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千二百九十一章 铁汁横流后援绝
    向弥的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他的拳头也是紧紧地握着,目光从这块临时医院的地上扫过,一个个跟沈恭一样给断腿截脚,或者是身上生生剜下一大块腐肉,痛得死去活来的军士们,尽入他的眼帘,而前方的城墙之上,贺兰部的援军已经在跟王猛子们交上了手,城墙底下那仍然在流淌的金汤铁汁,构成了一片禁止通行的死亡之区,而在这针汁中燃烧着的将士遗骨,则是构成了死亡的警告。
    可是,还活着的千余名战士,他们的眼中,写满了战意与杀气,那种愤怒和复仇的执念,让他们已经可以不顾这眼前的修罗场,哪怕用自己的身躯和性命,为同伴们开辟出一条直接上城的通道,他们也是愿意的!
    向弥的手,本能地想要去抓背上还剩下那把板斧,大力的叫声在他的耳边回荡着,那是一股上气不接下气,全速狂奔时的声音,由远而近,直入他的耳中:“铁牛哥,斧来了,斧来了!”
    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向弥扭头看向了奔来的大力,只见他的手中,握着自己的那把一面染毒的战斧,而刚才斧面之上的紫黑色毒血,已经消失不见,整块斧面,一片通红,还散发着一股酒气,显然,这是大力刚才按孙思邈的吩咐,以酒消毒,再在火上烧烤,以化尽毒气,看到这种群情激愤,纷纷请战的架式,他甚至等不及这斧面完全冷却,就这样拿着烧红的大斧,跑了过来。
    向弥用力地点了点头,从大力的手上接过了这把大斧,热浪顺着木柄向他传来,一如他心中燃烧着的复仇之火,这附近围着的劫后余生的战士们,没有人因为恐惧而退缩,每个人,只想回身报仇,他们散发出的战意,甚至可以摧毁身后那面城墙!
    可是向弥仍然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起来,灼热的火风从嘴里进入他的体内,却让他的脑子变得清楚,这么多年来,向弥在军中经历了太多的战斗,现在他学到了一招:“在作决定之前,深呼吸三下,然后再仔细地想一遍,这是寄奴哥教诲我的!”
    当向弥重新睁开双眼时,只见上千道殷切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自己,手中的那股子烫手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再看一眼那把战斧,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颜色,他点了点头,沉声道:“诸位兄弟,你们的战意,我能体会到,而你们想要复仇之心,我铁牛更是感同身受。那些战死在城下的兄弟,知道你们现在的想法,一定会瞑目了!”
    徐赤特咬了咬牙:“铁牛哥,只有攻下城门,把那些夹壁墙里害我们的狗贼全部千刀万剐,方能泄我们心头之恨,那铁汁现在有些已经开始凝固了,我们应该趁这个机会杀回去,就算,就算不为我军报仇,起码城头上还有上百兄弟在战斗呢,我们不能不管他们啊!”
    向弥摇了摇头,他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一顶不知是谁掉下的臂甲,刚才孙思邈在救人时,往往中毒之处的甲片,都要卸下,也不知道是谁的。向弥拿着这块臂甲,远远地扔向了城墙那里,以他的力量和体格,即使是隔了七八十步,这片足有几斤重的甲片,仍然落到了一片还在流淌的铁汁之中。
    只听到“嘶”地一声,这片铁甲落入了铁汁之中,就如同一块冰块,落到了沸水里,很快就融化掉了,不成形状,同样变成了铁汁的一部分,四处流淌。
    众人全都看得心惊肉跳,刚才全凭一股血气之勇喊着要报仇,想请战的他们,脑子开始渐渐地冷静下来了,所有人都在想一件事:要是连这块铁甲都是入汁即化,那我们的血肉之躯这时候送上去,一定也会挫骨扬灰,尸首无存的。
    向弥正色道:“兄弟们,看到没有,不是我不想报仇,是贼人凶残,现在这样,城下的铁汁还是天然的阻隔,我们无法接近城墙,要是上去就给烫死了,那也不可能冲上城墙啊!”
    一阵喊杀声从城头传来,除了从西城那里冲上来的贺兰部军士外,城墙下,也有大量的贺兰部战士,从城梯之上涌来,他们如潮水一般,几乎就跟这城墙下流淌的铁汁一样,黑压压的一片,前排的战士持盾,后排的军士们,则把长长的矛槊架在前方同伴们的肩膀和盾牌上沿,跟在前方同伴的身后,步步推进,渐渐地,要把这城头一两百名晋军,都压缩在这不到两百步宽的城楼之上了。
    贺兰卢一身大铠,从城头的东侧,缓步上城,在他的身前,起码三百名大盾长槊手,身着重甲,横在他的身前,二十余名身着劲装的晋军第一批上城剑士的尸体,已经倒在这个盾阵之前,显然,他们虽然武功高强,精于剑术,但是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面对列阵而前的敌军重甲大盾槊手,那可真正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贺兰刚手中的大刀跟王猛子的大斧正面连击三下,火花四溅,王猛子那蛮牛样的身躯,向后退了两大步,而贺兰刚则是格蹬蹬地,向后连退七个大步,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还是身后的三个亲卫连忙上前扶住了他,才让他不至于摔倒,而他握着大刀的右手虎口,已经震裂,在流着血,整条右臂,也是在发麻,显然,这一轮的硬碰硬,还是王猛子占了上风。
    十个持盾的卫士,挡在了贺兰刚的身前,六根长槊,槊尖闪着寒意,直指盾外的王猛子,王猛子欲要进一步上前,却是给这六根步槊一阵攒刺,手忙脚乱下,还是只能后退,气得他持斧对着贺兰刚大吼道:“贺兰刚,你这懦夫,有种的,上来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贺兰刚刚才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正在大口地喘气,听到这话,脸色一变,正要提刀出阵,却只觉得一只手臂紧紧地按在了自己的肩头,而公孙五楼那小人得志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荡:“你叫王猛子是吧,死到临头,是想拉人垫背吗?只可惜,我公孙五楼,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