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52章 手法
    白家小少爷的未婚妻在容貌上有些瑕疵,才会下嫁和白家小少爷订婚。【】少年慕艾,白家少爷原本对素未蒙面的未婚妻也有很多的期待和猜测。后来无意中得知事了未婚妻家里要去上香,好奇之下带着小厮偷偷的也跟在了后面。  白家少爷的未婚妻皮肤相对眼下的女子来说偏黑,标致的脸上偏偏多了一个娘胎上带出来的胎记。这个胎记让原本让人眼前一亮的容颜变成让人眼前一愣。对未婚妻有着太多期待的白家少爷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怒火中烧,要不是被小厮拦着怕是直接要大闹一场。等到回府的路上,在小厮的劝导之下,白家小少爷的理智也慢慢回来。  他很清楚这桩婚事是父亲费了很大心思定下来的,那未婚妻的容貌有瑕疵这桩事父亲不会不知晓,但还为他定下这桩婚事,是看在未婚妻娘家的势力的上。父亲是宠爱他,但他也很清楚父亲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退婚。  明白这一点的白家少爷很绝望,若是真的和那个无盐女成婚,白家少爷一想到要和那样的人生活一辈子,就感觉到一阵恐惧。年少的才名让白家少爷很是自傲,他绝对不允许他的人生多了这么一个难以消抹的污点,郁气难消的白家少爷不愿意回府,又找不到人去说心中的苦闷。在大街上无聊闲逛的他走着走着走到了醉红楼那边。  想到曾经几个好友提到醉红楼暧昧的话语,心情郁闷的白家少爷抬脚迈步进了醉红楼。白家的家教很严,要不是知晓未婚妻的事刺激,白家小少爷在成婚之前怕是绝不会去青楼楚馆的。但如今白家小少爷倒是把白家的家教忘到了脑后,男人风流又何妨,若是那边看不上,主动提出退婚,他是在期望不过得了。  后来白家少爷和醉红楼的红牌飘絮两情相悦,经常留宿醉红楼的事很快被白家人知晓。未成亲,留宿青楼,这种事让白家老爷很是动怒一番,要是被那边知晓这桩事,他费了那多心思好不容易定下来的婚事怕是要成为泡影。一想到这个,白家老爷子直接要白家小少爷断了和醉红楼那边的联系。  但不知道这个白家小少爷是真的迷恋上了飘絮,还是要对父亲不满,竟然提出要为飘絮赎身,把她纳入府中做姨娘。这句话刚刚说出就彻底把白家老爷子激怒,之后的事就是白家小少爷被软禁在了府中。白家小少爷在醉红楼在飘絮身边呆了很久,早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书呆子,眼下被软禁在府中,心中不满的他,看着身边的两个俏生生的丫鬟,态度比往日多了几份亲密。  这两个丫鬟也是懂人事的年龄,感受到自家主子的态度的转变,脸颊绯红,双眼脉脉含情的看着少爷,很快两个丫鬟就爬上了少爷的床上,被翻红浪。在府邸中没有什么秘密,两个丫鬟和少爷勾搭上的事很快传到了白家当家夫人的耳中。  白夫人平日里面对这个庶子的态度到还算慈爱。他和白家老爷子是结发夫妻,膝下的长子已经掌握了白家大多半的生意。对这个和孙子年龄仿佛的庶出儿子,白家当家夫人也愿意表现出他的大度,白家老爷子对这个庶子的偏疼,她也能够理解。  但这个庶子订婚之后,一而再再而三闹出的事让白家夫人头痛不已。当初老爷定下那门婚事的时候,白家夫人心中并不赞同,倒不是嫉妒庶子找到一个好岳丈,而是她比白老爷更了解这个庶子的性子。这桩婚事在老爷和庶子的姨娘来看都是难得的良配,但她却是知晓,这桩婚事未来新娘子嫁过来的日子并不会太好过。  只是这些事,她一个嫡母不适合在那个时候触霉头说出,让人怀疑她用心不存,吃力不讨好。明白这一点的白夫人至始至终对于庶子的婚事都没有发表任何的一间,任着白老爷在那边促成了这桩婚事。  如今婚事已经定下来,为了白家的颜面,白夫人不允许这桩婚事出现任何的意外,在新娘子还没有嫁过来之前,丫鬟爬上主子的床,这是打了新娘子的脸,白夫人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直接出手把白家少爷身边两个丫鬟给发卖了出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让白家少爷越发的自暴自弃,新换来的丫鬟是白家夫人精心挑选出来的,相貌寻常,不懂风情,白家少爷越发的郁闷难耐,而也是他最信赖的小厮给他带来了精神食粮。从白家那边把小厮和丫鬟问了一遍之后,对于白家少爷那边也了解了一二。  只是这个密室的问题,林明锦却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白家少爷虽然性子比较荒唐,但在白家这边却没有什么仇人,不会有人想要废这么大的力气,去要了白家少爷的命。这次杀人的原因,在询问了丫鬟和小厮之后,林明锦心中隐隐觉得这应该不是蓄谋已久的谋杀,而是冲动杀人。但凶手是用什么方法从密室里面逃出去的,林明锦却是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前世曾经看过的书中也说过密室无外乎几种情况,像是被害者被凶手袭击之后,自己躲到了房间里面,然后死出,造成的密室。或者是用窗户房顶上的空隙来作案,那空隙狭小,正常人的身子是不能通过,外人看起来凶手不能用这个离开房间,但其实凶手却是用这个窗户和空隙完成的杀人,还有房间里面有密室,通过密室的通道来进出被害者的房间完成杀人,再有是在凶手之后对门锁动了手脚,让门锁在里面的锁上。  这几种可能在林明锦来到这个房间的时候一一去查验。首先白家少爷在白家不会出现什么凶手追杀逃到书房的事出来,第一种的可能直接被林明锦排除。  而白家少爷的书房,林明锦好好的检查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在什么空隙和密道,而门上林明锦也没有找到什么痕迹,集中可能被一一排除,那么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  书房里面,林明锦曾经偷偷的问了打扫的两个小丫鬟,地上当时除了白少爷挡在地上,趣÷阁墨纸砚也掉落了很多。  听着丫鬟的形容,林明锦猜测到书房里面怕是当时已经起了争斗,两个人打斗到了一处,打斗的过程中原本书房里面作为装饰的匕首被其中一个人拿到了手中,狠狠的扎到了白家少爷的胸膛上。但若是这桩事是真的,那么书房里面的人该是怎么逃出去的。  林明锦今日一直在不断的回放着今日的对话,希望能在里面找到突破的地方。最开始的时候是丫鬟兰儿想要通知白家少爷去用饭,但却没有人应答。  借着兰儿有些焦虑正好小厮走了进来,兰儿把无人应答的话对着小厮说了一遍,小厮借着推了推门,没有推开。少爷之前犯了错,小厮和兰儿不敢太过声张,怕少爷的事传出去惹来老爷和夫人的训斥。于是他们没有声张,那小厮用身子撞开了门。  推开门兰儿就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少爷,啊的一声瘫软在地上,后来还是在小厮的提醒之下,才快步走到外面去通知其他人。白家少爷住在外院,原本院子之中有很多人伺候,但丫鬟的事闹出来之后,院中伺候的人缩减了一些。后来提拔上来的人也不和白家少爷的心意,他身边平日里面除了小厮以外,很少允许人在书房和他常去的地方伺候。  也是这样当时院中发现尸体的只有兰儿和小厮两个人,后来还是兰儿去外面叫喊,其他下人听到消息才会赶了过来,把事情一一回想了一遍,林明锦发现他以前忽视的一个地方。  明日怕是还要再去白家一趟,有些人有些事还要再问上一遍。秋儿的年纪不大,面对林明锦这次单独的问话,微微低着头,不敢和对方的视线直视。  “秋儿,本官听说你和兰儿都是这次新提拔来的大丫鬟,你以前也是和兰儿一样在白家少爷院中伺候的么?”  秋儿是白家少爷身边另一个大丫鬟,之前问话的时候,林明锦只是简单的询问了这个丫鬟几句,并没有问太多,毕竟当时这个丫鬟前几日身体不适,那时候在丫鬟房中休息,还是后来听说了这桩事之后,才撑着病体来的。林明锦之前听说了这些之后,才会仅仅询问了秋儿几句,就放弃了。  “恩,奴婢之前不是在少爷身边伺候,而是在夫人身边做二等丫鬟,后来少爷这边两个一等丫鬟离开之后,奴婢被夫人安排到少爷这边做大丫鬟的。”  “之前是在夫人身边伺候的,能被你家夫人安排到白少爷身边伺候,你很的你们夫人信任,本官想问问你,你心中可有什么怀疑的对象,你们少爷的死,你这个大丫鬟可有什么看法?”林明锦直白的话让秋儿惊讶的抬起头,也是抬头的时候,林明锦才注意到这个好似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大丫鬟竟然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  那双桃花眼让原本相貌寻常的丫鬟容貌一下子提升了几分。若是之前秋儿仅仅是一个不引人注意的丫鬟,眼下注意这双桃花眼,一下子却是变成了一个标致的小美人。  也许秋儿在看到林明锦眼中的惊艳,瞬间把头又低了下去。也许这个丫头也是知晓她这双眼睛太过勾人,平日里面才会时刻注意不让人小心谨慎,不让人注意到这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