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执魏 > 第八十八 酒器茶入
    三生有幸?

    高允想不通,他非名流雅士,也非名门望族,他的背景无非就是在他少年时死去的父亲,其曾担任丞相参军一职。

    可他父亲和独孤部的人并无往来。

    若说刘盛和他父亲有关系吧,他是怎么也不会信的,毕竟刘盛那么小,以他的年纪都可以做刘盛的爹了。

    可刘盛为何这般说呐?

    如果只是客套话,他倒也还能接受,可刘盛还偏偏说的那么真诚,这让他一时间琢磨不透了。

    “难不成,朔州侯当真是赏识我之才学?”高允暗暗想道。

    这也是他能得到的唯一答案。

    念及于此,高允当即再作一辑,谦虚道:“允不过受父蒙荫,这才出任一介功曹,何德何能当朔州此言呀。”

    刘盛笑道:“先生过谦了,君之大才,世人不知,乃其愚昧,我却知先生不亚古之萧何,乃当世大才也。”

    高允闻言,登时一愣,随即身子一挺,笑眯眯的说道:“朔州谬赞了,吾与萧君不可比,不可比!”

    嘴上这么说着,可心底还是极为欣喜的,毕竟被人认同可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尤其是一州之主。

    高允偷偷望了秦无殇一眼,见其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心中不由得想起在渤海郡之时,秦无殇曾说他是受朔州侯之命前来请他去做朔州别驾从事史的。

    那时的他,并没有相信,只是笑了笑便罢了。

    毕竟半辈子都没被人赏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从功曹跳到别驾呐?

    他可不觉得他有甚么本事能令一州之主遣其爱将专门来寻他,只当是秦无殇前来渤海办事,见他有些学识,想要自己为其主出力罢了。

    想一想,若不是二人兴趣爱好有相同之处,从而惺惺相惜的话,他是怎么也不会跟着秦无殇来朔州看一看的吧?

    假若自己没来,他也就不会知道,这世间,还当真有人赏识于他。

    目下也恰恰证明了秦无殇的话,虽然还未如秦无殇说的那般要让他出任朔州别驾从事史,但他观刘盛之言,心中也有了七八分计较。

    想到这里,高允不由得轻点其头,暗道:“君无戏言也。”

    刘盛没有察觉到高允的心里变化,毕竟他不是神,由将引手向城,对高允笑道:“先生快随我入城,我已在府内置宴为先生接风洗尘。”

    高允没有推辞,拜道:“允,不胜感激。”待起身,引手向前:“明公先请!”

    刘盛闻言,登时大喜。

    明公。

    高允称他为明公。

    “先生请!”

    刘盛喜不自禁的在前方带路,他并没有当场说让高允为他出力甚么的,因为这样会显得他操之过急。

    在他想来,高允既然称他为明公,那这事基本就八九不离十了,他不必急于一时.......

    一夜喧嚣,顷酒满堂,朔州大小将官、从吏的陪同,让高允那半辈子的浮浮沉沉得到了慰藉,也知道刘盛是真正的看重自己。

    他若想做出一番事业,这将是他的一个机会。

    可是,他不知道刘盛到底是个甚么样的人,他目前还无法下定决心,即便这可能是他唯一的攀升机会。

    回到刘盛为他安排的住所,高允并没有入睡,而是在院内遥望星空,不时发出一声轻叹。

    头上,星光漫天,那一颗颗的星星犹如河中砂砾,不知繁几,有些明亮,有些暗淡,有些被云雾所遮,但这些,却未能引起高允的注意。

    他在看着一颗调皮的星星,它时明时灭,时隐时现,将亮未亮,欲起又伏,就好似他此时的心情一般。

    看着它,高允的内心很不平静。

    世人观星,便是笃定每颗星都有各自的意义,月掩星角犯杀机,星光大盛迎太平,可太平之前,却总是月掩星角。

    这是在暗指朔州侯刘盛,还是指我高允高伯恭呐?

    高允隐约猜出了些甚么,但他并不能确定自己就是对的,毕竟,这里面可是牵扯着滔天大事,以及他自身。

    待了半响,高允又是幽幽一叹:“罢了罢了,待明日观其朔地再做决议,若其真乃明公,辅其王业也不失一件美谈啊。”

    念叨着,摇头两三转,便迈步入房去了。

    房内,桌上有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一只另类的酒壶,一座酒樽,酒壶内茶香飘出。

    高允狐疑,上前提壶,左手取酒樽,将壶内的液体倒入酒樽之中,随后放置鼻下一嗅。

    是茶非酒,可这杯子却为何要用酒樽?

    “茶入酒壶?酒樽盛茶?何意?”

    看着这怪异的搭配,高允眉头一皱,暗自揣摩着刘盛送这一副托盘的用意........

    另一处,秦无殇与刘盛在房内夜话,诉说着渤海郡的种种情况,以及高允之事,言谈间,秦无殇极其推崇高允之才,并明言,他不如高允。

    当然,这是指治理地方,对于军事这块,秦无殇还是非常自傲的。

    “高允并未请辞功曹之职,说明他无心与我,可夜时却称吾明公,又表明愿仕朔州,对于此事,无殇可有何见解?”刘盛一手持茶,对秦无殇问道。

    秦无殇笑了笑,并未立即回答,端起酒樽饮了一杯茶,随后看着空酒樽说道:“盛武酒之器却被郎主盛文茶,实乃酒器茶用,且酒樽比之饮茶之茶盏却也小了,不合,不合啊,屈茶也!”

    刘盛微微一笑:“甚么都瞒不住你。”抬头问道:“高允可能明白我意?”

    “不知!”秦无殇摇了摇头,可脸上却挂满了笑意。

    刘盛眼眸微撇,抖了抖眉:“你当真不知?”

    秦无殇抿嘴摇头:“不知!”伸手取过刘盛命人做的水壶,往酒樽里填了一杯茶:“高允一定看出了郎主所表达之意,但他是否愿意明白,我是当真不知!”

    说着,又摇头叹道:“人心难测啊!”

    言罢,手一抬,酒樽近唇,呲溜~一声,饮茶入肚。

    刘盛迟疑了下,遂即轻笑一声,呢喃道:“也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

    “郎主说甚?”秦无殇脑袋微斜,刘盛的话着实让他理解不了。

    “呼......无事。”刘盛长吁一声,扭头望向窗外。

    秦无殇见状,也没追问,独自饮茶一樽,随后也将目光投向窗外。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