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68章 睿智
    徐家有一幅古画,是前朝画家的绝趣÷阁,是无价的珍宝。这幅画是徐家的祖辈收藏起来的,也是徐家的传家宝。徐家知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幅画一直被徐家家主搜藏着,很少让外人知晓。  但也许是徐家真的该有一个劫数,徐家大少爷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无意中把家里面收藏着这幅画的事透露出去,也是这样才给徐家带来滔天的祸事。至于徐家大少爷徐睿杀死乞丐的事是这么一回事。  那个人不应该是乞丐而是渝州府的流浪汉,有一对父子两个是逃难到渝州的难民,到渝州之后靠着乞讨为生,那一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徐家夫人也说不清楚,只是花费了不少的银子见到了徐家大少爷一面之后,徐家大少爷说那日他和朋友一起聚会,喝的迷迷糊糊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后来被人用东西打到了脑袋,等到他再醒来之后,就看到他手上拿着一个血淋淋的匕首,而那流浪老汉就躺在他脚下,胸口有着一个大洞,鲜血从洞中流了出来。  徐家大少爷还未从惊恐中清新过来,就听到路过的人大叫一声杀人了,在之后徐家大少爷就被当作杀人凶手给抓捕起来。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全,徐家大少爷虽然一直否认杀人,但也没有什么用处,很快屈打成招,在之后送到了刑部去复审,菜市口执行。  从徐家大少爷被抓进去到过世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而徐家在这段时间之内为了徐家大少爷的官司自然上下去找关系,而那幅画为了保住徐家大少爷性命也被送了出去,可惜收了画卷的人却没有按照承诺去为徐家大少爷奔走,反而送出这幅画之后,徐家大少爷比起其他判了斩立决的人执行的更快。  而徐家落魄也是在这之后,不知道得罪了谁,徐家的吃食店让人吃坏了肚子,绸缎店的受了火灾,一夜之间整个徐家从原来渝州府还算殷实的人家变得一无所有,徐家老太爷老太太受不了这种接二连三的打击在徐家大少爷去世之后先后撒手人寰,只留下了徐家少夫人和一个才五岁的孩童。  “事情就是这样,我已经让下面的人把当年徐睿的案卷找了出来,重新审核一遍,果然里面有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怕是这位徐睿真的是冤枉的,这桩案子他是被人暗害的。  若真的是这样怕是和那幅名画有些关联。这也是祸从口中不过那人也着实狠毒,想要名画的话让人去买也就是了。若是主人实在舍不得放弃算了,何必为了一幅画害的人家家破人亡,那样狠毒的人家被我发现,我绝对不会轻饶了对方。”  林明锦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怒火,在他的渝州治下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家存在,他能为了一幅画害死了几条人命,那么也能为了一张字,一盆花而暗算其他人。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徐家夫人送画的那人家,相信很快就有答复。等到他们回来之后我再好好审问一番。”在渝州府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人对他这个知州表示了效忠的意思,林明锦也考察了其中一些人的品性,把真正有本事的人暂时收拢到一处,如今却是他们用得着的时候了。  这些人比不上林明锦是外地人,全都是渝州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于渝州的事比林明锦了解的更清楚。对他们提到徐家的事,闻弦知雅意,徐家的事在渝州府也算是一桩大事,这些人也若知一二。只是背后之刃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徐家又仅仅是个商家,他们也不敢去做什么。如今新来的知州摆明了要调查这桩案子,这个投名状他们也要好好立个功劳出来。  后来发生的事就是和季玄的岳父王大人有关了。很快林明锦就查明这桩案子背后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这位王大人。王大人对于字画成痴,再听说了徐睿家里面竟然有这么一个前朝画家的名画,见猎心喜就想要据为己有。但王大人很清楚这幅画是徐家的传家之宝自然不会买卖,为了得到这幅画才让人做出这个案子,让徐家的人心甘情愿的把这幅画送到他的手上。  当然王大人为了掩人耳目,没有亲自去接收这幅画,而是让他的一个心腹接了这幅画再转交到他的手上。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得到了画卷的王大人让徐家彻底败落下来。事情从发生到如今,已经接近二年的时间过去了,要不是林明锦来到这里,这桩案子怕是永远也没有沉冤昭雪的一日。  知晓真相的林明锦如今要做的是寻找证据,这些都是林明锦的猜测,只要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能还徐家一个清白,让这种贪官付出应有的代价。当然证据对于林明锦来说并不难找,王大人仗着权势做的一切并不是天衣无缝没有破绽,若是最初的人办案仔细一些,不是想着草草结案,那么徐睿也不会惨死,徐家也不会家破人亡。林明锦叹了口气,把手上的案卷放到了一旁,世上总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林明锦很清楚他只是一个人对于这些无可奈何做不了太多的事。  只能尽让他最大的努力,争取在他能遇到的事,还当事人一个应有的公道。在收到了泥人之后的一个月后,徐家的案子沉冤得雪,而王大人被关进了大牢,府邸被官府抄家,所得的不义之财也全都被收归了国库,而那幅画却是被物归原主送换给了徐夫人。  “林大人,谢谢你还了我们徐家我夫君的公道。民妇没有什么能够谢林大人你的,这幅画是民妇的一点心意希望林大人您收下。林大人,您不要拒绝,请听民妇把话说完。民妇家中只剩下我们母子二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民妇的夫君正是为了这幅画而离开了我们,这幅画却是我们的传家宝,但在民妇手中却是烫手山芋,不如把他交给适合他的人才对。”  看到林明锦想要拒绝,那妇人开口解释道。她说的话让林明锦无法再去拒绝,这幅画对于眼前的母子来说却是一个麻烦,他们没有能够保护这幅画的能力,若是把这幅画还交给他们,也许还会有下一个王大人出现在他们身边,他们母子两个已经遭遇了很多苦难,林明锦看着徐家少夫人带着几分恳求的目光,到底说不出拒绝的话。  “那这幅画本官就收下了,不过这幅画价值连城,徐夫人若是这么送给本官,本官也受之有愧。为你们家里做的那些事本就是本官的分内之事,明日本官会把这幅画折合成银两还给徐夫人。”  虽说抄了王大人的家,但对于徐家来说除了还回了这幅画其他的并没有什么钱财方面的好处。徐家生意败落更主要的原因是那场大火。看着还是家徒四壁的徐夫人,林明锦不允许对方售出拒绝的话,直接定下了这个事。回到府上之后,林明锦把王家之前查抄的一个院子的房契合一叠银票让心腹交到了徐家少夫人的手上。  “夜儿,你要记得林大人的恩情,若是没有林大人出现,就没有我们徐家的今日,你父亲的冤曲怕是这辈子也没有平反的机会。”徐家少夫人看着手上的房契,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滴落在手上的房契上。  “母亲,我知道林大人对于我们徐家有再造之恩,但这幅画是我们徐家的传家宝,就这么交给林大人,是不是对不起去世的爹爹。”  徐夜虽然也明白林明锦对他们徐家的恩情,但还是有些舍不得那幅名画,要知道这幅画已经不仅仅是一幅画,而是徐家的存在的意义,就这么把这幅有着特殊意义的画送给他人,明明知道母亲的举动也许是对他们最好的选择,但徐夜还是有些不舒服。  “傻孩子,人不能国有执着,执着会变成一种贪念。比起那幅画,你祖父祖母,你父亲更希望的是你能平安的长大,只有自身足够的强大,你才能保护你在乎的东西,在乎的人。若是你真的在乎那幅画,等到将来你有能够保护得了那幅画的实力之后,可以再去找林大人重新把这幅画买下来,相信林大人会同意你的请求。”  徐家夫人是一个睿智的女人,也是这种睿智让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在第一次见到林明锦的时候,林明锦以为他把他隐藏的很好,但其实他并不清楚徐家少夫人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  在林明锦进到渝州府的那一日,一直没有放下冤案的徐夫人就想要寻找这位新来的知州。弄不清知州是否会为他们徐家平反,徐夫人不止一次偷偷的观察过林明锦。也是这样才会看到林明锦出现在徐家的那一瞬间,很多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