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都市小说 > 雾都侦探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白斯通
    前天第二次采血之后,文思医院联系了战神公司总干事兼后勤部部长兼跑腿负责人里斯通。告知里父需要进行全身检查。这种事对于佣兵的心态来说影响不大,里父在前天下午入住文思医院,预计在前天上午出院,前天晚上出报告。
    前天晚上,有人穿着医生服进入里父的病房,用带消音器的手枪对着里父开了几枪。可惜里父是个烟鬼,因为病房内有烟雾警报器,在烟瘾作用下,当时他翻出窗外,正坐在一米宽的水泥延伸体上抽着烟。听见动静,里父站起来一看,看见枪手正掀开自己被子。
    双方打了一个对眼后,枪手立刻逃走。里父从五楼外,利用空调外机朝下跳,因为年纪较大缘故,三楼下二楼时没踩准,人摔到地上,最终被枪手逃走。里父因为胯骨骨折真的去住院了。
    事发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早上,战神公司元老之一战甲带人携枪逼宫,要求元老中佣兵派代表战乙解释清楚里父遇刺一事。战乙表示自己确实在近期因为公司理念和里父争吵过,还动了拳头,但自己绝对不可能杀害里父。战甲拿出了战乙近期两次和考斯特秘密会面的证据,战乙承认自己和考斯特有联系,因为要发展私人武装企业,少不了考斯特的支持。
    双方言辞激烈,甚至在办公室打了起来,里斯通年轻一代几个人阻止了中老年人们的斗殴。战甲提出自己的要求,这件事需要一个了断,愿意遵守战神理念的就留在公司,不愿意遵守就离开公司。战乙认为公司不是任何人的,五位元老中有三人都反对里父的养老理念,应该退出的是里父和他们的养老派。
    梁袭听完,给里斯通倒茶:“需要我查什么?”
    里斯通道:“我父亲原本住610房间,因为那房间没有地方抽烟,于是在晚饭后更换到607房间。我们年轻这一代人负责跑腿,知道我父亲换房间除了值班医生和护士长外,只有两个年轻人。我们看了楼道监控,杀手直接前往607房间,显然对我父亲的情况了如指掌。我父亲是晚上八点换的房间,晚上十一点三十分遭遇袭击。在这三个小时内,两个年轻人手机没有与外界通讯。”
    梁袭不解:“只是体检住院,甚至可以不住院,为什么要留下两个年轻人?刺杀发生时,这两个年轻人在哪呢?”
    里斯通回答:“他们在保安室喝啤酒看球。留下是因为医院通知我父亲需要做全身检查时,公司上下都比较担忧,大家一起送我父亲去医院。我父亲在医院门口赶人,说留两个年轻人陪我,你们不要现在就哭丧。于是就留下两个年轻人。三人在病房玩了几把扑克之后,年轻人就下楼去保安室看球。由于这两支英超球队都是我父亲讨厌的球队,所以他没有参与。”
    里斯通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梁袭面前:“这是两个年轻人的信息和材料,里面还有复制的手机信息,你帮我看看哪个年轻人向外人透露我父亲更换病房的事。”
    梁袭有些为难:“里斯通,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里斯通很上道,立刻拿出十欧元,梁袭脸都绿了:“十元是象征性收费,不是标准收费。”
    里斯通摸索着再拿出十欧元,提醒道:“你当时就这么打发我的。”
    梁袭道:“20元?即使看在朋友份上也只能工作三分钟。首先我确认一下,这两个年轻人是不是没有名字?”
    里斯通点头:“用代号,01和02。”
    梁袭问:“哪个是你?”
    里斯通一顿:“不告诉你。”变相承认其中有自己。
    也就是说,只有里斯通和另外一个年轻人知道里父更换病房,里斯通不想怀疑另外一个年轻人,于是找梁袭要结论。里斯通把自己身份混淆,看梁袭能不能客观的做出判断。但没想到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梁袭道:“不用看什么资料,听你描述整件事后,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是一个双簧。杀手是你父亲的人,目的是催化公司矛盾,彻底解决战神理念问题。只有在自己是受害者情况下,己方才能掌握主要话语权。”
    梁袭道:“前天晚上你父亲遇刺,昨天上午战甲兴师问罪。他的怒火还真能憋,一憋就是一个晚上。其次我没有猜错的话,另外一个年轻人和战乙有关,或者是支持战乙的元老有关。” ()
    里斯通默然许久:“是战乙的侄子。”
    梁袭道:“你父亲的住院检查报告是不是正常的?”
    里斯通无奈点头:“是。”
    梁袭道:“病房都开着灯,最少会开一盏。你父亲为了抽烟而离开一会,不可能把病床伪装成一个人的模样,因为没有意义。杀手精明到能直接到607,又能傻乎乎的朝空无一人的病床开枪,我们该如何形容他呢?四目相对时,你父亲没有携带武器,持有手枪的杀手竟然没有攻击你父亲,反而转身逃跑。不仅如此,你父亲敢赤手空拳追一个持有手枪的歹徒。我一向认为佣兵是怕死才能活得久,因为只有怕死才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赤手空拳追击手枪歹徒,实在不能称得上明智。”
    里斯通:“……”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尴尬。
    梁袭道:“你父亲是不是拒绝报警,说不希望外人知道公司的事。”
    里斯通:“……”无言以对,继续尴尬。
    梁袭收好桌上20欧元,一手拿起书本,一手挥手:“喝茶。”三分钟破案。
    如何形容里斯通的心情呢?挫败算是比较合适的。里斯通原本以为很难查证的一件事,梁袭几句话就摆平。为了让梁袭能客观判断,里斯通耗费心思弄出了01号和02号材料,还努力的隐藏自己的身份。佣兵始终是佣兵,非专业的布局在专业人眼中看来破绽百出。
    里斯通哪有心情喝茶,拿了电话到门外求证去了,十分钟后里斯通回到侦探社,一声不吭拿起一杯热茶长叹一声。
    梁袭道:“难道你发现了?”
    “发现什么?”
    “发现我能算到你通电话的时间,在你回来之前给你倒好一杯热茶。”
    我真的会q!梁袭说明之后,里斯通才被点醒,他从不注意这种细节。被梁袭提醒后,里斯通一身冷汗。在他人专业领域,自己实在太渺小。
    梁袭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每分钟换一次热茶,偶尔来点魔术师的恶作剧挺有意思的。梁袭问:“听你那一声叹气,似乎战神要解体?”
    里斯通点头:“战神养老派的支持人数对比佣兵派的支持人数,谁的支持人数多,谁就能主管战神公司,包括接手战神的资源。另外一派人愿意留则留,不愿意留可以选择离开。”
    梁袭道:“如果有人揭穿你父亲造假,那佣兵派必然胜出。”
    里斯通道:“如果不是佣兵派来势汹汹,占据优势,我父亲也不会行如此下策。”潜台词是养老派已经输了,自己父亲只是最后一搏。想想也很好理解,养老派没有雄心壮志,不想战友之间出现过分纷争,也不会为战友做决定,就算战神解散了,他们也可以聚团取暖,他们也不需要战神资源。一方争,一方不争,加上考斯特背后作祟,胜败早已经决定。
    聊了几句说到考斯特,梁袭问:“被血月排挤的考斯特是不是很恼火?”
    里斯通笑着摇头:“你可能不知道,考斯特已经和汉娜达成共识。”
    梁袭问:“下一届血月邀请,你会代表考斯特参赛吗?”
    “当然不会,我不是考斯特的直系亲属。”里斯通道:“以我对考斯特和汉娜的了解,他们极可能亲自下场参赛。本次血月请了几位作家为设计以规则为主的游戏,其中一位作家是我好友,我们曾经玩过24小时规则游戏。”
    里斯通说起了自己的故事,那是在挪威度假期间,四男两女一起玩的规则游戏,游戏设计者就是这位作家。每个人写五条规则,尽可能写上自己能做到,别人容易犯错的规则。比如里斯通就栽在不穿内裤这条规则上,相对应的惩罚是在冰天雪地的挪威树林里用一个小时抓住一只兔子。
    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里斯通本打算直接回瑞典,梁袭表示一定要尽东道主之谊,最终两人步行前往附近一家法国餐厅吃午饭。
    午饭之后,两人散步到侦探社附近停车场。里斯通不喜欢乘坐计程车,他更喜欢自己开车,这辆车是他在机场附近租车行租赁。
    到了露天停车场,梁袭看见了几辆警车停在一边,两名便衣和一名制服警察一边说话,一边对一辆车后备箱拍照。 ()
    里斯通脚步一顿,梁袭问:“你的车?”
    “嗯。”
    “有东西?”
    “没有,但看起来有。”
    梁袭上前,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你好,我是反恐办公室特别顾问,请问发生什么事。”
    “梁袭?”一名便衣看梁袭,得到肯定答案后非常高兴和梁袭握手:“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没什么事,我们接到举报,说看见一个人把手枪放进汽车后备箱,举报人还说明了车牌。”
    梁袭探头看了一眼,后备箱内有一个带枪袋的腰带,枪袋内插了一把手枪。一边探员戴手套把手枪取出来检查后道:“真枪。”
    探员用鼻子闻了一会,用手指擦拭:“近期这把枪似乎被击发过。”
    制服警察过来:“查到了,这是一辆机场租赁公司的汽车,我已经让人把资料和监控传过来。”
    探员道:“如果是机场租赁,代表此人没有携枪资格。”
    梁袭道:“里斯通,过来吧。”
    里斯通无奈的走过去,没办法不过去,因为这辆车是自己租的,租赁用的是自己护照,还有清晰的监控,除非硬刚司法机构,否则怎么跑也跑不掉。
    梁袭靠里斯通耳边道:“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瑞典那边已经报警,警察已经从文思医院拿到了子弹。现在只要做弹道对比,就知道是你在大前天晚上向自己父亲射击。要么你父亲公开说明自己欺骗了大家,要么你就有麻烦了。”
    波比闻香识女人,梁袭看线索就知道事情来龙去脉。显然这是一次诬陷,以里斯通的身手他不需要到哪都带着枪。但这次诬陷呼应了瑞典的枪击。总体来说恶意不大,但攻击性很强,逼迫里父退无可退。如果里父承认自己造假,不仅他的声誉会受损,连带大家都会讨厌新生代的首脑里斯通。
    一石三鸟。一鸟:战神公司归佣兵派。二鸟:里父和里斯通失去大家尊敬。三鸟:佣兵派在划分公司财产时拥有绝对话语权。
    要么说好人更不要撒谎,好人撒谎被抓现行的后果,比坏人撒谎被抓现行的后果要严重的多。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呢?从里父的反正要输,不如试一试的态度开始。这种态度和梁袭试不孕态度差别不大,区别在于后果。梁袭试不孕了不起让探员们多跑点路,里父试不孕则可能导致被反杀。
    “车是他的。”梁袭道。
    探员看里斯通:“他的?”什么意思?难道是反恐办公室秘密行动?
    梁袭能扛下来吗?不能,因为出警要写报告。暂时是可以打发这件事,但最后结果极可能是里斯通快乐的在瑞典逍遥,梁袭则要面对无尽的麻烦。
    梁袭道:“他是被诬陷的,不过按照程序办吧。”
    里斯通赞赏道:“好兄弟。”还以为你能摆平。
    你给了20块,我请你了两百英镑,你还要我背锅?里斯通这事是小事,幕后人也没打算下死手,否则有可能就是尸体。战神和血月一样,一不稳定事情就特别多,好在都是小打小闹,大家都没打算撕破脸。
    里斯通被带走之前,梁袭问:“需要我帮你抓人吗?”
    里斯通想了一会:“我考虑一下。”他还没决定怎么处理这件事。他相信梁袭问这句话时,梁袭已经有抓住诬陷者的想法。
    “再见。”
    “再见。”
    里斯通的故事如梁袭预料那样,瑞典警方接到报警后,在病房找到了弹头,传唤了里父。英国警方比对弹道资料库后,发现和两天前瑞典发生的枪击案有关,于是联系了瑞典警方。这件事给里斯通上了一课,一个再聪明的人在他人的专业领域也只能是个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