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布武江山 > 第591章 一员猛将
    将信接过来,吕布打眼一看,便觉喜上眉梢。

    上书“大兄奉先亲启”几个大字,正是出自于二弟郭嘉之手。

    没想到时隔多年,还能收到郭嘉的来信。

    吕布打开后,整张信笺上却只有三句话。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讷于言,敏于行。”

    “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

    这几句话说的,好像谁做事不过脑子一样。

    除了这三句话,别无其他。

    看来,在这位郭二的眼里,大哥吕布就是个莽夫?

    但这几句话,也是对吕布的一个提点,凡事都不能太过出头,自己闷头发大财就行了。

    将信笺叠好入怀,目光转向了下座信使,吕布好奇道:“敢问壮士,接下来可有何打算?”

    在兵荒马乱之际,还能千里迢迢送信,虽然晚了许多时日,但也足见此人的不凡,不然早死在半路上,或者被人抓了壮丁。

    “某自有去处,多谢将军挂怀。”

    信使见吕布将信收好,便起身抱拳答礼道:“若无其他吩咐,不敢叨扰府上,告辞。”

    “请稍等片刻。”

    吕布起身,吩咐左右,“取些钱来赠与壮士。”

    “将军,不用……”

    信使正要拒绝,却被吕布打断,“让你多跑了许多路,些许补偿也是应该,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不敢,愚下姓典,名韦。”

    注视着魁梧大汉,吕布闻言一愣,旋即失声惊道:“你是典韦?”

    “将军知道在下?”

    注意到吕布的神色,典韦顿生疑惑,心中有些警惕。

    典韦背井离乡,接了送信的差事,可是因为犯了事逃难的。

    去年,因好友与富春县恶吏李永结怨,遂上门杀了李永夫妻二人扬长而去。

    难道眼前这小将军,也知道了那件案子,想将他缉捕归案?

    失算了,只知这小将军骁勇善战,时常能听到他的名声,却没想今天确是自投罗网。

    也不知能否敌得过,这府上又有多少卫士,恐怕是不好脱身了。

    典韦正思索间,就见吕布上前,抓向自己双臂。

    本就心虚的典韦,立刻就做出反击,挣脱吕布的双手,双拳直捣吕布心窝。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吕布大为诧异,当即双臂交叉,封住典韦双拳。

    正想开口说话,就见典韦后招已经杀来。

    两人拳掌交错,只是片刻间,就已经换十招。

    堂下有侍卫听到打斗声,纷纷朝着客堂跑了过来。

    典韦察觉不妥,立刻虚晃一招,将吕布逼退,反身就向外跑去。

    几名侍卫当即拦截,瞬间将典韦围在当中。

    数柄钢刀正要挥下,典韦也要上前拼命,就听客堂内传来一声大喝。

    “住手!”

    侍卫们手上一顿,随即收刀后撤,退到了五步之外,但仍将典韦围在当中。

    “典壮士,吕某与阁下可有宿怨?”

    吕布缓步上前,站在侍卫身后,奇怪的说道:“还是受雇于人,前来刺杀吕某?”

    “无怨无仇,亦非刺客。”典韦看看左右,随即转向吕布,“身陷于此,乃某失算。但凭竭力,亦要脱身。”

    “你这话说的,怎么像是我要对你不利?”

    瞥了典韦一眼,想来是有误会,吕布挥退左右,“你乃是二弟信使,某何故对你出手?”

    此话一出,典韦愕然,从见到吕布到现在,的确没有显露敌意。

    可报上名字时,吕布的反应明显是见猎心喜,难道不是因为逃犯自投罗网?

    “那将军为何是那副神情?”

    虽然侍卫们退开了,但典韦依然保持警惕。

    而侍卫的目光,也依然未离典韦左右。

    “神情?”

    吕布愕然,就是因为这个?

    可这也不是你动手打人的理由吧?

    垂着头,吕布睇着典韦道:“足下,可是陈留己吾人?”

    “哼,还说不想对某不利,连某的出身都知道。”

    这一下,似乎更确定了吕布的打算,典韦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对你不利?”

    吕布实在无语,只好对典韦道:“某知道你,皆是九天玄女娘娘于梦中告知,不日将有一骁将前来辅佐效力。此人典韦,陈留己吾人,形貌魁梧,膂力过人,有大志气节,性格任侠。”

    九天玄女娘娘?

    听着吕布娓娓道来,典韦却是一脸茫然,神仙都知道我了?

    旁边几名侍卫,也都面面相觑,也不知将军说的是真是假。

    “你的事,我知道,但并非是官府通牒。你也该清楚,县衙的案子可到不了我这。捉贼缉凶,也不是本将军负责的事。”

    典韦动容,似乎有些道理。

    堂堂一位将军,怎么可能去管贼捕掾的事?

    “以前的事,某不过问,也不想问。”

    吕布说着,走向典韦,“某相信九天玄女娘娘,不会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送到我这。”

    “真的是……九天玄女娘娘?”

    这事就有点玄了,世界上真有神仙?

    可没有神仙,又没有官府通牒,吕布又如何知道自己的底细?

    典韦本不信鬼神之说,可现在却有点怀疑,人家一个将军总不能骗人吧?

    “你看,你千里迢迢送信而来,虽有惊险却能化险为夷,这便是九天玄女娘娘庇佑,也是你我之间的一场缘分。”

    “你有大志气节,某能提供机会,将来必可共谋大事。”

    眼见典韦似乎被说动,吕布便拍了拍典韦肩膀,“还犹豫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今天下动荡,何处可安天命?”

    “可是……”

    典韦很想说,你不是投靠董卓了么,听说那家伙可是个祸害。

    “相信我,相信九天玄女娘娘,神仙是不会眷顾一个恶人的,对么?你一路寻我而来,想来也听说过我不少的事。”

    “留下吧,只有某帐下才有你大展身手的机会,现在你也没别的地方可去。若是以后你有更好的机会,不愿在某处谋职了,那也任由你来去自如,可好?”

    本还有些犹豫的典韦,这才勉为其难的点头,“某可以暂时在将军帐下效力,但某将来若要离去,将军可莫要阻拦。”

    “凭你的身手,谁又拦得住?”

    将典韦留了下来,吕布也算松了口气。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典韦可是以一敌百的猛将,自然要紧紧的握在手里。

    郭嘉简单的一封书信,就送来了一员顶级猛将,还真是一位福星啊。

    “来人,通知下去,今晚设宴,为典壮士接风洗尘。”

    心情大好的吕布,立刻就通知了下去,让人准备一桌酒席。

    “不敢,不敢,韦何德何能。”

    吕布的安排,让典韦有些受宠若惊,表面上在谦逊,心里却极为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