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云烟之下 > 第二十八章 天风吹裂,一线中开
    十个傀儡一字排开,空洞的双眼凹槽里似乎还沾染着经年的血气。玄铁拼接成的十指弯曲,显得手背那一点锈蚀格外的显眼。每一个傀儡的眉间都有一道裂缝,像是第三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石榴,让本就寒冷的池底平添一份阴森。

    “符箓之术,本是驱邪求福之用,”欧冶子看着陈列的傀儡,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重重叹了口气,示意石榴靠近它们,“可你手中的符箓,你能察觉到什么不同吗?”

    石榴愣了一下,说到:“不同之处......那自然是能随我心意变换成各式各样的东西,与其说是符箓,不如说是......我也说不上来。”

    是了,你手中的符箓,当然不完全是一纸涂鸦而已。

    “当年西施偷走的仙气大半都给她挡了转世魂魄消亡之灾,剩下一点都在你的血脉之中了。说你的符箓之术是半个仙术也不为过。”

    石榴后退两步,连连摆手:“怎么可能呢老人家,我这一点把戏还比不上白起李轩他们半分呢。”

    “哼!”欧冶子不屑地转过头去,“李轩?我的血脉自然不会有差的道理。至于那个小子......”

    没了雷渊剑,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

    “把你身上的符箓全都拿出来,放进傀儡眉间的裂缝里,它们就都是你的了。”欧冶子也不过多争辩,只是指导石榴下一步的行动。

    “这些傀儡......”石榴有些犹豫。不是她不想要这些傀儡,只是洛城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真的......

    “李轩给我说过了,那种死尸做成的傀儡,本就是邪术,我怎么可能让你掌握那样的东西。再说了,墨家的机关之术只有他们能操控,我这些傀儡是由你的血脉控制,心意相通,不知要比某些下三滥的东西强上多少倍,你确定不要?”

    清澈的双眼里闪过一丝渴望。

    欧冶子嘴角咧了咧,也不看石榴,只丢下一句:“符箓放进去之前记得滴上一滴自己的血。”就离开了欧冶池。

    山珲就这样一路和李轩打闹,不是扔出一堆石子,就是鼓起腮帮吹起狂风阻挡李轩吹过来的身影。这种打又打不到,跑又跑不过的尴尬情况真是让李轩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他几次看向白起,起初山珲看见他向白起求救还瞬间收敛,但是领会到白起一点支援的意思都没有之后,它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最后甚至趴在了李轩肩头,翻起肚皮开始晒起了太阳。

    几个回合下来,白起也大致了解了这山珲的能力,看家护院已是绰绰有余,只要让欧冶子最后确认一下,就万事大吉了。

    “这么快?”欧冶子看见白起两人回来的身影,还讶异了一下,“咦?你没杀掉山珲?”

    雷渊剑无止尽的杀意会影响凡人的心智,山珲无疑落了下风,竟然没死?

    “你很希望我杀掉它?”白起抿嘴笑了笑,欧冶子这样的反应正中他的下怀。

    这小子身上应该只有一柄剑。三春剑按照李轩的描述是在一个叫熙悦的姑娘身上才对。

    那他拿什么抵挡雷渊剑对自己心智的侵蚀?

    “你跟我过来。”欧冶子指了指白起,往后山飞去。

    后山

    “雷渊剑,一直是挑起战争的凶器。你拿着它,注定以后是凶名赫赫,”欧冶子话中满是讥讽,“我先祝你军功累累,以后一定是秦国的达官显贵,军政要臣。”

    白起摩梭着手中的雷渊剑,半晌说到:“这雷渊剑在我手中,自然是要一统天下,终结祸端。”

    欧冶子笑得更开心了:“终结祸端?你?若是全天下都反对呢?”

    “你说呢?”白起眯眼笑着,阳光打在他身上,看起来像是一只狐狸。

    欧冶子笑不出来了。

    一个人拦着我,我就杀一个;一群人拦着我,我就杀一群。

    “我现在杀了你,也算是除了一个祸害。”欧冶子语气冷下来,剑气开始在他周围凝聚。虽说自己是谪仙,杀了白起一介凡人总归是不难的。

    他怎么会相信一个手持雷渊剑的人会想要终结世间祸端?

    “你大可试试。”白起笑容不减,身边的黑色雷光却突然炸响。戾气,死气,杀气都从雷光里面钻出来,幻化成朱厌的模样,虎视眈眈地看着欧冶子。

    朱厌这样的凶兽都死在你手里,你却说你想要终结祸端?

    挑起世间纷争的所有筹码都被你捏在手里,你却说你想用这些还天下一个太平?

    欧冶子迎上白起的双眼,深不见底。

    宛如一滩幽深的池水,吸收着戾气,却不泛起一丝的涟漪。

    “罢了,一切交给时间吧。”欧冶子放下手中的剑,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几十岁,颓然瘫坐在地上,不知想些什么。

    “我有自己的道,自然不会受杀气的影响。”白起站起身朝着前方走去。

    欧冶子抬起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看不穿他们这一辈的心思了。

    是什么样的道才能让这个少年安然拿起雷渊?

    白起自己觉得是一统天下的决心。

    可若是欧冶子看见熙悦,他一定会知道,白起错了。

    欧冶池

    李轩一把抓起山珲,拎着它的后颈肉提到石榴面前。四目相对,山珲害羞起来,眼皮耷拉着,好像不敢看石榴。

    少女掩嘴轻笑一声,手指试探性地摩挲起山珲的肚皮,逗得其咯咯大笑起来。周围开始刮起狂风,把山珲两只肉乎乎的耳朵和舌头都吹向一边,耳朵站上一些口水黏在抱住山珲的李轩的脸上。为了让石榴尽兴,李轩还不敢松手让山珲跑开。

    逗了好一会儿,石榴看山珲再没有笑的力气,方才挪开了手,任凭它躺在自己的腿上。身后的傀儡跑过来,把石榴扛在肩上,就这么站在湖边,眼里泛不出一丝感情。

    李轩这才注意到十个形影不离的傀儡。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潜藏着一丝爆炸性的力量,被指缝夹住的黄纸上,刻画着不知名的符咒,鲜红而扭曲的文字昭示着无与伦比的威胁。李轩心底的战意被勾起,一点火焰在指尖奔涌,天地间的灵气开始朝着李轩汇聚。

    “石榴,你说我能不能打赢这些傀儡?”

    石榴笑笑,手臂轻轻挥了挥,两道傀儡眨眼就来到李轩身后,悍然轰出第一拳。

    嘿嘿,如果换做白起在这里,李轩肯定不会如此逞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