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云烟之下 > 第十九章 斜阳疏竹上,残雪乱山中
    即使身穿着厚袍,三人也不敢长时间处在峡谷盘旋的寒风里,只能在徐漠撕开的空间裂缝里遥遥地望着对面驻扎的周军。被乌云吞噬的阳光,毫无生气的蓝色火焰,横行无忌的紫色雷电,裹挟着乱石起舞的罡风,自然生长却结合成一座座竹制营帐的箭竹,这一切都在无声的告诉来者:触之者死!

    雪地里全是内脏残肢,其上的冰晶还带着些许的鲜红。散落的头骨已经被冻的皱缩,嘴里插着的弓弩还保持着原样,一眼瞧过去,那头骨上下颚甚至被弩箭撑碎开始分离了。这些追逐至此的秦军,连敌人的样貌都未曾见过,就身首异处,魂归九幽。

    白起试过把雷渊里的怨魂放出去接近营帐,一旦怨魂脱离雷渊,瞬间就会被罡风撕成碎片,那些紫色的雷电也会一拥而上,分而食之。石榴拿给李轩的符箓小人儿也是寸步难行,那蓝色火焰看似冷冽毫无生气,实则炽热难挡,只是一些被风吹出来的火焰接触到小人,也会烧的连灰烬都剩不下。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里的驻军,其实只有三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三个死人。

    一开始,白起以为这四人也像是被洛城那样的傀儡师制作出来的傀儡。但是这样恶劣的环境,纵使是方士也难以生存,如果是傀儡,真身也必须在不远处,这般条件此时显得那样的苛刻。

    韩军营帐

    “那您的意思是,那三人,全是活死人吗?”公叔婴恭敬地为赵括递上一杯茶水,若不是他的引狼入室之计,韩军早就溃不成军。

    “差不多吧,”赵括浅尝了一口韩国的冬茶。这冬茶又称雪片,霜冻之后方能采摘,新鲜的冬茶,香气浓郁,留香持久。虽不如春茶美观,但那独有的赤头也是别有一番趣味,特别是入口之后的清甜,绝不是其它时候采摘的茶叶能够比拟的,“死前铭记一些执念,死后魂魄就不会离题,虽说宛如行尸走肉,但是与人缠斗定不会落入下风。”

    “对了,我要你办的事办的如何了?”

    公叔婴拱了拱手道:“那甘茂军中确实没有女流,人员调动也还算正常,只是有一个营帐......”

    “怎么了?说!”

    “那营帐中的兵士无论是追击还是防守都没有参战,人数的调动也和甘茂下的命令不符,有时甚至背道而驰,我派出去的探子远远地瞧了一眼,为首一人好像是魏冉......”

    “魏冉?”赵括眯了眯眼,芈八子的弟弟吗?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啊,“甘茂此时收到班师之令,士气大挫,你再安排一次奇袭,没问题吧。”

    “可我的士兵连连征战,也是疲惫不堪啊,”公叔婴挠了挠头,差点被油脂堆满的眼睛满是精光,“要不你再接我两个异士带队,也更容易找到你要找的人嘛。”

    “行吧,别让我失望啊。”

    只要在你们失败之前找到我要找的人,就不算让我失望吧。

    峡谷

    山体之间开始有碎石崩塌,露出被包裹在里面的冰晶,从冰晶表面向里望去,似乎还能瞧见数只黑影,人面虎身,却又头生两角,虎尾带着蝎刺,四肢漆黑,身体光洁如玉,那人面上的两颗虎瞳里满是兽性与贪婪,凶戾之气横生。

    白起凝练出的傀儡小心翼翼地穿过罡风与雷霆,一步步地试图接近那三栋竹屋,身上由三春剑制成的盔甲在狂风里猎猎作响,已经快要散架了,一旦那傀儡自身的气息暴露在峡谷中,下场怕是比先前的秦军还要凄惨。

    每一栋竹屋里都平放着一个漆黑的棺材,四角摆上白蜡,再用铁索串联。盖上刻着童男童女无数,为首一只便是潜藏在山体中的凶兽,牙齿之间,还滴着鲜血,挂着孩童残肢,即使是浮雕,也隐隐有一股血腥气。

    “马腹......”白起转头看向两人,“山海经有载:蔓渠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伊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洛。有兽焉,其名曰马腹,其状如人面虎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此等凶兽却只能作震棺之物,那棺材下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徐漠也反应过来,沉吟片刻道:“这马腹是水鬼之祖,平日多是拖人入水害其性命。如今被封印在冰山之间,想必是这三人中一人所为,即使突破冰层为他们所用,也是行尸走肉,难有什么实力,若是先斩杀三人,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话音刚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影,一掌朝着徐漠的天灵盖拍去,若不是李轩一剑挡在中间,他们怕是已经损兵折将了。

    再看向竹屋方向,傀儡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滩黑水在雪地里冒着青烟。四具棺材全被掀开,两只马腹也突破冰层,开始舔舐雪地上的黑水,分食不远处秦军尸体。

    悠扬的笙歌响起,四溢的罡风安静下来,雷电也开始聚拢,化作一柄长弓和法阵朝着远山的一人靠过去,只留下飞扬的雪花幻化出千军万马排列在白起三人面前,刀剑斧戟皆是由冰雪凝成,身下的战马也散发出凌冬的气息。

    试图偷袭的那人一击不中也是毫不含糊地向后撤,几只马腹冲上来稳稳地接住,回归到三人之列中。

    巨蛇的虚影再次浮现在白起身后,当其看见马腹后,非但没有退缩,反倒是一脸兴奋的模样,像是看见什么大补之物一般,蛇身紧缩在一起,随时准备弹射出去了。

    “那几只马腹交给我。”白起只留下一句话,便冲了出去。徐漠摇了摇头,虚空一招,数个黑洞静静地悬浮在他身边,漫天箭矢和冰球都被吞噬了进去,他看着李轩苦笑道:“没办法,你去对付那个放冷箭的吧,这些冰雕在我面前也没什么威胁啊。”

    一个箭步斩断迎面而来地冷箭,李轩身形扭曲了一下,已经出现在远山,还不待那人有所反应,一剑试图劈在他面门上。长弓横握,挡住李轩劈出地一剑,那人也是腿脚一蹬作势向后撤,期间不忘射出一箭挡住四面涌动地剑气,不过半息之后,弓箭所过之处剑气尽数消失,再过半息,李轩藏匿于剑气中的身影显现出来,手中的三春也刚好掷出,朝着持弓者的额间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