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雨离亭 > 第三十三章 兰汀(中)
    长空浩渺,楼宇飘摇,秋风江雾,千里归鸿。

    幻境,秘境,元神之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理不清,分不明。

    轻竹亭安静心绪,只做这里是幻境,自己仍是主宰,全身关注,一股真气从丹田起始运作周身,又汇集到足下涌泉,泉涌如注,直冲头顶百会。

    他卯足了心智神力,向上奋力飞冲,灵魂都几欲出窍,可是身体却几乎未动,牢牢地陷在泥淖里,对面还是无方,囹圄还是江亭。

    “无方元君,这是怎么回事?”轻竹亭急忙问道。

    无方摇头道:“无畏无惧,不是无知无觉,三境相叠,岂可逞勇斗胜?”

    轻竹亭有气不快,明明是你偏执偏帮,说的不清不楚,便道:“我太愚钝,还请元君明示。”

    无方便道:“你不知道九相皋相马么?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你分不清你自己的幻境,何苦怪我!”无方闭上眼睛,不理他了。

    轻竹亭苦笑,他发觉无方虽是秘术的宗师级人物,可是骨子里不过是一个老去的小姑娘,若时光倒流,大概也和楚洁无二。

    “元君,晚辈修为实在浅薄,求元君相助。”轻竹亭言语神色极尽谦卑。

    无方这才又慢慢睁开眼睛说道:“枉我夸你好悟性,怎么这样愚笨。”

    轻竹亭眼瞧着那潮汐寺烟气渐起,不知李圆启什么时候就杀将出来,只得忍气求道:“三境相叠,我的幻术受到限制,不能冲破幻境。”

    “哼,也对,真叫你这毛小子翻云覆雨,我这些年岂不白修炼了!”说着无方轻而易举挣脱泥沼,飞身半空之中,摇曳落地,衣裳未沾泥污分毫。

    “你!”轻竹亭惊讶得牙舌打架。

    无方轻蔑道:“水仙馆不过如此,你且在这受着,待我杀了那无情无义的负心贼,再来料理你。”

    轻竹亭被无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云里雾里,不知所措,加上他刚才运功十足,劲力却未能发泄出去,只在他体内乱窜。

    肉体受困于外,法力作乱于内,心神混沌不堪,轻竹亭从未受过如此的折磨痛苦,终于支撑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在秘幻重叠之境,无方的五感异常敏锐,但她没有回头,直入潮汐寺。

    寺内金碧辉煌,完全没有道观寺宇的庄重清肃,反而牙雕玉琢,气渺轻浮。眼前一座金身人像,足有五人之长三人宽厚,耸立殿中高入藻井。

    无方仔细一看,这人像塑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圆启。

    故事开篇便说过,灵虚观正殿只尊天地,未奉“三清”。

    灵虚观连道家始祖,都没有供像祭拜,小小凡俗李圆启竟敢给自己立像,真是狂妄至极。

    若非她无方痴情,灵虚观的观主更轮不到他,可见他无情无耻。

    “哼,好不害臊,凭你也配立像。”无方大怒,“嗖”地抽出一根藤条,飞身鞭笞人像,金光霹雳,七八鞭里倒有五六抽的是心。

    正在无方疯狂鞭笞之时,寺内阴雾暗起,机关响动。

    无方见有异常,怒气未减反盛,大叫道:“少在这装神弄鬼,故弄玄虚!你出来,出来让我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说着收回藤条,长袖掩面,一身黑衣的无方便淹没在阴森的黑雾之中。

    雾气流动,无方身形快时,或许还能依稀辨认,可若慢时,便无从查找。

    寺内一团烟雾,寺外也是江雾弥漫,看不清楚。

    轻竹亭也不知昏了多久,渐渐缓和过来,心神正在恍惚游走间,却冥冥听到熟悉之声。

    “我们还活着么?”似乎是楚洁的声音。

    “不知道。”另一个女子答话的太短,辩不清楚。

    轻竹亭又急又混沌,楚洁?怎么会有楚洁?

    那两个女子又说道:“真可怜,连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咱们要真是两个鬼,那就可笑了。做人困死在穹庐里,做鬼却困在这种鬼地方。”

    “是啊,这好像一个迷阵。”

    是楚洁的声音!没错!

    轻竹亭确信他听见了楚洁说话,一心扑在楚洁的声音上也没心思再听另一个女子说什么。

    只是楚洁怎么会在这,她不是困在穷庐里,和梅傲霜在一起,另一个女子是师姐么?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是死是活,难道我也已经死了?

    轻竹亭心神愈加混沌,身上疲软无力,他大喊:“楚洁,楚洁,是你么?”

    可是却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他的呼喊。

    轻竹亭越急就越虚,难受无比。

    江雾越笼越盛,江亭和潮汐寺都虚化其中。

    楚洁说道:“我走不动了,太累了。”

    “可见咱们没死,想来鬼是不知道累的。”

    这回轻竹亭听得真真切切,确是楚梅二人,听声音已是越来越近。

    只听梅傲霜说道:“好像有个亭子,过去歇歇吧。”

    楚洁未应声,想也会点头应允。

    轻竹亭心急如焚,五内中烧,自己已在深陷囹圄,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俩个再跳进来。

    可是他喊不出声音,又无法自拔,雾浓烟重,她二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到他的半截身子。

    难道三人犯了困兽劫难?

    穷庐、江亭,总有一处是囹圄!

    不行!无方说过,她收拾了李圆启就会回来料理他自己。

    如果无方胜了,尚且不知是何结果,若是李圆启又迷惑了无方,那么他们三个,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自己的命、楚洁的命、梅傲霜的命!

    三条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性命,眼瞧着就要被自己的无能盖棺定论了。

    轻竹亭明显感到心底一阵寒流注满了周身,与之前体内乱窜的劲力交织冲撞,迸发出前所未有极强的力量,几乎冲破他的皮囊。

    他上半截身子,一闪眼便有一块皮肤凸起又凹陷,明显受到体内力量的冲击。

    然而上半身还算好的,他深陷泥淖的那半截身体就更加糟糕了,因被淤泥裹缠,内力冲撞的肉体只能直挺挺的承受,连利用皮肤本身的弹性来释放转移一点点的内力的能力都失去了,就好像一个挨打的人被绑住了手脚,无法躲藏!

    轻竹亭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楚梅两人的脚步也愈见清晰。

    就在他生不如死的时候,听见“啊”的女子尖叫声。

    这一声,轻竹亭未能分辨出是楚洁的叫声,还是梅傲霜的叫声。

    但无论是谁,这一“啊”声,都是他无比珍视,甚至超越了自己,最最重要的人,最最不能失去的人的临危求救。

    霎那间的神智清明,使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强大,强大到能保护好两个世间最重要的生命!

    轻竹亭仰头长啸,啸声直接冲拨开笼绕江亭的浓雾。

    江亭四周,好似阴霾放晴一样,转瞬明亮无比,江浪滚滚可见。

    楚洁一边狠命地拽住一只脚陷入泥淖的梅傲霜,一边惊讶地看着半截身子,披头散发的轻竹亭,她张大着嘴巴,却叫不出一句“轻哥哥”。

    梅傲霜借着轻竹亭冲散浓雾的劲力,猛地抽出了陷进去的左足,搡带着楚洁,跌出江亭之外。

    潮汐寺内,同被这长啸震惊的还有无方。

    她不知道寺外发生了什么,但如此功力十足的吼啸,绝非好事!

    无方少了耐性,在黑雾里飞速移形,手中长藤四周挥舞,定要揪出李圆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