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章 往生道
    “我是谁?记不得了,这片星空正在不断抹去我的灵智,我只能陷入沉睡来抵抗,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他来,再有一个纪元,他若不来,我将进入寂灭,如果你还在这里,记得唤醒我。”

    “我可以吗?”

    “你可以的。”巨斧的声音彻底消失,留下红叶在静静的等待。

    红叶抚摸着巨斧,上面刻有两个奇怪的印记。

    “你是第一个能陪我说话的,而我却不知该怎么帮助你。”红叶轻轻的说,眼泪慢慢的滴落在巨斧之上,好似有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谢谢。”

    巨斧发出的亮光在不断收敛,不断旋转的巨斧,也在慢慢的停下。

    “轰”的一声巨响,巨斧落在地上,周围又陷入一片黑暗中。

    红叶也在旁边陷入沉睡。

    不知又经历了多少岁月,一束红光在遥远的方向慢慢的升起,照亮了整个大地,经过一会儿时间,又慢慢的在另一个方向落下。

    过了不多时间,又是一抹亮光照亮了整个大地。

    两道亮光此起彼伏,滋润着这片大地。

    大地开始出现了一些生灵。

    无数生灵在大地上不断穿梭,不断繁衍,一股生的气息开始在大地上蔓延。

    红叶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再看看大地之上开始出现的千万生灵。

    再看看旁边,一座大山矗立在那里,足有百万丈之高。

    “你在沉睡,而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红叶纵身一跃,离开了沉睡之地,身体轻盈,如一位神灵般,巡视着万千生灵。

    带着自己的祝福与期望,红叶走过了一山又一山。

    在一座大山之中,他看到了一位身长百丈,头有两只巨大的犄角的生灵,盘踞在一座大山深处,深山周围聚集了大量的身形各异的生灵,他们听着百丈巨兽在轻轻而语,一时开心,一时欢愉。

    红叶如风轻轻的扫过,百丈巨兽神情恍惚般看向微风吹动的方向,轻轻的起身,跟在后面。

    跨过无边的海域,那是经久不息的雨水灌溉,又经地动山摇般的震动,地面下降,雨水经年沉积,水中也是万千生灵。

    漫步在水面之上,一座海岛矗立在海域之中。

    在海岛中央,一片广阔的平地之上,一只身形巨大,占据小半个区域的巨兽。

    巨兽头部尖圆,面色清秀,身躯盘起,卧在高处,下首也是聚集了大量的生灵,在听其轻轻而语,一时沸腾,一时跳跃。

    红叶微微一笑,转身轻轻的走过,在其转身之时,巨兽突然感应,身躯震动,随着感应的方向,跟在后面。

    如同微风般,吹过一片又一片大地,越过一片又一片沧海。

    在那广阔的沧海过后,一片更加广阔的巨石累积在大地之上,如丛林般。

    在巨石丛林之中,每一根巨石之上,都盘踞着一个生灵,形态各异,有四肢,有六肢,还有些生灵三头。

    中间,一根粗大的石柱之上,也是盘旋着一个巨大的生灵,通体白色,在闷声巨吼,其声壮如狮吼,周围广阔的生灵中,一时声音爆起,相互争执,一时彼此相爱,点头示意。

    红叶微微点头,走过那只巨大生灵的身旁,轻轻说道,“可愿拜我为师?”

    巨大生灵浑身一震,抬头望向天空,那里空无一物,巨大生灵轻轻抬头,扬起巨大的前肢,“弟子愿意。”

    红叶微笑,继续走过这片大地,来到这片一望无际的沙石之地。

    在其中心区域,一只庞大的怪兽,通体火红之色,从沙石之中突然鹏起,在空中疾驰又来回盘旋,巨吼一声,下方沙石之中涌现出来无数生灵,同样是身形各异,一起朝着空中那个庞大怪兽大吼。

    () ()  吼声此起彼伏,不断蔓延,整个沙石之地一时陷入声浪拂过一般,所有生灵朝着空中跪拜下去。

    红叶如风般吹过这片沙石之地,轻轻的从中走过。

    空中庞大怪兽仰头长吼,展开身躯,跟在后面。

    又是经过一片广阔的沙林,林中尽是粗大的树木,在其中心区域,一根巨树耸立在云端。

    红叶轻轻的抚摸着巨树,目露沉思,“既然已经生有灵智,就送你一场造化。”

    红叶右手轻轻一挥,一股巨大的牵引之力慢慢的环绕在巨树周围。牵引之力慢慢变大,一会时间,巨树连根拔起,向着空中远处那一轮明月飞去。

    “赐尔名为:桂树。”

    红叶在大地之上,轻轻的迈步,整个大地之上,每一片角落,都被红叶轻轻的抚摸。

    向着前方不断的前行,生灵越来越少。

    红叶站在一处海岛之上,这里太黑,没有任何生灵出现。

    “这里是界的边缘吗?”红叶在心中喃喃。

    再往前行,黑域又重新出现在面前,这是一段可怕的记忆。按照以年来算,那是长达数十亿年的时间长河。

    又往远处慢慢前行,黑域散发出的寂灭更浓。

    “我的身躯不能支撑这里的寂灭之力,难怪巨斧曾说,此界正在不断抹去他的灵智,是规则,还是此界的意志,不可得。”

    红叶慢慢的转身,带着遗憾,离开这片黑域。

    “身体越强,此界越是要抹去?”红叶轻叹。

    身后巨大生灵已有无数。

    红叶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慢慢的前行,来到了红叶的诞生之地。

    “不忘初生之地,追寻未来之路,往生道也。”

    红叶起身,慢慢向前走去。

    历经数百年之久,一片巨大海域横在大地之上,在海域深处,一只巨兽正在面对周围环绕着数百只巨兽,不断征伐。

    巨兽面无怯色,豪情万丈,战斗持续半日时间。

    巨兽大胜,在海中大吼一声。

    红叶轻笑,这是红叶数亿年来第一次在内心深处发出的愉悦。

    红叶轻轻踏出一步,落在巨兽头顶,“走。”

    巨兽大惊,同时又是一阵大喜,一股灵魂深处感应出来的亲切感涌上心头,这是曾经自己发出的饶命的呼唤换来的一声轻轻的回音,“好”。

    巨兽轻轻的摇着巨尾,轻轻的回音,“好”。

    巨兽在海中飞起,驮着红叶,又跃在空中。

    沿着曾经熟悉的路线,有些已然没有了当时的面貌,沧海横隔大地,高山拦住奔河。

    一只一只巨兽不断的聚集在红叶身后。

    有浑身烈火,身躯如同巨山般的火兽;也有周身布满寒冰的青色灵兽;数只头有犄角,不断在空中翻腾,还有身如长藤,光滑细腻,各形各异。

    所有生灵都在慢慢的跟随,跟在如风般的红叶后面,来到那座巨大的高山面前。

    “我是第一个生灵,那么,我会将我所会的教授给你们。”红叶在大山前,面向无数生灵,传出一道神念。

    红叶纵身一跃,来到大山的顶端,在一处大石之上,刻下两个印记,“往生”。

    “你等将拜我为师,吾为道祖。从此入我宗门,名为:往生道。”红叶传出第二道神念。

    顷刻之间,一道神念传遍大地之上每一个生灵的神识之中。

    “你等将拜我为师,吾为道祖。从此入我宗门,名为:往生道。”

    “往生道。”无数生灵一起怒吼。

    在那高空之上,一轮红日正在升起,慢慢的走过,又在远方落下。

    () ()  不久,又在红日升起的地方,慢慢的升起一轮明月,在空中也是慢慢的走过,又在远方落下。

    “这是一日,分为十二个时辰。”红叶的神念传遍大地,传入每一个生灵的脑海。

    “红日为白,明月为黑。”

    “明月不常见,每次循环,为一月时间。”

    “每三月为一季,四季为一年。”

    “春季为四季之首,一年之始。春季花开,万物生;夏季阳盛,万物长;秋季精藏,万物成;冬季元聚万物生。”

    “今时,为往生纪第一年,如此累计。”

    “若是往生常在,则此纪不断,若是往生有难,宗门覆灭,则此纪灭。”

    “遵道祖法旨,我等必将执念往生。”

    红叶在大山之顶,往生石下静静的打坐。

    “往者,舍过去念力不达之处,生者,追求未来念力通达之路。此为往生道也。”

    “众生皆有生死,摒弃前程过往,寻求未来生处。此为往生道也。”

    “天地有尽头,在何方?未知也;时间未有尽头,然我等修万世之身,寻天地尽头,此为往生道也。”

    “此界为灵月界,然界外为何物?吾不知。待尔等功成,吾欲寻找天地尽头,寻界外之所在,此为吾之往生道也。”

    “然,如何修万世之身,为尔等往生道也。”

    “遵道祖法旨。”

    往生石下,红叶闭合了双眼。

    万千生灵在大地之上开始繁衍,也在不断的进行着生老病死。

    红叶睁开双眼,取下左手小指,口出法旨,“轮回道,生。”

    在巨大的灵山之上,万千生灵不断修行,改变着自己的命格,已有一些生灵悟道功成。

    红叶取下右手小指,口出法旨,“本源道,生。”

    生命迈过了千年,万年,十万年。

    红叶睁开双眼,看向万千生灵。

    又取下一指,“因果道,生。”

    “待尔等功成。”

    又过十万年,红叶右手掐诀,点在眉心,弹出一滴精血,“五行道,生。”

    有真假,有虚幻,有成功。

    红叶弹出一滴精血,“对立道,生。”

    子有子,子有父,父有父。

    红叶弹出一滴精血,“伦理道,生。”

    日月轮替,岁月变迁,在往生石前,一群生灵跪朝红叶,这些都是第一批生灵,如今已然走过了百万岁。

    “小道无数,大道三千,今虽有小道无数,大道缺失,吾欲寻找天地尽头,亦要补足大道缺失,难以教化生灵。”

    “尔等当教化万灵,不可迷失本心。”

    红叶说完,双手掐诀,点在眉心,胸口,丹田。

    良久,一丝灵力慢慢涌入身后往生石中。

    半柱香时间,往生石发出璀璨的光芒,直射当空。

    天空明亮至极,光亮不断散发,向着周围不断蔓延,百丈,千丈,万丈,万万丈,一直到远方,极东之地,极西之地,极南之地,极北之地。

    往生石前,红叶淡淡的看着一众生灵,闭上双眼,全身慢慢的淡去,逐渐透明,最终消失不见。

    “待吾回来之时,尔等再来往生石前。”

    “遵道祖法旨,我等静候道祖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