俏皮的抛了个媚眼。

    她一把抱住了孟有房的胳膊:“公子,你可是赚到了,奴家也会主动,晚上能到我房间里帮我看看资质吗?看看我是否存在进阶大罗金仙的可能。”

    孟有房:“…”

    这话孟有房没法接。

    你一个大宗主和286岁的小可爱抢男人合适吗?

    虽然你大,说的也不一定有道理啊!

    孟有房低了低头。

    “这不好吧…”

    旁边两团热火逐渐升腾。

    就在这时,远突然处传来一声爆喝:“药红妆,你这么做心不会痛么!”

    红云闪作一团,苏语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她手中的百花扇放着红光,不停的给那些受伤的北军金仙们治疗着伤势。

    在她的身后,乌央乌央的跟着大军。

    凤主大军又回来了!

    () ()  “公子小心,大罗金仙要出手!”

    刘奭的提醒响在了孟有房的耳边,他的人影更是不停,带着不少的金仙护卫迅速的来到了孟有房的身前布防。

    “公子,只来得及召回了这些人马。”

    不是刘奭不用命,实在是他怕挨打,天上可是飘着世宗刘彻呢,大罗金仙的脾气,那可是个顶个的暴躁。

    孟有房当然也没有责怪什么。

    刘奭敢回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好消息了,更不用说他还带着不少的金仙过来。

    不过,孟有房也有疑惑。

    大罗金仙可是回来了,刘奭的身上也没有必要的控制手段,只是封禁了他的修为而已,他要是反复横跳也没人能拦的住。

    可他竟然真的投了!

    这家伙果然是一个妙人。

    孟有房摆了摆手:“先到一边休息,我看看情况。”

    对面来的可不只是大罗金仙,凤主大军这一回可是带着杀气来的,她们与前一次的行动可完全不一样。

    估计她们与刘彻达成了什么协议。

    孟有房瞅了一眼药红妆。

    药红妆快速的松了手,她一脸担忧的说道:“要不我们进宗门吧,宗门大阵应该能挡一阵子!”

    “回宗门?”

    孟有房果断的拒绝了这个要求。

    既然已经选择了出手就没有再退缩的道理,要是现在退回去,他这棍子岂不是白变大了,为了刚才的那一击,他可是消耗掉了北上广一套豪华大别野!

    出手而未竟全功,这不是他的风格。

    孟有房把棍子在手里敲了敲笑道:“放心吧,大罗金仙是不敢出手的!”

    “公子有办法?”

    药红妆紧紧的盯着孟有房的棍子,她的心尖微微颤动。

    “这神器是还能再用么!”

    一般来说大威力的杀器总会有恢复的时间,就像某些人一样,可能他很持久,可次数就那么一次,再怎么弄都不行。

    可这根棍子,威力大,次数多!

    药红妆转着眼珠子,她觉得这一次真的是捡到了大宝贝。

    布灵布灵!

    药红妆开始闪光了。

    孟有房哑然失笑。

    这光闪的,先不说她这岁数怎么着,毕竟仙人的美貌和岁数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旁边步长还冒火呢,小凤凰也在撅着嘴,他还能怎么着…

    隔靴搔痒这活不能干!

    孟有房将棍子在地上一戳:“先看,没准儿不用打呢。”

    说话间,凤主大军已经是攻到了近前。

    苏语刚才做了一遍秀,给金仙们稍微释放了一些善意,也让她的牌子留下了不少,可以说是获益良多。

    不过,主要目标还是仙女宗。

    “五行丹经和玉女心经必须要弄到手!”

    苏语咬牙切齿的想着。

    作为前任宗主她是失败的,不仅没有学全了功法,连宗门的人都成了敌人,这不得不说她是很没有地位的。

    别的还好说,功法可不得不弄!

    苏语盯着眼前的仙女宗,她觉得这一次可以稳稳的拿到手了!

    只要有了玉女心经,再和帝皇进行双修,之后…

    苏语默默地握紧了手中的百花扇。

    她看到了仙女宗门前举着棍子的那位男子,她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一些别样的意味。

    () ()  “这就是苏萌说的那个男人吗?”

    “确实是有些本钱。”

    “应该是这里最帅的了。”

    “除非真的遇上了读者老爷,否则他的颜值在仙界里也很能打。”

    “这个男人她得不到了…”

    “…”

    莫名其妙的杂念在苏语的脑海里萦绕,让她有些心烦意乱。

    “去死吧,男人!”

    苏语恶狠狠的瞪了孟有房一眼。

    孟有房感觉到受到了冒犯。

    这人有病吧!

    这眼神里的意味有些不明啊!

    这是要把人给生吃了?

    要不说她能成为前任宗主呢,就这样的,她要是不成为前任,仙女宗的发展前景真的是堪忧了。

    孟有房点了点头:“美女你好。”

    “呀!帅哥喊我美女!”

    苏语的心头不由的一喜,她就想应口,然而…

    轰!

    一股三昧真火喷涌而出。

    步长手中的大丹炉已经是打开了盖子,她的双手提着丹炉的底脚,嘴里也是不停的向着丹炉里吹着仙气儿。

    宗主觊觎她的男人就算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毕竟宗主最大…

    可你一个前任宗主是什么意思?

    你的眼神里充满了色欲!

    “苏语贱人,你敢瞪我的男人!”

    嗡!

    丹炉一震,又是一大团的三昧真火喷向了前方的苏语。

    谁都知道步长在借题发挥,可众人也都惊讶于步长的恢复速度。

    刚才她可是被冲阵弹飞了的!

    怎么这么快就满血了啊!

    这不科学!

    北军之中,众金仙们窃窃私语。

    “对面的几个人不正常啊!”

    “是啊,怎么这么快就活蹦乱跳的了?”

    “好像那只小凤凰也没受伤!”

    金仙们发现了不对劲,他们隐隐觉得这其中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天上,世宗刘彻也在观察着。

    他已经从众人的口中了解到了事件的始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离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北军就遭受了重创。

    五校人马已经三校战损了。

    这可都是金仙,不是野外的杂草说割就割了!

    “是敌人太强,还是北军闲置的太久呢?”

    刘彻扫视着底下的孟有房,他也是关注到了那根闪着金光的棍子,就是那根棍子,一棍把北军的冲阵给砸散了!

    锃!锃!

    刘彻的眼皮上闪过金光,他仿佛是想要看透那根棍子的本质。

    嗡!

    一瞬间,孟有房手中的棍子也是金光大振。

    “淦!”

    刘彻的双眼差一点被闪瞎了。

    “好强的宝光!”

    他确认了,这根棍子是先天至宝!

    “先天至宝,神器啊!”

    刘彻觉得,这宝贝在一个小小的仙人手中有些浪费,如果大罗金仙拿着此等神器,战力绝对可以翻上一番!

    说不准,还可以抗一抗天上的那几位…

    刘彻的眼睛里闪起了精光。

    “神器,应该是有德者居之!”

    而他刘彻,正是那有德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