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封侯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联络
    最快更新封侯 !徐沛很坦诚道:“我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入侵巩州的六万西夏大军全部被歼灭,西夏在熙河路争夺战中彻底失败,陈庆两万大军正向湟州杀来,任得敬已经没有几天了。”
    孙云湖眼睛眯成一条缝,试探着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贤弟和宋军已经有接触了吧!”
    徐沛在孙云湖面前不想隐瞒,他点点头,“一点没错,这也是家父的意思,拥戴宋军夺取湟州。”
    既然是老爷子的意思,孙云湖便一颗心放下,又笑眯眯问道:“那陈庆答应给你什么?”
    “还没有涉及到这个问题,但只要我们全力相助,我相信,他一定不会亏待我们。”
    孙云湖不在意谁来统治湟州,他只看重利益,所以徐沛才会对呼延雷说,关键是利益!
    “能不能说具体一点。”
    徐沛沉吟一下道:“如果你想要商业利益,我可以保证孙家的葡萄酒卖到秦州去,但我劝你,这个时候商业利益不重要,还是为两个儿子的前途着想吧!”
    孙云湖毫不含糊,继续追问道:“我当然也更看重儿子的前途,关键是陈庆能给我什么?”
    “我可以推荐鹏儿到成纪县节度府内为官,也能保证孙剑在陈庆军中继续出任指挥使。”
    孙云湖沉思片刻道:“我相信贤弟的承诺,但贤弟又怎么保证陈庆不会另有想法?”
    孙云湖说得比较含蓄,意思就是说,陈庆凭什么会按照你的想法来施行?
    这件事徐沛胸有成竹,他微微笑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双方心照不宣,我的要求并不过份,他为什么不答应?如果他连这点诚信都没有,他还想指望我父亲帮他联络吐蕃酋长?”
    孙云湖顿时醒悟,徐沛的祖母可是青唐可汗董毡的女儿,当年极力阻止了几个大部落之间的互相征讨,使河湟吐蕃人赢得了几十年的和平。
    虽然她已经去世三十年了,但依旧在吐蕃各部落中威望很高,陈庆如果想收复积石州和洮州,还真要依仗徐家。
    想通这一点,孙云湖点点头,“现在需要我怎么做?”
    “我想带一个人见一见孙剑, 我们能不能成功, 关键就是在孙剑身上。”
    孙云湖想了想道:“明天中午我带剑儿来拜访, 你安排一个地方。”
    “就在湟水酒楼,明天中午我也在,你们尽管过来。”
    正说着, 外面大街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隐隐听见有人大喊:“紧急军报!紧急军报!”
    这是报信人前往总管府去了, 徐沛和孙云湖面面相觑, 应该是陈庆军队的消息传来了, 事情恐怕要起波澜了。
    ..........
    确实是宋军渡黄河的消息传到了湟州城,两万大军正向湟州城浩浩荡荡杀来。
    任得敬大惊失色, 立刻命令各地军队撤回湟州城,同时下令城门紧闭,除了军队以外, 不准任何人进出城。
    湟州城内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任得敬次日便下令夜里开始戒严, 一旦城头鼓声响起, 所有人必须立刻回家,八百通鼓声结束后还未回家者, 一律以宋军探子抓捕。
    形势变得十分紧张,孙云湖便不再去湟州酒楼,而是让儿子孙剑自己去找徐沛。
    酒楼后院内, 徐沛把孙剑介绍给了呼延雷。
    孙剑很年轻,才二十岁, 身材高大,武艺高强, 尤其箭法厉害。
    呼延雷会看人,他见孙剑相貌十分英武, 目光很正,一看就不是奸邪之辈,让他心中很喜欢。
    三人坐下,孙剑期待地问道:“听说陈都统被誉为西军第一名猛将,箭法更是天下闻名,曾杀死女真第一猛将完颜娄室,呼延兄长能不能给我说一说, 陈都统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呼延雷笑道:“陈都统手下有五虎将,其中排名第五是牛皋,他是熙河军第一大力士,能挑五百斤担走五十里, 箭法也十分高明,百步可以箭箭命中敌军要害,这样的武艺也连陈都统一个回合也挡不住。”
    “或许只是因为他枪法不济!”
    呼延雷见他初生牛犊不怕虎,便笑道:“孙将军不妨和我过过招,看看能胜我几招?”
    孙剑大喜,立刻找来两支长枪。
    两人在院子端枪而立,大喝一声,枪尖滚滚向对方刺去,激战了十五六个回合,呼延雷才渐渐有所不支。
    “停!”
    呼延雷大喊一声,两人瞬间收枪。
    孙剑心中着实震惊,他没想到陈庆手下斥候将的武艺竟然也这么高强。
    呼延雷笑道:“孙将军的武艺确实不错,我大概能抵挡你二十回合,你和牛皋的枪法在伯仲之间,我也和他较量过,二十个回合时落败。”
    “那呼延兄和陈都统较量过吗?”孙剑紧张地问道。
    呼延雷点点头,“我和他就一个照面,他的方天画戟刺来,我就抵挡不住。”
    “为什么?”
    “快而沉重,他的招数很简单,没有什么花招,平平一戟刺来,眨眼就到咽喉了,想举枪架出去,却架不动,侧身或许能躲过戟尖,但一定躲不过他的戟刃。”
    孙剑听完,神情十分落寞,自己岂不是一个回合也挡不住吗?
    呼延雷哈哈大笑,拍拍他胳膊道:“你千万不要想着和陈都统较量武艺,哪怕五虎第一将杨再兴都没有这个念头,他是主公,我们只是他的手下、部将,他比我们强大是天经地义。”
    孙剑心念一转,确实是这样,自己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他心情又好了起来,连忙问道:“那呼延兄觉得我有没有机会跻身五虎将?”
    呼延雷微微笑道:“你还年轻,武艺还能再上升,将来熙河军不断壮大,可能就是七虎将或者十绝将,你有机会争取跻身其中。”
    孙剑默默点头,他多么希望自己将来也能成为西军十绝将之一啊!
    这时,徐沛在旁边咳嗽一声道:“我们谈正事吧!”
    呼延雷原本有点担心孙剑会不配合自己,现在他不再担心了。
    三人重新坐下,孙剑想了想道:“任得敬很狡猾,他根本就不相信我们,他前几天把自己的三个侄子和两个女婿都分配了任务,每晚必须有两人当值,各率军队守东西城门,如果夜里要里应外合,一场激战不可避免。”
    呼延雷又问道:“你的手下都能服从命令吗?”
    孙剑点点头,“都是本城子弟,服从性没有问题。”
    呼延雷又道:“其实不一定攻城门,走城墙也完全可以,只要你的军队能负责守卫一段城墙。”
    “我可以试一试,只要不是城门,问题不大。”
    “另外,我手下有三十人,把我们也编入你的军队之中。”
    “这个完全可以!”
    停一下孙剑又问道:“陈都统什么时候率军攻城?”
    “预定是明天晚上三更时分!”
    孙剑心中一惊,连忙道:“昨晚探子来报,说宋军过了黄河,怎么明天晚上就要攻城,有这么快吗?”
    呼延雷笑了起来,“如果都统能被他们发现,其实就已经晚了,放心吧!宋军一定会准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