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八章 惊变
    在除夕之夜,乌黑的一片,没有光线,只有远远的看见山村中亮着的几盏灯光。

    一行两人,在没有月色之下,步伐轻盈,踩在积雪之上,却没有任何脚印痕迹留下。

    “从这一户开始吧。”

    “好。”

    两人来到村边,这边是五叔的家。各家也就刚刚睡着,今天太累,事情也太多,喝了点酒,正好睡觉。

    五叔睡得很沉,五婶和小孩睡得也香,根本没有听到有人在推门而入。

    门栓从内自动打开,两人推开门,来到床边。张开右手,手中多了一个小瓶,莹光缠绕,碧玉透亮。

    一人催动修为,碧玉瓶荧光大甚,左手掐诀,点在五叔的额头,顷刻之间,一股白丝从五叔的额头,轻轻的散出,慢慢的被碧玉瓶吸入。

    持续了数十呼吸时间,白丝散尽,五叔浑身一震,双手用力握拳,片刻之后,全身松软,面色干枯。

    此人如法炮制,对五婶,小孩,全部施法完成。

    从五叔家出来,两人用了小半柱香时间。

    “要想将生机全部吸入,就不能过快,手法要轻,口诀要慢,不可操之过急。”

    “师弟谨记。”

    二人又来到三叔家,也就用了小半柱香时间。

    三叔家的东边,就是八叔的家,两人来到八叔门口,散出修为,轻轻的从内将门栓打开。

    轻轻的推开外门,一道银光闪烁,白色匹练迎头而下。

    来人身法轻盈,只见黑夜中劲风扫过,来人已入门内,右手一指点在八叔的后脑勺。

    八叔立马失去了知觉。

    “你倒是机敏,却是毫无用处,我等修为,岂是你等凡人能够阻挡。”

    来人说道,接着又回头看向身后的另一人,“别小瞧这些凡人,长年在大山中讨生活,机警着呢!”

    从八叔家走出,二人来到七叔家,接着六叔,紧跟着四叔家。

    走出四叔家,往另一个方向折回,那是大伯家。

    运转修为,操控着门栓从内打开,同样是一道匹练迎头而下,来人同样的身法,闪在门内,不料一道银光夹在劲风之中拦腰斩过。

    来人一步退后,身法灵活,悬在半空之中。

    一只轻羽破空而出,来人急速扭转身体,堪堪避过。

    羽箭刚过,一柄尖叉又至,前后也就是一个念想之间,双发即至。

    来人在空中一个翻滚,急速旋转挪开距离。

    屋内四人,分别是大伯,二叔,大熊,大牛。

    来人轻轻落下,微微一笑,看向门口进来的师弟。

    “我才说过,这些长年在山内与野兽搏斗之人,最是机敏,体内并无修为,却有着天生的灵觉,对杀机超出常人之上。”

    “不过还是我大意了,没有感知屋内的气息,这应该是另一户感受到杀机,过来的吧。不错,那就受死吧。”

    来人身法一错,身形一闪,快速移动,数个呼吸时间,不给四人任何反应,均是一指点在后脑勺。

    四人昏昏躺下。

    “你去里面,应该是两家的妇人,收拾了。”

    “是,师兄。”

    两人从进门到出来,也就用了半柱香时间多点。

    () ()  两人中的师兄看向二叔家的方向,“应该是那一户人家,赶过来的,以后行走时,切记这种山里猎户。”

    二人说完,沿着山路,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待至天色渐明,红日东升,山村之内,寂静无声。

    往常的两位老爷爷,也是没有出门。

    日上三竿,古元依然没听到家里人的说话声,旁边也没哥哥的身影。

    摸摸旁边被子里的温度,不对啊,冰凉的。

    古元一跃而起,屋外,,小狼轻轻的吼叫。

    古元拉开房门,爹娘的床上也是冰凉,被子并未整齐叠放。

    客堂静悄悄,大门从外面拉起,已经被寒风吹开了一道大大的门缝,要不是后面有木棍挡住了,估计早就被吹开了。

    古元回屋,穿好衣服,心中猜想着,“今日大年初一,应该是出去拜年了,怎么没喊我。”

    古元疾步出门,快速飞向临近的大伯家。

    门是开着的一眼就看到了里面客堂静悄悄的躺着四人。

    古元像是一根枯木般戳在门口,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眼神中弥漫着惊慌,又带着一丝希冀,轻轻的挪动了一小步。这一步,重如万钧,行至艰难。又挪了一小步,四人的面孔已经清晰的显露在眼前。

    一片枯萎,不仅仅是面部,整个身躯如同干柴一般,只能从面部的轮廓分辨出来。

    古元踏进门内,只感觉天旋地转,里面四人对于自己太过重要,从没有考虑过失去他们。

    而现在,四人都在眼前。

    “娘,我娘呢?”

    古元轻语,转身,正欲回家寻找,突然,又转过来,看向大伯家的里屋,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只感觉,天色渐黑,自己却是举步艰难。

    房门轻掩,从门缝看不出里面的光景。

    大伯家的里屋,自己很长时间没来了。想拿出手来推开,双手都不听使唤,下意识的自己想逃离这里,脚步未动,身上却已是冷汗淋淋,气息也变的越来越重。

    双手猛的握拳,鼓足气力,一把推开房门,余光看到在房内床边的地上,自己的娘和大伯母双双倒在地上,全身如同大伯他们一样,早已干枯。

    古元一步踏入,仅仅只是一步,浑然失去知觉,栽倒在地上。

    直至天色渐黑,古元才慢慢醒来,艰难的坐起,跪行至娘的身边,双手触摸着干枯的身躯,心如刀绞,眼泪不断的滴在娘的身躯之上。

    轻轻的推动身躯,没有任何反应,惨叫一声,又仰倒在地。

    又至深夜,古元慢慢的苏醒过来。

    房间内,已经漆黑一片,现在是大年初一夜里,没有月光。

    古元摸黑找到大伯家的油灯,点燃油灯,看向整个屋内,不一会又跌坐在地上。

    “是谁?到底是谁?”古元在心里默念,“如此歹毒,必不是凡人所为,仙人吗?”

    眼泪又是不断滴落。

    “仙人,好,必有一日,我将你们杀的干干净净。”

    毕竟是不到六岁的幼童,呆坐了将近一个时辰,在地上沉沉睡去。

    红日升起,待至变白,一抹强光照射进来,刺在古元的脸上。

    () ()  这是一张被泪水涂满的脸,也是一张稚嫩的脸,本应是快乐的年龄,此刻却是满面忧愁。眼神中,除了悲愤,还有一丝仇恨的火花在闪烁。

    古元起身,一阵疾风般跑向其他六位叔叔家,惨烈之状如同一辙。

    小小的身影在白日照耀之下,散发着越来越是坚定的步伐。

    回至家中,颓然的坐在门槛石上,良久不言,身后,小狼在轻轻的叫唤,用嘴也是轻轻的拱着古元的小腿。

    “以后我俩相依为命,你可愿意?”

    古元淡淡的说,“若是不愿,你就走吧。”

    古元解开小狼身上的绳索,“走吧,以后有缘再见。”

    以后有缘再见,这一句,本不应该从这个孩子的嘴中说出,而此刻的巨变,却在短短的一夜之后,变成它的词语了。

    小狼似乎没有听懂般,没有离开,继续依偎在古元的脚边。

    “不愿意走,以后就跟着我吧,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古元起身,从房间内米缸中,打了一点米,放入一点水,轻轻的淘干净。

    放入锅里,在锅洞中,放入一些柔软的杂草,轻轻的撞击火石数下,杂草慢慢的燃烧起来。

    扔进几根细枝,慢慢的点燃,待火势变大,开始放入粗大一点的干柴,开始慢慢的燃烧。

    待火势稳定,古元慢慢的起身,在墙上取下一块腌肉,再努力的切成小片,不是很厚,也不规则。

    待至水分变少,米饭的香气弥漫,古元打开锅盖,把腌肉放在米饭上面,再盖上锅盖。

    锅洞中的火势慢慢的减弱,不再添加柴火,利用锅洞中的余火,慢慢的炙烤着锅中的米饭。

    一人一狼吃罢午饭,古元清洗好锅碗,带着小狼,拎着一只小桶,去河边打了一桶水,慢慢的挪回家。

    待至家门口,只剩下半桶水了。

    古元拎着小桶,再去一趟河边,如此往复数次,水缸中才有半缸水。

    下午已过了一半,白日已然西下。

    古元拿出一柄铁锹,来到前日祭祖的地方,找了一处坚硬的土地,开始一锹一锹的挖土。

    没有多大的力气,铁锹也不是很轻便,挥舞不动。

    身后,小狼衔着镰刀,跟在后面。

    古元拿起镰刀,不断的朝着地面挥舞,使镰刀锄击着地面,慢慢的有土块松动,再用铁锹铲除,露出一个浅浅的土坑。

    待至日落,夜色临近,土坑也有半丈长,宽也有半丈,深只到古元的脚踝处。

    手中,已有多处水泡,还有几处,已然脱皮见血。

    古元擦点头上的汗水,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借着朦胧之色,完成了晚饭。

    又点起火把,带着小狼,继续锄地。

    如此的冬日,白日并不猛烈,古家村死去的这些人,都是干枯的,并未腐烂。

    待至深夜,土坑依然是半丈长,半丈宽,深度已到了古元膝盖处。

    古元站起身来,遥遥看着大山的方向,目光充满愤怒的火焰,然后闭上双眼,再次睁开之时,眼中只有平静,无比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