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一章 灵月界
    在一片极致的黑域之中,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一丝生机,只有无尽的黑。

    仿佛,在这里,是万物俱灭的灰寂,是生灵的绝境,是万物的尽头。

    黑域,或称为荒域,在这里,只有死的气息,没有生的波动。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又或是,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流逝。

    突然,一丝亮光闪现,从远处,慢慢临近,亮光从一丝慢慢的变成万丈有余。

    亮光映照出一个巨人,轰的一声,巨人砸在大地之上。

    时间又是仿佛静止了一般,周遭没有任何动静,除了黑,还是黑。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尘埃落在亮光之上,慢慢的覆盖其上,亮光终究被湮没在尘埃之中。

    黑域陷入了一片死寂。

    无尽的黑色中,巨人也被尘埃不断的覆盖。

    很久很久之后,在那里,逐渐隆起一座大山般。

    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大山不断拔高它的身躯,只不过,在大山底部,有轻微的声音不断的传出。

    “杀”,“杀”,“杀”。

    声音不断震动着大山,大山之上,尘埃纷纷碎裂,不知持续多久,大山从中间裂开,底部,巨人的身影出现。

    巨人挣扎着抬起头,双眼赤红,眼前一片漆黑。

    “杀。”

    巨人怒吼一声,爬起身来,只是周身的威压太重,根本无法站起身来,周身环绕大量的闪电,照映出巨人铁塔般的躯体,一身灰衣道袍,胸前印有日月模样。

    “啊,啊,杀。”

    又是一声巨吼,巨人挥起右手,轰隆隆的金属摩擦大地的巨响,举起手中一柄巨斧,只见巨斧银光闪烁,白面之上映着一张满是伤痕的脸,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啊,起,杀。”

    巨人怒吼,双手捏拳挥出,一声巨响,似乎击打在铁盾之上。只听“轰”的一声。

    巨人周身的威压一顿。

    蹭此时机,巨人挣扎着站起身来,挥手重重的甩出巨斧。

    空中一道碗口粗的闪电劈在巨人身上。

    巨斧化作一道白光,照亮整个黑色灵域。

    白光远去,历尽无数岁月,不知去向,只看见巨斧旋转向前,空中不断汇集大量的黑云,一道白光接着一道白光劈向巨斧,照亮整个灵域,巨斧之上映出模糊的两个印记,又像是两个大字。

    “往生。”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又或是,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或者说,很久很久之后,大地依然湮没在黑色中,巨人那具巨大的身躯已然消失。

    不过,在巨人那具巨大的身躯消失的地方,一颗红色尖尖的小芽钻出了地面,开始了慢慢的生长。

    不知小芽在黑域中生长了多久,当其从小芽变成一根细长的红叶之时,仅仅是一片红叶,它拔出了自己在大地中的部位,慢慢的向前挪动身躯。也不知挪动了多长时间,就是这样慢慢的往前挪。

    从小芽出现开始,时间仿佛就活了过来,只是在此刻,时间并没有参照的根源。

    一根半寸长的茎,顶着比它更小的一片红叶,不断的向前挪动。

    也不知挪动了多长的距离,茎的下段不断变粗,并开始分化,变成两根。

    挪动开始变成了行走,上部,那片很小很小的叶片,开始有了一点表情,仅仅是一丝茫然。

    时间又仿佛静止了一般,红叶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虽说是站立,整个身体还没有巴掌大小。

    叶片之上出现了第二个表情,好奇。

    在叶片面前,是一个小土坑,土坑之内,盛满了水。

    小土坑只有小拇指般大小,就算如此,也如红叶的叶面般。

    红叶将一根茎轻轻的插入其中。

    小土坑中的水,沿着茎慢慢的流向红叶体内,红叶慢慢的膨胀开来。

    整个身体已然有了一寸之长。

    红叶继续往前走着,周围都是黑色,这是黑域的本色,也是黑域的形态,只有黑,无论是外在,还是内里,都是黑。

    () ()  如同一个黑色的,无限宽广的物质,不知道边界在哪。

    不知道如何表达时间的流逝,只知道,很久很久,红叶又遇到十个小土坑。

    红叶也从一寸长,变成现在的十寸长。

    红叶继续往前走,出现了第三个表情,惊愕。

    万分惊愕,这里又出现了一个小土坑,只不过,小土坑中,出现了一根细丝,只有寸中之一的长度。

    当红叶将一根茎伸入小土坑中,一个神念传进红叶的叶片之中,那是饶命的呼唤。

    红叶尝试着向其传递出一个念头,“好。”

    红叶继续向前行走,小土坑不再出现了,这让红叶多出来一个表情,苦闷。

    不过,苦闷持续很久,很久,却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喜,红叶面前,出现了一颗小石头,小小的,只有拇指般大小。

    红叶兴奋极了,这是红叶出现的第一个情绪。

    红叶不自觉的从茎的上端分化出一根,慢慢的伸长,触摸着小石头。

    这是一颗具有极强灵气的小石头,当茎的伸长触摸到小石头时,小石头散发出闪亮的光芒,蓝色的,映衬着黑色中的闪亮,刹那消失不见。

    只见红叶刹那膨胀开来,从先前的透明不断的充实,慢慢的有了肉质。

    红叶没有继续兴奋,取代的是沮丧,失去了小石头的沮丧。

    沮丧并没有持续多久,红叶继续开始了它的征程。

    他的身高没有变化,身体却厚实了许多。

    这里分布了大量碎小的石头,红叶的行走变的艰难,幸好能遇到那种五彩多姿的石头,让它欢喜。

    不过,随着身体的不断厚实,行走却变的艰难,自己太重了,有时候,一个小坡,自己都很难走过去。

    红叶停在那里,时间又仿佛静止了一般,红叶出现了第一种变化,思考。

    如何让自己克服面临的困难。

    在茎的上端,另一侧,红叶伸出另一根触手,能够很好的维持自己的平衡,红叶很满意自己的变化,只是上坡还是艰难。

    有的坡,十分的陡峭。需要抓住上面的伸出物。

    抓住,等等,红叶看向自己的两根维持平衡的茎。慢慢的,在前端,分化出现了两根分支。

    红叶正要上前,突然发现,下面的茎,也可以分化出两根分支。

    爬坡变的很容易完成,不过,在不断的爬坡积累中,四根茎的末端,分化出五根分支,长短不一,作用不同。

    五彩多姿的石头越来越多,红叶的身体不断的长大,不断的结实,身高,已有二十寸,厚度也增加了不少,前后有着三寸。

    红叶感受着的身体,很是满意,现在的一切,对于红叶来说,都是新鲜的,都是美好的,都是愉快的。

    满意,这是红叶出现的第二个情绪。

    红叶继续往前走,依然还是走在碎石上,这让红叶出现了第三种情绪,焦躁。

    不仅仅是面对碎石,更是对黑色的不满。

    随着在碎石上不断前行,小石头越来越多,红叶的身体,已然到了三十寸,前后也有了四寸。

    红叶继续往前,又是不知多少岁月,碎石之地再没有出现五彩多姿的石头,终于走出了碎石之地。

    这是一片松软的土地,零星的有些小雨滴在不停的落下,渗透进入地面。

    红叶在雨中轻快的走着,心情格外愉悦。

    雨水不断滋润着红叶的身体,红叶在不知不觉中,长到了五十寸,前后有五寸。

    但是,红叶依然在眷恋着那些石头,他能感受到石头对他的热爱。

    又是不知多少岁月,雨滴终于没有了,红叶还是五十寸。

    长久的在雨中行走,红叶的表面开始长出一些毛茸茸的细软的,红叶不知道这是何物,特别是在自己的顶部,长的较长,快要覆盖了整个顶部。

    无所谓这突如其来的烦恼,这是红叶出现的第四个情绪,不过,红叶不在乎。

    因为他继续向前走去,好像是一种使命,自己不得不向前走。而在前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

    () ()  又不知走了多少岁月,大地开始地动山摇,有些地方凹陷下去,有些地方凸起,整个大地表面浓烟滚滚,伴随着一丝火花炸响。

    整个黑域内,开始有声音传来。

    声音,红叶震惊了,难道是这个声音在召唤?

    不对,我对这个声音没有感觉,没有任何感觉,没有惧怕,没有喜悦,更没有依恋。

    红叶继续向前走去,黑域中,有了一点一点气体的波动,这是地动山摇之后释放出来的气体。

    有一丝气体钻入了红叶体内,在体内好似寻觅着什么事物。

    慢慢的,体内有了一些气体流动的痕迹,如丝般的,这些痕迹不断延伸,在体内四通八达,竟然进入了一些液体在里面流动。

    气体不断的改造着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很是舒服。

    太舒服了,这是红叶出现的第五个情绪,太舒服了。

    红叶想留住这种舒服,于是,红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依然不知过了多少岁月,红叶也不知自己坐了多久,只是,当自己站立起来之后,身体已然巨大。

    旁边一个万丈大小的山坡,尽然在自己的脚边,随即踩了过去,山坡被挤压的平平整整。

    这种舒服已然麻木了,红叶不想继续坐着,巨大的身躯让自己显得太笨拙,他想小一点。

    只是想了一下,身体就在快速的变小。

    待到自己只有半丈多的高度,红叶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很好。

    只是,这里太黑,自己一直只能感受身边的事物,包括自己的身体。

    红叶一步向前迈去,这一步,轻轻的,却是大大的。

    因为,这一步,至少迈过了当时的碎石之地的长度。

    红叶轻轻的,也是慢慢的,向前走着。

    前方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召唤,他想听清楚,这个声音,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

    红叶开始慢慢的奔跑,速度越来越快,直接消失在那里,下一刻,又出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不知跑了多久,只知道,在一刹那之间,突然出现了一抹亮光,刺向红叶。

    这抹亮光太过刺眼,对,刺眼,这是红叶的感觉。

    红叶伸出双手,遮在眼前,原来,有亮光的地方,可以看见自己的身体。

    红叶极度的开心,伴随着一丝兴奋,红叶开始跳跃,身体猛然升起,直冲高空,没有停留,漫步在空中,感受着亮光的照耀。

    身体猛然加速,他要看看,在那亮光之内,到底是谁,在呼唤着自己。

    随着临近,亮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多的照耀着红叶,黑域不断的被驱逐,红叶也能看清楚自己,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眼神,饱满的额头,轻巧的鼻翼,白静的皮肤。

    “原来,我是这样的。”

    “再快点,看看里面到底是谁?”红叶继续往前踏出。

    很久后的不久,红叶终于看到亮光的源头。

    在一处空旷的荒野中,这里没有地,也没有天,只有一柄巨斧。

    巨斧正在不断旋转,似乎还在向前飞行,只不过,越来越难。

    “是你在召唤我吗?”

    “是我。”巨斧发出轻轻的声音,却伴随着一声叹息,“我以为你是他,而你,却不是他。”

    “你要找谁,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要找的。”

    “你走吧,如果遇见他,告诉他,我在这里等。”

    “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他看到你,就知道你见过我。”

    “那我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这里是灵月界,你是灵月界诞生的第一个生灵。”

    “除了你和我,还有其他的生灵吗?”

    “不知道。”巨斧的声音越来越弱。

    “那你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