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34章 黑手
    京兆尹在这个位置上也马上要做满三年了,外地的官员羡慕京官,但他这个京兆尹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提前外放。【】【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其他人做父母官,他也做父母官,但上面却是压着数不清的大山。  京城里面别看是一个不起眼的案子,但背后却不知道会牵扯到哪个权贵,任何时候都要反复斟酌,弄清楚背景才不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惹了麻烦在身。这一日京兆尹刚刚准备用饭,就听到下面人禀告,秦大人和南城王家的少爷闹在了一处,王家少爷还站了下风,受了伤。  那王家老爷是京兆尹府上的常客,比起外人来,京兆尹更熟悉王家的背景,据说这位和西城那边的权贵沾亲带故,在南城这一片很有几分地位。秦大人,京城里面姓秦的官员多了去了,不知道这位是有依仗,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心中有着思考的京兆尹在大堂中看到秦烈和林水生的第一眼,立刻就明白这个案子要如何去断。  秦烈也就算了,林水生身上的袍子的料子是贡品也就算了,但腰上的玉佩却是让自认为已经见多识广的京兆尹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王家这次是撞到了铁板上了,不要说是王家,就是他背后的那一家,得罪了这位少爷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秦烈的官职和京兆尹一致,但武官比不上文官来的尊贵,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秦烈主动介绍了他和林水生的身份,省得这个京兆尹按规矩开堂问案,只是白身的林水生要下跪问话。镇远侯府的公子,那不正是长公主失散多年找回来的儿子,长公主的儿子被找回来了,从那次未遂的刺杀之后,也在京城的官场中传散开去,只是那次事之后,这位世子更加深入简出,很少人知晓这位的容貌。  “大胆,王瑞,光天化日之下强买强卖,莫不是不把王法放在眼中,来人给我拉下去先打二十大板。”知晓了林水生身份之后,不是糊涂人的京兆尹自然知晓要如何选择,啪的一下拍了惊堂木,不等王家少爷开口,就吩咐左右的衙役拖下去动手。  这王家少爷本以为京兆尹是自家父亲的熟人,会替他做主,谁知道结果是这京兆尹一出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让衙役把他推出去棒打了一番,那衙役怕他口中乱说些什么,还用不知道从哪里弄到的破布堵住了他的口。  秦烈林水生和京兆尹的对话并没有在大堂上,也是如此王胖子才会无知者无畏,被拖出去,还在想着要如何和父亲开口,让父亲去找京兆尹为今日的事讨一个公道。【】  这边林水生和秦烈看到王胖子被拖了出去,再看看满脸堆笑的京兆尹,也转身告辞离开。  “你不要跟着我,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府上不缺伺候的人,安葬你父亲的银子我已经出了,你快去安葬父亲吧!”林水生看着拐了二条街还紧紧跟在他们后面的少女,无奈的停住了脚步。  “恩公,你给了小女银子,我就是恩公的人,做牛做马,为奴为婢,小女都心甘情愿。小女不会麻烦恩公的,小女只是想要知晓恩公的住处,等到把父亲的后事操办了之后,就去恩公家里面伺候。”少女虽然不知晓林水生的身份,但和王胖子同样在大堂里面的她可是看到了王胖子的下场,自然更不会就这么让林水生离开。  “恩公,那王家少爷吃了大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恩公也要多小心,王家老爷在南城这片,很是厉害,又只有王家少爷这么一个独子,公子您也要地方了他们的暗算,明枪易对暗箭难防,公子对小女有再造之恩,只要公子您用得到小女的地方,小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水生对于少女的报答并不在乎,而王胖子的威胁,更是没有放在心上。但王家的势力,他看不上眼,但在寻常人眼中却是庞然大物。少女和他之间也有些缘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若是他走了,这些人自然要找少女报仇,那无依无靠的少女等着她的悲惨命运可想而知。  “你父亲的事我会让官家去处理,你若是愿意的话,在府上做一个一个丫鬟,倒是不必做牛做马,会定期给你开月钱,但丑话说在前面,府上的丫鬟是要签卖身契的,这卖身契一旦签上的话,你的身份就改为了奴籍,这不仅是你,你的子孙后代,也会是奴籍,除非主家开恩,否则你的后代也只能做些伺候人的差事,没有读书科举的条件。”  林水生看到少女主意坚定,干脆给了少女一个机会,他把厉害全都说了清楚,只等着少女的反应。  “恩公,小女愿意,若没有恩公的话,我怕是要生不如死,纵然做了丫鬟,能伺候在恩公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那少女明显是考虑周全,林水生态度一软,她完全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应承了下来。看到少女表态,这一次林水生和秦烈倒是把脚步放慢了一些,等到了公主府之后,和大管家说了一声,给少女签好了卖身契,就把少女交到了大管家那边,让大管家帮着少女处理好她父亲的后事,在好好□□一番就能让少女做丫鬟了。  “主子,天鹰那边传来消息,我们派出去的人已经混到了公主府,主子,我已经吩咐过她,不要轻举妄动,引起怀疑,沉浮下来,等待主子您接下来的吩咐。自从上次大清理之后,我么埋在公主府的钉子就全都被清理出去,还好主子英明想出这一个主意,只是这个钉子是不是少一些,要不要让画眉动手试探着拉拢一些人。”  黑暗中,一个男人听着属下的禀告,微微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  “画眉那边,你暂时不要和她联络,在画眉身上我们下了这么多功夫,若不是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我也不会动了画眉这个棋子。画眉已经我自有用处。公主府那边的事先放在一旁,我有一些其他事要吩咐你去做。”  画眉这个棋子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精心伪装的,让人查不出任何的毛病,不会有人想到一个完全没有城府,把一切都表现在脸上的人会是探子,男人也没有指望着画眉能很快就起作用,只要她进了公主府的门,凭借画眉的本事,定然能在公主府暂稳了脚跟。  “主子,属下知晓了,属下马上去做。”  林水生回府之后就被长公主叫了过去一同用饭,长公主听到林水生说了今日发生的事,对于府上多出来一个丫鬟,没有说什么,而是把兴致转到了其他的事上来。  “锦儿,刚刚五妹妹那送来了帖子,三日之后,五妹妹开百花宴,邀请本宫前去赏花。这次五妹妹的帖子可不仅仅是邀请本宫一个人,还请了锦儿一同去。这个是五妹妹的专门给你的帖子。”  长公主把一个帖子递了过去。“娘,百花宴,不是赏花宴,那是女子们参加的,我一个男人也不好在其中,这次百花宴,我还是不去了。”百花宴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宴会,林水生对于京城的那些贵女,没有太多的兴趣,想要和长公主告了假。  “五妹妹的百花宴,可不仅仅是百花宴,在京城圈子里面也是数得着的,到时候不仅是官宦权贵人家的夫人姑娘。京城说得着的青年才俊也会被邀请在其中。你回到京城的时日尚短,很多人都没有见过你。这一次你参加这个百花宴,算是你在京城的第一次露面,省的以后再有什么不长眼的人出现。”  长公主对于王胖子有眼不识泰山的举动,虽说是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已经暗暗不舒服,之前还有些迟疑的百花宴聚会,也下定了决心。  长公主如此说之后,林水生也不好再说什么,点头应承了下来,这段时日他每日的时间都安排的很紧,除了和秦烈学功夫以外,还有先生教导他功课,有宫中教导礼仪的公公教导他京城顶尖权贵圈子的一些仪态举止。  学了这么久,林水生倒也有自信不会再百花宴上出错,丢了长公主的脸。既然这个百花宴躲不过去,林水生这一次不求着风光无限好,也不能丢了公主府的名头出去。这几日他可是要多费些功夫临阵突击。在长公主这边用过晚饭之后,林水生就准备回院子去打听一下百花宴的细节。  而那边长公主在林水生离开之后,直接就吩咐身边的人去调查一些这个卖身葬父到府上做丫鬟的人的背景是否干净。  “少爷,百花宴,是在六年前开始举办的,差不多每年和婉公主都会在府上举办百花宴,名义上是赏花,但百花宴更多的时候是给了京城才子佳人一个机会,来展露自身。  大家的姑娘很少能接触外男,纵然是有宴会也是要分内外两席。但百花宴却是京城中唯一一个宴会上男女可以临的很近,仅仅是靠着一个帷幔来遮挡。也是这样,每次百花宴之后,京城中就有好几家定下了婚约。”  鸳鸯算是一个包打听,对于百花宴的事了解的也很多,这百花宴对于男女大防看的很重的京城是难得一次能让他们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话,只要心中有些想法的人,都不会放过在百花宴上出风头的机会。  “这百花宴倒是没有什么固定的流程,一般是最初女宾在花园里面赏花,之后再流觞曲水那里公主亲自出席,有才艺的人表演节目互相评赏。  少爷第一次参加百花宴,只要坐在一旁欣赏就好,倒也不必要去和那些人一样去讨好什么。”雪雁在旁边插嘴补充道。  “按理来说倒是和雪雁说的一样,但最好少爷也提前做些准备,省的到时候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少爷的身上,若是如此也不能顺了他们的如意算盘。”鸳鸯的眉尖微蹙,对于雪雁的话不是很认同。  “鸳鸯说的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多做些打算,才是正理。”林水生很认同鸳鸯的话,表现才艺,林水生思索了片刻,心中暗暗有了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