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千三百一十一章 野蛮人殉为立威
    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 !刘裕的脸色一变,讶道:“怎么会这样?慕容德以前不是以仁义闻名的吗?也做这种人神共愤的事?”
    王妙音叹了口气:“蛮夷部落,毕竟文化和认知与我们中原还是有不小的差异的,他们相信祖先,相信鬼神,部落里还保留巫师和萨满,阿寿跟我说过,后燕崩溃,国家灭亡,而慕容德也是侥幸带着部众突围到此,建立的基业,而当时就有大国师,应该就是黑袍对慕容德进言,说是这广固乃是四战之地,两次遭遇屠城,怨灵煞气深重,而燕国的灭亡,也是因为久久不敬祖先,不以敌人殉葬,这才失去了祖先的保佑。”
    刘裕咬了咬牙:“真要是什么要取人命才保佑的祖先,那这慕容部应该全部灭亡才好。”
    刘穆之平静地说道:“其实,一般的愚昧的族人,也许会相信这套说辞,但是象慕容德这样成熟的老将,是不会相信这些鬼话的,但他仍然要这样做,是因为国师的话,部落的族人们相信,后燕灭亡,这些人是九死一生地才逃到了广固,又是一座曾经给他们慕容氏屠过的城市,本地的汉人并不服气,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说是人殉,不如说是立威。”
    刘裕叹了口气:“你这样说,我倒是明白了,他们靠着击败辟闾氏一族这样的本地豪强而强夺青州,但毕竟初来乍到,北方的北魏军队也随时可能杀过来,所以必须要让青州的汉人豪强大族们畏惧而效忠,要让他们知道,这些鲜卑人可以跟他们客气,但要是狠起来,那刀子也是非常硬的。”
    “所以慕容德消灭了辟闾氏, 又留下了辟闾道秀这个独子以示仁义, 除此之外, 慕容德也是拜孔子孟子,兴建学校,让部落贵族子弟上这些汉人儒家的庠序, 以示想要融入这齐鲁儒家文化之意,以结汉人之心。”
    “而另一方面, 他也要杀几个人来立一下威, 辟闾氏的反抗败得太快, 快得几乎不让本地人产生畏惧,但要是纵兵掳掠甚至是屠城, 又会跟本地的汉人豪强彻底交恶,所以,慕容德选择了以这种人殉的借口, 杀几个肃慎族的匠户奴隶, 既安抚了本族民众们当时对亡国的不满之情, 又让汉人们看到, 非他慕容氏一族的人,如果犯法或者是办事不力, 就会作为奴隶给人殉。顺便提醒一下大家,当年慕容恪攻下广固后屠灭段氏部落数万军民的雷霆手段,警告青州的汉人不要试图与慕容燕国为敌!”
    王妙音面色凝重, 点了点头:“不错,就如刘车骑分析的那样, 杀这些匠户,一来是他们没有利用价值, 迟迟造不出神木大弓,恐怕慕容德也怀疑他们藏了私, 怕落入别人之手,技术外泄。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就是你刚才说的几点,仍然是一种立威的手段。。”
    丁午恨恨地说道:“立威立威,靠杀无辜的人来立个鸟威,这该死的南燕,该亡一万遍!”
    刘裕沉声道:“如果是那个什么国师的意见, 那定是黑袍的诡计,而慕容德知道此举能帮他稳定人心,也乐得去做。这么说来,是阿寿当年出面, 救下了这些肃慎匠户?”
    刘穆之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那十余个肃慎匠户,还是给杀了祭天,不过,因为阿寿为他们求过情,最后在他们临死时,还去牢中给他们送行,给他们喝断头酒,所以,一个最年长的老匠户,在最后的时候,向阿寿透露了那神木大弓的秘密。”
    刘裕睁大了眼睛:“是制造手法工艺吗?可是不是说需要那神木…………”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神木只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肃慎先人,是要把那神木混合一些兽胶,打碎了混合为木浆,再灌入一些铁汁,那神木众人皆以为是硬木,但实际上,是软胶。”
    刘裕若有所思地点头道:“还真的是和马槊的做法一个思路,需要这种木料提供韧性,而不是硬度呢。看来这打造兵器之道,这些塞外的蛮夷可能还比我们中原人,在某些方面更胜一筹呢,当年我们的那精钢甲,宿铁刀,也是用了异族的那种三牲之溺粹火法,而大功告成的呢。”
    说到这里,他想到了多年前,在北府军铁匠幢中,还是靠了慕容兰的指点,才打造出这些神兵利器,当年双方互相不知对方的身份,却是可以同心协力,心有灵犀,这么多年过去了,慕容南成了慕容兰,好兄弟成了夫妻,又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真的是造化弄人,世事无常啊。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感慨之色,王妙音秀目流转,轻声道:“当年的精钢甲片的制法,可是轰动全军呢,刘车骑你…………”
    刘裕摆了摆手,他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引发不必要的麻烦:“那最后阿寿是用什么办法打靠出这神木大弓呢?要在这南方找到那种神木,可不容易吧。”
    刘穆之微微一笑:“虽然我们没有神木,但我们有最好的精钢铁甲啊,要知道在那肃慎之地,想要有大量的精钢,可是不可能的,但在我们这里,几十万大军的铁甲,也是可以做出来的。所以,我和皇后殿下,用了很多名贵的木材,配以这精钢铁汁,反复实验,终于做出了可以发射这铁杆重箭的铁胎弓啊。”
    刘裕的双眼一亮,看着远处的战场,一百多骑已经从两军阵前奔驰而过,烟尘渐渐地散去,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十具长生怪物的残躯,不是身首异处,就是身体四分五裂,地上的黑血横流,隔着几里都能感觉到那股死亡而腥臭的味道,但是,第一批冲出那黑火区的长生怪物们,是给实实在在地消灭了!
    而刘敬宣则单手持着铁胎弓,傲立于盾阵之前,他的身后,上千甲士们在齐声欢呼:“阿寿,阿寿,阿寿!”
    而刘敬宣则豪气干云地抄起了手上的金刚巨杵,直指对面的烟雾之中,长啸一声:“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