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54章 认罪
    “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我不是和你说了,眼下风头正紧,不要在联系,等到那个大人走了,我们在联系的么?”  来福看着匆匆赶来的秋儿,有些疑惑,把对方拉倒了一旁一个私密的地方。【】  “来福哥,不好了,之前那个大人怕是怀疑到了我们的身上。今天那个大人来了,你也是知晓的,他让我们一个个单独的问话。问我的时候,他说怀疑你很有问题,还问我是不是和你熟悉。是不是他知道了什么,来福哥,我们要怎么办,若是那个人真的知晓了真相,我一条贱命算不得什么,但父亲母亲还有家里面的妹妹要怎么办,还有来福哥,是我拖累了你。”  秋儿一看到来福,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好了,球儿这一切切都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命运,虽让我们是奴才,那些主子仗着是主子就想要为所欲为。  秋儿你放心,一切都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出事的,记住,当日你一直在房间里面养病,什么都不知道,记住这些就行了,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去。记住不要表现出什么异样出来,要是让那个兰儿看到什么就不好了。”  来福用手给秋儿查了查脸上的泪水,开口安慰道。  “快走吧,记住以后不要随便见面,我要是有事找你,回主动联系你的。”  秋儿听到来福的话,紧张的心放下了一半,不舍的快步消失在夜色中。而来福看着秋儿逐渐走远的背影,回忆起那日发生的一幕。来福是小少爷的侍从,若不是秋儿的出现。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天背叛少爷。但那日来福在推开房门,看到少爷躺在血泊中的身影,也是吓坏了,想要马上去叫人,但却在无意中注意到屏风后面露出来的那半片裙子,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时的来福强让自己震惊下来,找个借口把完全被吓坏了的兰儿给支了出去,而他忙快步走到了屏风后面,看到瘫软在地上身上还沾着血迹的秋儿。  当时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自己是想着什么,来福自己也记不清了,只是他那个时候唯一认定的就是不能让秋儿出事,来不及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让秋儿偷偷的离开了房中。从书房到秋儿他们的下房,除了平日里面走的路以外,还有一条小路,很少有下人走。  谢天谢地,当时众人被兰儿那边吸引了注意,没有人注意到悄悄走了小路离开的秋儿,而秋儿也在换掉了身上的血衣之后,装作听到消息,匆忙赶了过来。  本来来福以为小少爷的死亡会以自杀告终,但事情确实出了变故,来福一个下人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靠着他的话来转移京城来的大人的怀疑,希望大人把怀疑到其他的方面,而不是关注到秋儿的身上。秋儿离开了来福这边,想到那日发生的噩梦,还是觉得一阵恐惧。  秋儿和来福算是青梅竹马,两方父母对他们两个的婚事也乐见其成。秋儿一直幻想着等到再过一二年年纪够了,就可以和来福哥成婚。  但谁知道她却是被夫人安排到了小少爷这边当差。秋儿很小的时候就发现她长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母亲在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曾经很严肃的要求她,以后不能让人注意到她的眼睛。秋儿也一直牢记着母亲的话,在最开始到少爷身边伺候的时候,秋儿并没有引起少爷的注意。但一切巧合,却被少爷无意中发现了这个。  自从之前两个伺候少爷的大丫鬟被发卖了出去,白家少爷这边经常看着春宫图的他欲火难当,而秋儿的出现,好像是猫儿见到了腥,自然不愿意放过身边的这个秋儿。吸取了之前两次的教训,那白家小少爷也是聪明了,怕被身边的人看出对秋儿的心思,也是费了很多的心思。  秋儿在听到少爷的吩咐,虽说疑惑恐惧,但也不敢去和其他说,只能按着少爷的意思先是装病,借着偷偷去了书房。而在秋儿敲门的之后,在书房里面的白小少爷偷偷把书房的门打开。  秋儿在最开始的不知道白家小少爷的目的,但在书房里面,白家小少爷动手动脚的时候,秋儿却是无法去忍受,也不愿意去顺从,和白家少爷挣扎了起来。后来秋儿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挣扎的时候她被推到在书桌上的,而她的手挣扎的时候抓到了一把刀,而这把刀就被这么直接扎到了白家小少爷的胸口。  在扎了这一刀之后,秋儿彻底慌了,狠狠的把白家小少爷推到在地上的她不知道要做什么。也是在这个是外面却是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让秋儿连偷偷离开都做不到。慌乱无措的她只能躲到了书房一侧的屏风后面,等待着马上要迎接的杀人命运。  但后来秋儿听到来福哥的话,完全已经慌乱的没有主意的秋儿按着来福的意思跑到了她的房间,借着把身上带血的裙子给拖了之后,就匆匆的赶了出去。那个时候白家上下都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众人都是人心惶惶,秋儿的惨白的脸色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当日晚上,来福偷偷的去见了秋儿,听了秋儿讲述发生的一切之后,思索了一番替秋儿想了一套说辞之后,就带着秋儿的血衣离开。而这件血衣在到来福身边第二日就被来福给用火烧成了灰。  “夫人,刚刚那边派去盯梢的人传来消息,那秋儿却是去见了来福。我们的人怕引起他们的怀疑,也不敢离得太近。但他们两个大晚上偷偷见面,却是让人怀疑,夫人您看下一步我们是不是要直接把他们抓住了问问。”  白家当家夫人,在秋儿和来福分开不久,就有下人传来了消息。  “你们把那两个贱人盯住,一切等到禀告了大人之后,再从长计议。”白家当家夫人,没料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至于证据之类,对于白家当家夫人来说算不得什么。  林明锦第二日接到白家这边人传来的消息,心中也是一喜,这一次林明锦不是去白家,而是命令衙役把秋儿和来福直接抓了过来。既然已经确定对方可疑,林明锦也不想要在客气。这桩事没有人证,林明锦也只能求着对方开口。秋儿在看到管家带着衙役来到她房中的时候,已经明白大势已去。她一个弱质女流,面对凶神恶煞的衙役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反抗,直接跟着对方离去。  而那边被衙役带走的来福,对于自己的处境很是清楚,他不担忧自己,却很是担忧秋儿。他一个小姑娘,虽说是坐着伺候人的差事,但也没有受什么苦,怎么能熬得住衙门那些人的问询。“大人,您看来福和秋儿都带来了,是不是要直接升堂,审问两人。”县令听到下面衙役的回话,开口询问林明锦的意思。  “好,升堂,先把秋儿给本官带上来。”穿着官服的林明锦看着跪在地上的秋儿,这一次没有和之前那样迂回,直接切入正题,“大胆秋儿,你谋害白泽瑞,你可知罪?”  跪在地上的秋儿到底是一个小丫头,在被衙役押来的一路上已经吓坏了,眼下跪在地上,看着两排的衙役,在看看高高在上的林明锦和县令大人。秋儿的身子瑟瑟发抖,“奴婢冤枉。奴婢不知晓大人说的是什么。少爷的死和奴婢没有任何的关系,奴婢不知晓大人为何把奴婢抓到这边,但奴婢是冤枉的。”  秋儿还是记得不能承认这些,嗓音虽然颤抖,但还是一脸无辜的模样。  “冤枉,那本官就给你讲个故事。有一个丫鬟和小厮住在邻居,从小青梅竹马。那丫鬟是在夫人的院中伺候,可惜后来却被夫人安排到了少爷的院中,而那丫鬟美貌被少爷看中想要轻薄,那丫鬟不愿意受辱,挣扎的时候,一时失手用刀刺死了少爷。本来以为只有死路一条,但没料到那丫鬟的青梅竹马,也是少爷身边的小厮,却是在这个时候出现,替丫鬟隐瞒了真相……”  明明是一个故事,但秋儿在听着林明锦的话,身子却是越来越抖,这些都是秘密,那林大人怎么会知晓这么清楚。想到那日林大人怀疑到来福哥的身上,但才两日不到的时候,林大人却是直接把矛头对准到他的时候。  秋儿只能想得到一个可能,但秋儿不愿意承认,也不想要接受。但也只能是这样,“秋儿你还不承认,来福那边已经交代了事情的全部,要不是他,本官这边也不能知道的一清二楚。秋儿,本官知晓你之事一时失手,你不要忘记了你是白家的家生子。你不是一个人,你的家人可都在白家。你若是把事情的进过交代出来,本官这边可以不做牵连,你的事不会牵扯到你的父母那边。”  林明锦的话击碎了秋儿最后的防线,既然来福哥为了保命已经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她在辩解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倒不如直接承认了下来,若是这样能够不牵扯到父母的身上,她也是死而无憾了。这边想通了一切的秋儿在没有辩解,直接一口承认了事情,而也是从秋儿的口中,替林明锦补充了很多细节。在之后被带上来的来福还想着替秋儿把一切都承担下来。  但可惜他和秋儿是被分开带走的,从始至终,来福都没有看到秋儿。等到见到秋儿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来福在后面已经把秋儿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一切都太晚了。  “白大人,既然他们两个人已经承认了,接下来的是按照律法来走就好了。秋儿这个丫鬟也是一时失手,既然已经认罪,祸不及家人,秋儿的父母也算是无辜。大人,白家人那边也要大人去说项一二。”  林明锦来是为了破案,眼下案子已经水落石出,犯人也认了罪,剩下的事,林明锦也不愿意抢县令的功劳,在把秋儿和来福都押了下去之后,林明锦对林县令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