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玄幻小说 > 鬼仙异界行 > 二十八章 各有所想
    ;</p>  看着远处落荒而逃的猩猩,再看看面前这个高大的背影,艾思雅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但她很快清醒过来,前面的这个她可以明显的认出来,康姆,她确定他肯定不是那个人,无论从身材,还是时间,康姆是比赛的时候才来的,而“他”却陪伴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p>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差点就被那只野猿逮到,它可是二级魔兽,虽然实力并不是很强,不过要大意之下被它逮到,结果可是很凄惨的,先jiān后杀听说过没?”康姆转过身来,语气责怪的说道,但是嘴角带着那温和的笑意,使得这番责备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少效用。</p>  听见康姆这么说,艾思雅心中也后怕了一番,还有这样的魔兽?</p>  “呃...那谢谢了,多亏你及时赶到。”艾思雅看着康姆,只有他才会给自己这种感觉,一种哥哥般疼爱的味道,温馨而不失随和。</p>  可康姆的心意又有谁知道,xing格使然让他把自己的想法窝到心底,此时更不了解自己的这种关心会给艾思雅这番印象。</p>  现在段玉还是异常痛苦,不过看到艾思雅转危为安,百忙之中还是呼出了一口气,他虽然看着这个康姆不顺眼,而且看着他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仿佛这个人会把自己心爱的事物夺去一般,但是不得不说这次他来的太及时了,如果没有他,真想象不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p>  艾思雅脱离了危险,段玉的心情也随之平稳了,银白sè的魂丹也因此停止了异变,至少段玉那种灵魂般的痛苦慢慢消失了,至于为什么它会随着段玉的心情而发生变化,现在还不得而知。</p>  “你怎么走的这么慢,都半天了,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斗师比魔法师晚出发三个时辰,你才到这里,我都追上来了,恰好是遇到了你,要是别人看见,才不会管这么多。”</p>  艾思雅发觉左手所戴的戒指有点异样,低头看了一下这个自从懂事就跟随自己的戒指。</p>  古朴的戒身上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微黄sè的戒圈上面镶嵌着一颗不知名的圆形石头,戒指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古老的花纹,仿佛是魔法印记,又好像是雕刻艺术,戒身和石头仿若一体,给人一种苍凉而久远的感觉,但是此时仔细看去,在那颗微黄sè的石头上面似乎多了道很明显的裂缝。</p>  这颗戒指自从懂事以来就跟随着她,奇怪的是它会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手指改变大小,而且无论用任何办法都没办法摘下来,曾经被布鲁斯暗黑魔导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尝试了几十种方法,但它依然纹丝不动,多亏这位暗黑魔导不是个研究疯子,他并没有伤害艾思雅而摘下戒指的想法,但从那回以后,艾思雅似乎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便没有多加注意过它,但是今天,似乎它有种别样的感觉,似乎体积变小了,给手指一种紧紧的感觉。</p>  “艾思雅!你在干什么,我说的话你听到没?”康姆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p>  “啊!抱歉,我走神了,你说了什么?”艾思雅的注意力从戒指上转移开来,脸上带着些许歉意看着康姆。</p>  “没什么,我们一同赶路吧,你自己走我不放心。”那张英俊的脸上微微显现出一丝无奈,但很快掩盖过去,看着在魔兽森林中还有心情分神的她,更让他有了陪伴同行的念头。</p>  “可是你还要参加比赛啊,我会耽误你的。”</p>  “没什么,反正我是替别人来比赛的,得不得名次对我来说无所谓,帝国之间的利益和我也沾不上边,再说了,什么事情能有你的安全重要...”康姆也不看艾思雅,转身朝前走去,那意思明显在说,跟我走就是,不过话说到后面,声音比缪塔(异界版蚊子)还小。</p>  “什么?你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艾思雅看着康姆走了,便快速跟上,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再不同意就不把他当朋友了。</p>  段玉现在没有了痛苦的感觉,可以说感觉舒服了,不过他的心情并没有随之高兴起来,观察着周围环境的他,看到康姆和艾思雅并排行走着,没来的心中有种酸酸的感觉,怎么说呢,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打翻了,酸的不行。</p>  他还可以感觉的出戒指空间仿佛大了一点,因为魂丹并没有随着心情平稳而缩小,但这时的戒指还是能容下它,说明戒指本身的空间变大了,不过这不是他关注的,心中现在的滋味只有他知道,看见这种情况的他心中百般难受,仿佛胸中长了个疙瘩似的,幻想着:如果有个如意金箍棒(这是什么?不知道,总之他脑袋里突然想出来的),他会拿着它在并行走的两人中间砸个十万八千里的鸿沟,越远越好。</p>  “我是在说,你身体舒服了点没,听说你被玛雅帝国的一个家伙打伤了。”康姆不会说出刚才自己所说的话的,借用别的话题转移开来。</p>  “好多了,刚开始有点虚弱,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呵呵。”</p>  “昨天被师父叫了去,他吩咐我今天要小心点,还说什么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多管闲事,总之唠唠叨叨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有nǎi妈的潜质,”康姆的脸上带着微微苦笑,还有一丝高兴,毕竟有人这么关心自己,没感觉才怪。</p>  “哦,难怪你昨天没来,原来是被nǎi妈拉去喂nǎi了,哈哈!”艾思雅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开始康姆的玩笑来。</p>  “你...真拿你没办法,走吧,前面的路还要走很久。”</p>  “对了,康姆哥,你的nǎi妈师父来了没?怎么没见到他陪着你。”</p>  “他啊!是这回比赛的什么评审,也来了,不过他们不会让我们看见的,只会在一旁观察,不过我相信,如果我们有危险,他老人家一定会出来的!”</p>  “好了,赶路吧,也不能因为我拖累你啊,是不?”艾思雅首先加速,沿着小道向目标走去。</p>  这时的两人都不知道,在置身百米外,一个佝偻的身影伫立在一颗树上,猛然看到还以为是猴子,但从穿的衣服可以看出来,他是个人!</p>  原先看到艾思雅有危险的时候他本想出手的,不过看到有个和丫头熟识的人出来搭救,便又潜藏到了一旁,静观事态发展。</p>  “奇怪,刚才我怎么感觉到其他的气息。”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p>  没过多久,天sè便慢慢黑了下来,漫天的星星眨着眼睛,还有一朵朵奇形怪状的云彩不时的遮住含羞的月亮(为了不起异样,还是一样称呼月亮吧^_^),草木间传来一声声虫鸣蛙叫,整个森林间幽静而贴近自然,让身在其中的人心情不由得放松,也许人本来就属于自然吧,只是在人群中待久了,才认为森林中不属于人类。</p>  看着前面十几米宽的河道,水流较为平缓,清澈的水仿佛能看到河底,这时的河上并没有人们传诵的鸳鸯,但是想到这个名字,任何年轻男女都会幻想着自己的另一半,如果有这样的配偶该有多好,像鸳鸯传说中那样,相思相守,不离不弃,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p>  -------------------------------</p>  (小猪再次开动手笔,发烧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也很让很大一批人失望了,在这里小猪也不重复说道歉的话语了,只有实际行动才能表达我的歉意,以后每天更新是必然的,状态好的话小猪还会爆发一下来回应大家,希望还在看的朋友一如既往的支持我^_^)</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