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九章 进城
    清洗一番,古元静静的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清晨,小狼轻轻的咬着古元的衣角。

    全身疼痛无比,双手已然惨不忍睹。

    煮了一锅米饭,蒸上几大片腌肉,吃过之后,又去锄地挖坑。

    待至下午,坑深已有古元的肩部。

    古元回到家中,吃些早上煮的剩饭,扔了一块腌肉在小狼的碗内。

    一人一狼来到了大伯家中,牵出老驴,套上平板车,将六人慢慢的挪到平板车上。

    干枯的身躯,已然没有太重,古元慢慢的挪动,再牵着老驴,来到深坑之处。

    大伯和爹是亲兄弟,古元把两家埋入一处。

    将大伯,大伯母,爹,娘,大熊,大牛放入进去,身体平躺在坑底,上面在铺上干草,一层一层的叠落上去。

    铺完干草,再从上面推入土壤掩盖,土壤慢慢的堆起一个小土堆。

    古元站在前面,跪了下去。

    磕了几个头,起身,又在旁边开始挖第二个坑。

    这个坑,挖了两天,在傍晚的时候,古元拉着老驴车,埋葬了三叔和七叔两家。

    两家也是亲兄弟。

    又用一天挖出一个小坑,埋入四叔一家。

    再用一天埋入五叔一家。

    接着,六叔一家。

    最后是八叔一家。

    八家全部埋葬好,古元双手模糊不堪,肿得老高。

    静静的跪在坟前,良久没有说话,小狼在旁边趴着,滚了几下,摇摆着身体,最后伏在古元脚边。

    黑夜彻底笼罩了大山,年节已过,但雪又开始不断坠下。一片一片的落在身上,慢慢的堆积成为了一个雪人。

    整整一夜,古元一动未动。

    待至天明,古元睁开双眼,看向被积雪覆盖的坟包。

    “哥哥,我给你堆了一个雪人。”古元轻轻的说,淡淡的笑,身上的积雪已有三寸厚,地上的积雪更厚。

    将身体伏在雪中,身体在轻轻的抽泣,良久,良久,将头抬起。

    起身,带着小狼回到家中。

    白日照在地面上,吃过早饭,古元走出家门,小狼照样跟在后面,踩着白雪,背上一只小竹篓,慢慢的走向大伯家,在一张椅子上面坐了一会,小狼伏在旁边。

    又去四叔家,也是坐了一会,起身离去。

    在几家转了一圈,竹篓里面,放入了几把镰刀,还有两柄细长的尖刀,几捆绳索,几柄小锤,大弓,还有一本书籍。

    到家,翻看着书籍,看着里面的插图,再想着八叔经常做的姿势,心中有一个大概的影像。

    起身,按照脑子里想的动作,挥舞着手臂,扭动着身体,摆出与八叔相似的动作。

    凭着记忆,把握好每个动作持续的时间,忍耐不言。八叔的身体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哥哥有时也在练习,只是时间不长,自己也见过几次。

    印象里,八叔最是灵活,应该就是练习这些动作的好处。

    一个上午,把这些动作练习一遍,计算好每个动作的时间。

    吃完午饭,修息一会,也就半个时辰。

    起床接着练习这些动作。

    如此反复几日,雪渐渐停了,外面的积雪已有八寸厚。

    古元没有停止自己的练习,全身肌肉也是疼痛无比,手上的疤痕开始结壳。

    雪化了五天,五天内,古元也没有出门,堆了很多的雪放入水缸内。

    手上疤痕处有点痒,古元忍着,爹曾经说过,结壳以后,会有点痒,不能挠。

    又过了五天,从山上流下来的那天小溪开始流水了,应该是山上的雪也化的差不多了。

    手上疤痕好的差不多了,还有几处也没有太大影响。

    古元带着小狼,背上镰刀,别上一把尖刀,手上拿着哥哥的那柄尖叉,进了山。

    山路是已经没有雪了,只有旁边处,还有零星的一些雪堆。上山的路不算漫长,也不是很累,这些路,是家里人常走的路,山路两边都是湿漉漉的。

    () ()  两百丈处,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很是平整,还有一处凸起,可以在上面修息。

    古元坐了一会,短暂的修息,小狼这些天也长了不少,长了一寸多,身体也活跃了,到处蹦来蹦去。

    起身,接着往山上走,五百丈处,有一个凉亭,三根柱子,有两根上面有字,“亭中悠然观碧水,人前无意逐虚名。”

    不过,古元不识字。

    “还要找机会去学字,念诗。”古元在心里想着。

    行至山上千丈处,这里基本上就到了山顶了,这是前山,大伯和爹也就在前山布置陷阱,前山过后,就会出现一些猛兽,很少有人深入。

    有一条崎岖不平的山石路,通向后山。

    古元踏上山石,沿着这条道路慢慢的向前挪动,从一颗石头上跳上另一个石头,中间还有不小的空隙。

    行至一处大坑,应该是山石之间的裂缝,缝隙不小,古元目前还无法跳过。

    望向远方,古元只能摇摇头,自己也才六岁的身体,不能过去,那就只能回头。

    回到家中,天色已黑,做了晚饭,一人一狼吃完。

    古元摸黑练了一遍动作,身上微微发热,上床睡觉。

    第二日天明,起床,拿起一根长木棍,来到空旷处,练习远跳。

    先是长长的一段距离跑动,然后将长木棍撑起,身体顺势跃出远远的距离。不仅仅要练习距离,还要练习落脚点。

    如此练习半天,回家做饭,修息一会,下午起来,练习一遍动作,尝试着将各项动作连贯。

    如此练习几日,身体内,力气明显见长。不过,身体还不是很协调,落脚不稳。

    借着月光,古元开始在山路上奔跑,小狼在后面跟着,如此跑了几趟,小狼熟悉路线,就在前面跑动带路。

    如此反复练习了一个月时间,每个动作都很熟练。

    又带着小狼,背上镰刀,别上尖刀,手握尖叉和木棍。

    行至上次的缝隙前,将镰刀,尖刀,尖叉都扔过去,将小狼也扔过去,小狼很是轻盈的落地。

    退后数十步,先是熟练这段距离的落脚点,跑动的动作不能停顿,木棍的撑地点也要找好,最后,慢慢的跑动起来,木棍抵住一处大石的凹处,借助速度迅速飞起,跳跃过去,稳稳的落在心中选好的地点。

    捡起镰刀,尖刀,尖叉,继续向前行走,如此行过几处缝隙。

    又行至百丈有余,一路平坦,再行百丈有余,见一处巨大裂缝,不是自己能跃过去的,哪怕长大了,这个裂缝也过不去,因为,太大了,看了一眼,足有十丈有余。

    古元静静的坐下,后山的路,彻底堵死了,只能回去。

    不做停留,在天黑之前赶回去。回程加快了速度,几个跳跃,过了缝隙,沿着山路,回到家中。

    一天没有吃饭,家中粮食也吃的差不多了。带着小狼,来到大伯家,找到粮食,做饭,吃完回去洗刷,睡觉。

    躺在床上,摸着脸上的划痕,额头的血印,慢慢的进入睡眠。

    往后几日,清晨,连贯起来练习一遍动作,然后做午饭,修息一会,带着小狼,把每户家中的粮食都背回来,腌肉也背回来。

    傍晚的时候,来到爹娘坟前,挨个坟上跪下磕头。

    “古元把粮食,腌肉,都打劫回家了,来告知各位叔叔。”

    又来到大伯和爹娘的坟前。

    “大伯,大伯母,爹,娘,大熊哥,大牛哥,我练习一遍动作给你们看看,照着八叔的书里面学的。”

    古元熟练的开始了自己的动作表演,打完结束,特地跑到八叔一家坟前,“八叔,有不对的地方,你就托梦告诉我。”

    然后,转身回家。

    又在家中练习半月时间。

    “山上没有去路,要另行他法,先去城内,打听一下仙人具体何处,若是能够见到更好,还要读书写字。”

    古元细细琢磨着后面的事情。

    () ()  “明日进城一趟吧。”

    印象里,大伯每次进城,都在红日升起之前,那时自己还在睡觉,不过回来的时候,自己是见过的,也听哥哥说过。

    待至天明,牵来老驴,套好平板车,装上几捆干柴,装上一些腌肉。

    慢慢的行向清风城,路上,红日东升,照在古元身上,一人,一驴,一小狼,行走在小径之上。

    行程缓慢,红日变白,才赶到城内,早市早已结束,又被守城的兵丁拦住。

    “小孩,你家大人呢?”

    “爹,娘都并在床上,我家路远,我又走的慢,所以现在才到。”古元一脸沮丧。

    兵丁的年岁也不小,不下四十,看着古元,满是心酸。

    “进去吧,自己去寻街市,找不到,寻人问下。”

    “谢谢伯伯。”古元鞠躬感谢。

    牵着老驴,带着货物进城去了,许是早市过了,允许老驴进城去了。

    在城内饶了几圈,问清楚了街市在哪,找一处位置,静静的等待。路上行人已经不多,三三两两的,都能数的过来。

    远处,几个童子,穿着一身破衣,来到身前,领头的,也是一位小孩,年岁应如大牛般,十岁左右,不过,没有大牛强壮。

    “唉,小屁孩,你家大人呢?”

    这是一群城内的乞者,多数无家可归,少数几人,有家无食,家也是破烂不堪。

    “谁是小屁孩,哥哥今年都十六岁了,只是长的矮。”

    “骗谁呢?还十六岁,有力气吗?来比划比划。”

    古元踏出一步,抽出身后的镰刀,气势逼人。

    “要打架吗?”镰刀在手中晃动,眼神看向领先的这位。

    “你想干嘛,谁说可以动镰刀的?”领先这位后退了一步。

    “既然不想打架,来找我干嘛?不说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今日不要想着离开这里。”

    一众乞者眼神中都露出慌张,胆小的,都已逃离,领先这位见势不对,也跟着跑了。

    余下时间,有几位赶集的,买走了几捆干柴。

    不久,散去的乞者又聚集过来,领先的那位,变成领路的,身后跟着一位个子更高的,都是一样的瘦。

    “小屁孩,你家大人呢?”个子更高的在说话。

    古元看向这个大小孩,一个跳跃腾起,镰刀挥在高处,直接砍向高个子大小孩。

    大小孩急忙向后退,身后一众乞者,来不及后退,纷纷倒地。

    古元借势将镰刀挥在空处,收起镰刀,看向高个子大小孩。

    “叫谁小屁孩呢?哥哥今年十六了,听到了没?”

    “看不出来啊,你不要骗我们?”

    “骗你们干嘛?”

    “我们是按照年龄来排位置的。”

    古元眼神凌冽,目露凶光。

    “那好,以后,你们就叫我大哥,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们饿着。”古元恶狠狠的说道。

    高个子大小孩一阵慌张,“你先要证明自己十六岁了。”

    古元眼神一转,伸出左手,“看到老茧没有,这些都是我多年劳作所致,能证明否?”

    “再看右手,也是一手的老茧,看仔细了。”

    古元指向高个子大小孩,“说,能不能证明。”

    高个子大小孩一阵头晕,从年龄上看,古元也就七八岁光景,不过,脸色却是沧桑了一点,也就十岁样子,根本不可能有十六岁,可是,从没有如此气势的七八岁小孩,该如何回话,灵机一动。

    “你能让我们有饭吃吗?有的话,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

    古元恶狠狠看向其他小孩。

    “嗯嗯,对,大个子说的对,只要能让大家吃上饭,我们就认你为大哥。”