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云烟之下 > 第二十七章 其行如风,见则天下大风
    “罢了,这样的转生之法还是你告诉我的......”欧冶子也不再看一头雾水的石榴,反而是指了指身后的一片荒芜,“白起小子,你知道这里为何以欧冶池为界,一半青葱,一半荒芜吗?”

    “以欧冶池为界,自然是您老保护的好。”白起也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低头淡然一笑。这样的奇景,想想都知道是某种异兽所致。至于是哪一种,呵,楚国本就以大泽山川闻名,藏着多少奇珍异兽未可知啊。

    “滑头!”欧冶子哼了一声,拉起石榴的小手消失于湖面,只留下一句“找到它!”

    李轩有些着急,火焰开始在他身上凝聚,却被欧冶池激射的剑气击溃,只能揉搓着胸口屁颠屁颠地追上远去的白起。

    “这火焰。”白起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待到两人走远,才低头轻声问道。

    “喔!”李轩捋了捋额角的头发,“这火焰是先祖从楚国境内的神物凤凰体内拿来的。过程嘛,他没说,不过用起来还算顺手。你看。”说罢便把泠鸢剑拎在手里。阳光下,原本透明的泠鸢剑散发着一丝火红。白起看着李轩笑眯眯地把剑凑到自己面前,尴尬地撇过头去。

    “你好好说话,莫不是脑子被烧傻了吗?”白起对现在的李轩有些嫌弃。憨憨的样子,像是幼童,把自己的精力全都放在手中的玩具上,还老是想分享只有自己能体会到的喜悦。

    “切,”李轩努努嘴,“不想看就不看,我还不给你看了呢。”说罢,火焰盔甲已经套在了身上,转眼就消失在了白起的视线里,留下一地的烟尘。

    不过半里路,李轩就像是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又跑到白起的身边问个不停:“诶诶,你说石榴她喜欢什么样的酒楼啊,那些个悬梁立柱,刷成红色的可好?”说罢摇摇头,咬着手指道:“不行,我们建在城郊的木屋要刷成红色的,酒楼颜色可不能重了。那就不刷颜色,直挂上些彩色丝绸如何?她一定喜欢!”

    雷光闪烁,白起已经按捺不住抽他的冲动了,最好是抽在他脑袋上,把搭错的弦抽回来!

    李轩不在乎这些,光是想想自己和石榴的未来,一种从没有感受过的幸福铺满他的心底。一定要有美满的生活,一定要和石榴一起。

    他对自己这样说道。

    对还没有付诸现实的承诺感到开心和满足,是情窦初开的少年独有的权力吧。

    山坡的石子滚落,却在半空砸向白起的眉心。乌光涌现,将石子击了个粉碎,从光里走出身披战甲的白起,五指紧握雷渊剑柄,等待下一次的偷袭。

    只见山坡走出一只细犬模样的生物,圆滚滚的眼睛紧张地观望。白起和李轩身上的盔甲给了它莫大的压力。特别是白起黑甲上的朱厌雕像,真是让它坐立不安,甚至一向精准的投掷也偏离了轨道。

    如犬而人面,善投,见人则笑,名曰山浑。其行如风,见则天下大风。

    山珲吗?原来如此。

    看着一脸讪笑的山珲,白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原以为是什么凶兽,谁知道是这么个玩意儿。

    收了雷渊剑,白起闪身来到山珲身边,刚把手探向后者的脖子,却被突如其来的狂风迷了眼睛。待到再度睁眼,那山珲已经和李轩厮打起来了。火焰时不时地烧掉山珲的一些皮毛,李轩的脸也被山珲投掷的石子砸的鼻青脸肿。每每想一鼓作气地冲到其身旁,都会被不知从何处起地狂风刮走,然后就是乱石激射,躲闪不及。

    山珲脸上地讪笑渐渐变成了讥笑。它就这么不近不远地看着李轩,还把爪子伸出来肆无忌惮地擦脸。

    李轩更是呲牙咧嘴地盯着山珲,白起看着,就像看着两兄弟一样......

    青灰色的风旋在山珲的身边聚拢,试探性地朝着李轩的位置压过去。李轩却没有这般的耐性和脾气。橘红的火焰跳跃,对准狂风的缝隙钻过去想要绑住山珲的手脚,炽热的高温融化狂风里夹杂的石子,与山珲的鼻尖只剩下咫尺之间的距离。一柄黑色的重剑横立在火焰与山珲之间,雷光闪烁,青灰色的气旋像丝线一般被扯断,橘红色的火焰被雷光包裹待到高空中炸开,推散厚重的云层,露出潜藏的湛蓝天空。

    “要留着这畜生?”李轩大惑,白起可不像什么心性善良之辈。

    山珲显然被李轩的爆发吓住了,怯生生地躲在白起的身后,不时地发出两声呜咽,像是流落街头的小狗祈求收养。

    “不是什么凶兽,留着也未尝不可。”白起笑眯眯地看着山珲。

    杀不杀它白起不关心,只是欧冶子这么多年任由山珲在这山间驰骋,如今自己一到便痛下杀手,怎么说都是有些过分啊。

    更何况,如果这小兽背后有什么欧冶子也惹不起的东西,杀了它岂不是大亏?把它带回去,当着欧冶子的面收下它,即使之后有什么麻烦,呵,欧冶子也脱不了干系。

    “送给石榴怎么样?”白起看着李轩,“无论做宠物也好,回到秦国做酒楼的镇宅之物也好,它好像都蛮合适的。”

    “切,”李轩低声嘀咕一句,“这么丑,石榴怎么会喜欢把它当作宠物。”

    “你这么丑,石榴不也看上你了?”白起嘴角咧了咧。

    “什么丑不丑的!你看看你看看,我从欧冶池里面出来就蜕变了好吗?你懂什么叫蜕变吗?”李轩朝着远去的白起嘶吼,山珲看着气急败坏的李轩,露出嘴里的犬牙,像是在挑衅。

    欧冶池

    石榴看着藏在池底的经书,想要伸手触摸,书本却像有灵智一般远远躲开。

    “这些经书有剑谱,有兵书,有医书。不适合你的,你拿不到。”欧冶子看着两眼放光的石榴,百感交集。

    常年在沉醉在酒楼,石榴身上的妩媚之气是怎样也藏不住的,举手投足之间都似是桃花拂面,勾人心魄,可偏偏她的眼神里,还藏着一丝少女尚未消散的童真烂漫。

    妩媚,却不低贱。

    “先祖召我来这里,又是何事?”

    欧冶子大手一挥,池水被雄浑的剑气排开,一条古道就这么出现在两人的脚底。透过水汽,石榴好像隐隐能看见无数个人影闪动。每一个人影都高举双手,膜拜高悬在上空的物件。

    “走吧,你就不想知道你的符箓之术来此何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