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云烟之下 > 第二十九章 尽到黔南,去天尺五
    李轩闭眼,眉心愈发的火红起来,粗略看去倒是和那傀儡有几分相似之处。手中的泠鸢剑再无半点天地灵气聚集的模样,反倒是像一团迸发的火焰被李轩捏在手中,剑锋所指,皆是化作焦土。

    趁着李轩凝神聚气之际,石榴早早便画好了符箓贴在傀儡的脊骨处。后背的机关开合,符箓悄然融进去。傀儡空洞的双眼精光大放,双膝微微弯曲,下一瞬已是闪烁到李轩身后,抬腿轰在腰间,没有半点留手的意思。

    泠鸢横扫,剑锋直指傀儡咽喉。不料离傀儡身体寸尺之间,像是有什么壁障挡住了李轩的攻势,只溅起一串火星,李轩便被透过铠甲的劲道冲的倒飞出去,草地上满是火焰烧焦的痕迹。

    眼前一花,数到拳影映入李轩瞳孔。刹那间,整个世界都慢下来,李轩甚至能看清百米之外蝴蝶扇动的翅膀。

    起身,轻巧地绕过拳峰,出剑。

    泠鸢剑不会像上一次那般耀眼,剑身暗淡不少。但是接触傀儡的剑锋像是一个太阳,在其腹部陡然炸开,蕴含的剑气把两人脚下的泥土轰得四散纷飞。

    石榴眨眼的一瞬,第二个傀儡已经来到了李轩正上方。不像第一个采用肉搏,第二个傀儡快速捏出几个印结,乌云中钻出得雷电就劈在李轩身上,阻挡其下一步的攻势。

    雷电变作小蛇在盔甲得缝隙里游走,李轩得毛发微微张开,像是做出防守姿势得刺猬。至少石榴是这么想的。

    她抿嘴笑了笑。

    李轩看见,以为她在嘲笑自己,瞬间就急了。俯身前冲,一把抓住地面的傀儡,旋转半周朝着悬浮着的傀儡扔过去。两个傀儡相撞,火花照亮半个天空,第三个傀儡趁着李轩喘息的空荡,早已悄然绕到了身后。冰冷的瞳仁里闪过蓝光,李轩只感觉后背一麻,不待做出反应,下肢已是没了知觉。

    碎土凝聚的狼群,后背铺天盖地的暗器,咫尺之间的拳影,让李轩本能地抱头蹲下,身上的火焰熄灭,整个人毫无包裹的露在空气里。

    一道嘶吼从远方响起,狼群瞬间停止了攻势,畏惧地趴下。浓稠的黑雷滴滴答答的裹住李轩,暗器面对棉花一样的雷渊只能无奈地沉进去。至于傀儡,还没来得及收回拳头就被劲风吹了出去,在地上擦出十余尺才停下。

    白起笑眯眯地悬在半空,石榴耸耸肩走开了,留下李轩沉闷的咆哮。

    拍拍李轩的肩,白起递过一张纸条道:“看看吧,魏冉那边的消息。”

    李轩的眼神逐渐凝重起来:“秦武王死了,你这么开心?”

    “开心也不至于,”白起帮着石榴收拾起行囊,“我还真有点意外,燕赵两国会扶持他上位。就连樗里疾也站在芈月魏冉这边。”

    燕国扶持芈八子的儿子上位在奇怪不过。韩国大败,这样的战局让他们心生敬畏也是有可能。至于樗里疾,这只老狐狸自有自己的打算。只是赵国......

    他们不拿公子稷作筹码要自己交出熙悦已是意料之外,怎么会放过来把这块肉送到秦国嘴边?

    “和我一起去看看吧,燕赵的护卫应该也快到了。”

    “半路相遇吗?”

    “不用了,我们直接回秦国吧,先让石榴把酒楼的事情筹办起来,也给熙悦一个安身的地方,我怕赵国动机不纯啊。”

    白起脸上的笑容,可不像是怕赵国图谋不轨的样子......

    晋阳

    低洼的盆地此时黑压压一片的铁甲,树梢上不时会闪过一些黑影,朝着中央的古树树冠汇聚,赵括端坐在那里。他斜眼瞧着另一颗树冠上躺着的身影。不羁的嘴角叼着草根,浑身并无一块铁甲包裹,倒像是一个牧羊的少年。

    泥地上驻扎的军营里,有一个消瘦的孩童,闭目养神,周围的人神色漠然,对于中心的孩童并没什么尊敬谦卑之意。

    “稷公子,”赵括掀开帘子,温和地摸了摸孩童的肩头,“该出发了,稷公子。”

    “为何我现在都没有看见迎接的队伍?”名为稷的孩童抬起头,剑眉微皱。他实在担心,母亲难道不担心吗?

    “你当真以为,你们秦国的狗爪子哪里都能踏足吗?”叼着草根的少年也进来,冷眼看着稷,“别忘了,这里是晋阳!”

    稷缩了缩头,也不搭理这个暴躁的少年,在赵括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少年看着远去的稷,陡然泄下气来,自顾自说到:“他离开燕国,燕国的处境究竟会怎样......”

    “只要你别忘了我们的交易,一切都好说的。”赵括的声音萦绕在少年耳边。

    “希望如此吧......”

    西阳

    魏冉盯着远方一言不发。

    扣在剑柄上的五指微微有些发白。他现在都还记得在所有人都为秦武王哭丧的时候,姐姐嘴角似有似无的浅笑。

    只要姐姐的孩子即位,自己在气势上便不会属于樗里疾,登上他的位置也是迟早的事。

    但是真的能让自己如愿吗?

    熙悦已经回到咸阳,在得知赵国竟然率先表示力挺公子稷即位后,姐姐前后召见过熙悦三次。

    虽说不过是问些赵国的风土人情,但是次数未免太多了些。

    魏冉的脸色不太好看,都怪自己一会去就像姐姐坦白了熙悦那丫头的来历,这样傻子都能猜出来赵国的目的,而为了迎接公子稷即位,姐姐会不会把熙悦拱手相让?

    真到了那一步,白起谁拦得住?徐漠?潇潇?还是李轩?

    不过一场战争下来,姐姐借出去的死士,皆成了熙悦的忠实拥护者,就连李轩也对白起马首是瞻,更别说本就关系要好的徐漠和潇潇了。

    白起啊白起,你当真的心思缜密啊,这般的笼络人心之术,就算是姐姐也不一定熟稔吧。

    “想什么呢,如此入神?”清朗的笑声从后方传来,吓得魏冉一身冷汗。

    白起拍拍魏冉的肩:“几日不见,你怎得变得这般胆小。待会儿看见赵括,可别露了怯。”

    魏冉报以微笑。

    黑压压的一片之间出现在视线里,魏冉的神色也凝重起来,白起嘴角依旧挂着浅笑。

    “列阵!”魏冉拔出长剑怒吼,军队的声浪激起沙土,掩盖远处的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