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47章 姐弟
    自家女儿在当娘心目中是最好的,要不是女儿犯了小人,名声有损,这么一个乡下来的土小子无论如何也是配不上自家宝贝女儿的。【】》乐>文》小说しwxs520  至始至终清河伯夫人也没有想过林家是否会同意这门婚事。要知道自家女儿是能配皇子的,眼下要和林家结亲,已经很是委屈了。  当然这些也只是付夫人的想法,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并没有对付子馨去说,全都是那个该死的贱人,她怎么还不去死。  在清河伯府的时候,林明锦当时表面上是询问聆听他们的话,实际上却是在仔细观察,希望能看出什么蹊跷的地方。原本他也是不报什么希望,但却真的被他注意到一个其他人也许没有注意的细节上来,眼下只要再找一些人问一问,在等秦大哥那边查到的事也能确定他的猜想是否正确。  “推官大人,我奉命把脉,她的流产却是吃了虎狼之药,但是否是服用了汤药所谓,却不是老夫能判断的。老夫只能确定这渣滓却是虎狼之药若是服用一个时辰左右会小产。”  林明锦询问的是第二个被付夫人请来的郎中,他说的话和之前询问第一个郎中的话相似,但在某些细节上却也有一些异同。  “一个时辰,你确定是一个时辰,会不会提前或者退后?”看过现代的刑侦,林明锦掌握了一些询问的计较,问的每一个问题都很具体细微,这种循序渐进的询问能够掌握了很多不注意的细节地方。  “这个却是说不定的,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胎位不同,同样的要,药效也会有偏差。一个时辰只是按照常理来估算,但具体到个人的身上,却是因人而异。”老郎中听到林明锦的话,开始解释道,这种阴私之事,哪里有个准,很多话也留下了余地。  “原来是这样,先生我还有一桩事需要询问,能不能把这药渣里面的药方给我誊写一份,按着这药方服用,虎狼之药,对母体的伤害怕是也不小吧?”  “大人所言极是,这种药地母亲的损害很大,若是母亲身体虚弱很有能会是一尸两命,也不知道是谁配出这种要来,稍微有些良知的郎中都不会配出这种阴损的药来。”  “那真是太糟糕了,不知道那位夫人的身体可还好,她没了孩子已经不幸,若是在怀了身体怕是更不幸了。”林明锦好似对那清河伯府的妾氏的遭遇很同情,开口感慨道。  “那夫人算是吉人自有天相,也许是服用的药,之后又精心调理,她的身子影响不大,只要在精心调养一两年,身子就会痊愈,不会再影响生育的。”医者父母心,老郎中虽然知晓这些大户人家的事不该掺和太多,但到底体谅病患的痛楚,眼下听到林明锦关切的话,开口宽慰道。  对于妾氏的身体,从始至终除了林明锦以外都没有人去关心询问,他们的关注点都放在了他处,包括那个病人的妾氏好似也是伤心过度,一门心思想要为夭折的孩子报仇。  “谢天谢地,那正好,今日也是麻烦先生了,那本官先告辞了。”林明锦听到了满意的答复,拿着誊写好的药方离开了药铺。果然和他预料中的一样,林明锦在听了这些人的供词之后,就发现了一桩蹊跷的事,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受害者的清河伯小妾。  若是最初的知晓小产真相的她一时愤恨为孩子报仇,闹到了清河伯面前倒符合情理,但接下来的事却是和情理不符。  他之前在清河伯府里面已经不着痕迹的询问了一些伺候的丫鬟,通过她们的话可以看出这位小妾能成为清河伯最宠爱的小妾可不仅仅是凭着她的花容月貌,更是这位小妾很是聪慧,很懂得分寸。清河伯喜好女色,后院里面光是有名位的都是十五六个,能在这么多女子中脱颖而出,这位妾氏的手段可想而知。  这样心性的女子纵然最初的时候糊涂,但也很快会清醒过来,对她的身子不会忽视。要知道对于女子来说子嗣才是最重要,没有子嗣的妾氏未来是悲惨的,那小妾自然知晓这个,怎么会不关心身子,连一句都没有询问。除非她已经认命,知晓她时日无多,才会不问郎中一句。  “林大人,不知晓清河伯府的事是否些眉目,这件事已经惊动了很多贵人,林大人这边也要抓紧一些。”林明锦刚回到京兆府,京兆尹就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也不是京兆尹催得紧,只是在林明锦去清河伯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派人来打听消息来。来人背后的人是京兆尹不敢得罪的,没有办法只好守株待兔等着林明锦这边回来。  “林大人,承恩公世子的性子,你也是了解的的,被他感兴趣的人或是事,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我这个做上峰的人实在没办法,全都指望林大人你了。”京兆尹苦笑了一声,那承恩公的世子是京城纨绔之弟之首,着实让人头疼。  这位世子是承恩公的嫡子,被娇宠着长大仗着家里面的势力顽劣惯了,恰好碰到了清河伯府的事,感兴趣的他插了一脚,让这桩事闹大也把京兆府弄了进去。  “大人,下官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只是有些事还需要调查,怕是还要一些时日,会给大人一个交代。”有些事还没有定论,林明锦也不好说些太多,简单的把今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那京兆尹听到林明锦有了打算,倒也没有具体询问,林明锦不是寻常的属下,对待他的态度和对他人也有区别,那京兆尹心中有底又称赞了几句转身离开。承恩公世子派去的贴身小厮从京兆府这边回来把打探到的消息全都禀告给自家少爷。  “少爷,和你预料中的一样,这桩事却是交给了林家少爷。那林家少爷已经去了清河伯府,小的倒也想看看这个林家少爷有什么本事?”自家少爷果然是神机妙算,一切和自家少爷预料中的一样,他作为少爷的贴身小厮是了解少爷的脾气的。  也许这位林家少爷都不知晓,他早已经得罪了自家少爷,这次也是少爷给对方一个教训。承恩公的世子得意的笑了笑,他当初灵机一动在听到清河伯府这桩事的事侯故意开口把事情推到了京兆府,为的正是林明锦。承恩公世子是个记仇的个性,之前京城科举舞弊的事被惩治的考生中,其中一个确实承恩公世子的跟班走狗。  打狗看主人,这个跟班出事,承恩公世子也跟着没有面子,心中暗暗把林明锦记在了心上,准备找到合适的机会把面子找回来。但林明锦平日里面深入简出,他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如今听说林明锦去了京兆府,他也好顺水推舟,给对方找一个麻烦。至于事情闹大对于清河伯府的会如何,这对于嚣张任性惯了的承恩公世子来说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好,这些日子你派人盯着,若是清河伯府想要讲和,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出来。”清河伯府的日进斗金的生意让很多人眼红,但碍于情面却也不好撕破脸皮在暗中做什么手脚出来。如今清河伯府出事,他这个知晓内情的人也成了掌握对方*的人,他们若是想要维护面子,也要好好的出出血一番。  林明锦自然不知晓之前科举的事情会得罪承恩公的世子,他拜托秦大哥派人去那姨娘的娘家去查看一番。女子能用性命作为威胁,也只有至亲和孩子,那妾侍的孩子已经流产,能威胁的也只有她的亲人。  那王家的大公子他也是打过一次交道,那种纨绔想要被人抓住把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有这个娘家作为牵制,那姨娘若是关心家人,自然会按着对方的意思做事。事情倒是和林明锦预料中的没有太多差别,在找秦烈第二日晚上,秦烈这边得到了消息亲自去了公主府一趟。秦烈之前在公主府作为林明锦的师傅教导功夫,和公主府的下人也很是熟悉。不用禀告,就被领到了林明锦的院子那边。  “秦大哥,你来了,是不是查出什么消息出来?”林水生看着秦烈脸上的轻松神情,知晓事情怕是有一个好结果,亲自给秦烈倒了一盏茶,开口询问道。  “王家确实出事了。王家的情况怕是你不清楚,清河伯府的姨娘是王家先头夫人生下的,她剩下一儿一女之后就病逝,后来王老爷又续弦再娶。没有了亲娘照顾,内宅大院里面是这对姐弟二人相依为命,那姨娘也是个有心计本事的,王家能发达起来靠的是这个姐姐成了清河伯的姨娘才有了今天。  这位姨娘唯一在乎的人只有她那个弟弟,但这个弟弟确实被她给宠坏了,不知道给她惹了多少的麻烦。还好看在王家的面子还有她在清河伯府的地位,这些麻烦也全都被处理了。但这次王家小子惹得篓子却不是她一个清河伯姨娘能摆平的。为了这个弟弟,她也只能妥协按着对方的意思去做。”  秦烈之前的身份让他在办某些事上有其他人没有的优势。王家的事情若是换一个人,想要查清楚不是一个容易的事,但在秦烈这边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除了这些以外,秦烈还查到了他们沟通方法和人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