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62章 思量
    京兆府得官差从接到报案,来到承恩公府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承恩公是什么人家,京兆府得官差已经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也思考了真的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要如何去安抚林明锦额情绪。但比起京兆府官差得畏首畏尾,林明锦却很清楚他们会顺利的见到承恩公。  之前承恩公府的世子陷害他的事爆发之后,林明锦就对承恩公府上下都做了一番了解。特别是承恩公的个性,和为人处世的态度,全都做了深入的研究。说起来,秦烈之前暗卫的身份让他对于京中权贵都做过调查,这个时候却是派上了用途。  承恩公发家靠着宫里面的皇后娘娘,比起很多老牌权贵来说,少了一些底蕴,这也让承恩公为人很是谨慎,不愿意招惹是非。但可惜承恩公的儿子却没有和父亲相似,被长辈娇惯的他一次次闯下祸端。果然事情和林明锦预料中的一样,他们一行人表明了身份之后。就被承恩公府的管家给带到了了前厅。而在他们喝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之后,承恩公就从后院走到了前厅。  “下官京兆府推官林明锦见过公爷。”林明锦看着走过来的承恩公,忙起身行礼。而承恩公看到林明锦皱了皱眉,接着忙开口道,  “世侄免礼。今日世侄带着属下来到我这里,怕是不是来给我问安的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世侄的来意,我这边已经知晓。世侄世京兆府得官员,奉命行事,我于情于理都不会阻碍。只是不知世侄对经过了解多少,我这里也仅仅听到一些耳闻,麻烦世侄可以讲述一番。”承恩公很配合的点明了林明锦的来意,也表明了他的态度,不会徇私舞弊。既然老国公如此合作,林明锦自然也要给面子,把了解的案子讲了一遍。  “国公爷,这桩案子,我这边了解的正是如此,今日我们来这里,也是要听一听世子爷这里的说法,不知道世子爷是否方便,让我们见一面,了解一二。”林明锦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正是为了寻找行凶者,讲述了一番经过之后,就正式说明了目的。  “原来如此,本来世侄亲自而来,我那个孽子却是要出来应对。只是世侄有所不知,我那个孽子是被府上的奴仆给抬了回来。眼下刚刚请过太医,太医说是暂时无法移动还在昏迷之中,暂时怕是世侄你无法去和孽子询问。世侄不知可否给老夫一个薄面,这桩案子等到孽子苏醒之后,再询问可否?”承恩公世子竟然昏迷不醒,这一点着实出乎林明锦的预料,有些迟疑沉默了一番,林明锦点头应承了下来,带着身后的下属离开了承恩公府邸。  这桩案子,起因是两个公子哥对花魁的争风吃醋,当场的目击证人也说过,当时双方的人闹得很凶,最后的花瓶却是承恩公世子砸到了那个死者的头上,但在这之前,承恩公世子也是挨了对方一棍子,至于是否会昏迷,他们就不知晓了,但承恩公世子却是被他的随从给抬了出去的。  承恩公配合的态度,还有对方的身份,林明锦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官员,即使是看在皇后的面子上,林明锦也不会真的和承恩公府撕破脸面。回到京兆府之后,林明锦和京兆府尹谈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在之后这桩案子就有京兆府送到了刑部那里。  至于京城中的其他几位皇子,和京中的权贵也在案子到了刑部之后,了解到这桩案子的前后,他们会如何利用这个案子来做文章,把目标从承恩公府扩大到皇后,皇子身上,这些却不是林明锦所关心的。  皇宫  皇后只有这么一个哥哥,出事之后,老太太就亲自送了帖子到皇宫,请求给皇后请安。皇后看着声泪俱下的老母亲,在坚硬的心也软了下来,对家里面给她添麻烦的埋怨也消失了很多。  “母亲,事情本宫已经知晓了,我会和皇上去说,争取会保住侄子的性命,但这次事已经闹大了,不是我们承恩公府能处理得了。估计这几日皇上那里已经收了不少弹劾承恩公府教子不严的折子了。您回去之后,让兄长主动送上请罪的折子,相信皇上看在我们承恩公府多年来尽忠职守,侄子又遭了磨难的份上,会从轻发落的。”  皇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声低了下来,“本宫这边也听人说了,当时双方打斗很激烈,那么多人混在了一团,是否那花瓶是侄子砸出去的,还有在商榷,也许是有人眼花,看错了也不无可能。侄子却是不应该和对方动手,但那罪魁祸首的花瓶,是何人弄出,是否是府上的下人看到侄子受伤,护主心切,冲动之下砸到对方的脑袋上。  而我们侄子所在的位置离那死者最近,才被人误会。依照本宫的意思,眼下你们要配合着刑部,去寻找目击者,和询问府上下人,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皇后娘娘话语中的意思很清楚,要把杀人的罪名从承恩公世子的身上移开。今日的事已经牵扯到他们母子的身上。要想真正从事情上脱身,上全之策是大义灭亲。但皇后却不舍得为难娘家,为难母亲。  母亲对侄子的疼爱,皇后很清楚,若是侄子真的被送了出去,那母亲怕是也要折了寿命。上策行不通,只能把侄子身上的罪名,推到其他人身上。那死者一方不过是商贾人家,若不是事情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又已经闹大,否则算不得什么。  只要他们这边找到了替罪羔羊,皇上也愿意相信,那么事情也就盖棺定论了。承恩公府老太君,听着皇后的话,连连点头,心中思索着替罪的人选和说辞。皇上那边,对于这桩案子也在犯难,承恩公是他的岳家,当年他登基的时候,承恩公府虽说地位不显,但也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一直坚定不移的站在他这边,也是如此,他们家那个不孝子一直以来闹出的事端,皇上也不愿意追究。如今这些人借着这桩官司,背后里面谋划着什么,皇上也很清楚。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若不是怕打了耗子,毁了玉瓶,皇帝哪里需要迟疑,早就下圣旨,把那个东西直接交到刑部严办。但皇上想到之前来告罪的二皇子,皇上的心又软了起来。皇上骨子里面是一个重视传统的人,对于先帝的很多事情,虽说子不言父过,但皇上内心深处却不是很认同。  也是如此,对于后宫的妃嫔,皇上即使有所偏爱,但也没有达到先帝冲冠六宫,爱美人不爱江山。皇上对于皇后,这个发妻,纵然对方年华老去,但还是给予了一定的尊重。二皇子是皇后的嫡子,一直以来的表现皇上也看在眼中,虽说娘家不显,甚至拖后腿,成为二皇子的累赘。但二皇子一直以来也没有对这样的娘家放弃,这次的事算是皇上对二皇子的一次考验。  二皇子若真的是大义灭亲,直接把那个孽障送出去,皇上虽然会满意但也会觉得有些遗憾。一直以来皇上没有定下太子人选,就是出于对未来其他皇子的来考虑。儿子多了又太优秀,位置却只有一个,若是下一个君王不是一个有容人之量。那其他的皇子,将来的下场也就让人担忧。皇上对于每一个儿女都很是疼爱,为了避免前朝的事再一次发生,皇上才会一直迟疑,没有定下人选。  而眼下皇上也逐渐发现,他虽然一直努力的压制这些皇子的势力的发展,在他们的婚事上也没有给他们定下门第显贵,能成为臂膀的人家,但皇帝也同时清楚,皇子们的年纪越来越大,他纵然再不愿意也阻挡不了他们生出不该有的心思,也阻止不了有臣子投向他们这边。既然很多事阻止不了,倒不如尽早做出一个决断,早立下太子的人选,也让其他皇子断了那个念想。  将来兄弟也能不撕破脸面,他也能在九泉之后放心。皇上心中下定的主意,没有人知晓。接下来的事情,和已经把官司送到刑部的林明锦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桩官司,在纷扰了一个月后终于做出了裁决。承恩公府上送出一个替罪羔羊而告终。  表面上看,承恩公府上在这次博弈上站了上风,但承恩公世子被伤到了命根子的秘事,却不知道为何竟然在京城中传开,一时间承恩公府上被众人指指点点,好不热闹。也是这个情况之下,承恩公为了消灭这个谣言,也为了颜面好看,才和镇远候府定下了婚约。  至于为何这个人选,落到了镇远候府的身上,这也是承恩公府那位世子爷之前的名声太过狼藉,稍微重视子女的父母,也不会把女儿送到火坑之中。即使有父母不重视子女,但为了脸上的颜面,也不会主动应承这桩婚事。  而在这个时候,镇远候府的林侯爷却是主动提出接亲,承恩公府自然不会拒绝这桩婚事。两家一言既和,看了八字,很快就定下了婚约,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为了给承恩公世子冲喜,这桩婚事定下的时间很急,从定亲到敲下婚期,也不到十日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