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2章 鸡蛋
    老大林金生的媳妇秦秋萍是秦家村人,秦家村离他们林家村差不多二十里的山路。秦秋萍下面还有二个弟弟,家里面的日子很是清苦。  按着当着张翠莲的意思,老大的婚事是要找一个家境殷实的人家,不说是帮衬夫家,也不能成为夫家的累赘。本来张翠莲已经挑好了一户人家,谁知道林水生却不知道从哪里看中了秦秋萍,非她不娶。  秦秋萍娘家本就指望着这么一个女儿帮衬着,如今发现林水生家境尚可,自然不愿意错过这门姻缘。张翠莲虽然万分不愿,但到底拧不过长子,也只能不甘的同意这门婚事。等到秦秋萍嫁过来之后又是连生了两个女儿,张翠莲越发的对秦秋萍没有什么好脸色,连带着秦秋萍生下的二个女儿也不受张翠莲的待见。  “母亲,为了一个死丫头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你看这个是我新学的花样,听人说这个县里面最新的样式。等到这个卖了钱,母亲你答应过要给我新作一套衣衫的。我可不要被李家那个丫头比下去。”  林秀娘等到母亲把愤怒发泄了之后,才从她的西屋走了出来,拿着手中的绣活开口撒娇道。  “好丫头,还是你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做绣活补贴家用。真是好孩子,母亲答应你等到下次上县里的时候一定给你裁一套新衣服,我们绣娘样貌标致,心灵手巧,哪里是李家丫头能比得上的。”看到喜欢的小女儿,张翠莲收起脸上的怒容,笑着开口应承道。  这个小女儿是她最喜欢的,性情什么的和她很像,相貌更是继承了她和老头子两个人的长处,很是标致。张翠莲更是把她看成一棵摇钱树,只盼着能给她嫁到大户有钱人家,好让她提携着家里面也过上好日子。  “好绣娘,娘知道让你去李家跟着学绣活是委屈了你。只是李家大丫头如今可是侯家的姨太太。侯家你也是知道的,是我们这边最大的地主老爷,他一家的田地比不上我们林家村一个村子的了。  李家大丫头能从一个小丫鬟被看中成为了姨太太,母亲让人打听过了,当初就是老爷看中了她那双巧手。为了绣娘您的前途,母亲才特意去讨好李家媳妇,让她家丫头带着你一去做绣活。”  张翠莲知晓女儿的脾气,定然是在李家看到李家二丫头新衣服,心里不痛快了。在林家村,李家是一个外来户,日子也比不上他们林家,谁知道李家大丫头却是凭着一双巧手,被侯家看重,从一个小丫头摇身一变成了姨奶奶,连带着李家的日子也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对于李家的变化,张翠莲很是眼热,越发坚定了要给自家女儿也找一个这样的乘龙快婿,她也能跟着享清福,穿金戴银,绫罗绸缎。  “母亲,我知晓了,我回房间去了,明天还要去李家呢,要是那身衣服穿到我身边,定然比李家那个丫头要好看得多。”林秀娘一想到李家丫头有意无意在她面前显摆的举动,就不舒服起来。  原本在村子里面同龄人中她林秀娘才是最出挑的一个,哪料到李家那个丫头仗着姐姐给人家做姨娘在她们面前炫耀着那些胭脂水粉衣服首饰,真是让人讨厌。  更气恼的是她好不能动怒,要附和对方,这让一向顺风顺水长大的林绣娘越发的不平衡起来。  太阳下山,村子里面很多人家开始燃起了炊烟,林家的位置在村子西面,呛人的烟从厨房里面涌了出来,靠在门边的张翠莲被烟呛了一口,看着厨房里面的两个媳妇,张口训斥了起来。  年长一些的媳妇好像已经习惯了张翠莲的训斥,麻利的往锅里面倒上水,又开始搓着盆里的面。  而旁边年轻一些的媳妇倒是没有这样的好气量,挑了挑眉,放下手上的柴火,“母亲,您看我和嫂子从早上就去地里跟着男人一块干活,眼下好不容易回家,又要忙着做饭,这没有一下空闲的时候。娘你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也要体谅一下我们,您看不如让绣娘来帮着我们两个嫂子打打下手。我看二丫这么小就懂的帮着做饭,绣娘这个做姑姑的躲在房间里面,不是很好吧!”  开口的是一个圆脸的妇人,她和林木生去年的时候完婚,还算是新婚燕尔,做不到像是老大媳妇那样对着婆婆的刁难和不公,熟视无睹。在家里面的时候她作为女儿也算是受宠,那里料到嫁到林家以后,不仅白天要去地里劳作,晚上的时候还要做全家的饭菜,再看看那个一直被婆婆宠着的小姑,不去田地干活到还好,但连饭菜都不做,她这个做嫂子的却实在看不顺眼。  张翠莲没料到老二媳妇竟然敢顶撞她这个婆婆,好像一下子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娶你这个媳妇进门,就是操持家务,孝敬公婆。你进了我们林家的门,就要守我们林家的规矩。你妹妹哪里是你们能比的,她将来是有大富贵的人,你们眼下好好对待你妹妹,少不得你们的好处,知道了么?”  要是老大媳妇这么说,张翠莲怕是要直接骂起来,但老二媳妇那里,张翠莲还是收敛了一些脾气。老二媳妇冷哼了一声,到底没有再说什么,反正婆婆偏心早就习惯了,那个小姑子被婆婆养成那个样子,也只有地主家里面才受得了她。  看着全家上下的态度,老二媳妇也不好说些什么,不过她可不是大嫂,今日也算是给婆婆一个提醒。  晚饭的时候水生算是把林家所有人全都见了一遍。也幸亏林水生的性子本就不善言辞,又不受重视,他身上换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人发觉。  “水生,我让你母亲给你煮了两个鸡蛋,你好好补补身体。这几天你在家里面休息,地里面的活计有我和你两个哥哥。”林铁柱看了一眼最下首的林水生,开口道。  张翠莲皱了皱眉头,家里面的鸡蛋是要给小四的,小四是读书人,最是用脑自然要把家里面最好的全都给他。家里面那些鸡蛋平日里面全都被张翠萍攒着,每日给四郎做三个鸡蛋以外,其他的要拿到县里面去卖钱。  今天听到当家的要把这些鸡蛋煮两个给老三,张翠莲哪里舍得,但当家的提到的一句话,却是让张翠莲再不舍也只能把从攒着的鸡蛋里面挑出两个最小的。  “老三,今天母亲挑了最大的两个让你大嫂给你煮了蛋羹,不是母亲小气,你也是知道我们家里面的鸡蛋都是要卖钱的,我们全家上下也只有你有这个福气吃蛋羹。你看父母都疼你。你也要快些好起来。你父亲年纪大了,这农田里面还有那么多的活计,你两个哥哥可是忙不过来。”张翠莲让老大媳妇把蛋羹端到了林水生的身边。  “母亲,我知晓了。”若是过去的那个林水生听到张翠莲的话,听到张翠莲的话,绝对不会接过这个蛋羹,但林水生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他,既然张翠莲已经端出来送到他面前,他自然不会客气的推开。  鸡蛋羹,对于以前的他来说不屑一顾的东西,眼下在这个林家却是难得的美味。在他的记忆中,这个身体的主人为数不多吃到鸡蛋的时候,也仅仅是过年的时候,每次他多夹几筷子,张翠莲的目光就像是刀子似的。  林绣娘没料到这个三哥竟然没有任何客气,端起鸡蛋羹喝了起来,啪的把手上的筷子扔在桌子上。  之前她在吃饭之前已经暗示过三哥要他把这个蛋羹让给他,不知道这个三哥是没听懂,还是故意为之,真是气死她了。  林绣娘在林家却是受宠,但却也是相对而言,林家的日子原本还可以,但随着林俊才去学堂读书之后,日子也跟着艰难了很多。林俊才每年在学堂里面读书对于农户人家来说可是不少的一趣÷阁花费,林家差不多大部分的积蓄全都花到了他的身上,再加上二个哥哥先后娶妻生子,林家的日子比起林绣娘小的时候自然要难了一些。  鸡蛋在林家是她那个读书人的四哥专属,即使母亲偏疼她一些,也享受不到鸡蛋的待遇。之前做晚饭之前听到母亲吩咐大嫂的话,林绣娘也啥叫想要母亲给她多做一个。小女儿开口,本来张翠莲倒也不是舍不得,但那边老二媳妇的话,却是让张翠莲狠了狠心拒绝了女儿。  老二在县城的酒楼里面做跑堂,每月能挣得不少的月钱,以前老二没成亲之前,这些月钱全都被她这个母亲收着,也能填补老四的趣÷阁墨纸砚。但老二成亲之后,被那个可恶的媳妇蛊惑的,明明没有分家过,但那月钱交到她手上的比起过去少了整整一半。  张翠莲自然不满意老二的变化,但老二却和老大一样娶了媳妇忘了娘,加上老二媳妇娘家也很是厉害,张翠莲即使不愿,也只能就这么算了。  “母亲,我吃饱了,你们吃吧,我那边还有刺绣没有做。”林绣娘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水生,站了起来。  其他人对于林绣娘的举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明白里面因果的张翠莲倒是明白女儿气恼什么,老三越发的不懂事,也不知道谦让妹妹,别以为仗着生病,当家的关照了两句,就忘记了身份。今日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要好好和他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