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63章 婚礼
    林侯爷看着从承恩公府上送来的聘礼,脸上笑容一直没有停歇。【】其他人也许会说他不要颜面,卖女求荣,但这些比得上接下来能换取到的东西,这些小小的非议又算得了什么。从林明锦被找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林侯爷的心就一直悬着,生怕他的侯爷位置将来要重新回到大房,回到林明锦的身上。  林侯爷从得到这个侯爷的位置,就不想要把他让出去,为了这个,为了将来镇远候府的发展,一个小小的庶女,牺牲掉又算得了什么。  再说也不能说是牺牲,承恩公府是什么人家,若不是承恩公府的世子,闹出这些事端出来,林知画一个庶出,哪里配得上镇远候世子的正妻的位置,这样想来,这桩婚事却是对林知画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一桩婚事了。  这个时候,林侯爷从未想过,自家女儿将来嫁过去会面对的生活,对于男人来说权利代表着一切,感情什么都只是浮云罢了。林家四姑娘,林知画,从三姐姐口中听到这桩婚事的时候,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她在如何的不愿,如何的抗争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林知画虽然在内闺,但承恩公世子是什么性子,什么脾气,她一个小小的女子都曾经听过。  以前她就曾和姐妹说过,嫁给承恩公世子的女人怕是世上最悲惨的女子,但如今这个女子却成了自身,林知画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种要一进门就要守活寡的一生。  即使被锁在门内,但她却是从外面走过的丫鬟婆子无意中的谈话中得知,那承恩公世子爷竟然成了一个太监,再也不能人道、而他一个好好的侯府姑娘却要被家人牺牲,嫁给了一个太监,这是她怎么都不能忍受的。  她想过要向最疼爱她的姨娘和兄长求救,但姨娘和兄长却让她再一次感觉到了心碎。姨娘为了兄长的前程,为了未来镇远候的位置,竟然劝她暂时牺牲一下,高高兴兴的嫁过去,在承恩公府站稳脚跟,支持自家哥哥为了的侯爷位置。  一直以来,四姑娘都知道姨娘偏疼哥哥,但她也认为姨娘是真心疼爱她,只是如今,她以为最疼爱她的姨娘和哥哥却是毫不留情的把她拖入了火坑,就为了兄长的那遥不可及的侯爷位置,这一刻她是真的伤心极了。她不能就这么委屈自己,一定要想给办法,逃离火坑。  林知画被软禁的这段时间,不断地动脑筋,想办法,一本小说却是让陷入绝境的她想到了一个脱身之策。有一段时间里面,京城里面流传着好多小说话本,那些小说话本虽说是大家闺秀不该读的,但却一直暗中在她们流传。  林知画也曾经让人买了几本,换了封皮藏在卧房之中,那些话本里面的故事让一个深宅大院的少女的心也随着故事飘荡在外,恨不得像是故事之中的女主人公一样有一个神仙般的男人爱慕着。琴瑟相和,羡煞旁人。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的主人,就和她记忆中的一样,若是她也能像是故事中的女主一样,不听从家里面的安排,想办法从这个牢笼里面逃离,女扮男装,闯荡江湖,认识属于自身命中注定的男人。  林知画越想越发现她如今的处境竟然和她看过的那本小说的女主一模一样,那么她是否也会和女主一样,有着属于她的相公在等待她呢。这一晚林知画做了一场梦,梦中她和一个英俊的男子相依相偎,甜蜜的携手。  承恩公府的婚事,林明锦代表公主府前来出席。他是镇远候府的人,即使和承恩公世子有些龌蹉,这个时候看在镇远候府的面子也要出席。  林明锦前一日就赶到了镇远候府,明明是大喜事,张灯结彩的镇远候府却总是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林明锦有些迟疑的望着四姑娘的院子,却是被刚刚赶过来的林明翰给带到了另一处。林明翰突然出现在这里,故意把他引开,更是让林明锦心中原本出现的怀疑加深了许多。  看了一眼眼前的大红喜字,林明锦只希望这桩闹剧不要真的像是他以为的那样,林家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喜事的那天,二皇子作为皇室的代表出席了这场婚礼。  前面的事闹出来,二皇子为了平息风波,花费了不少的代价,甚至牺牲了一些既得利益才保住了承恩公府的名声。二皇子到底不是皇后,对承恩公府没有那么多的感情,即使有一些情谊,也在一次次消磨之中显逐渐消散。  这一次婚宴,若是二皇子本意是不愿意来参加的,但母亲亲自的嘱托,二皇子还是在婚礼开始的前一刻赶了过来。林明锦身份特殊,二皇子来了之后就把林明锦这个表兄弟叫到了身边,闲聊了起来。  “明锦,我听姑母和皇祖母提到过,你想要外放出京。怎么突然有这个念头,是不是在京兆府不能大展拳脚,若是你愿意,不如去刑部如何?”  二皇子想到前几日听到的消息,开口询问道。  “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京兆府当差学习了很多东西,就有些希望将来有一日能主政一方,为地方百姓做一些事。我之前没有和母亲相认的时候,在民间也是了解了百姓的疾苦,那时就盼望着有一日能真正为百姓做些事情。  后来和母亲相认,父母在不远游,不舍得和母亲分离,才一直把这个念头藏了下来。前些日子和母亲畅聊了一次,母亲虽说不舍,但也愿意支持我到地方锻炼。”  林明锦这一次要离开京城,并不是仅仅想要为百姓做主,更主要的是想要避一避京城的风头。长公主这些年来虽然一直低调,但对于朝廷对于皇宫,特别是皇帝的心思,却被任何人都琢磨的透。  前阵子皇帝无意中透露的话,却是让长公主认识到皇帝也许下定了某种决心,随着这种决心下定,必然会带来一连串的朝廷动荡。明锦这个孩子身份特殊,又在京兆府那个风口浪尖上,很容易不小心机会被其他人算计,牵扯到权利的风波之中。  像是之前承恩公世子这桩事,就已经是一个例子了。想到这里,长公主倒也希望林明锦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去避避风头,还有林明锦的婚事问题,从林明锦被找回来,就一直有人和长公主提及。  过去的长公主也很乐意为儿子找一门逞心如意的婚事,只是如今儿子的命格有碍,估计五六年的时间是不用去指望婚姻大事,留在京城里面,很容易让儿子成为其他人谈论的话题,这个时候去外地避避风头了,不留在这里,也不会引人注意。出于这两种原因考虑,长公主才舍得愿意母子分离。  “原来如此,既然明锦你已经定下来,我和和父皇去提,相信父皇会为明锦你安排一个适合你的地方。”父皇对林明锦这个外甥,比得上对待自己的儿子,林明锦要外放出官,不用长公主去说,皇上自然会为对方安排一个鱼米之乡的好地方。这个时候主动开口也只是一个顺水人情罢了,锦上添花而已。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随着喜娘最后一句,就有喜娘和丫鬟搀扶着新娘走去了新房,林明锦也注意到这个时候林明翰是长出了口气,他从今日就发现这桩婚事也许存在一些蹊跷,但幸好没到婚礼结束,也没有闹出什么事端出来。  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就是承恩公府河镇远候府的事了,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今日的新郎官,承恩公府的世子爷,人家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但这位世子爷穿着大红的喜服,也无法掩盖惨白没有血色的面容,浓重的黑眼圈,外加消瘦了一圈的身材,让在场贺喜的嘉宾对之前京城穿的纷纷扬扬的密事,又多了几分相信。  承恩公府的世子爷作为新郎官本该是要敬酒的,但看到世子这个模样,在场贺喜的嘉宾除了之前和他交好的几个纨绔子弟以外,其他人全都没有去凑那个热闹。而这位世子不知道是否是太过高兴,还是其他的原因,这酒是一杯又一杯的灌入了口中,完全不顾身边伺候人阻挡。那身边伺候的小厮是后分到世子身边伺候的。  原本伺候的小厮闹出之前的事后直接被老太君给乱棍打死,他们这些吓人唇亡齿寒,自然不敢再犯前任的错误。但想要劝阻世子,那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自从世子醒过来知晓了隐疾之后,世子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越发的残暴起来。  原本的世子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脾气暴躁,但只要顺着他的脾气,不抵触,世子也算是一个好主子,对下人也比较大方。但如今世子却是阴冷残暴,勇者无法想象的办法去折磨人,之前伺候世子身边的丫鬟通房姨娘,身上遍布的伤痕,和眼中的恐惧就代表着这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