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澳洲风云1876 > 第716章丈夫志不大,何以佐乾坤?
    大洋王国的电报回复的很快,第二天上午便到了。

    电文中只有一句话;

    丈夫志不大,何以佐乾坤?

    顾致文反复咀嚼内中深意,脸上不由得露出浓浓的羞愧之色,随后又浮现出不甘的样子;我这是被嘲讽了吧?

    深受刺激后,他长叹一声对左右吩咐道;“召集最高军事会议,请军事观察团李将军出席,告诉他……我有决断了。”

    “遵命,陛下。”

    二日后

    西贡

    这是一座充满法式浪漫的南亚城市,城市建筑蕴含着浓浓的法国巴黎风情,随处可见带着瓜皮小帽的华人,还有穿着法式裙装的白人妇女和绅士,共同构成了这座城市的别样风致。

    按照事先定好的计划,越国外交代表楚风拿着两份文件来到了西贡总督府,经过门房传报之后,他熟门熟路的见到了西贡总督府负责外交事务的专员安东尼-马夏尔先生,代表越国递上了两份文件。

    放在上面的一份文件是抗议法国军队越界的正式公函,这样的公函他已经在几个月里呈递过10多份了,基本上都没有回音。

    放在下面的一份文件,是越国正式宣战的公文。

    此时正值临下班之际,安东尼-马夏尔先生已经穿上的衣服,戴好了帽子,拿着手杖准备出门。

    见到楚风这时候来明显的皱了下眉头,接过文件看了一下标题,随手就丢在桌子上,用这种不经意的动作表示轻蔑;“好了,楚先生,你的任务完成了,我和珀丝小姐还有一个约会,就不多留你了。”

    “安东尼-马夏尔先生,我对您的这种态度表示抗议。”

    “我确实能感受到你的不满,楚先生,但是谁会在乎呢?”安东尼-马夏尔无奈的耸了耸肩,他掏出金质怀表看了一下,一副我很赶时间的样子说道;“让我们现实一点吧,你可以向你的小小王国政府建议一下,今后不用把这些垃圾文件送过来了,既占用你们的时间,也占用我们宝贵的地方,这真的是种很浪费的行为。”

    说完,他便向外走去,随手还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面对法国殖民者的高傲嘴脸,楚风脸上作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憋屈的跟着走了出来,心中却一阵狂喜。

    宣战书已经送达了,安东尼-马夏尔此刻关门离开就不会再返回办公室,意味着宣战书最少会在他的办公室里待到明天早上。

    那么,战争的突然性就可以达成了,用不着采取后续行动延迟信息传递。

    楚风选择这个时间段过来送交宣战书是很有讲究的,正值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候,这些殖民地总督府的法国人是标准的派对动物,根本没有心情处理公函。

    此时距离电报局下班也没多长时间了,电报局晚上可不开门,若是没有大破天的理由,一切等明天上班再说。

    有传闻中神秘的大洋王国政情局特工配合,即便总督府此刻加急发报,电报局的设备也会出现故障。

    当然,如今事情出奇的顺利,这些后手都用不上了。

    来到大街上

    楚风心情畅快的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要把长久以来遭受的藐视憋屈全都吐出来。

    () ()  作为新生不久的王国,越国并没有得到西贡总督府正式承认,就更别提法国政府了,所以楚风也得不到正式外交人员的待遇,动辄呼来喝去,那份屈辱的感觉刻骨铭心。

    如今终于要开战了,无论成功与否,越国必将得到法国殖民者的正视,必将得到应有的尊重,这对一名外交人员而言是最大的慰藉。

    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楚风感觉到鼻子发酸,心中当真是五味杂陈。

    他的目光默默的看向北方,虔诚祈祷着将爆发的战事进程能够得遂心愿……

    次日凌晨

    河内外围阵地上

    全副武装的士兵们随身携带能够使用两天的粮袋,在夜色中悄悄进入攻击阵地,静等着黎明的到来。

    后方山头的指挥部里

    煤油灯的光亮被遮盖的严严实实,指挥部里面军官们正在围着地图,听从李拴柱少将的指挥安排,然后一个接一个的领命而出,奔赴自己的部队。

    很快,指挥部里原本满满当当的军官们大部分离开了,只余下几位高层将官,其中广西提督李平,广东巡抚段祺瑞赫然在列。

    段祺瑞面带笑容的走到一边,对李栓柱少将说道;“栓柱老弟,你对此战的把握有几分啊?”

    “不出意料的话,当有八分把握。”

    “哦,信心满足的嘛。”

    “段兄,这不是我信心足,而是法国人留下了大破绽,只要攻击部队坚决果断执行命令,破敌不难。”

    段祺瑞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法国人原本谨慎的兵力配置,却给越国一个各个击破的大好机会。

    法国远征军驻扎在河内周边的总兵力达到1.654万人,但并不都是配置在一线阵地,而是主要配置在二线和三线阵地上。

    一线阵地上大多是北越仆从军,总数约2万人出头的样子,火枪配置的比例不超过三成,其他士兵依然是用冷兵器,法军约有一个团兵力顶在第一线,主要是督导北越仆从军作战。

    在两军对峙的后方约4.5公里处,有一处北溪大营,因为处于溪水的北面而得名,法国人在这里驻扎了外籍兵团一个第13混成旅团和两个步兵团,总兵力约7200余人,还有近5000人的北越仆从军,作为二线主力部队使用。

    若是一线阵地有所异动,随时可以支援上来。

    剩下的法国军队大多驻扎在河内城郊,有的在北郊,有的在东郊,有的在城里,基本上是以步兵团为单位分散驻扎,多的一千五六百人,少的一千两三百人不等,总数加起来大概6500人左右兵力。

    剩下的就是一些工兵,宪兵之类的辅助兵种,大概有七八百人,全都驻扎在河内市区。

    原本这样的兵力配置是没问题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越国老老实实待在防御线,后面不主动发起全力进攻。

    在骄傲的法国人眼里,越国只是个瑟瑟发抖的小鹌鹑,怎么敢主动进攻法国军队?

    完全没这种可能啊!

    清国在甲午战争中的拙劣表现,又加深了法国远征军这种片面印象,选择性的忽略了越国主动进攻的可能性。

    还敢冒犯法国军队,给他们一个胆儿?

    () ()  “呵呵呵……”段祺瑞笑得不怀好意,他可是真正的狠角色,对法国人没有半点畏惧之心,反而有些嗜血的舔了舔嘴唇说道;“栓柱老弟,你刚才交代的“穷追猛打,除恶务尽”这8个字深得我心啊!”

    “不瞒段兄,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白人个个都是欺软怕硬的主,你只有把他们打疼了,打怕了,他们才会尊重你,要是打的不疼不痒,那可就麻烦了,狗皮膏药一样地缠着你没完没了。”李栓柱面对老大哥也爽快,毫不隐瞒心中的想法,继续说道;“这个军事考察团的差事我可不想拖个两三年,早打完早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好吗?何必在这里受罪,再过两个月就热得要死了。”

    “哈哈哈哈……说的好啊,逮到这些洋鬼子就是一顿狠揍,打到他怕为止,这样不留后患,这些白人没一个好东西,不是贼就是强盗,要不他老是惦记你家的院子。”段祺瑞仰天大笑起来。

    他的这个比喻,逗得身边一向稳重的广西提督李平也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段大人,法兰西人如果听到你这么说他们,一定会被气疯的。”

    “哼,这些鬼佬不过是凭着船坚炮利横行罢了,我大洋王国同样武备先进,半分也不逊色于他。”

    “段大人,你现在可是清朝的官儿喔!”

    “那也是暂时的事,陛下早有吩咐,你我二人只管把这两广之地看好了就行,满清其他地方不关我们事儿,这艘大船烂透了,咱们也问不了。”

    “哈哈哈……此言有理。”

    笑声感染了李栓柱,他也裂开嘴大笑了起来,心中充满骄傲。

    看一看被列强视之为肥肉的满清朝廷,在胁迫下予取予求,受尽屈辱,他的心中对大洋王国就产生了一种浓浓的自豪感,这个崛起于南太平洋的强盛王国有自己的一份血汗功劳。

    能够追随英明君主创立不世伟业,为华人打下一片梦想中的大大家园,这份成就感无论如何也无法抹杀。

    来到越国复制曾经的成功,痛击贪婪的白人鬼佬,李栓柱为此深感骄傲和自豪,这一切都是强大的王国带来的荣耀,令他深深为之迷醉。

    “报告长官,二师全体进入即设阵地,随时可以全员出击,请您指示。”

    “原地待命,等待进攻信号发起后出击。”

    “遵命,长官。”

    “报告长官,黑旗军全体进入即设阵地,官兵求战热情高涨,请您指示。”

    “原地待命,等待进攻信号发起后出击。”

    “遵命,长官。”

    “报告长官,一师全体进入即设阵地……”

    半晌之后

    各部队陆续进入即设阵地,李栓柱走到指挥部外面,看天色已经麻麻亮,拿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时间到了5:55,于是果断下达命令道;

    “命令炮兵部队进入5分钟倒计时,6:00准时开炮覆盖目标,集中火力轰击10分钟,不得有误。”

    “遵命,长官。”

    “命令各部队准备出击,炮声就是出击命令,炮击5分钟之后全员出击,给我狠狠的打。”

    “遵命,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