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五章 围猎
    小男孩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大牛帮他压好被子,也是安静的躺下。

    不过脑子里,还有仙人的影子。两位仙人在天空中彼此互斗,飞剑在天上飞来飞去。

    如此想着,大牛也在进入了梦乡,仙人的战斗没有结束,脑子里,仙人那张漂亮的脸闪现,那是极奇美丽的脸庞,清秀,光洁,双眼有神,犹如出水芙蓉,比莲花要白,比嫩芽还翠,比山花还要红。

    睡梦中的大牛,脸色微红,气息渐浓。

    清晨,红日出来的晚了一些,大地铺上了一层白白的薄被,昨夜下了一夜的小雪。

    雪比较干,落在地上,落在树叶上,山石上。

    躺在床上,能听到屋外,冷风轻微的嘶鸣。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一家人的好梦。下雪了,爹娘也在睡着,没有早起。

    男人起来开了门,是大伯进来了。

    “早上,老六他们在河里收笼子,看到田里有野猪的脚印,这几天,孩子们都不要出门,把尖叉准备好,大网也准备了,要做几个陷阱,傍晚的时候,我们去弄,晚饭吃早点,吃完来我家,大家一起去,孩子不要跟着。”

    “好,知道的,大哥你注意点,路滑呢。”

    “嗯,你睡吧,白日不要起早。”

    “好,知道的。”

    “还有,午饭后,我们几个去山里砍几颗树杈,晚上用。”

    “嗯,一会我去你那。”

    吃过午饭,一行八人,每户均是男人去了山里,野猪的危害性是很巨大的。野猪不除,来年开春,庄家就不能种了。

    来回大约有两个时辰,一行八人扛着四颗大树,两颗在古元家里劈开切断再削尖,另外两颗在另一位村民家中。

    待至深夜渐黑,众人忙完,带着工具,根据野猪的脚印判断野猪来回的路线。去田间布置好陷阱。

    待到天色浓黑一片,没有光亮,陷阱完工。留下四人守着上半夜。

    下半夜,又来四人换了下来。

    一夜过去,野猪没有来。

    众人虽有失望,却也明白,这种诱捕不是一两日就能成功的,每年都要等很久,都在冬天,山里,野猪也没吃的,就出来找吃。

    连续几日,野猪都没有下来。

    还好是冬天,没有什么农事要做,这些汉子,白日可以多睡会。

    大牛家就要麻烦一点,还有几件小木工要做完,附近的村子来话了,再过几日要来取木工。

    大牛也忙的累死,脚步还算稳健,昨夜也是辛苦,又梦到仙人了,还是那么好看。

    夜里好像还说着梦话,还好弟弟睡得沉,听不到说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说了没有,要是说了,就丢人了。

    想到这,大牛一阵冷汗,这是冬天,出冷汗,不好受啊。

    野猪出来了,大熊在远处喊,河边高处树干,一个男孩在摇着一面小旗,也就是棍子上拴着一根红布。

    男人拿起尖叉就奔了出去,大牛想去的,被妇人给拽住了。小男孩刚从门缝钻出来,就被大牛顺手抱起来,两脚直蹬。

    “你才多大,我都不给去。”大牛嚷着。

    “你长大了,夜里都在说仙人,不要走,想睡觉。”

    大牛懵了,这小子,听到了。

    左右看看,没有地缝,钻不下去,脸是通红的。

    () ()  妇人没听全,随口说了一句,“想睡觉就去睡,不要乱跑。”

    大牛抱起小男孩,跑回了里屋,放在床上,红着脸,“还听到什么了?”

    “我不说。”

    “小元乖嘛,一会我烤红芋给你吃。”

    小男孩双眼瞪圆,“真的?”

    “哥哥哪回骗你了?”

    “你说,等我长大了,想和仙人睡觉。”

    大牛扑咚一声倒在床上,良久,睁开双眼看着房顶。

    “哥哥,怎么了?”

    “小元,哥哥快要死了。”

    “为什么,你不好好的吗?”

    “我亵渎了仙人?”

    “小元听不懂?”

    “想睡仙人就是大逆不道?懂了没?”大牛眉头紧皱,语气有些颓然。

    “为什么?仙人不给睡吗?”

    “我们是凡人,不能想那些。”

    “为什么呀?你不睡,等我长大了,我去睡。”小男孩生气的说。

    “不要乱说,以后不许说这个。”大牛有些气急。

    小男孩沉思一会,“嗯,放在心里吧,我们都不说。”

    大牛怒急,“放在心里也不行。”

    这时,门外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没抓到,又跑了,这头野猪,又大又快。”

    “没伤到人吧。”

    “没,大家都站的远,这么大,只有掉到陷阱里,才能上前。”

    “对,不要几个人冲上去蛮干。”

    “嗯,大哥也不许我们蛮干,老八想冲上去,被大哥抽了一棍子。”

    “啊!没伤到吧。”

    “哪能呢,大哥也是气急,用的也是软藤。”

    “那就好,你歇一会吧,两个孩子在里面。”

    “好。”

    又是连续几日,野猪又消失不见。

    接着,又是几日连着雪天,积雪有三寸厚。

    门外,大牛堆了一个雪人,找到几颗石子,点缀了雪人的面部,两根树杈插在上面,是雪人的肩膀。

    小男孩不满意,“比我还小,哥哥,你要做个大的,有我这么大。”

    “雪不够,等雪下的大点,才能做的更大。”

    小男孩望着天空,在想着雪如何下的大点。

    “仙人管下雪吗?”小男孩问。

    “不知道,没机会问他们。”

    “你在梦里也没问吗?”

    “梦里都是假的,和你说了,不要再提这个事。”大牛气急,直跺脚。

    “哥哥,你生气了,那个仙人肯定很淘气。”小男孩目有思索。

    “难道仙人也淘气吗?如我这般?可是,我很乖啊。”小男孩在心里想着。

    远处,又是一阵摇旗呐喊,男人从屋内跑出来,手上拎着尖叉,奔向河边。

    门口两人都没动,上次听说大伯用藤条抽了不听话的八叔,两人就不敢凑热闹了。

    只是在山坡上看着远处,大牛把小男孩驾在肩上。

    远远看见,几只人影飞奔向前。

    大牛很激动,两手握拳。小男孩从肩上下来,去屋内取下那把木剑,剑指前方,“大野猪,看剑。”

    河边,场面很是壮烈,野猪在田中狂奔,这些猎户还是低估了野猪的战斗力,陷阱最终还是没有挡住野猪的步伐。

    () ()  野猪的左前肢在流血,肚子的两侧也有多处血痕,没有贯穿伤害,这也是野猪现在还没倒下的原因。

    几个男人在狂追,与野猪的间隔都有五丈,这是野猪全力加速后,猎户能最快躲避的距离,也是大伯一再的要求。

    八个方向,围堵野猪,每人右手上一根小型尖叉,这是前期用来抛掷用的,左手一柄长型的尖叉,用来近距离与野猪战斗。

    野猪准备向山上跑去,那是它逃命的方向,不过,一柄小型尖叉挡住了它的去路,差一点就叉住了,右腿又增加了一条血痕。

    这些可恶的人类,山中冬天找不到吃的,也是没办法,饿了几天才壮着胆子出来一趟,每次还吃不饱。

    既然逃不掉,那就拼命。

    野猪朝着一个方向,从身形来看,这个方向的男人最是弱小,也许是自己能够突破包围的地方。

    野猪疯狂的加速,能看出对面的男人也很紧张。

    “老八,注意点,不要慌,老三,老六,靠近一点。”大伯在远处大喊。

    “呜”,一声尖锐的破空声,直接叉向野猪,这是旁边老六首先发起了进攻。

    野猪没有躲避,背上多了一条口子,能感觉到血在流。

    还好,自己六百多斤的重量,这些伤还不足以让自己倒下。

    又是一根尖叉飞过,擦过了后臀,不碍事,我堂堂猪刚鬣,不会有事,先祖都能将人间玩弄在股掌之间,我怕甚。

    话说先祖绝对是野猪出身,传说中,先祖是人间圈养的家猪,那种废物,怎么可能生出先祖的模样。

    野猪跌倒了,一声惨叫,又是一柄尖叉飞来,这次没有避开,插在后背,虽然没中骨头,只是大片的血肉模糊,自己在地里打着滚,摆脱了尖叉,虽然在流血,但是管不了了,这时候出不去,命就丢在这了。

    翻着身,侧滚了几圈,忍着疼,前脚着力,后脚猛蹬,又是飞串出去。

    前面这人还挪了方向,不管了,快要冲出去了。

    不错,前年一块凸起的位置,我可以借力腾空,从二人的缝隙中穿过。

    前脚一步踏上,扑通,一声尖锐的惨叫,野猪掉进了深坑。

    老八开心的笑着。

    “这个畜牲就是奔着我冲,以为我弱呢,哈哈,我就看中这一点,挪到陷阱线上。”

    八人都在向深坑聚集,每人手中都紧握着长长的尖叉。

    深坑中,野猪在嚎叫,几根木棍削成的尖刺,穿透了身体,现在是无能为力了,命是丢在这了,可伶我的孩儿,来年一定要给猪爹报仇啊。

    野猪在最后一声惨叫之后,结束了这一生。

    “把野猪抬上来。”大伯说完,朝远方手一招。

    大树高处立马就挥舞着小旗,瞬间,一群孩子向着河边飞奔。几个年龄大点的,跑在前面。

    树上那位挥舞着小旗的孩子,把小旗从树上掷下,说着树干快速下来。

    古元跑在后面,这种时候,哥哥早就没管他了,只能在后面大喊。

    “古乐,古大牛,枉我叫了你五年哥哥,跑的比仙人都快,我要告诉爹娘,你想睡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